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真如何被泛化:站得再高一點看-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關注 > 關注

清真如何被泛化:站得再高一點看

01.jpg

全球化與城市化發展,穆斯林進入主流社會,掌握了管理技術,借鑒連鎖模式,經營有了起色,與主流同行有了競爭,俗稱分了一杯羹,主流不樂意了,難以分庭抗禮卻以下三爛之手段,借用宗教、民族之概念予以打擊,乃不正當競爭之惡果。清真只不過眾食客皆喜歡之餐飲標籤,不痛不癢沒有溫度,既服務於大眾,又為打工者提供就業機會,為食客提供就餐方便,物美價廉。競爭失利者叫囂以國主身份而生殺予奪,這是其一;若餐飲經營者隱藏清真牌照而繼續經營,競爭失利者肯定又以地方、以菜品為埠而圍攻。競爭需公平,如今以清真為幌子而爛打,有關部門認為只是民族習俗讓宗教脫敏,實乃良策,不過仍不治本,要標本兼治需出臺商業競爭條例,保護少數人之權益。清真乃文明傳統,屬於公,屬於人類,脫敏而自由選擇,不以民族、宗教之歸屬而亂扣帽子,順其自然,定為食品安全保障之一完美參照,若制度嚴格不矯揉造作,不以政績為先,為民服務為首要,一切都不成問題。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建議競爭者莫再以小人惡霸之舉玷污自己良知,公平競爭,雖敗猶榮。

國人通病,已形成二元對立構建矛盾衝突之思維慣性,常以兩敗俱傷而終,明知其優而有故意拒絕,無緣無故,只因不同,可能這就是所謂的文化自覺吧。有時這種矛盾心理自我也欲罷不能。雙贏多贏和共贏只是口號而已,挑刺找不同找矛盾立靶子已經深入骨髓,但凡與己難以明顯感到獲利,皆不顧黑白全盤否定。甚至以偏狹心理思量,往往單向度考慮,對其它均持否定態度。譬如機場提供禮拜場所根本無關乎自己,還是要橫加批評,對立思想作祟啊!飛機提供清真餐本來樂此不疲,嘗了新鮮滿足了口福,不僅不說好,反而故意批判辱駡,其心之惡,可見一斑!

清真泛化所隱藏的話語政治邏輯是,有一些人在網路中叫囂,並借助權力網路上奏為總部發話,相關部門擔心而驚覺,便當做重要事情對待。其它內容先不說,就說清真泛化,平時都皆大歡喜,喜迎樂享。被重視被關注之後,操縱者見有效果,更是群起直追,欲罷不能。如果置之不理,也不會像今天這樣如火如荼。當然,泛化存在是客觀事實,泛化到什麼程度,可能會造成什麼危害,需要深入探討。

僅僅談泛化而不深入分析泛化帶來的危害,談著也沒用。泛化會給伊斯蘭教帶來危害,還有穆斯林。給非穆斯林帶來危害嗎?有些人認為不會,有些人認為會。給國家和社會帶來危害嗎?不言自明。現在解釋究竟是怎麼泛化的,基本落腳點在商家和認證機構。忽視了一個客觀事實,全球化、城市化、文化自覺和“時尚追求”和政治引導的結果。全球化的結果是,文化、社會、思想、人與人之間的接觸呈現多元特點,全球化的結果是表像的外化和實質的內化,多元並存且各自紛呈,政府接軌的社會與人再次因為不同的認同而形成了各自以多種因素集結的模型(SHAPES),有故土背景的,有職業背景的,有民族、種族及宗教背景的,還有資本、行業等背景,這些不同的背景在全球化的“平面”上像一個個點狀佈陣的“蒙古包”一樣。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又各自呈現,各有特點。城市化的結果是,鄉村城市的二元分離結構因為接軌而淡化,人口的流動無序且各自為鄰卻相互陌生,與此同時,在交往接觸的過程中,深感差異而自我意識加強,甚至出現強烈的文化自覺現象。這樣就對“我是誰”比較在意的同時,關注他是誰?而且彼此因此會驚覺,然後我我紮堆、他他紮堆,形成了表面多元交融互動,而實際自我加強封閉與認同。自我意識加強的另外一個結果是,對他是誰以及他所承載內容因為“主人翁”意識的作用而出現拒絕、排斥和厭煩,緊接著就泛起各種浪花,有些是日常性政治,有些是權力性政治,總歸會用各種方式表達對異的排斥。外來者與當地人都會有。

時尚型的概念是,一部分人以歐美外來文化為首選,認為怎麼做都無所謂,時尚的表現。譬如北京有一段時間人人都給自己取個英文名,過個耶誕節,信仰個基督教,參加個教會什麼的,都覺得是時尚。而另外一部分人選擇的時尚,受宗教認同影響,而對伊斯蘭國家或阿拉伯世界有強烈認同,再加上傳統的傳承與文化自覺的動力,使他們在思想上更傾向於這種所謂的時尚。由此選擇清真,加強宗教意識等等,這種有選擇的做法本該無所謂,各自選擇自己的選擇,他人不必干涉。不好的是,今天伊斯蘭教被汙名化的嚴重,西方的宗教的經濟的政治的,都無所謂。但是說到伊斯蘭教的,就成了事兒,非要拒絕排斥,是自己判斷失誤,或有意而為之。於是與此有關的就成了問題。

另外,國家管理與社會治理,推動一帶一路,商機無限,各種商家以此賺錢謀資,使產品的清真泛化和食品的泛清真化比比皆是。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