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斯林在奮起譴責恐怖主義,可這個世界是否在聆聽?-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關注 > 關注

穆斯林在奮起譴責恐怖主義,可這個世界是否在聆聽?

西迪克•巴紮瓦拉(Siddiq Bazarwala)是新書《伊斯蘭恐懼症相關問答》的作者,本文中,他提出了如下疑問:每當有恐怖主義襲擊事件發生,穆斯林總會在第一時間進行強烈譴責,然而,他們的聲音卻總會淹沒在外界的極端憤怒與聲討之中。問題是,為什麼穆斯林一直以來都要不停地譴責恐怖分子?為什麼譴責恐怖分子這個擔子只是落在了穆斯林肩上?

 

香港尖沙咀九龍灣清真寺,一名男子正在禮拜。

 倘若恐怖主義果真與伊斯蘭信仰有剪不斷理還亂的關聯,那麼,“伊斯蘭恐怖主義”就應當是一個上千年的世界性難題。

每當有恐怖主義襲擊事件爆發,全球各地穆斯林政府、領導人、學者及平民都會在第一時間譴責這類事件,可到頭來,穆斯林卻依舊是某些假借伊斯蘭之名行兇作惡者的替罪羊。

2014年,全球120位著名穆斯林學者發表了一封公開信,強烈譴責了所謂“伊斯蘭國”的種種暴行及其錯誤理念,旨在揭露該組織的真面目。然而,這封公開信並非穆斯林群體披露“伊斯蘭國”邪惡本質而做的首次努力,很早以前,穆斯林學者們就已經頒佈了大量教法判例抨擊這些極端組織的極端思想。然而,每當“基地組織” “伊斯蘭國”等組織及任何個人打著伊斯蘭旗號殺人放火時,外界總會狂熱地高呼:為什麼穆斯林不譴責這種恐怖主義行徑?

去年11月,就讀于美國科羅拉多大學的19歲學生希拉•哈十米(Heraa Hashmi)決定對這一謬論發出挑戰,她用穀歌表格做了一份詳盡統計,編寫了一份長達712頁的檔,對穆斯林譴責恐怖主義行徑的文檔做了系統搜集。這份檔覆蓋面極光,其中包括家暴事件,也包括9•11事件。哈十米說:“他們說穆斯林對恐怖主義行徑漠不關心,我想大聲地告訴世人,他們這種說法到底有多荒謬。”僅過了幾周時間,她這份檔就被編纂為一個完整的網站,功能變數名稱為:muslimscondemn.com

然而,每當穆斯林領袖、學者及公眾進行強烈譴責恐怖主義行徑時,外界並不會對此過多在意,媒體也不會去報導這些。諷刺的是,義正嚴詞地要求穆斯林表態的,正是這些故意無視穆斯林大眾的媒體。

更糟的是,民眾一再被仇外主義、恐穆、恐伊症所誤導。

人們不會要求任何一個佛教國家去譴責緬甸極端民族主義僧侶阿欣威拉杜(Ashin Wirathu)所領導的反人類罪行,也不會要求猶太人去譴責巴魯克•戈登斯坦(Baruch Goldstein)的暴行,更不會要求猶太人去譴責不斷在約旦河西岸地區製造血案的以色列暴力政府。

1994年2月25日,37歲的猶太定居者巴魯克•戈登斯坦來到以色列約旦河西岸城市希布倫的易蔔拉清真寺,手持AK-47向正在做祈禱的千餘名巴勒斯坦人掃射,導致27人死亡;阿欣威拉杜是一名緬甸僧侶,他因為在緬甸鼓吹對穆斯林的打壓以及間接引發緬甸民間針對穆斯林的迫害與種族清洗事件聞名,也因此被時代雜誌以佛教恐怖分子稱之。

同理,也不會有任何人強迫普通無神論者去譴責克雷格•斯蒂芬•希克斯(Craig Stephen Hicks)的罪行,雖然他因為仇恨“宗教信仰者”而殘忍殺害了三名無辜的穆斯林。

從不會有人要求基督教學者及領袖們去譴責提摩太•麥克維(Timothy McVeigh)發動的奧克拉荷馬州爆炸案,沒人要求他們去譴責挪威殺手安德斯•佈雷維克(Anders Breivik)的暴行,也不會有人要求他們去譴責奉行白人至上主義的基督徒持槍濫殺無辜。全美90%的大規模槍擊案都源自極右組織及個人,然而,媒體與公眾的焦點依然是伊斯蘭信仰與穆斯林群體。

