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路撒冷襲擊事件背後的故事-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關注 > 關注

耶路撒冷襲擊事件背後的故事

2016年十月初,米斯巴赫•阿布•斯貝赫(Misbah Abu Sbeih)離開了妻子和五個孩子,獨自駕車前往遭以色列非法佔領的東耶路撒冷,即耶路撒冷老城,去當地以色列警察局報導。

39歲的斯貝赫是一名居住在耶路撒冷的巴勒斯坦人,以色列軍反認定他“企圖毆打一名以色列士兵”,遂判處他4個月監禁,他此番前往警局,實為自首服刑。

對於以色列監獄,米斯巴赫是很熟悉的。此前,他曾數次因不同莫須有的罪名遭到以色列警方囚禁,其中有一次,是因為他試圖進入阿克薩清真寺禮拜。

阿克薩清真寺屬於沙裡夫內院(Haram al-Sharif,又稱尊貴禁地)的一部分,這裡是全世界穆斯林所敬仰之地。

阿克薩清真寺又稱遠寺,據信,該清真寺是伊斯蘭史上第二座清真寺,第一座為麥加的禁寺。據古蘭經記載,先知穆罕默德(願主福安之)從麥加夜行到達耶路撒冷後就是在阿克薩清真寺完成了登霄。

對巴勒斯坦人而言,不論是穆斯林還是基督徒,自從以色列政府於1967年非法佔領了聖城耶路撒冷之後,阿克薩清真寺所在地就有了全新的含義。

這裡有穆斯林的清真寺,也有基督徒的教堂,50多年前,當以色列士兵揮舞著以色列國旗佔領這些聖殿后,所有的一切都化為了記憶。

因此,阿克薩清真寺區域成為巴勒斯坦信教群眾與以色列軍方不斷衝突的焦點也不足為奇。

前往阿克薩清真寺參觀訪問的遊客中很多都是非穆斯林,對此,負責管理阿克薩清真寺日常事物的“瓦格夫管理委員會”通常都會表示歡迎。瓦格夫管理委員會屬於一個伊斯蘭宗教基金會,該基金會對阿克薩清真寺的管理權已經延續了500多年。

縱然是在以色列軍方非法佔領了聖城耶路撒冷之後,瓦格夫基金會依舊負責管理阿克薩清真寺相關事物,這也是約旦政府與以色列政府雙邊協調的結果。

然而,以色列政府對聖城耶路撒冷的野心遠不止于此,阿克薩清真寺並不是它們的終極目標。去年4月,以色列政府宣佈它們將在聖城耶路撒冷修建1.5萬座猶太定居點,這一決定嚴重違反了國際法律法規的明文規定。

根據《國際法》規定,耶路撒冷老城屬於巴勒斯坦國固有領土,連以色列的最大盟友美國都承認這一點。美國國會曾數次試圖挑戰這一公認的常識,但是,白宮一直以來都堅持認可這一規定。當然,隨著唐納德•特朗普的當選,這一切似乎都在暗中生變。

特朗普宣誓就職以前就曾承諾他將把美國駐以色列大使館從特拉維夫搬遷至耶路撒冷。這一決定受到了以色列極右政客及極端猶太民族分子的熱烈歡迎,以色列政府支持者也認為此舉是特朗普向以色列政府示好的一大跡象。

雖然美國駐以色列大使館搬遷事宜尚未提上正式議程,但是,新一屆美國政府似乎已經向國際社會發出了明確信號,明確表明新政府將不再考慮國際法對聖城耶路撒冷的相關規定。

一直以來,美國都以“和平使者”自居,然而,最近一系列跡象表明,美國政府不僅拋棄了這一空銜,還決定給以色列政府吃一顆定心丸——有關耶路撒冷的相關事宜,美國不會再給以色列施加任何壓力。

與之相反的是,聯合國與諸多聯合國組織則再次表達了對巴勒斯坦人民的大力支持,尤其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該組織最為活躍。雖然美國及以色列等國一直都在堅決反對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但是,該組織依舊不畏強權,頂著壓力在近幾月內連續通過了好幾項支持及保護巴勒斯坦人民權益的決議。

但是,這些決議卻在無形中給巴勒斯坦帶去了更多的苦難,因為,美國及以色列轉而決定因此而懲罰巴勒斯坦人民。

首先,以色列議會通過了若干法案,加大了對耶路撒冷地區巴勒斯坦人的壓迫與管制,其中就包括禁止巴勒斯坦人使用揚聲器誦念喚禮詞。這項法案也獲得了以色列總理本傑明•內塔尼亞胡的大力支持。

其次,以色列警方也在不斷擴大其“黑名單”規模,登上這份黑名單的巴勒斯坦人很難再前往阿克薩清真寺祈禱或禮拜。米斯巴赫•阿布•斯貝赫就是這份名單上的一員,正是由於這份黑名單的存在,米斯巴赫一次一次地被以色列警方逮捕,一次次遭受以色列警方的嚴刑拷打,一次次被判入獄服刑……

