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斯林青年為何迷茫?-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關注 > 關注

穆斯林青年為何迷茫?

青年人是一個民族、社會的希望所在,社會與民族的發展,離不開青年人的進取與貢獻。

然而,對於現代穆斯林社會而言,青年人的進取,似乎成了一把雙刃劍。

隨著時代發展,穆斯林青年一代似乎已經陷入迷失,青年人的眼中似乎已看不到希望,只有無盡迷茫,他們找不到歸屬感,不明白信仰對自己有何益處。日復一日,年復一年,愈演愈烈。有人甚至公開宣稱,自己不再信教。半個多月前,一名沙特少女就在泰國申請難民身份,聲稱自己受到虐待,決心脫離伊斯蘭。

這一切,都不是偶然。愈來愈多的穆斯林青年與伊斯蘭漸行漸遠,對於伊斯蘭,他們似乎毫無興趣,感覺自己與伊斯蘭幾無關聯。問題是,這種情況已經司空見慣,人們似乎甚至毫無察覺。它就像沉默的殺手,不知不覺間將整個青年一代都帶入迷茫。

這是伊斯蘭信仰的悲哀,也是穆斯林群體的悲哀。我們很清楚,青年人是整個民族的希望,但是,我們的青年人卻在不知不覺間失去了希望,甚至逐步淪為家庭乃至社會的負擔。

然而,我們眼中的悲哀,卻是一個腐朽社會所期望看到的情景。腐朽的社會需要迷茫的青年,只有如此,腐敗無能的統治者才能鞏固自身腐朽統治。這種社會的經濟、政治及教育體制都只為消磨青年人的鬥志,培養盲從的愚民與奴僕。

在這種體制下,那些積極向上、批判思考、不斷進取的青年人就成了異類。

真正具有進步精神的社會,懂得欣賞、尊重青年人的才華,懂得信任青年人,鼓勵他們積極進取,引領社會共同進步。社會的進步與否,很大程度上取決於青年人是否在不斷進步,一個死氣沉沉、不思進取的民族,其青年人也絕不會呈現出過多生機。

對於倍受考驗的穆斯林群體而言,我們更要重視青年人的發展。我們應當從各個方面出發,讓青年人感受到關懷,讓他們感受到自己的力量與使命。一個完美的社會,必定會尊重青年人的選擇,給他們提供便捷、優質的教育、就業等機會,讓他們有發展的空間與舞臺,讓他們對自身及社會抱有巨大信心。

我們必須承認,如今的穆斯林青年一代已經處於巨大考驗之中,迷茫與絕望寫在很多穆斯林青年的臉上。究其本質,我們可以將之歸咎為以下幾個原因。

首先,是不合理的教育體制。

縱觀整個穆斯林世界,我們幾乎看不到有哪個國家擁有一套完整、多元、綜合、全面的教育體制,我們的教育體制很少將青少年的未來發展視為著眼點,我們只看重教育對政治的貢獻。對於穆斯林青年一代而言,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似乎成了空談。

更加遺憾的是,伊斯蘭世界各個國家的教育體制並沒有形成規模,換言之,我們的教育體制似乎一直都在變化,根本沒有定制與標準。

出於對西方文明的崇敬與憧憬,絕大多數穆斯林國家都對教育體制做了改革,他們趨向於世俗化教育,但又沒有完全放棄傳統伊斯蘭教育。於是,絕大多數穆斯林國家的教育體制變得不倫不類。就馬來西亞而言,該國施行世俗與宗教並進的教育體制,但兩種教育之間並無關聯,二者獨立存在。正是這種教育體制的存在,讓穆斯林學生產生諸多迷惑——一面是世俗化、崇尚科學的現代教育,一面是關於伊斯蘭信仰的傳統教育。

這種雙重教育體系雖然貌似代表了現代文明與宗教信仰的完美共存,但是,穆斯林青年一代卻倍受煎熬。現代科學對宗教信仰持否定態度,穆斯林青年一邊學習推崇無神論的現代學科,一邊嘗試加強自己的信仰知識,二者本身就屬於矛盾體。他們珍愛伊斯蘭信仰,但又不得不花費巨大精力學習與伊斯蘭信仰格格不入甚至反對伊斯蘭信仰的現代知識。

