敘利亞戰爭——美式強權的潰敗-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關注 > 關注

敘利亞戰爭——美式強權的潰敗

隨著極端暴力組織“伊斯蘭國”的節節敗退,敘利亞政府軍及其支持者幾乎已經奪回整個敘利亞的掌控權。

種種跡象表明,美國一手操縱的敘利亞戰爭,最終以阿薩德政府的勝利而告終,整個戰爭亦已經進入政府軍收尾並清除反對派階段。雖然美國政府堅稱美軍達到了既定戰略目標,然而,在這場戰爭中,美軍及美帝國主義可謂潰敗。

 

美軍在敘利亞戰場的潰敗已是不爭的事實,但是,美國政府卻不願承認自己的失敗。美國總統特朗普雖然下令美軍撤出敘利亞,然而,美國政府必定會竭盡全力不斷擾亂敘利亞局勢,阻止阿薩德政府的重建以及敘利亞和平的到來。

北約旗下的歐洲外交關係委員會(European 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研究員朱利安•巴恩斯(Julien Barnes)就曾撰文,以“聯合國敘利亞問題大使應絞殺敘利亞政壇”為題,明確指出聯合國應當促使反對派(包括伊斯蘭國等極端組織)、敘利亞政府軍以及俄羅斯、伊朗等國進行和談,倘若阿薩德政府對此表示異議,聯合國應當暫緩敘利亞重建工作,同時撤回重建援助。

作為北約御用專家,巴恩斯的文章意圖很明顯,他代表相關利益方,恬不知恥地要求敘利亞政府維持伊德利蔔地區(Idlib)的戰備狀態,暫緩重建工程。他認為,只有這樣,敘利亞人民的福祉才能得到進一步保障。

可是,事實卻恰好相反。

倘若我們透過現象看本質,我們就會發現,此類言論,只不過是為了配合美國政府將敘利亞巴爾幹化。所謂“巴爾幹化”,是一個帶有貶義的地緣政治學術語,特指將一個國家或政區分裂成多個互相敵對的國家或政區的過程。

早在2012年,在意識到無法通過“和平演變”的方式推翻阿薩德政府時,美國政府就推出了“巴爾幹化”敘利亞國的黑暗計畫。巴恩斯不僅談到了歐洲與美國在敘利亞問題上的諸多分歧,也透露了歐洲對俄羅斯介入敘利亞事務的擔憂。

巴恩斯這篇文章中最令人感到震驚的一點,是強烈要求敘利亞政府軍與潰敗的“反對派”暴力武裝組織進行和談。而這,也正是美國政府對敘利亞政府的要求。

歐洲及美國並不願看到敘利亞政府軍將極端組織趕盡殺絕。須知,包括“伊斯蘭國”等極端組織在內的反對派武裝,幾乎都源自美國的資助與扶持,其終極目標,就是借助這些組織瓜分敘利亞乃至整個中東地區,從而為自己謀利。

近半個世紀以來,在處理外交事務時,美國一直奉行“強權即真理”的理念。然而,現今的美國已經今非昔比,雖然美國在國際事務中不斷碰壁,美軍發動或參與的國際戰爭幾乎都以實質性失敗告終,但是,美國依舊無比自信,堅信自己是全球最偉大、最強大的國家。

正因如此,美國才會在敘利亞阿薩德政府重掌政權之際,放肆地要求後者與敗軍談和。

可是,美國奉行的強權政治,已經失去了舊日的魔力。美國自詡為自由世界的領袖,自稱國際秩序的守護人,此類言辭,正是當代帝國主義的終極體現。

冷戰末期,隨著蘇聯的逐步衰敗,美國伺機開始在全球範圍內大肆推行強權政治。秉持“強權即真理”的理念,美國在蘇聯分崩離析之際,在前蘇聯佔據地區大肆發展親美勢力,強行將北非、中東、東歐及中亞地區各國納入勢力範圍之內。

2003年入侵伊拉克,就是美國強權政治的巔峰。伊拉克戰爭,純粹是美國為了滿足自我私欲、以莫須有的罪名發起的一場帝國主義侵略戰爭。美國在伊拉克戰爭中的大勝,標誌著冷戰後國際格局的徹底改變。彼時的世界,終於從美蘇爭霸,轉變為美國一枝獨秀。

美國不僅通過強大的軍事及經濟實力逼迫世界各國向美國利益低頭,同時也壟斷全球資訊宣傳,並一手操縱民眾對全球事物的觀點,讓世人相信美國對外政策的核心,就在於維護世界和平、推動世界不斷發展。

或許,美軍發起的利比亞戰爭,是美國強權政治的絕唱。美國政府及軍隊在利比亞犯下滔天罪行,卻免受任何責難。

然而,當美國意圖在敘利亞重複利比亞的“勝利”時,卻遭到了另外一個大國俄羅斯的反對。2015年,就在以美國為首的多國聯軍向阿薩德政府發起毀滅性打擊之際,俄羅斯宣佈介入敘利亞戰爭。俄羅斯以協助美國打擊極端組織“伊斯蘭國”為由,派遣戰機及軍隊深入敘利亞戰區,真真切切地向反對派發起攻擊,一舉粉碎了美國滅亡阿薩德政府的如意算盤。

在此之前,美國強權政治在烏克蘭及克裡米亞都曾受到挫折。2013年,烏克蘭東部地區分裂分子不願接受美國的操作,一舉挫敗了美國一手操縱的軍事政變,讓美國在烏克蘭鎩羽而歸;次年,俄羅斯成功解決克裡米亞危機,克裡米亞與俄羅斯重修於好,再次打擊了美國的強權政治。

至此,美國似乎意識到自己已不具備肆意推行強權政治的實力。但是,美國政府並不願接受這一事實。屢次受挫的美國,並沒有改變自己的外界政策,而是選擇變本加厲,進一步加大在不同地區與國家的軍事及經濟干涉。

美國政府及其背後金主們之所以作出這一決定,其實已屬無奈之舉。因為,除繼續推行強權政治外,美國似乎已經無路可走。

簡言之,隨著全球化的進一步擴大,美國強權政治的不斷衰敗實屬理所當然。世界格局從美蘇爭霸逐步發展為美國一家獨大,進而進入多級世界秩序的新格局,這一切,都屬於歷史車輪的一個組成部分,不可避免,亦不可逆轉。

僅就敘利亞而言,美國強權政治的衰退可謂極其明顯。美國政府派往敘利亞東部地區的軍隊,可以說是一場昂貴且脆弱的侵略。敘利亞阿薩德政府軍及其盟友們對強權政治的痛恨,一步步將美國逼上絕路。雖然美國依然屬於全球唯一的超級大國,但是,其他國家都在不斷覺醒,但美國堅決不願承認失敗。於是,我們看到美國意圖在敘利亞東部地區劃分“停戰區”。雖然敘利亞戰爭大局已定,但是,美國卻不敢接受失敗的結局。

對美國及其盟友們而言,撤軍,就意味著軟弱,就意味著承認失敗。但是,僅就美國現今外交政策的本質而言,美國一意孤行,最終必將自食惡果。

------------ 

編輯:葉哈雅

出處:Global Research

原文:US Defeat in Syria: The Wrong End of “Might Makes Right”

連結:http://suo.im/4UOHOm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