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週刊》:緬甸意圖消滅羅興亞穆斯林-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關注 > 關注

《時代週刊》:緬甸意圖消滅羅興亞穆斯林

上周,美國新任國務卿雷克斯•蒂勒森(Rex Tillerson)發表講話強烈譴責了緬甸軍方大規模攻擊羅興亞平民的殘暴行為,表示“這個世界不能對發生在緬甸的暴行熟視無睹,我們不能就這樣淪為這場難民危機的見證人。”

蒂勒森所言千真萬確,不過,在他向國際社會發出呼籲時,他也應當承認緬甸軍方諸多罪行中包括“罪中罪”,即種族滅絕罪。

種族大屠殺,即種族滅絕罪,是指剝奪特定人種生存權利的行為,這種行為直接違反國際人道主義法的原則,因此遭到了國際社會的普遍譴責。種族滅絕意指人為、系統性、有計劃地對一個或一些人種、民族、宗教或國民團體進行全體性或局部性的屠殺。其具體罪行包括謀殺、肆意傷害身心健康、破壞被害人基本生存環境等。

約三年前,我們團隊向耶魯法學院提供了緬甸軍方侵害該國若開邦地區羅興亞穆斯林少數族裔基本人權的大量犯罪證據。這些證據的收集整理耗時長達七年之久,其中包括大量目擊證人及倖存者的證詞、照片以及政府內部檔等。

當時,我們只是想弄清楚一個問題:緬甸若開邦地區到底有沒有發生種族大屠殺?

鮮為人知的是,羅興亞穆斯林群體的困境並不是新聞,他們遭受的暴行已有數十載之久。自2012年以來,緬甸政府已經在若開邦州八個小鎮內設立若干等同於集中營的“收容所”,強制將逾12萬羅興亞男女老少限制在這些環境及基礎設施極差的收容所之內,同時強迫幾十萬羅興亞人流離失所在異國淪為難民,其中很多人慘死於逃難途中。這期間,我們偶爾會看到有關屠殺羅興亞穆斯林的零星報導,也會看到緬甸當局夥同極端分子對羅興亞穆斯林群體日益見長的暴力迫害與種族歧視。

我們之所以選擇向耶魯法學院提交這些證據,是因為著名法學教授詹姆斯•希爾科(James Silk)當時正領導一個團隊調查緬甸人權危機。我們希望詹姆斯教授的團隊能夠證明緬甸軍方所作所為只是違反了國際法,而非種族滅絕罪。

可是我們錯了。

2015年,詹姆斯教授團隊公開發表了一份法理分析報告,表示他們已經掌握確鑿證據表明若開邦地區羅興亞穆斯林的遭遇屬於種族大屠殺。而且,自那以後,羅興亞人的遭遇也越來越惡劣。

約一年前,一夥羅興亞武裝分子與緬甸安全部隊發生正面衝突,導致9名邊防員警身亡,此舉隨即引發緬甸軍方針對羅興亞群體的新一輪殘酷大鎮壓。緬甸軍方襲擊了數個羅興亞村莊,殺害無數手無寸鐵的無辜平民,強姦民女,無端拘捕大量男性青年及少年。截至目前,已有逾50萬羅興亞人逃往孟加拉尋求避難。

我們採訪了180位目擊證人及倖存者,他們無一例外地向我們講述了他們親身經歷過的殘酷暴行。最讓我們震驚的,是緬甸軍方以一種有組織且系統化的方式展開了一系列軍事行動。參與軍事清洗行動的士兵來自不同的分隊,但是,他們全都以相似的方式對不同地區羅興亞人實施相同的罪行。種種證據表明,這些罪行絕非偶然,這一切都是系統化的罪行,士兵們只不過是在執行高層命令而已。

不僅如此,我們還發現,緬甸安全部隊似乎在不遺餘力地消滅整個羅興亞族群。

今年8月,自發組織起來進行武裝自衛的“羅興亞救贖軍”襲擊了一處緬甸邊防哨崗,殺害了12名保防軍官。

8•25襲擊事件爆發後不久,我沿著分隔緬甸與孟加拉兩國的納夫河參觀了羅興亞人避難的難民營、叢林及村莊。我走訪了31個村子,採訪了50名死裡逃生的倖存者。

孟都縣的穆罕默德•拉菲戈顫抖著向我敘述了他的親身經歷,他告訴我,緬甸士兵將他們一群人趕到河邊,然後向他們射擊。他說:“人們渾身上下都中了彈,頭、臉、胸膛、肚子、雙腿……然後,士兵們又向成堆的屍體潑灑汽油,一把火燒掉了他們。”

和穆罕默德同村的倖存者們都向我講述了同樣的慘境,他們親眼目睹了緬甸士兵割開自己族人的喉嚨,強姦村裡的婦女,然後放火燒掉了所有罹難者屍體,其中包括婦女,也包括孩童。

據目擊者稱,僅在穆罕默德那一個村子,就有數百人死于緬甸士兵之手。

如上所述,不同地區的目擊者與倖存者都向我們講述了相同的故事。緬甸士兵甚至使用火箭推進榴彈攻擊了三個羅興亞村莊,緬軍所到之處,皆為廢墟。

納夫河的上空滿是滾滾濃煙,河岸之上,無數筋疲力盡、饑乏交困、飽受創傷的羅興亞穆斯林緩緩向孟加拉方向走去,希望能在那裡求得一絲生機。

在短短三周內,就有50多萬羅興亞穆斯林穿越這條河進入孟加拉境內。這也是盧旺達大屠殺之後全球範圍內最大規模的難民潮。現如今,每天依舊有成千上萬名羅興亞人從緬甸來到孟加拉。由於緬甸政府下令封鎖了整個若開邦地區,也禁止外界對該地區進行援助,因此,我們完全有理由相信未來將會有更多羅興亞難民前往孟加拉尋求避難。

種種跡象表明,緬甸正在系統化地清洗並消滅羅興亞族裔。緬甸軍方及極端分子最終是否會成功做到這一點已經不算重點,畢竟,遭受種族屠殺的盧旺達圖西族以及塞爾維亞穆斯林群體至今尚未滅絕,但是,他們終歸是種族屠殺罪行的受害者。重點在於,某些人是否真的意圖消滅另一個族群,是否會不擇手段地去實現他們的計畫。就如今的緬甸而言,我們已經清楚看到種族滅絕的跡象,種族大屠殺已經發生。

在這裡,我們切不可將緬甸軍方消滅羅興亞人的意圖與動機混為一談。暴徒施暴的動機是為了將羅興亞穆斯林驅逐出整個若開邦地區,他們想要的是種族清洗,很顯然,這種罪行就是種族滅絕罪。

與此同時,羅興亞救贖軍領導人的手上也沾染著自己族人的鮮血。據報導,有羅興亞人因為“通敵”或為緬甸軍方提供情報而遭救贖軍處決,甚至有傳言指出,他們也會強迫一些羅興亞平民與他們一起開展武裝鬥爭。

毫無疑問,倘若羅興亞救贖軍再次發起突襲,緬甸安全部隊勢必會再次集中兵力強勢反撲,彼時,又會有無數羅興亞平民慘遭殺戮與迫害。不管是國務卿蒂勒森還是特朗普當局,他們最應當做的就是向聯合國安理會大力施壓,將發生在緬甸種種暴行上報至國際刑事法庭,將施暴者全部繩之以法。

------------------

葉哈雅譯自《時代週刊》

http://time.com/4994524/myanmar-rohingya-fortify-rights-genocide/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