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的“清真”-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關注 > 關注

海外的“清真”

halal.jpg

清真在海外稱呼較少,一般都直接引用Halal一詞。早些年初入香港中文大學讀書時,初來乍到,沒有準備廚具,再加上學習壓力較大,我只好前往餐廳買點米飯再配上番茄醬勉強填飽肚子。一日餐廳工作人員見我只要米飯,頗為疼惜照顧地說,如果錢不夠買,他可以免費給我幾勺菜,不管怎麼樣,總不能餓著肚子。我在拒絕並感謝他的好意時說,因為我是回族,要吃清真的才可以。然而,他對“回族”、“清真”兩個詞都沒有概念。香港這邊去仍然沿用老的稱呼,回族不知,卻知回教徒,不明清真之意,卻對Halal明明白白。待我解釋清楚之後,他便不再說什麼,每次見我去買飯,微微點頭,專門拿出盛米飯的勺子給我弄好,並建議我有機會去醫學樓餐廳吃素餐。

後來接觸到更多從大陸到香港的回族同胞,才得知老一輩當中,“清真”一詞使用較多,而年輕一代和香港大眾一樣,多用Halal一詞。老一輩人對清真的理解與使用多沿襲來港之前的傳統,對自己和家人都嚴格要求,在選材、烹飪過程中的宗教制度要求,都甚為講究,比如購買的牛羊肉,都一定是知根知底的,不會隨便去超市購買即使貼有Halal認證標籤的肉食品。而年輕一代,受東南亞文化影響,只要有清真認證的標籤,就會接受。他們有時候外出忙碌,不方便找清真餐館時,也會選擇素餐館吃上一頓,因為素餐館沒有動物肉食和油脂。

新加坡的麥當勞、肯德基、德克士等連鎖店都是經過HALAL認證。占新加坡總人口百分之七十以上的華人沒有對這種被認證的HALAL餐廳望而卻步,也沒有說三道四。除了這些國際連鎖品牌店之外,還有許多印度教教徒、錫克教教徒、伊斯蘭教教徒等開的店都經過HALAL認證。一部分華人開的餐廳,也接受HALAL認證,在餐廳按照宗教制度的要求,不賣煙酒。當然,這也與新加坡當地文化有關,吃飯的場所a是吃飯,喝酒的場所是喝酒,不會在吃飯的餐廳喝酒買醉。新加坡人包括華人在內,以尊重他人、認同自我的原則,按照大家都利好的方式,一邊享受著HALAL餐廳的美食,一邊自如地選擇自己樂意的膳食,各取所需,不隨意嫁接,不辱沒謾駡,彼此尊重,和合共處。

這些年有中國大陸西北牛肉麵進入新加坡餐飲行業,但新加坡華人只認它是蘭州牛肉麵,而不管它是清真牛肉麵。對於是否為Halal,他們不在意,吃飯在於風味,選擇什麼樣的菜,就是什麼風味,而不會去考慮是否認證。認證了也無所謂,因為是否認證,對於他們來說,沒有關係,他們看的是菜品和味道。

新加坡伊斯蘭宗教理事會是新加坡唯一的清真認證管理單位。新加坡國立大學社會學系教授薩樂嘉博士是印度後裔,她向我介紹說,新加坡的Halal認證是申請結合監督的方式,不分宗教、族群和風味,要打上Halal的牌子就得認證,達到了宗教教法要求,就可以開店經營。如果沒有達到標準而隨意用Halal的牌子,則會受到經濟的處罰,甚至國家法律的制裁。同樣,有了牌子而不按照要求,也會受到懲罰。

泰國南部是一個多族群雜居、多元文化、多種宗教共存的地方。這裡的族群和宗教信仰文化像一盤沙拉果盤,拼在一起雜居而組成了一個社會。在飲食方面,不同的人對於口味、風味和菜品都有迥異選擇,這也要求店主靈活經營。有一家餐館,店主用一個門面、兩間廚房經營他的餐館。因為這裡不僅族群多元,宗教多樣,對於吃什麼,不吃什麼都有著一定的要求,再加上遊客來自五湖四海,為顧客提供什麼樣的菜,店主可謂絞盡腦汁,想盡各種辦法。

後來茅塞頓開,不管怎麼樣區分,都難以達到顧客豐富多樣的要求,乾脆來一個二分,一個餐廳兩個廚房,右邊經營Halal餐,經過官方認證,許可經營;左邊經營非Halal餐。食客來了,問明選擇哪種膳食,然後引入各自區域,選擇適合自己的菜肴。兩個廚房,各自分開各有服務,餐具顏色不一,各自收拾,滿足四方來客。這種一個門兩個廚房共同經營的現象,在中國應該是沒有的。當然,對於中國內地穆斯林來說,是不可思議和不可接受的。

在吉隆玻參觀了伊斯蘭文化博物館、國家大清真寺之後,恰逢中午,遊走了一個上午,有點勞累疲倦,想找個地方歇腳吃飯。問清真寺門口的一位長者,他說距離清真寺不遠的老火車站旁邊有個Halal餐館。我們一行幾個人便約定前往。穿過天橋,下了臺階,看到門派上寫著Halal字樣的自助餐餐館。門口一個報刊小攤,雜誌報紙掛在那裡,熟悉了這種系統的人,往袋子裡扔進去該付的錢拿走報紙雜誌,無人看管,隨意自取,費用自付,誠信無需監督。餐廳服務員橘紅色套裝加一頂棒球帽,來來回回隨著客人的到來、離去和需求急匆匆地跑步完成。收銀台前的老闆休閒地看著電視節目,客人埋單他也是近乎忘情,算著費用,眼睛沒有離開螢幕。

這是一家馬來人開的Halal餐館,有點像香港的大排檔。功能表列印放在牆上不需翻頁,一目了然。菜肴米飯都在盒子裡,自選自助量力而行。白米飯在鍋裡,海鮮米粉和咖喱雞、烤魚和烤紅薯等,我們分別按量取了坐下吃,服務員不說話,盯著我們盤子裡的食物勾勾畫畫,然後說四個人五十九塊。不習慣當地價格總轉換過來,很驚訝,要了這麼多才一百多人民幣,物美價廉。

吃完飯,我走到收銀台問老闆是否為穆斯林,老闆不緊不慢地說,他是印度人,是錫克教教徒。初來乍到,不明其理,頗為驚訝。這伊斯蘭國家的清真餐館居然由錫克教教徒經營?我們頗感不解。因為在中國大陸,對長期處在習慣性自我保護的思想意識下的回族穆斯林,吃飯選擇清真,而且認為店老闆也應該是穆斯林,這樣才能做到清真保障。

馬來西亞朋友告訴我們,在馬來西亞這不是問題,不管誰經營,只要嚴格按照Halal認證,在各個方面保證依照宗教制度執行就可以了,何必一定要讓穆斯林經營不可呢?我說,萬一非穆斯林因為對宗教制度和穆斯林生活習慣不瞭解而不能保證Halal呢?這時他頗為嚴肅地說,馬來西亞在這方面制定了非常嚴格的制度,一旦違反,懲罰嚴厲,甚至可能因此判刑入獄。

當然,這是在馬來西亞,伊斯蘭教是其國教。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