奧巴馬執政期間,以色列政府曾試圖在被其非法佔領的巴勒斯坦領土修建猶太定居點。然而,由於美國政府的反對,其修建規模一直很小,隨著特朗普的當選,以色列政府就好似放開洩洪閘一般,肆無忌憚地擴大了猶太非法定居點建設。這種肆無忌憚,也是內塔尼亞胡政府對聯合國2334號決議的公開挑釁。聯合國2334號決議規定,以色列政府應當立即停止在耶路撒冷等非法佔領區的猶太定居點修建工程。

目前,美國駐聯合國大使妮基•海利(Nikki Haley)的主要職責就是全面壓制任何反對以色列政府非法佔領行為的聲音,她甚至一再代表美國政府表示,國際社會要求以色列政府結束針對巴勒斯坦領土的非法佔領實屬“欺淩行為”。

正是因為有了美國政府無條件的支持,內塔尼亞胡政府才會如此肆無忌憚地走向一個又一個極端。內塔尼亞胡不僅下令以色列政府退出了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還威脅以色列將拆除聯合國在耶路撒冷開設的分部。

以色列於1981年非法吞併了耶路撒冷老城,但是,國家社會一直以來都拒絕承認以色列政府對老城的非法佔領,因此,以色列在該地區的任何修建工程都毫無意義。

然而,隨著時代變幻,以色列政府又開始蠢蠢欲動,它們認為機會終於來了,因為,特朗普政府似乎在給以色列政府提供一個良機,幫助後者將非法佔領變得合法化、正常化。

對此,巴勒斯坦人民的反對方式也多種多樣,巴勒斯坦竭盡全力聯合國際力量共同反對美國和以色列的這一惡毒雙邊計畫。

巴勒斯坦人民的努力雖然並非徒勞無功,但是,其效果也是微乎其微,巴勒斯坦人民似乎已經無力阻止以色列政府的侵略。

隨著政治形勢的日益緊張,巴以雙方的衝突也日益嚴重,各類暴力事件層出不窮。以色列政府已經派遣成千上萬名軍警湧入聖城耶路撒冷,旨在打壓並限制巴勒斯坦人民自由出入聖城耶路撒冷,同時阻止巴勒斯坦人前往阿克薩清真寺禮拜。

不幸的是,巴勒斯坦人民並沒有一個強有力的政府來領導他們,這也導致巴勒斯坦人民變得越來越絕望,越來越憤怒。巴勒斯坦當局、巴勒斯坦總統阿巴斯都在苦苦掙扎,他們甚至自身難保,他們幾乎沒時間去真正關心巴勒斯坦人民。對於巴勒斯坦人民而言,希望總是很渺茫,他們似乎總是找不到方向。

雖然成千上萬名巴勒斯坦人依舊在苦苦掙扎、苦苦爭取前往阿克薩清真寺禮拜的機會,但是,不少人卻感覺自己早已無路可走,他們已經徹底絕望。米斯巴赫•阿布•斯貝赫就是其中一員。

再次受到以色列政府的刑罰後,米斯巴赫•阿布•斯貝赫的的確確前往以色列警局報導了。但是,他並沒有乖乖自首,他選擇了向警局開火,他開槍殺死了兩名以色列人,其中,就包括一名以色列軍警,而他也被現場擊斃。

此後,又接連發生了好幾起類似事件。本月14日是穆斯林的主麻聚禮日,那一天,三名巴勒斯坦人在聖殿山發起了攻擊,殺死了兩名以色列軍警,而他們也很快被以色列士兵剿殺,這也是阿克薩清真寺區域有史以來首次正面衝突事件。自1967年起,一直都是以色列政府使用武器暴力鎮壓並壓迫巴勒斯坦人民,截至目前,已有數百名巴勒斯坦穆斯林在阿克薩清真寺區域遭以色列政府殘忍屠殺。

去年6月,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在出席以色列政府佔領聖城耶路撒冷50周年紀念會上表示,阿克薩將永遠屬於以色列。

以色列擁有特朗普政府的大力支持,同時,美國駐聯合國大使海利也在不斷向國際社會施壓,因此,內塔尼亞胡就自然而然的認為,佔領耶路撒冷老城的夢想終可實現。但是,內塔尼亞胡這一夢想的實現,是要付出慘痛代價的。

僅在14日衝突當天,就有不少巴勒斯坦平民死於非命,此外, 還有一名三歲的加沙兒童因無法進入約旦河西岸地區接受治療而不行夭折。沒有任何一家國際媒體報導了這些事件,他們只在乎一點,那就是確保襲擊以色列士兵的巴勒斯坦人登上各版頭條。

我們可以基本確定的是,聖城耶路撒冷地區的暴力事件很可能會愈演愈烈。幾乎每一天,巴勒斯坦人都在喪命,但是,幾乎沒有任何媒體願意報導事實真相。巴勒斯坦人苟活于以色列士兵的鐵騎之下,他們所擁有的,只是無邊的絕望與憤怒。國際社會依舊選擇裝聾作啞,而美國則公開表達著自己對以色列政府無條件的愛。

-----------------

葉哈雅譯自:

http://www.islamicity.org/12519/the-story-behind-the-jerusalem-attack/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