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新西蘭清真寺恐襲案的幾點思考-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關注 > 關注

關於新西蘭清真寺恐襲案的幾點思考

新西蘭清真寺恐怖襲擊案讓我們每個人都無比震驚及心痛,一名“白人至上”主義者攜帶槍支闖入基督城努爾清真寺(光明清真寺),這座清真寺是新西蘭最大且最為古老的清真寺之一。

更為恐怖的是,這名槍手竟然在網上全程直播了這場恐怖主義屠殺。

我並沒有去看這個視頻,我很清楚,那只會讓我更心痛。我只是讀了該視頻的文字描述,就已經顫慄不已。據報導,槍手在頭盔上裝了個GoPro高清攝像機,從車內就開始直播,散發他心中的怒火。

他在努爾清真寺遇到的第一個人對他說:“你好,兄弟。”說完這句話,這位穆斯林老者就成了努爾清真寺第一位烈士。我們不知道這位老者為何會對一個全副武裝的槍手致以如此友好的問候,或許,老者只是希望一聲“兄弟”能讓兇手回心轉意,或許,老者只是希望在生命的最後一刻依舊堅守伊斯蘭的教導,用愛去歡迎拜訪真主清真寺的客人。可是,他偉大的人性最終敗在了恐怖分子無端的怒火中。

雖然很多人堅持以“槍手”“兇手”等詞眼描述這個年輕人,但是,我希望我們每個人都能明白,他是一名恐怖分子,他的罪行,就是恐怖主義罪行,無關其他。雖然這名恐怖分子受到了一名穆斯林老者的歡迎,他依舊射殺了這名老者,隨後又闖進禮拜殿,殘忍屠殺了41名正在向真主禱告的穆斯林,射傷至少40人。

他在行兇的同時,他的GoPro一直在直播。在努爾清真寺打完兩梭子彈後,這名恐怖分子驅車前往另外一座清真寺。途中,他用無比興奮的口吻描述著自己的激動與喜悅。在Linwood清真寺,他又射殺7名手無寸鐵的穆斯林。

在第二座清真寺,負責清真寺交通等事物的一名管理人員趁兇手裝彈之際,全然不顧個人安危,勇猛地向槍手撲過去,打掉他手中的槍,迫使槍手倉皇逃跑。真主至知,倘若沒有這位兄弟,Linwood清真寺的傷亡數遠不止我們現在看到的數字。

媒體對這名恐怖分子的身份背景做了詳盡報導,我不願提到他的名字,我不願提到任何與他有關的資訊。他想求得關注,我不願成全他,我只知道,他是一名冷血的恐怖分子。

我完整的讀了槍手發在網上的長篇自述書,他的“奮鬥目標”並非源自幻想,他的思想,他的理想,在西方有著深厚的根基。他堅信,歐洲文明馬上就要滅亡,因為他認為穆斯林移民及出生率將迫使歐洲轉變為一個伊斯蘭地區。他甚至直言,他之所以選擇努爾清真寺,是因為努爾清真寺的前身是一座基督教堂。這種現象在西方世界已經很普通,因為現如今已經很少有人去教堂,很多教堂都處於荒廢狀態,於是,穆斯林群體就出資購買教堂,將之轉化為清真寺。兇手認為,這種現象就意味著伊斯蘭對西方文明的侵蝕與佔領。

可笑的是,兇手本人並沒有踐行基督信仰,他自己並不去教堂,可他卻選擇以基督教信仰的名義去對伊斯蘭信仰發起攻擊。

兇手還在自述書中高度讚揚了其他白人至上主義者發動的恐怖襲擊,包括挪威、加拿大等地大規模槍擊事件。當然,他也提到了美國總統特朗普,他認為特朗普是白人屬性的代表,他明確表示,他發動這場襲擊,就是為了挑起西方社會與伊斯蘭文明的終極衝突。

遺憾的是,我讀完這份自述書後發現,裡面的內容我都很熟悉,因為我在不同地方都讀到多類似內容。縱觀全球,包括政客及媒體在內,這些言論都已成為主流,兇手只是在潛移默化中淪為了被洗腦的物件。倘若有人年復一年地向你灌輸某種思想,你必然會受到影響。當某些人不斷宣揚某種錯誤甚至荒謬的理論,不知不覺中,肯定會有人淪為他們的追隨者。

