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主流媒體誤導的巴勒斯坦問題-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關注 > 關注

被主流媒體誤導的巴勒斯坦問題

上圖中,一隊荷槍實彈的以色列士兵正在暴力逮捕一名16歲巴勒斯坦少年。這位少年名叫Fawzi al-Junaidi,照片中的他被蒙住雙眼,反綁住雙手,驚慌的不知所措。

這張照片很快就在社交網路上廣泛流傳,關心巴勒斯坦民族解放事業的人們用它來宣傳以色列政府對巴勒斯坦人民的殘暴壓迫。然而,對於主流媒體而言,它們並不願直面這種照片,它們更喜歡用“憤怒”“暴徒”“暴力”等詞眼去描述巴勒斯坦人,喜歡在媒體上迴圈播放巴勒斯坦人燃燒輪胎或投擲石塊向以色列士兵示威的照片或視頻資料。

縱然是報導Fawzi被捕的媒體,也只是將它稱為單一事件。媒體也不會關注Fawzi被捕後會面臨何種命運,媒體根本不願提及成千上萬名遭以色列軍隊無端逮捕的巴勒斯坦少年,這些巴勒斯坦少年,是以色列侵略者統治下的第五代人。

雖然很多人都說美國總統特朗普的耶路撒冷決定是在火上澆油,可是,人們似乎不願指出耶路撒冷在過去的70年間都在遭受以色列非法佔領,巴勒斯坦人也經歷了70年的種族屠殺與清洗。

西方主流媒體報導巴以衝突時總是將巴勒斯坦人刻畫為憤怒的暴徒,它們根本不願提及巴勒斯坦人所遭受的壓迫。

只有當巴勒斯坦人進行大規模遊行示威或與以色列軍隊發生衝突時,主流媒體才會有選擇性地報導他們。主流媒體會說,遊行示威等活動表明,巴勒斯坦地區的暴力正在升級,然而,以色列對巴勒斯坦人發起突襲或清洗時,它們並不願用“暴力”等詞眼去進行公平報導。

主流媒體只喜歡關注巴勒斯坦人絕望又無助的回應,卻不願關注以色列軍隊的殘暴打壓。對於主流媒體而言,是巴勒斯坦人在挑起暴力事件,以色列軍隊只不過是在正當防衛。每當發生暴力事件,以色列政府發言人就會說,巴勒斯坦人發起了暴亂,以色列軍隊成功平息了動亂。

正因如此,主流媒體不願提及以色列修建的隔離牆,它們報導巴勒斯坦問題時也不願提及“被佔領的耶路撒冷”,在它們看來,只有耶路撒冷,根本沒有侵略與佔領。

在主流媒體的一再渲染之下,侵略與佔領貌似已經不復存在,在它們看來,猶太非法定居點只不過是以色列政府在巴勒斯坦領土為猶太人修建的友好住宅區,約旦河西岸地區也並沒有被以色列政府佔領,它們認為該區域只不過存在領土爭端而已。

主流媒體認為,那些僥倖得到以色列國籍的阿拉伯人只也不是巴勒斯坦人,而是所謂的“以色列阿拉伯人”,約旦河西岸地區則是巴勒斯坦人夢想中的獨立國家所在地,僅此而已。

可事實上,這些區域從歷史上就屬於巴勒斯坦人。至於加沙地區,主流媒體更喜歡將之描述為一個獨立的區域,而非巴勒斯坦領土的一部分……

當特朗普作出耶路撒冷決定之後,主流媒體表示特朗普又犯了錯誤,卻依舊選擇無視巴勒斯坦人的日常磨難,無視以色列政府對耶路撒冷地區與巴勒斯坦領土的侵蝕,無視以色列政府為將非法佔領“合法化”所做的一系列努力……

一個世紀以前,在時任英國外交部長貝爾福頒發《貝爾福宣言》之際,以色列人就開始了對巴勒斯坦人的殖民統治。當時的貝爾福為了幫猶太復國主義者找到合法侵略的理由,甚至聲稱巴勒斯坦人是落後的野蠻族裔。

正是在這種思想的推動下,以色列國應運而生,而巴勒斯坦人則陷入無盡的苦難。猶太復國主義者也成功在國際社會推出了自己的可憐形象,聲稱猶太民族受盡苦難,只有通過建立一個屬於他們自己的國家,他們才能尋得些許慰藉。在猶太復國主義者的推動下,當時的主流媒體更是表示猶太人在沙漠中建立了一個欣欣向榮的國家,卻無視了這個所謂“沙漠地區”的原有巴勒斯坦居民。

可是,當巴勒斯坦人開始拒絕接受這種非法佔領與侵略時,他們卻被描述為“憤怒且喪失理智的暴徒”。

現如今,我們已經處於後殖民主義時代,我們認為這世上已經不存在殖民主義,可是,我們卻無視了巴勒斯坦。可悲的是,過去的幾十年間,以色列政府成功操縱了主流媒體對於巴勒斯坦問題的報導,他們成功讓世人相信,以色列經受著巴勒斯坦暴徒的不斷騷擾……

此外,以色列也成功將巴以衝突刻畫為穆斯林與猶太人之間的衝突,從而成功沖淡了殖民主義、種族隔離、種族清洗等核心問題。

除非我們拒絕接受主流媒體這種殖民主義強調,否則,巴勒斯坦問題就不會得到絲毫解決。這世上還有很多人被虛假媒體所蒙蔽,很多人都不清楚巴勒斯坦人的苦難遭遇,讓世人看清以色列國的真面目,是我們每個人義不容辭的責任。

--------------

葉哈雅譯自《半島新聞》

http://www.aljazeera.com/indepth/opinion/mainstream-media-palestine-wrong-171230101955202.html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