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因斯坦:以色列“希魯特”党等同於納粹法西斯-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關注 > 關注

愛因斯坦:以色列“希魯特”党等同於納粹法西斯

1948年12月4日,阿爾伯特•愛因斯坦聯合漢娜•阿倫特(被譽為20世紀最偉大、最具原創性的思想家、政治理論家之一)等猶太名人,在《紐約時報》發表了一封公開信。

此前不久,以色列正式宣佈建國,隨之而來的,是成百上千個巴勒斯坦村莊被夷為平地,數以萬計巴勒斯坦人被迫逃離家鄉。

在這封公開信中,愛因斯坦等人言辭譴責了以色列新興的希魯特黨(又稱赫魯黨),以及該党年輕的領導人梅納赫姆•貝京。

希魯特党成立於1948年,1988年併入利庫德集團。利庫德集團主張約旦河西岸是以色列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耶路撒冷是以色列“永久首都”,同時堅決拒絕同巴勒斯坦解放組織進行和談。

早期的希魯特黨隸屬猶太恐怖主義組織“伊爾貢”,該組織以其殘暴屠殺、打壓巴勒斯坦人的罪行而臭名遠揚,並最終給阿拉伯人帶來慘痛的“災難日”。1947至1948年間,伊爾貢帶領猶太複國主義者對巴勒斯坦人發起大清洗、大屠殺。

在信中,愛因斯坦等人對希魯特黨做了如下描述:“這個政黨,其組織機構、運行手段、指導思想、政治及社會需求與納粹及法西斯主義幾乎毫無異處。”

試想,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僅僅數年時光,一群經歷過猶太大屠殺的猶太精英就在美國著名媒體《紐約時報》中刊發這樣一篇公開信,這表明,彼時的猶太精英們確實對所謂的“猶太國”持保留甚至反對意見。與他們相對的,便是那些通過暴力、恐怖手段一心打造以色列國的猶太複國主義者。雖然愛因斯坦等人從根本上佔據了道德制高點,可如今,這種聲音幾乎已消失殆盡,其影響力亦已微乎其微。

1967年以前,以色列政府一直禁止希魯特參與組建政府,直至1988年,希魯特黨最終與其他政黨一同併入利庫德集團。早期領導希魯特與伊爾貢組織大肆開展恐怖主義暴行的梅納赫姆•貝京,於1978年獲得該年度“諾貝爾和平獎”,而利庫德則成為以色列政府主要執政黨。

換言之,被愛因斯坦等人稱為“充斥納粹及法西斯主義思想”的希魯特黨,最終贏得了“民心”,成為以色列政界及社會的絕對主流。

如今的以色列總理本傑明•內塔尼亞胡也是利庫德集團黨主席,他主導組建的聯合政府中,極右政黨“以色列是我們的家園”主席阿維格多•利伯曼被委以重任,擔任以色列國防部長一職。

近幾個月,被封鎖圍困的巴勒斯坦民眾持續在加沙地帶發起遊行示威,對此,以色列國防軍予以暴力打壓,無數平民死於非命。然而,國防部長利伯曼卻對此表示支持,他直言:“整個加沙,沒有任何一個人是無辜的。”

可想而知,當一個國家的國防部長發出此類言論時,這個國家的士兵在嬉笑間射殺巴勒斯坦平民,並拍攝視頻流出,其實也不足為奇。

利伯曼部長這種遠超法西斯主義的極端言論,已經成為以色列政界及社會內部的主流聲音。內塔尼亞胡的聯合政府中,充斥著各類違反人類道德的腔調與言論。

以色列政界還有諸如司法部長沙凱德這般極端右翼分子,她曾數次表示以色列應當對巴勒斯坦人發起大屠殺,徹底清除巴勒斯坦人。2015年,她曾表示:“所有巴勒斯坦人都是我們的敵人,每個巴勒斯坦人都是戰鬥分子,他們的頭顱應當沾滿鮮血。所有與以色列為敵的巴勒斯坦人都必須滅亡,這些‘烈士’的母親也不應再活,我們亦應摧毀他們的房屋與家園,讓這些蛇蠍的後代也無處可遁,否則,他們必將捲土重來。”

沙凱德發佈這番言論不足數月,內塔尼亞胡就任命她擔任以色列司法部長。

沙凱德隸屬以色列猶太家園黨,該黨主席為以色列教育部長納夫塔里•本內特。和斯沙凱德一樣,本內特也因一系列暴力極端言論而著稱。每當外界批判或譴責以色列士兵的種種暴行時,本內特都會第一個跳出來做辯護,其他以色列政客則會緊隨其後。

本月19日,以色列大肆慶祝其獨立。曾經被愛因斯坦等猶太精英稱為“納粹與法西斯主義”的希魯特雖然已不復存在,但其政治理念依舊活躍在以色列政壇,牢牢掌控著以色列政治。以色列領導人總會公開談起針對巴勒斯坦人的屠殺與種族清洗,與此同時,他們也瘋狂地自詡為民主、自由與人權的代言人。一切,都是那麼的可笑。

以色列建國已七旬有餘,縱然是早期傳統意義上的猶太複國主義者,或者“革命先驅”,也會被當今以色列政壇及社會中的盛行的極端暴力思想所震驚。

誠然,巴勒斯坦人依舊在為了被侵佔的領土與家園、被剝奪的尊嚴與自由而抗爭。但是,我們必須明白,以色列最大的敵人正是以色列自身。以色列毫無悔意,依舊延續著自建國伊始就推行的暴力政治理念,最可怕的是,如今的以色列政壇,早已被暴力分子、種族歧視分子以及隔離分子所佔據。

在這樣一個所謂“中東地區唯一的民主”國家,任何針對政府暴行的異見,都已無容身之地。

如今的以色列,已經由內塔尼亞胡、利伯曼、本內特、沙凱德之流所掌控,不論是政界還是社會內部,他們都已成絕對主流,而他們的背後,更是一場宏大的右翼宗教民族主義運動,絲毫不考慮、不顧及巴勒斯坦人的安危與死活,以及國際法律法規與相關人權法則的規定。

早在1938年,愛因斯坦就曾反對過以色列建國。他表示,以色列建國,與猶太信仰的本質相悖。

1946年,他又公開表示:“我無法理解以色列為何要建國,我堅信這不是件好事。”

毋須贅言,倘若愛因斯坦尚在人世,想必他定會參加BDS運動。BDS,即抵制、撤資、制裁,是針對以色列暴行與違法行徑的非暴力反制措施。

同時,愛因斯坦無疑也會被以色列政客及其支持者們稱為“反猶太分子”,或者“憎恨自我的猶太人”。

我們現今的重中之重,就是改變這種陳詞濫調。須知,巴勒斯坦兒童並非什麼恐怖分子,不是什麼蛇蠍禍患,巴勒斯坦平民也並非敵對戰鬥分子,種族滅絕、種族清洗與屠殺等政策絕不能成為常態。

以色列建國已70年有餘,巴勒斯坦人民依舊在抗爭。問題在於,這個世界能否理解巴勒斯坦人民的磨難與抗爭,世界是否願意與巴勒斯坦人民一道堅持正義,追求自由。

只有這樣,希魯特黨的陰魂才會散去,猶太複國主義者們納粹一般法西斯主義的政治理念才不會繼續倡狂。

 

葉哈雅譯

 

http://www.milligazette.com/news/16234-the-ghost-of-herut-einstein-on-israel-70-years-ago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