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都斯之痛,誰之過?-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關注 > 關注

古都斯之痛,誰之過?

對於所有耳聞目睹巴勒斯坦民族解放事業處境的人們而言,過去的這幾天可謂充滿了艱難與痛楚。無疑,特朗普總統此次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是1907年《貝爾福宣言》之後巴勒斯坦人民乃至全世界穆斯林群體所遭受的最大打擊。

須知,特朗普作出這一決定的時機很微妙。有人認為,在如今這個時代,所謂的“伊斯蘭世界”或“穆斯林群體”似乎已經名存實亡。這種說法或許過於危言聳聽,可是,我們也不必再繼續自欺欺人。當我們談起“西方”時,我們談論的是一個實體;當我們談起伊斯蘭世界時,我們卻發現“伊斯蘭世界”幾無團體或實力可言。

特朗普逐步履行了自己競選期間作出的一系列承諾,此番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他其實也選擇了最佳時機。很顯然,“瘋子特朗普”一點也不瘋。首先,這一決定能夠讓他贏得猶太複國主義者的大力支持;其次,它能轉移美國國內壓力;再次,它還能讓公眾暫時忘卻特朗普與俄羅斯之間剪不斷理還亂的複雜關係。

現如今,“兩國方案”已經幾無可能實現,而且,巴勒斯坦人一廂情願的和平願景似乎也成了強求。任何性質的譴責與示威遊行似乎也都無濟於事,問題在於,在全世界範圍內,“伊斯蘭國”貌似已經成為伊斯蘭世界的代名詞,而美國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某種程度上似乎也與“伊斯蘭國”有千絲萬縷的關係。

曾幾何時,巴勒斯坦民族解放事業是全世界所有穆斯林的共同目標。而現如今,若我們還期望伊斯蘭世界以整體的形式去對抗特朗普或以色列暴政,這種願景似乎已經可以用“虛妄”來想讓,因為它似乎已經沒有任何實際意義可言。

倘若當今時代依舊存在一個真真切切的“伊斯蘭世界”,那我們可以斷言,“伊斯蘭世界”正在經歷領導權危機。

試問,誰才是“伊斯蘭世界”的領袖?沙烏地阿拉伯?土耳其?埃及?伊朗?……似乎不是。我們必須承認,這些國家之間都存在競爭,它們都試圖拿到伊斯蘭世界的領袖權及話語權。然而,幾乎所有鬥爭都是基於各自國家的自身利益考慮,抑或是基於各自國家的不同政治理念。

上世紀70年代,第四次中東戰爭爆發後,為打擊以色列及其支持者,石油輸出國組織的阿拉伯成員國宣佈收回石油標價權,並將油價猛然上漲了兩倍多,從而觸發了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最嚴重的全球經濟危機,持續三年的石油危機對發達國家的經濟造成了嚴重的衝擊。考慮到如今西方國家的實力,以及伊斯蘭世界的整體羸弱,我們已經無力再發起以石油為武器的反制行動。

此外還有一個重點,特朗普此次作出的這個決定並沒有得到國際社會的認可,美國的親密盟友歐洲諸國都對此表示反對,除美國外的所有西方國家都在一致聲討、譴責美國政府這個決定,西方社會此次並沒有選擇和美國站在統一戰線。

誠然,西方國家日後也有可能改變立場,但是我們也必須明白,穆斯林國家也有可能改變立場。

我們必須承認,不論是阿拉伯國家聯盟、伊斯蘭合作組織、不結盟組織還是巴勒斯坦人,都無力強迫特朗普收回這個決定。要知道,雖然哈馬斯與法塔赫已經提出和解,但是,巴勒斯坦僅存的領土之上依舊存在不少紛爭。

現如今,不少巴勒斯坦人的思想已經在潛移默化中慢慢發生了改變,曾經一心一意支援巴勒斯坦解放事業的穆斯林大眾,似乎也已經今非昔比。

我們不必過分遷怒於這個時代,須知,遷怒於這個時代,就是遷怒於我們自己。我們也不必將巴勒斯坦人或者穆斯林世界遭受的所有苦難都怪罪於以美國為首的帝國主義,因為,我們伊斯蘭世界本身也並非清白無辜。

或許,我們在責怪它們的同時,也應該深刻反省,我們內部也在有意無意之間發生了諸多變化。舉例而言,幾乎全世界的穆斯林群體都陷進了所謂“伊斯蘭國”的陷阱,這樣一個極端組織竟然成為了遜尼派與什葉派明爭暗鬥的另外一大催化劑。

有人說,“伊斯蘭國”在全球各地行兇作惡,其終極贏家就是以色列,縱然在後“伊斯蘭國”時代,隨著美國政府宣佈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以色列依舊成為了贏家。誠然,這場“遊戲”遠沒有結束,但是,以色列已然已經將耶路撒冷視為猶太國的首都,以色列政府非法定居點建設也在不知不覺間邁上一個全新的臺階,換言之,整個中東地區也步入了全新的發展階段。

如今,所有本不該發生的事都已發生,不論我們發出多少譴責,不論我們發起多少遊行示威,這個既定事實似乎已經不會改變。我們現如今所採取的一系列手段,都只不過是前人們針對以色列非法佔領抗爭手段的延伸,然而,相比前人的抗爭,我們的譴責似乎已經不值一提。

古都斯,已然淪為了穆斯林世界四分五裂的犧牲品。

我們必須找到解決問題的關鍵。倘若伊斯蘭世界依舊不去重視自身問題,倘若伊斯蘭世界依舊沉迷於內部爭鬥無法自拔,古都斯終將徹底落入猶太複國主義者之手。

歷史上,曾經盛極一時的羅馬帝國分裂以後,東羅馬與西羅馬帝國陷入內戰之中,雖然東羅馬帝國贏得勝利,可是,羅馬帝國的實力卻因內亂而大打折扣,最後在內憂外患下滅亡,都城君士坦丁堡也最終該名為伊斯坦布爾。現如今,西方遊客游訪土耳其地區時總會帶著遺憾,因為,這裡曾經是基督教的熱土,曾經是大名鼎鼎的東羅馬帝國所在地。倘若伊斯蘭世界依舊選擇分裂,依舊選擇內鬥,無意從根本上團結起來,終有一日,穆斯林也只能帶著遺憾去拜訪或已歸以色列之手的聖城耶路撒冷。

【葉哈雅編譯】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