縱觀整個穆斯林世界,各國教育體系都深受西方理論、理念與世界觀的影響。對於穆斯林學子而言,這無疑是最為巨大的挑戰與打擊。穆斯林信仰伊斯蘭,但我們受到的教育則與伊斯蘭有諸多抵觸,這必然會讓穆斯林學子倍感失落,因為,他們無權作出選擇,在糾結與疑惑之下,迷茫必不可免。換言之,穆斯林學子只能二選一,要麼,就淪為人格分裂。

而這種迷茫,最終將成為整個穆斯林群體的災難。

更有教法學家指出,這種迷茫倘若得不到良好引導與控制,最終極有可能發展成偽信。在強大的西方文化侵蝕之下,連穆斯林自己都認為伊斯蘭信仰有諸多不足之處,有人甚至認為伊斯蘭與現代文明格格不入。

讓我們捫心自問,我們多少人在清真寺或參加宗教活動時會感到信仰的神聖性,在日常生活中卻將信仰拋至腦後,我們甚至已經習慣了這種雙重身份的生活——私底下,我們認為自己依舊是穆斯林,但在公共場合,我們只是以現代文明人的身份存在。

僅就教育而言,穆斯林世界教育體系更為看重西方文明,鼓勵學生學習西方文化、歷史與傳統,進而融入西方文明,做西方社會所認可的現代文明人。

的確,知識就是力量,而教育則是我們獲取知識的根本。倘若我們的教育從源頭上抵觸自身文明、誇大他人文化,那我們的青年一代註定也會淪為崇洋媚外的“新穆斯林青年”。在現行教育體系下,穆斯林青年一代並沒有真正學會解放自己、發展自己,我們學會的,只是讚美西方文明,順從西方文化。

其次,是不合理的伊斯蘭信仰教育體系。

我們必須明白,知識與傳授知識有著本質上的區別。一個人或許學富五車才華橫溢,但是,他很可能不知如何將知識轉化為生產力,無力將知識傳遞給他人。這樣的知識,于他、於社會,都毫無益處。

伊斯蘭信仰教育更是如此,只有確保教學內容及品質,我們的信仰才有可能得以正確地傳承。在當今資訊時代、科技時代、新媒體時代,知識已觸手可及,全球化的深化,進一步加大了不同文化與知識的融合與關聯。伊斯蘭信仰知識亦是如此,輕點滑鼠、輕觸螢幕,伊斯蘭信仰知識、全球各地穆斯林學者講座就觸手可及,問題在於,我們是否願意花費時間去學習自己的信仰,去為自己的信仰與族群謀利。

然而,資訊時代的到來,也讓穆斯林青年進一步迷失。他們希望學習伊斯蘭信仰知識,但又對一切事物保持懷疑,希望用理性思維理解世間萬物,包括源自天啟的信仰訊息。

於是,越來越多的穆斯林青年開始質疑傳統穆斯林學者教授伊斯蘭信仰的方式,更有甚者,開始質疑伊斯蘭信仰,拒絕相信所有不符合當今“科學”的知識與理論。

曾幾何時,信仰教育僅局限於死記硬背,其本質就在於信仰的外部延續,信仰的傳承,也近乎于子承父業的盲從。

質疑是青年人的天性,當穆斯林青年對某一信仰話題提出疑問,他幾無可能得到答案,等待他的,極有可能只是一頓訓斥。長此以往,穆斯林青年對信仰的熱情,必將逝去。

換言之,穆斯林青年不願感覺自己被“愚弄”,他們懂得如何辨別是非,如何辨別真理與虛妄,他們希望學者們或長輩們以理服人,而非強勢地讓他們盲從。

至此,越來越多的穆斯林青年認為信仰只是個人隱私與選擇,他人無權過問。穆斯林青年有權瞭解真理,他們也希望瞭解真理,但他們並不願不問青紅皂白地接受一件事情。舉例而言,倘若我們告訴當代穆斯林青年, 他們必須信仰伊斯蘭,必須穿著得體、遮蓋羞體,必須堅守五番拜功、謹守齋戒、誦讀古蘭,不得質疑,不得拒絕,他們絕不會言聽計從。

