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斯林應當如何面對羅興亞難民危機?-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關注 > 關注

穆斯林應當如何面對羅興亞難民危機?

羅興亞穆斯林的磨難與喀什米爾、巴勒斯坦穆斯林的境遇並無二致,這些穆斯林都在遭受迫害,他們都在與壓迫者做鬥爭,然而,他們的鬥爭卻不無例外地被稱為“恐怖主義”。

羅興亞人是來自緬甸的一個少數族裔,1982年,緬甸軍政府頒佈了新的《緬甸公民法》,決定取締羅興亞人的合法公民權,同時規定,在沒有政府許可下,羅興亞人不能自由前往緬甸其他地區,不能結婚並生育多於兩名孩子,不能合法求職、求學、求醫,也不能對任何產業擁有所有權。

除佛教徒外,全緬甸共有134個少數族群,只有羅興亞人被剝奪了公民權。

2014年,緬甸人口普查中沒有搜集羅興亞人的任何資料,羅興亞穆斯林被徹底無視。

截至目前,已有逾半數羅興亞人被迫逃離緬甸,這使得羅興亞少數族裔成為當今史上受迫害最為嚴重的族群之一。這個無國籍、極度貧困的族群遭受著緬甸軍方以及極端佛教徒的屠殺、強姦與驅逐,他們能做的,就是疲於奔命。

羅興亞人是一場空前人權危機的受害者,可是,這個世界卻眼睜睜地看著他們受害,大多數人都淪為了沉默的幫兇。

某些穆斯林國家一直都在強烈譴責緬甸政府的種種暴行與不作為,而更多的穆斯林國家只是在單純地耍嘴皮子,它們似乎並不願捲入這場“紛爭”之中。很多穆斯林國家的民眾都在舉行示威活動,抗議緬甸政府對羅興亞穆斯林的迫害,同時希望自己的政府能夠發出正義之聲,甚至要求政府與緬甸斷交,以此施壓。然而,這些做法幾乎都無濟於事,唯一能對羅興亞穆斯林難民危機帶來些許改變的,就是讓整個國際社會都團結起來共同解決這場危機,或者將這場慘劇推向國際法庭進行仲裁判決。

然而,遺憾的是,我們穆斯林內部本身也存在諸多違反人權的案例,特別是針對生活在某些穆斯林國家的少數族群,這種情況尤為明顯。縱然如此,我們還是要竭盡全力作出努力,我們要明白,國際機構的介入確實能有效解決這場危機,而我們穆斯林迄今為止還沒有好好利用這個機會去促使國際社會儘快介入。

萬般無奈之下,絕望的羅興亞穆斯林群體中出現了一群決定“以暴制暴”的戰士們,“羅興亞救贖軍”(ARSA)應運而生,旨在反抗緬甸軍方的殺戮與殘酷鎮壓,以“捍衛、救贖、保護羅興亞宗族”為宗旨,聲稱自己有權依據國際法相關條例進行合法自衛,同時表示自己不會與任何極端組織進行合作,也不會傷害任何無辜平民。然而,緬甸政府以及若干主流媒體卻將他們稱為“恐怖分子”,這也不算意外,畢竟,喀什米爾地區以及巴勒斯坦穆斯林對殘暴壓迫的無助反抗也被稱為恐怖主義。作為穆斯林,我們應當從人道主義的角度來看待這些問題,而非一味地人云亦云、隨波逐流,不要簡單地認為一切都只不過是意識形態衝突。

縱觀全球,所有穆斯林國家都曾簽署《聯合國憲章》,都屬於聯合國的正式成員國。《聯合國憲章》中強調保護各國主權、各國公民及居民基本人權的條例多達111條,因此,聯合國大會、聯合國安理會等機構通過行政力量維持地區和平與穩定是聯合國的職責所在。然而,聯合國秘書長安東尼奧•古特雷斯(Antonio Gutters)卻表示,聯合國並沒有足夠的“資源”去解決羅興亞危機。鑒於此,穆斯林國家應當團結起來,共同促使聯合國召開特別會議來解決這一問題。

1948年,聯合國大會頒佈了《世界人權宣言》,該宣言就是全球人權保護事業的一大里程碑,作為聯合國正式會員國,緬甸沒有任何理由去違犯它。雖然聯合國似乎在暗示自己無力解決這場危機,但是,我們穆斯林依舊要有信心,穆斯林政府要持續向國際社會施壓,要向聯合國問責,責問聯合國在解決羅興亞難民危機這一問題上的無能與不作為。

聯合國承認緬甸存在由政府做後盾的種族清洗行為,因此,保護羅興亞穆斯林的責任就應當由聯合國以及各成員國共同承擔。當國際社會認為卡紮菲的利比亞存在違反人權行為時,聯合國引用《人權宣言》對利比亞採取了相應措施,現如今,緬甸政府不斷違反著羅興亞人基本人權,當時對利比亞進行口誅筆伐的國際社會以及穆斯林國家此刻又去了哪裡?

就穆斯林內部而言,阿拉伯國家聯盟(The Arab League)與伊斯蘭會議組織(Organisation of Islamic Cooperation)擁有很大的影響力,因此,這兩個組織也非常有能力説明解決這場危機。截至目前,阿盟與伊斯蘭會議組織都只是表達了口頭譴責,我們希望這兩個組織能夠充分利用自身影響力調動各成員國一同幫助羅興亞穆斯林。阿盟曾指控敘利亞總統巴沙爾•阿薩德有違反人權行為,遂要求聯合國安理會介入敘利亞危機,如今,阿盟也應當站出來向聯合國施壓。只有依靠聯合國安理會以及國際人權組織的大力援助,羅興亞人才有可能以合法緬甸公民的身份重回故里,安居樂業。

當今世界格局依舊混亂,因此,穆斯林世界必須對國際秩序有深入瞭解。只有借助國際機構與既定體制,穆斯林世界才有可能解決自身危機。我們要明白,領導者與普通民眾看待問題的角度終歸會有差異,對於解決問題的方法,不同群體也有不同見解,因此,不論是領導者還是普通民眾,我們都要對國際政治學有所瞭解。

----------------------

葉哈雅譯自:

http://dailytimes.com.pk/opinion/13-Sep-17/how-should-muslims-respond-to-the-rohingya-crisis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