被全球污名化的穆斯林,如何才能發出自己的聲音?-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關注 > 關注

被全球污名化的穆斯林,如何才能發出自己的聲音?

這是一個伊斯蘭恐懼症已成為“全球流行病”的時代,隨著恐懼、仇恨或偏見不斷蔓延,越來越多的人對伊斯蘭教和穆斯林感到焦慮,反對、辱駡、恐襲隨之而來。而面對這一切,歸屬於這一信仰的大多數教徒似乎根本無力抗爭。

這並不是一個好的時代,但著眼全球範圍內針對穆斯林群體的瘋狂打擊,這也絕沒到最糟糕的時代。

aaa0ce0846f63a4cdbf58cd5f94344ee.jpg

當人們齊聲討伐校園清真視窗的存在;各大網路平臺轉發著印有清真字樣的冰激淋、提醒著大家不要購買;吃不吃豬肉也成了一種正誤紅線;“綠綠”變成了一種侮辱性的稱呼;“可以,這很清真”變成嘲諷版的“不懂生命可貴”;穆斯林甚至還被加入中國人民“引以為傲”的表情包裡,徹底變成了欺辱的日常,用眾矢之的來形容他們的處境並不會顯得過火。

整個群體被標籤化,變成了伊斯蘭信徒們無法逃避的宿命。但仍然有人試圖在巨大陰影的籠罩下扒開一絲裂縫,發出微小的聲音,即使小到聽不見。

伊斯蘭教徒真的暴力嗎?

作為非穆斯林群體,在我們談論伊斯蘭教時,總是會首先談到豬肉。伊斯蘭教認定的清真食品的涵蓋的範圍裡,豬肉永遠不在其列。在他們古老的禁忌中,豬肉就是一種污穢的象徵。

即使面對這樣的傳統,國內最多的聲音依然是:“穆斯林竟然不吃豬肉”!但很少有人聽到,穆斯林對外界驚詫“你們竟然吃豬肉”。

43446638abaa73df7b2d2b425ad64b4f.jpg

這其實是一件再正常不過的事情,因為凡是宗教流派,必然會對信眾的飲食有所要求。首先是國內最熟悉的佛教,不止是豬肉,連葷都不能開。然後是基督教,同樣也有不能吃動物的血等和伊斯蘭教相似的規定。

不吃豬肉似乎成為穆斯林的罪惡,曾經在加拿大,就有人專門挑“齋月”在當地的清真寺門口擺放豬肉示威,附上紙條讓穆斯林們“慢慢享用”。一年之後,恐怖襲擊也在那家清真寺發生,一名白人男大學生持槍導致6人死亡,8人受傷。

說完了吃的,再來看看其他方面。一直以來,不管是東方還是西方的媒體,營造出來的都是穆斯林即恐怖分子的假像。事實真的是這樣嗎?還是先來看下資料比較好:

096c41e50c0401352f4d144b08511b53.jpg

不同宗教暴力致死率

以上是violentdeath組織在2010年到2017年間,四大派宗教的暴力殺人和戰爭死亡率估計值。可以明顯的看出,在這些教派中,基督教的暴力導致死亡的指數最高,為11.3;伊斯蘭教5.5;漢傳佛教4;印度教為2.9。除了基督教之外,穆斯林的謀殺率要高於印度教和佛教。

然而,與世界範圍內的謀殺率相比,穆斯林的謀殺率仍然很低。

吊詭的是,除了伊斯蘭教徒造成的死亡事件之外,媒體基本不會報導其他兇手的宗教歸屬。而一旦人們發現傷亡事件來自穆斯林時,新聞報導的標題就不會放過整個群體的代名詞。以至於給人們造成了一種奇怪的假像,就是“兇手是誰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信仰的宗教,而正是伊斯蘭教,教會了他這些惡行。原罪不再是極端個人的行為,而是群體信仰”。

這樣的汙名,唯獨指向了伊斯蘭教,卻沒有發生在基督教、佛教和印度教的身上。

暴力行為是伊斯蘭教徒特色嗎?從上面的資料可以看出,幾乎所有的教派都會有暴力致死案件。歷史上,基督教由異教變成正統之後,也變成了製造並迫害其他異端的信仰獨裁者。日本佛教徒曾經殘殺過基督教徒。

