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構穆斯林社會的完美秩序-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關注 > 關注

重構穆斯林社會的完美秩序

穆聖(願主福安之)為聖,徹底改變了彼時阿拉伯人的生活,同時也改變了之後全球各地人口的生活。

真主下降啟示之時,拜占庭帝國及波斯帝國正在阿拉伯地區搶奪地盤,穆聖(願主福安之)的到來,打亂了兩大帝國的掠奪計畫,喚醒沉睡的人們,開始反抗長久壓迫他們的奴隸制,摒棄狹隘的部族主義,打破存在已久的社會不公與種族歧視,以及人類社會中一切的不公。

然而,穆聖(願主福安之)深知,解決這些表面問題並非伊斯蘭的終極目標,在真主的啟示之下,穆聖(願主福安之)努力打造了一個互敬互重、和諧、全新的社會體系。

隨著時間的推移,穆斯林似乎與真主的禁令漸行漸遠,似乎與穆聖(願主福安之)的教誨漸行漸遠。其結果,就是穆斯林的一步步羸弱,以及穆斯林社會的逐步腐化。

我們看到,穆聖(願主福安之)親手推翻的種種社會負面因素,又開始以各種形式在穆斯林內部顯露。我們必須承認,當今穆斯林世界,各類狹隘部族主義又開始大展身手,甚至有穆斯林學者斷言,當今世間已無穆斯林社會統一體,不論是世俗還是飽受,不論是民主還是獨裁,穆斯林群體早已四分五裂、各自為政,穆聖(願主福安之)所摒棄的一系列陋習,似乎又捲土重來。

誠然,這種說法過於悲觀。縱觀穆斯林世界,真正的正義與公平似乎已經與我們漸行漸遠,所謂“穆斯林兄弟姐妹”等詞眼也似乎已淪為一種客套的虛言,“天下穆斯林皆兄弟”這般教誨似乎已不復存在。整個伊斯蘭世界幾乎很難找到完全遵循伊斯蘭教導的領導者,我們看到的,是任人唯親、私相授受、腐敗不堪。

穆聖(願主福安之)尊重婦女,也尊重真主賦予婦女的特殊才能,而今的我們,卻好似返回蒙昧時期一般,肆意打壓甚至剝奪伊斯蘭賦予女性的合法權益,所謂“榮譽謀殺”(指兇手謀殺家庭成員以達到挽回家族榮譽的目的)甚至依舊在某些穆斯林聚居區盛行……這種倒行逆施的做法不僅違反了伊斯蘭的教誨,更抹黑了伊斯蘭對外的形象,讓外界產生對伊斯蘭的諸多偏見。

縱觀全球,穆斯林群體似乎總是在不同層面強調或探討當今穆斯林的困境,但是,卻很少有人真正觸及這些問題的關鍵。須知,當今穆斯林的困境遍佈我們生活的各個方面,而最主要的問題,集中於社會、經濟以及政治方面,因此,關於這些問題的爭論也成為必然。同一族群或不同族群間總會為了這些問題而爭吵、互相指責,甚至大動干戈。

然而,我們的穆斯林群體似乎並不願或無意挖掘問題的關鍵,不願討論一切社會不公與困境的根源。

問題是,我們是否應該考慮使用所謂“古老的制度與系統”,進而引導穆斯林摒棄與伊斯蘭無關的價值觀?我們似乎總是為自己所謂的民族主義、部族主義、教派主義、種族主義等“價值觀”感到自豪,難道,我們確定要做名義上的穆斯林嗎?難道,為了那份自欺欺人的“和諧”,我們就要繼續無視我們遭遇的問題、幻想所有問題都在某天清晨自動消失不見?我們是否還要繼續墮落、繼續對穆聖(願主福安之)打造的完美社會秩序置之不理?

遺憾的是,絕大多數穆斯林似乎並不願談論或質疑現今穆斯林社會所盛行的種種社會、經濟及政治不公,這不禁令人唏噓。一旦有人發出擔憂,既得利益者們就會立馬進行還擊,抨擊一切合法表達異見的人士,聲稱他們是在破壞“宗教和順” “社會和諧”。令人費解的是,雖然我們尚無力開展公開、公平的信仰內部交流與對話,但是,很多人似乎更加傾向於開展跨宗教交流,似乎跨宗教交流才是潮流所在。殊不知,內部因素才是推動事物發展的主要力量,只有解決了內部問題,我們才有可能解決外部紛爭。

倘若我們無法保證不義者為自己的惡行負責,我們探討諸多不公與不義的根源又有何意義?作為穆斯林,我們每個人都要對自己負責,對真主、對他人、對世界負責。只有當我們自己覺醒,我們才有可能去喚醒他人;只有當我們自己承擔起應負的責任,我們才能督促他人也多一份擔當。