換言之,穆斯林青年不接受強勢的威脅、恐嚇及命令式教育,他們更趨向於互動交流、理性思考,他們希望通過自己的雙眼去感知生命中的一切,進而體會伊斯蘭的美妙與偉大。

穆斯林學者們亟需解決的問題,是如何吸引青年一代瞭解自己的信仰,如何讓他們感受到伊斯蘭是宇宙間唯一的真理,而非用一系列繁冗教法去約束他們。須知,伊斯蘭本身是一個無比理性、與時俱進的宗教,伊斯蘭本身就崇尚理性與批判性思維,世人之所以認為伊斯蘭是落後的信仰,只是因為歷史上穆斯林君王及學者出於自身利益考慮而對伊斯蘭信仰作出的一系列扭曲解讀。自古以來,伊斯蘭信仰就被視為完美的生活方式,問題在於,我們應當如何讓青年一代感受到這份美好,這才是我們亟需解決的問題,而非一味指責青年一代與伊斯蘭漸行漸遠。

我們要讓穆斯林青年人明白,伊斯蘭是簡單易行的信仰,它絕不會使人煩難。伊斯蘭宣導種族、性別等各個層面的平等,這些偉大思想,甚至比當今穆斯林青年所推崇的西方文明更為古老。伊斯蘭信仰對穆斯林的唯一要求,就是信仰與虔敬,而自由、正義、公平、完美等屬性,都是信仰的附屬品。

伊斯蘭信仰鼓勵人們求知,而疑問則是求知的一大手段,也是青年人的一大屬性。問題在於,如何才能做到二者的平衡,如何才能以符合信仰要求的方式解答青年人的疑問。

我們必須承認,伊斯蘭是穆斯林青年一代唯一的出路,他們的迷茫與失落源自對信仰的無知與誤解,若想去除這種迷茫,也只能借助對信仰的正確理解。

再次,是信仰楷模的缺失。

須知,青年人最需要的是激勵,而非批判。而最能激勵一個人的,則是某個特定的榜樣與模範。榜樣的力量是無窮的,倘若我們每個人都能找到一個積極向上的楷模,我們必定會效仿他、追隨他,如他那般生活。然而,如今這個時代,我們似乎已找不到足以讓青年一代心服口服的楷模。

對穆斯林而言,最好的楷模,就是偉大的先知穆罕默德(願主福安之),以及他的家人、聖門弟子及前三代先賢。我們是穆斯林,相信先知、追隨先知、效仿先知,這是真主對我們的命令,我們務必要竭盡全力去遵循。

然而,對於生活在現代資訊時代的我們,這些楷模似乎已離我們太遠,我們尊敬他們,但我們也需要與我們生活在同一現實生活中的楷模。楷模可以出現在社會生活的各個層面,他們代表著不同的文化與傳統,我們喜歡某位明星、運動員或名人,那我們必然會竭盡全力去瞭解有關他們的一切,進而效仿他們,甚至接受他們的文化與思想。換言之,現如今的我們,很可能會為了效仿某個“楷模”而摒棄自己的文化與信仰。

當今穆斯林青年一代所謂的“楷模”,絕大多數都與伊斯蘭信仰毫無關聯,他們有些甚至處於伊斯蘭信仰的對立面。可是,青年人依舊會喜歡他們,依舊會不斷效仿他們、對他們言聽計從。

有人會說,作為穆斯林,我們為何不將穆斯林學者視為自己的楷模呢?的確,我們本應將學者視為楷模,但現如今,很多學者似乎都高高在上,脫離了群眾,而真正的學者,又被我們低估,因為真正的學者不會嘩眾取寵,不會刻意尋求關注度。或許,他們自己選擇默默無聞,或許,他們的聲音無法傳遞出去。

於是,我們看到很多“官方學者”“御用學者”不斷呼風喚雨、高談闊論、指手劃腳,其核心,就在於特定群體的特定利益,而非真正的傳道授業解惑。對於伊斯蘭信仰及穆斯林大眾而言,此類學者,有百害而無一益。

在當今這個充滿考驗與挑戰的時代,穆斯林青年亟需激勵、鼓舞與引導,而非渾噩度日。然而,展現在他們眼前的,是黑白、是非、美醜、善惡不分,他們發現,信仰知識更多被用來為某些群體謀利,愚人高談闊論,智者卻沉默寡言。