還有更近的事件,就在2012年,緬甸極端佛教徒對穆斯林進行了無情屠殺,甚至還放火燒了當地的清真寺。數以百計的穆斯林被殺害,無家可歸者達到14萬人。

b4e0485c5c5b9b224eabd135bea4e195.jpg

而對於這一切,領導這場反穆斯林的佛教僧人卻聲稱,他們稱他們的行動符合宗教信仰的要求,美其名曰保護國教。實際上卻是,在整個地區開展種族清洗。

沒有人會因為在過去數十年時間裡,美國約有超過1000名兒童遭到300多名“狼牧師”性侵而對基督教產生仇恨心理。也沒有人會因為緬甸教徒的瘋狂屠殺,污蔑所有佛教教徒。

實際上,任何一種宗教都有極端和溫和之別。而所有這些教徒一旦變得極端,就會直接轉向愚蠢,甚至是罪惡。

他不代表我們,我們不屬於他們

在伊斯蘭教教徒中,同樣也有著溫和與極端之分。就目前為止,全球對穆斯林普遍的批評是:面對以伊斯蘭教名義出現的暴力、極端主義和恐怖主義,他們保持沉默,所以在本質上,溫和穆斯林也是同謀。

事實並非如此,對極端主義最響亮的批評者往往是同信仰的自己人,他們不想讓仇恨的聲音主導話語。儘管有太多的媒體選擇忽視,但只要搜索一下,你就會發現並不是外界渲染的那樣。

c051a15b5666df14b14e68c1d46393d7.jpg

穆斯林譴責以伊斯蘭教為名的恐怖主義網站

儘管溫和穆斯林的聲音並沒不洪亮,但卻真實存在。

5c7f8488bda35ad58cfa00e4afcc48b9.jpg

從阿拉伯和穆斯林領導人譴責尼斯的恐怖襲擊、穆斯林領袖:我們不會允許極端分子定義我們、美國穆斯林紛紛譴責奧蘭多大屠殺、紐約穆斯林紀念奧蘭多遇難者......

23e41547e79723e2f5b16900ec9126e2.jpg

到7萬名穆斯林神職人員聯名對抗恐怖主義、世界上最大的伊斯蘭組織讓ISIS滾開、穆斯林最痛恨ISIS、巴黎恐怖襲擊後,穆斯林公開反對ISIS......”等等聲明中,我們都可以看到:

溫和的穆斯林群體並不希望人們把伊斯蘭教,和宣揚伊斯蘭教的恐怖分子混為一談。

b37ccb8d557e42cfc2565272772b8448.jpg

恐怖組織不代表我們

最近在Twitter 重新受到人們關注的,是一位名叫Heraa Hashmi的女孩。當她的同學問她,為什麼穆斯林不譴責那些恐怖襲擊時,她選擇回家做了一張密密麻麻的表格。整整712頁中,全是穆斯林在面對恐怖襲擊時的譴責聲明:

ed672a3a33668d8f48774636beb3fc80.jpg

是不是還需要再做個PPT?

還有一個比較有趣的事情,因為即使有人看到了這些反擊,還是會依然認為:溫和的穆斯林只是一種假像,實際並不存在,因為他們信仰中的經文中,沒有教會他們和平。然而這樣的偏見,卻是來自兩大組織頭目。

一是本拉登,二是ISIS頭目阿布·巴克爾·巴格達迪。

本拉登曾專門寫過一篇文章,名叫《溫和穆斯林是對西方的一種叩拜》。在他看來,溫和穆斯林是叛徒,應當被抨擊。真正的伊斯蘭教徒思想是:人們要麼屈服於伊斯蘭教,要麼生活在伊斯蘭教的宗主國之下,要麼就去死。

在ISIS頭目看來,伊斯蘭教從來就不是和平的宗教,而是戰鬥的宗教,ISIS則是戰爭的先鋒。

eaae780910b6e87b8baa3e035d0ee025.jpg

溫和穆斯林的改革倡議

很明顯,溫和的穆斯林並不贊成這樣的想法,他們的倡議主要有以下幾點:

    我們反對對伊斯蘭教進行任何暴力、社會不公正和伊斯蘭教政治化的解釋。

    我們反對基於任何偏見,包括種族、性別、語言、信仰、宗教、性取向和性別表達對所有人的偏執、壓迫和暴力。

    我們主張世俗治理、和平、民主和自由。

    每個人都有權公開表達對伊斯蘭教的批評,這是人權的一部分。

(溫和穆斯林詳情還可參考:北美的致命襲擊都是誰幹的?研究結果和華人想的不一樣)

而好笑的是,那些咒駡、反對穆斯林的人卻總是被極端分子洗腦,更願意相信他們的理論。

伊斯蘭恐懼症到底有多嚴重?