1995年4月19日,對政府不滿的美國公民麥克維把一輛滿載爆炸物的卡車停在默拉聯邦大樓前,隨後引爆。爆炸威力之大,炸毀了16個街區以內的建築。共有168人在這次爆炸中喪生,其中包括在這座大樓的日托中心正在玩耍的19名孩子,另外還有近700人受傷。

安德斯•佈雷維克是2011年挪威爆炸和槍擊事件之行兇者。 在此次恐怖襲擊中,挪威奧斯陸市中心首相辦公室附近的汽車炸彈被引爆,造成8人死亡,30人受傷。隨後,在奧斯陸郊外於特島上,佈雷維克持槍襲擊了挪威工党青年營的參與者,打死69人,打傷66人。由此,佈雷維克實施了史上最嚴重的連環槍殺案,兩起事件共造成77人死亡。

 

5月28日,“英國穆斯林論壇”成員與當地基督教、猶太教領袖們一起為5月22日曼徹斯特爆炸案遇難者默哀致敬。

每當有穆斯林高呼反動或殘暴口號時,媒體總會在各個頭條進行爭相報導,然而,普通穆斯林充滿憐憫、善意與包容的言語與行為卻慘遭媒體與外界無視,後者總是選擇裝聾作啞。這,又是為何?

一味地期待甚至脅迫穆斯林發聲譴責恐怖主義行徑,這種行為只不過是另外一種形式的伊斯蘭恐懼症。穆斯林一直都在譴責暴恐分子及其罪惡行徑,但是,如果你選擇裝聾作啞,一切努力都是徒然。換言之,若你真的聽不見或者看不到穆斯林對恐怖分子的譴責,你就是在裝聾作啞。

絕大多數穆斯林都與大多數基督徒、猶太人、佛教徒、印度教徒及無神論一樣,他們都是愛好和平的人們。可是,選擇無視穆斯林正義之聲的,正是那些不斷要求他們發聲譴責的人們。

美國前任總統巴拉克•奧巴馬曾在聯合國發表演講稱,我們必須要求穆斯林群體準確無誤、持之以恆且近乎強制性的譴責恐怖主義行徑。現如今,這種論調早已成為惡行迴圈,對此,我們必須三思而後行。如果我們依舊選擇去抨擊諸如塔里克•萊麥丹(Tariq Ramadan)這樣的主流穆斯林學者,如果我們依舊選擇因某些極個別暴力分子而惡意中傷整個穆斯林群體,那我們就永遠無法真正解決困擾我們的恐怖主義難題。

伊斯蘭流傳在世已近1500年,然而,與“穆斯林”有關的恐怖主義行徑卻不足30年歷史,縱然是這些打著伊斯蘭旗號的暴恐行徑,很多也是出於西方勢力的誤導以及他們自身對豐富自然資源強烈渴求。倘若恐怖主義果真與伊斯蘭信仰有剪不斷理還亂的關聯,那麼,“伊斯蘭恐怖主義”就應當是一個上千年的世界性難題,它不會只對我們當代帶來困擾。

穆斯林自己的諸多做法也值得進一步推敲。舉例而言,某些穆斯林總是喜歡站在聚光燈前、站在攝像機前大談他們對恐怖主義行徑的譴責與不屑,殊不知,他們的這種做法很大程度上也助長了外界對穆斯林的猜疑——外界會認為,穆斯林肯定真的做了虧心事,要不然他們不會出來道歉,也不會急於撇清關係,他們也會認為伊斯蘭信仰的的確確與外界公認的“恐怖主義”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

如果我們穆斯林要譴責恐怖主義行徑,我們就應當向世人闡明某些暴力分子與普通穆斯林大眾根本不可同日而語,這也是伊斯蘭信仰所教導我們的理念與思想,伊斯蘭本身就教導穆斯林一定要講中正、正義之言,要勇敢的反對不公與不義,而非一味地替暴恐分子道歉,一味的致歉只會讓整個穆斯林群體及伊斯蘭信仰都背負某種無端的罪惡感與愧疚感。

我們必須努力看清恐怖組織及暴恐分子的真實面目、動機與企圖,如若不然,我們很可能依舊無法解決恐怖主義的難題,也無法減少或挽回此類難題對穆斯林及非穆斯林所造成的傷害。

葉哈雅譯自:

http://www.scmp.com/comment/insight-opinion/article/2097499/muslims-are-loudly-condemning-terror-world-listening?utm_source=Direct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