兇手還在自述書中對西方人發出質問:“到底誰才會站出來守護西方文明?誰能保護西方世界?如果沒人站出來,我願做第一名勇士。”

恐怖襲擊爆發當晚,我十歲的小女兒驚恐地問我:“他們有沒有抓住兇手啊?”那一刻,我很心痛,因為我知道,兇手不僅給基督城的穆斯林群體帶去無盡傷害,也給全球各地穆斯林群體帶去無盡恐懼。我知道,努爾清真寺並非個例,在現今這種局勢之下,任何清真寺都有可能成為極端分子攻擊的潛在目標。

新西蘭被譽為全世界最為安全的國家,那裡犯罪率極低,人民安居樂業,一片和諧。可是,就連新西蘭這方淨土,也被極端分子所褻瀆。近期,我們的姐妹伊爾汗•歐麥爾成為了眾多極端分子攻擊的目標,上周,竟然有政客聲稱伊爾汗應當辭去議員職務,他們聲稱伊爾汗遵循極端伊斯蘭教法,不屬於美國,不配做美國公民。

這可是美國主流政客在主流媒體發出的聲音!由此可見,伊斯蘭恐懼症已經達到高峰期,在很多國家,政客靠發表反穆斯林及反伊斯蘭言論獲取支持,在政界混得風聲水起。在很多國家,主體民族不斷宣稱國家只屬於主體民族,妄圖將少數民族驅逐出境。

的確,穆斯林的生活方式與非穆斯林有諸多不同,但是,不同的生活方式只是外在形式,我們的內心,都充滿著對美好與和諧生活的無限嚮往。舉例而言,在我的祖國印度,竟然有印度教徒因穆斯林食用牛肉而追殺穆斯林……

縱觀全球,極右勢力不斷抬頭,很多非穆斯林國家的穆斯林都遭受著無端壓迫與歧視,可是,這個世界卻對此熟視無睹,不聞不問。問題是,這起針對穆斯林群體的恐怖襲擊並非首例,我敢斷定,它也不會是最後一例。對很多無知的偏見分子而言,穆斯林就等與恐怖分子,伊斯蘭就是恐怖主義的溫床。

換言之,穆斯林成了很多人的假想敵,他們認為穆斯林就等與惡魔,可是,不知不覺間,這些人自己卻化為了惡魔,甚至實施最為惡毒的恐怖襲擊。

我們從不否認極端穆斯林的存在,我們從不否認有些穆斯林打著伊斯蘭的旗號所實施的恐怖襲擊,但是,對於極端暴行,如果我們每個人都篤信只有以暴制暴才能終止暴力,那麼,暴力終將永無盡頭。

可是,在過去二十年間,我們親眼目睹、親身經歷的恐怖主義事件中,絕大多數都出自極右種族主義者之手,只有極少數出自極端聖戰主義者。僅在過去一年半間,美國境內爆發的各類恐怖襲擊事件全都出自極右分子之手,沒有一起與穆斯林有關係。

我們一定要明白,恐怖主義與我們每個人都息息相關,我們萬萬不能因襲擊事件發生在其他地區而產生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心理。我並不是在傳播恐懼,我並不是要我們每個人都坐立不安,我只希望,我們能夠團結一致,我們必須建立一種緊迫感、危機感,要知道,此類恐怖襲擊事件可能發生在任何一座清真寺,我們誰也無法預知它的發生。

我希望大家產生緊迫感與危機感,並不是鼓勵大家以暴制暴。作為擁有正信的群體,我們務必要遵循真主的教導。

首先,我們必須從自身做起,不斷強化、提升自己的信仰,加深自己對伊斯蘭信仰的瞭解與認知,我們必須堅定地托靠我們的養主,沒有真主的援助,我們必將一敗塗地。縱然現今社會對於穆斯林而言充滿危機與挑戰,但是,我們切不可因此而膽怯,切不可因此而隱藏自己的信仰,切不可因自己的信仰而感到羞愧,我們必須做到全身心地信賴真主,做一名合格的穆斯林,做一名自豪的穆斯林,以真主所教導的方式去生活,去與人為善,去力行善功,竭盡全力讓世人看到穆斯林的真實面貌。

