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斯林與歐洲文明-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關注 > 關注

穆斯林與歐洲文明

當地學生在觀看穆斯林歷史文化展

 “伊斯蘭亦是我們的歷史”

2018年,歐洲地區開展了一場伊斯蘭文化遺產相關的巡迴展覽,題為“伊斯蘭亦是我們的歷史”。

有評論指出,這一標題過於直白,部分仇穆分子也因此大為惱怒,然而, 該展覽依舊吸引數以萬計民眾參觀學習。

參展館長亨利•度普伊斯(Henri Dupuis)在接受採訪時表示:“縱觀整個歐洲,穆斯林歷史與歐洲本土歷史是水乳相融、相輔相成的。”

此次系列展覽共收集了歐洲地區12個世紀之久的穆斯林歷史,第一站設於塞拉耶佛,隨後轉戰比利時首都布魯塞爾,最終在保加利亞落下帷幕。

該展覽不僅展示了伊斯蘭文明以及穆斯林群體在過去1200多年間在歐洲地區作出的貢獻,同時也有力回擊了政治陰謀論、伊斯蘭恐懼症在過去幾年間對伊斯蘭、穆斯林的種種抹黑與誣陷。

與此同時,該展覽也向民眾展示了中世紀伊斯蘭文明及穆斯林族群的歷史,還覆蓋了近現代伊斯蘭文明在歐洲地區的發展。

外界普遍認為,歐洲地區的穆斯林人口大多源自近年來的移民,而此次展覽的一大主題,就是挑戰這一謬論。亨利指出,展覽中不僅展示了近現代歐洲與阿拉伯世界的交往,也展示了歐洲基督教文明與阿拉伯穆斯林文明在歷史上的數次碰撞。穆斯林文明與歐洲文明的最早相融,可以追溯到中世紀,即“黑暗時代”。

亨利說:“我們組織此次展覽,其實就是為了喚醒各方對伊斯蘭文明的認知。我們必須承認,歐洲與穆斯林共用同一個歷史,歐洲地區的穆斯林族群有著長久的歷史,歐洲的穆斯林人口,並非單純源自近當代的移民或難民。”

此次展覽主辦方為比利時一家文化公司以及歐洲歷史博物館。據統計,僅在歐盟首都布魯塞爾的展覽中,共有6萬餘名民眾前來參觀此次展覽,其中包括2萬余名學生。

穆斯林與歐洲文明2.jpg
一群學生在聆聽歐洲穆斯林文化遺產講解

據主辦方介紹,他們於2012年著手準備此次展覽,期間遭遇巨大資金困難,最終,他們於5年後完成準備工作,在2017年歐洲難民大潮之際開始此次展覽。

2015年,隨著中東局勢的進一步惡化,全球範圍內爆發大規模難民危機,其中絕大多數難民源自敘利亞、伊拉克、阿富汗等穆斯林國家,他們冒著生命危險,跨過地中海,歷盡千辛萬苦來到歐洲,帶著對和平的嚮往尋求避難。

正值難民潮爆發之際,歐洲地區也頻發各類“恐怖襲擊”,導致各界對穆斯林群體頻頻發難。據《人權觀察》報導,2017年,歐洲近30名學者發表了一份歐洲伊斯蘭恐懼症年度報告,直指歐洲地區愈演愈烈的伊斯蘭恐懼症,以及頻繁發生的攻擊穆斯林案件。

皮尤中心2016年發佈的一份報告指出,歐洲地區43%人口對穆斯林族群持不友好態度。自難民危機爆發以來,歐洲各個國家反穆斯林情緒都持續高漲:英國增長9%,西班牙、義大利兩國各增長8%,希臘則增長12%。該報告共有來自10個歐盟國家的11494名參與者。

穆斯林與歐洲文明3.jpg

難民乘坐小船登上希臘萊斯博斯島

“穆斯林威脅論”

雖然穆斯林人口只占歐洲總人口的5%,但是,縱觀整個歐洲地區及西方世界,大多政客似乎總是對穆斯林持懷疑甚至敵對態度,聲稱穆斯林人口會對歐洲地區的人口及經濟發展帶來巨大威脅。