我們切不可對不義的橫行視若無睹,這是伊斯蘭信仰對我們的基本要求。若我們已經意識到不公、不義的存在,可是,為了所謂“和諧”,我們對一切惡行熟視無睹、置若罔聞,那我們只會得到適得其反的結局。

誠然,不論在宗教體系還是世俗社會中,“和諧”都是重中之重,然而,若我們單純為“求和”而摒棄禮儀、道德或規章制度,那麼,我們就會得不償失。不僅如此,這種只談“和為貴”卻不考慮其他因素的做法,其實正是某些人逃避責任的重要方式。

換言之,這種避重就輕的做法,讓本應為穆斯林大眾事物負責的學者及領袖脫離了干係,將一切負擔與責難轉至普通民眾身上,進而繼續推進符合既得利益者需求的不義與不公。現今,這似乎已經成為一種惡性循環,試想,倘若既得利益者發現自己的不公不義並不會受到問責,他們難道不會變本加厲地進一步為自己謀利嗎?

我們必須承認,雖然我們的穆斯林學者以及宗教領袖們總是在強調各人要為各人的行為負責,雖然他們總是教導民眾我們終將接受真主的審判,但他們自己似乎並不願過多談起自己應當肩負的責任。長此以往,普通穆斯林大眾必然會產生不滿情緒。民眾也會產生諸多疑惑:為何學者們對普通民眾日常生活中遭受的種種不公與不義置之不理,卻一再強調普通民眾應當擔負的諸多責任與義務。

的確,警醒民眾是學者們的義務所在,然而,在警醒的同時,我們是否可以做到以身作則?是否可以為信仰而仗義執言、而非為今世利益而說違心之言?是否可以加深對信仰的理解、加大對古蘭及聖訓的學習,摒棄派別主義、部族主義,從而努力重構穆聖(願主福安之)時代那種近乎完美的公平與正義?

很多人認為,穆斯林內部本就存在很嚴重的分裂與爭端,此類信仰內部交流與自省很可能會加劇這種困境。鑒於穆斯林世界的現狀,我們必須承認,這種情況的確有可能發生,而它發生的前提,則源自我們長久以來對所謂“分歧”與“爭端”的諸多誤解。

須知,“分歧”與“爭端”的根源,在於不公與不義,穆斯林之所以分裂,是因為不同的穆斯林群體都只看重自身的利益,大家似乎不願如伊斯蘭教導那般去考慮他人的福祉。縱然是在某個特定穆斯林社會內部,也會衍生中諸多早已被伊斯蘭所廢棄的階級區分,進而衍生出諸多針對弱者的不公與不義。

我們要明白,發現問題、指出問題並不會給我們帶來分裂,刻意回避、掩蓋這些問題才是分裂的根源。我們之所以要不斷自省、不斷警醒他人,之所以要各負其責,是因為這才是解決問題的關鍵。

更有甚者指出,探究不公與不義、試圖讓穆斯林學者及領袖為自己的過失負責,其實是在挑戰權威,他們認為這種做法只會給穆斯林社會帶來不必要的麻煩與混亂。真主是至仁至慈的主,真主喜愛仁慈,喜愛人類之間互相憐愛,我們為人處世時,務必要帶著源自真主的憐愛,以公平、公義的心理對待他人。若我們開誠佈公地看待這種不公正,思考我們是否淪為這種不公的同謀時,或許,我們的心靈就不會堅如磐石,或許,我們就不會對身邊的不公不義與惡行熟視無睹,更不會為這些惡行以及對惡行的默許進行辯護。

作為穆斯林,我們每個人都應當主動且盡己所能地追求公平與正義,抵制經濟、性別、種族等方面的諸多不公。曾幾何時,穆斯林穩麥既祥和又強盛,而今的穆斯林卻淹沒在內憂外患之中,疲於奔命,這種窘境,理應讓我們每個人都感到心痛。

真主告誡我們,人與人之間無貴賤之分,一切都在於我們的功修,因此,任何人都不應認為自己擁有特權或高人一等,任何人也不可默許他人安享特權。換言之,抵制穆斯林內部的不公與不義,是我們每一位穆斯林義不容辭的職責所在。倘若我們能夠效仿穆聖(願主福安之),如穆聖(願主福安之)般努力奮鬥,若主意欲,我們必將獲得今後兩世的成功與榮耀。

面對問題,我們不可逃避,而是應當直面挑戰,切不可無視不公與不義,切不可助長邪惡的滋生。真主將他的啟示賜予我們,並派遣穆聖(願主福安之)引導我們,我們不可為一時安寧或蠅頭小利而屈服於不公與不義。讓我們重構穆斯林內部的完美秩序,遵循穆聖(願主福安之)的教導,共建美好家園。

 ------------------

編輯:葉哈雅

原文:Reclaim Societal Structure Founded by Prophet Muhammad (PBUH)

連結:http://suo.im/51LYSa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