其次,我們必須弄清楚伊斯蘭恐懼症的根源何在。所謂伊斯蘭恐懼症,其背後是一整套巨大的政治與經濟鏈。他們刻意將穆斯林打造為一個假想敵,妄圖以此煽動那些無知的極端分子對穆斯林實施暴行,將穆斯林與非穆斯林徹底對立。現如今,很多政客似乎篤信,只有通過傳播伊斯蘭恐懼症,他們才有可能確保自己的政壇地位。換言之,真正的惡魔一手遮天,打造了一個虛擬且根本不存在的惡魔,進而以打擊惡魔為旗號,贏得人民的支持,不斷為自己謀利,甚至成為人民眼中的救世主。

所以,我們務必要明白,這名槍手之所以被洗腦,並不是因為他自身沒有辨別能力,只是因為他已吸收過多的極端思想,早已沉溺其中,無法自拔。

對於這名槍手,我們只有憎恨與詛咒,可是,從某種意義而言,我也非常可憐他。他只是一個被洗腦的可憐蟲,淪為他人的槍手,我們的怒火,其實應當面向他背後的惡勢力。我們要明白,他們的策略,就是將所有少數族裔惡魔化,穆斯林群體則成為他們首當其衝的打擊對象,而這一切,全都是政治陰謀作祟。

對於此類暴行以及推動暴行的仇穆、仇伊思想,我們必須作出反駁,切不可坐以待斃。任何一個具有理智與常識的人都會發現,伊斯蘭與西方並沒有深仇大恨,西方並非穆斯林的假想敵,也會明白,文化融合是歷史發展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誰也無法避免。

可笑的是,白人從土著手中搶奪美洲大陸,殘忍屠殺無數土著居民,最後卻反客為主,聲稱穆斯林群體要從白人手中搶走包括歐洲美洲在內的西方世界,妄圖以侵略者的身份驅逐所有移民群體,這簡直不可理喻。

換言之,這種排外思想,其實就是早期移民不願與後期移民和諧相處而已。

可是,極端種族分子所傳播的仇穆、仇伊思想,幾乎全都源自無中生有的杜撰。基督城恐襲案槍手在其自述書中提到了某極右組織發佈的一則視頻,該視頻指出,在未來20-30年間,歐洲將徹底淪為一個“伊斯蘭國”,伊斯蘭化的歐洲將於第一時間攻佔美國。更為可笑的是, 該視頻表示,每對穆斯林夫婦平均都會生養八個子女,而歐洲人每戶平均只有1.1個子女。這一數字無比荒謬,但是,這名槍手依舊選擇相信這種謬論。

我們要明白,伊斯蘭恐懼症的根源,其實正是源自因無知而產生的恐懼。那些對穆斯林等少數族裔發動攻擊的恐怖分子,只是為了發洩心中的怒火,減緩內心的無端恐懼,因為,他們擔心西方文明將被伊斯蘭文明所吞噬,他們擔心穆斯林移民將反客為主,佔領他們的“國土”。

對於這些源於無知的恐懼,我們只能竭盡全力去教育他們,去讓他們認知到這種恐懼的荒謬,只有這樣,我們才有可能從根本上杜絕伊斯蘭恐懼症的不斷蔓延。

很多持有伊斯蘭恐懼症的西方人其實對伊斯蘭及穆斯林幾乎一無所知,他們對伊斯蘭與穆斯林的瞭解,全都源自主流媒體與政客的負面及虛假宣傳。

我們不應當畏懼非穆斯林,同時,我們也不應當讓非穆斯林心生恐懼。

我想告訴大家,僅就新西蘭清真寺恐怖襲擊案而言,那些遇難者,那些烈士,他們並非死于槍手之手,殺害他們的,是無盡的伊斯蘭恐懼症。

作為穆斯林,我們要堅信真主的援助必將到來,我們一定要做好自身,完美地踐行伊斯蘭信仰,以此來反擊伊斯蘭恐懼症,以此來消除非穆斯林心中的無端恐懼與仇恨。

親愛的穆斯林兄弟姐妹們,我們務必明白,每一場悲劇的背後,都有真主的無盡智慧。我們要做的,是不斷祈禱,不斷祈求真主的援助、寬恕與憐憫。真主告誡我們,只有虔敬,才能給我們帶來今後兩世的成功與幸福。

祈求真主援助我們,寬恕我們,憐憫我們!

阿敏!

--------------

整理自謝赫Yasir Qadhi主麻呼圖白演講視頻。

編輯:葉哈雅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