內外交困之下,不少穆斯林國家選擇了一條“安逸”的道路。要麼沉溺于輝煌的往昔無法自拔,要麼自建高牆,活在自己舒適的小世界。

而對於那些希望融入西方文明的穆斯林國家而言,青年人面對的挑戰尤為巨大。去年12月,馬來西亞首都吉隆玻舉行了一場反種族歧視大型集會,對於參會的馬來穆斯林青年而言,他們遭遇了諸多尷尬。自始至終,馬來西亞是一個多民族國家,而馬來人則是該國主體民族,政府相關政策對馬來族群有諸多傾斜,對此,包括華人、印度人在內的兩大族群深感不滿,此次集會其實很大程度上是針對馬來穆斯林群體的諸多“特權”。

再次,是制度與意識形態的兩極分化。

現如今,萬事萬物都講究制度化,如何做到不同意識形態之間的和諧,是我們社會工作的核心所在。換言之,若要尋求社會進步與發展,不同階層、不同方面都要摒棄偏見、協同合作、求同存異,力求共同進步。

對於正常社會而言,政治、經濟、文化、教育等各個方面都是為了社會整體進步而服務。而在穆斯林國家,情況似乎並非如此。我們似乎看不到不同部門之間的合作,似乎每個機構都是各自為政、獨立運行。很多時候,各個機構出於都某些信仰細節的理解異同,而選擇誓不兩立。

須知,伊斯蘭信仰的核心就在於信主獨一,這是我們行事的中心與重點。換言之,穆斯林理應利用真主賦予我們的能力去更好地踐行伊斯蘭,而不同機構制定了截然不同的制度,其中很多都出於自身利益考慮,伊斯蘭核心價值觀卻被拋至腦後。

青年一代是不同機構最為看重的群體,各個穆斯林群體總會絞盡腦汁、傾盡全力吸引穆斯林青年,但是,這種吸引似乎只停留在表面,至於如何留住青年人,各個機構似乎並沒有過多想法。可是,這種分散的機構,對整個社會及穆斯林青年的發展並無益處。

長此以往,穆斯林青年極有可能失去衡量正誤、是非與善惡的標準。于穆斯林而言,古蘭經是衡量萬物的最高標準,可是,絕大多數穆斯林機構在吸引穆斯林青年時,並未以古蘭、聖訓作為出發點,而是設置一系列娛樂活動,意圖以此吸引“新青年”。

換言之,穆斯林青年在家及清真寺接受伊斯蘭信仰教育,而走向社會,進入社會機構後,他們卻接受幾乎全盤西化的世俗教育。信仰教育要求他們謹言慎行、遵守信仰規章制度,而世俗教育則鼓勵他們放飛自我,一切都以自我為中心。在這兩種不同截然不同的體系衝擊下,穆斯林青年陷入如今這種困境,也不難理解。

無疑,穆斯林青年所處的困境極其複雜,究其根源,是因為我們逐步削弱了信仰在穆斯林青年生活中的影響。外部因素不可逆,但是,倘若我們自身不去重視這個問題,倘若我們自身不加強信仰學習,青年一代必將與伊斯蘭漸行漸遠。

穆斯林青年並未徹底沉淪,如果我們希望這個民族永葆希望,我們就要確保穆斯林青年心中依舊抱有希望。可是,誰才能吸引穆斯林青年呢?必然只會是青年本身,我們所選擇的圈子與朋友,對我們的信仰有著至關重要的作用。真主告誡我們:

“安拉設置一個人的比喻,一個人有一些惡劣的同夥,另一個人有一真忠實的同夥。這兩個人的比喻可一樣嗎?讚美安拉!但是他們大多數都不知道。”【古蘭 39:29】

祈求真主堅定我們的信仰,穩定我們的腳步,賜予我們團結。願我們每個人都能協同合作,為了真主的喜悅,摒棄成見,與人為善,共同打造穆斯林青年更為美好的未來。

-------------------- 

編輯:葉哈雅

出處:Islamicity

原文:Why Are Muslim Youth Confused?

連結:http://suo.im/5eq7Mz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