所以為什麼溫和穆斯林的聲音永遠那麼渺小?這個時代的伊斯蘭恐懼症又有多麼嚴重?

7a2a214c6763fc355055f53b0ae3b3a0.jpg

其實很大程度上,要歸結於媒體的渲染,這些媒體不止存在於國內媒體,還有美國、歐盟等等國家。傳播恐懼和焦慮,遠比和平與溫暖要容易的多。一個很能代表的例子就是,對恐怖襲擊的報導的收視率,遠比事後的警方新聞發佈會更高。

這就更不用說一些本來就有明顯政治偏向的媒體了,不僅不如是報導,還做盡了抹黑之能事。中東難民進入歐洲強姦率暴增啦、歐洲馬上要種族滅亡啦、穆斯林搶佔美國社會公共資源啦,無一不是誇張的虛假新聞。

美國Malala Fund前主席梅甘·斯通在2017年的一篇論文中指出,美國電視新聞中對穆斯林和難民的負面報導導致了公眾對穆斯林的負面看法,進而導致了特朗普總統的穆斯林禁令等政策。

5d8a0dafd2037ff3421ff5278feb9e63.jpg

兩年內,沒有一個月對穆斯林的報導是正面多於負面的

他對CBS、Fox和NBC Stone三家電視臺報導的主要新聞進行分析後發現,從2015年至2017年的兩年時間裡,沒有一個月關於穆斯林的正面新聞超過負面報導。而在這些報導中,恐怖主義活動和衝突是主要焦點,占報導總數的75%。在所有以穆斯林為中心的報導中,ISIS佔據了5分之3的主角地位。

6b09085cc2c6965af6262a50bedd4771.jpg

紅線福克斯,藍線哥倫比亞廣播公司,綠線NBC

當對這三家新聞媒體進行細分時,福克斯的報導是最負面的。在被調查的兩年時間裡,福克斯的報導在8個季度中有5個季度是最負面的,而哥倫比亞廣播公司有兩個季度,NBC有一個季度。即使新聞焦點都在穆斯林身上,來自他們自身群體的發言也只佔據了3%。

在媒體的渲染下,穆斯林恐懼症越來越誇張。根據皮尤研究中心2017年的一項調查發現,45%的美國人表示,他們生活中只認識一個穆斯林成員。然而在人們的想像中,穆斯林代表的難民群體就像蝗蟲或是蟑螂一樣擠滿了美洲和歐洲大地。

a388fcf989da688a319087fe76fd0a43.jpg

你們國家每100人中,你認為有多少人是穆斯林?

在一項全球調查中,很多人都高估了在他們國家生活的穆斯林人數占比。可以看到,不管是在美國、瑞典、西班牙、俄羅斯、荷蘭、義大利等所有受訪國家中,人們臆想中的穆斯林人口和現實總是有著巨大的差距(其中灰色為現實占比,黃色為感覺占比)。

這份報告同時指出,當調查者要求人們估計2020年穆斯林人口的比例時,受訪者犯了同樣的錯誤,而且更誇張。人們不僅高估了現在有多少穆斯林,還高估了穆斯林人口的增長率。

5dc15ba8262f78ff4c1d193e94b119ed.jpg

面對這樣的現實,不禁讓人產生疑問:被全球汙名化的穆斯林,到底怎樣才能響亮地發出自己的聲音?而對於非穆斯林的個人而言,或許對伊斯蘭教減少點偏見與歧視,才能更完整的瞭解到不同的群體。

畢竟國家都允許宗教自由了,你又何必去當恐怖分子去燒死異教呢?

參考文獻:

ICCT-Schmid-Moderate-Muslims-and-Islamist-Terrorism-Aug-2017-1

No, Islam Isn’t Inherently Violent, And The Math Proves It

A Lot of People Are Overestimating How Many Muslims There Are in Their Country

Snake and Stranger: Media Coverage of Muslims and Refugee Policy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