匈牙利總理歐爾班•維克托就曾數次發表反移民言論,直指不斷湧入歐洲地區的穆斯林難民,他不但表示匈牙利應當嚴禁難民,更呼籲歐盟也加大對難民的限制。

當然,很多時候,政客們的反伊斯蘭言論只不過是為博得眼球,為自己的政治訴求謀利,歐爾班就曾在匈牙利大選前表示“基督教才是歐洲的希望”,而難民則是“歐洲的噩夢”,他甚至直言,在難民大潮面前,歐洲很可能會全面淪陷。

2017年12月,歐盟發表一份官方聲明,公開對匈牙利、波蘭、捷克三國發起訴訟,嚴詞譴責上述三國褻瀆歐盟憲章、拒絕收納合法難民的行為。對此,歐爾班又在接受採訪時發表驚人言論,聲稱這些難民並非穆斯林難民,而是穆斯林入侵者。

匈牙利總理歐爾班•維克托

 “中世紀的歐洲穆斯林”

雖然政界一直對穆斯林群體及伊斯蘭信仰多有怨言,然而,此次展覽受到了民眾及媒體的熱烈歡迎。據比利時媒體報導,就連年輕一代歐洲穆斯林也大為驚訝,他們表示,自己根本不知道歐洲歷史不僅僅只是羅馬人和希臘人的歷史,也包括穆斯林的歷史。

此次展覽覆蓋了歐洲穆斯林的三個歷史階段,分佈在三個不同的展廳。第一展廳包括歷史書籍、文檔等,也展示了大量源自阿拉伯語的英語、法語、荷蘭語等不同歐洲語系詞彙,還包含大量穆斯林相關的畫像、圖片等。縱觀第一展廳,我們可以看到西元711年到1492年之間的歐洲穆斯林歷史。這一歷史時期內,伊斯蘭文明曾在伊比利亞半島(西班牙、葡萄牙等國)建立穆斯林王朝。

亨利在接受採訪時指出:“雖然當時的歐洲各國都處於不斷衝突之中,但我們必須明白,不同信仰的族群確實曾在一起生活過。”

第二展廳主要展示了14世紀奧斯曼帝國征服巴爾幹半島後留下的遺跡,其中包括歐洲地區第一本阿拉伯語文獻,從奧斯曼帝國傳入歐洲的咖啡、鬱金香等物品,以及奧斯曼帝國建築風格對歐洲建築設計的影響。

該展廳同時指出,波士尼亞的塞拉耶佛以及南斯拉夫中西部城市黑塞哥維那都是奧斯曼帝國的遺產。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奧斯曼帝國解體,歐洲各國隨即瓜分了原本屬於奧斯曼帝國的領土。

第三展廳主要展示了穆斯林群體在歐洲地區的近現代歷史,主要包括歐洲殖民主義在阿拉伯地區及穆斯林國家的影響。該展廳也展示了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後全球範圍內爆發的首次移民大潮,而彼時的移民,主要是為了大力發展生產力。

亨利指出:“我們之所以舉辦此次展覽,並非為了讓人們批判過去的往事,而是為了讓大家看清歐洲到底曾經發生過什麼,穆斯林族群到底是怎樣一種存在。”

[URL]d8921ab39b9854ef2a10b985178f2618.jpg

一名參觀者正在閱讀歐洲穆斯林歷史

 “當代移民及難民危機”

主辦方還設置了一個單獨展廳,重點展示一些當代穆斯林議題,旨在消除非穆斯林與穆斯林之間的種種隔閡與誤解。

亨利館長表示:“我們是歷史學家,此次展覽的準備階段,有人曾提議,我們毋須展示第一次移民大潮之後的穆斯林歷史,然而,我們不是政客,我們尊重史實,因此,我們從藝術的角度入手,向大家展示當代穆斯林對歐洲社會的貢獻。

展方採訪了大量穆斯林及非穆斯林學者、藝術家,對穆斯林相關的當代議題發表了不同見解,其中包括視頻、照片、繪畫等。

亨利補充道:“展覽期間,很多學校都組織學生前來參觀學習,因為,我們展出的內容大多屬於所謂敏感話題,與此同時,我們的展覽也非常有趣,此外,絕大多數民眾都對這段歷史一無所知。

亨利表示,此次展覽已經大獲成功,穆斯林群體也為之振奮,展覽的一大意義,就是告訴歐洲,穆斯林文化在歐洲有著悠久的歷史,這不僅極大激勵了穆斯林群體,也對仇穆群體作出了有力回擊。

----------------

葉哈雅譯

https://www.nationalobserver.com/2018/08/31/news/awakening-rich-history-islam-europe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