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蘭到底怎麼了?-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關注 > 關注

伊斯蘭到底怎麼了?

每當有恐怖襲擊事件發生,人們就會議論一個問題:“伊斯蘭到底怎麼了?伊斯蘭信仰是不是註定會衍生恐怖主義?”

有些媒體工作者及政客早已認定伊斯蘭信仰就意味著恐怖主義,甚至有記者赤裸裸地在電臺直言:“我們必須好好談談古蘭經,古蘭經裡面有些章節充滿了仇恨……” 既然如此,這篇文章本身也與他們沒多少關係。然而遺憾的是,縱然是那些所謂的進步人士,縱然他們直言自己不會對某個群體一概而論,雖然他們不相信所有穆斯林都是恐怖分子,可他們的思想與言論依舊問題多多。

坦白講,對於不大熟悉伊斯蘭信仰者而言,有這種想法其實也不難理解,畢竟,這種想法能讓人對一件極其費解的事擁有某種通俗易懂的理解。可問題是,到底有多少人才真正理解那些所謂的“暴力經文”到底在講什麼?媒體引用某些特定古蘭經文時總是局限於眼前,總是在強調當代發生的某些悲劇,它們並不願正視這些經文降世的歷史背景,因此,作為讀者的我們自然也會認為伊斯蘭信仰確實有問題。

然而,這篇文章也無力為您提供一個滿意的答案。雖然所謂的自由派並不忌諱這個問題(他們給出的答案更像是某種藉口),可是,我們還是要努力讓世人明白,擺在他們眼前的所謂方案或答案其實並不可信。如果我們不嘗試做任何努力,那些謬論就會永遠蒙蔽世人的雙眼。

好吧,就讓我們假設伊斯蘭信仰確確實實傾向於極端暴力,如果這種假設真的成立,那你就要證明一點:聖戰主義、恐怖主義的歷史為何會如此之短暫?畢竟,所謂的“聖戰主義”爆發於20世紀末21世紀初,可伊斯蘭信仰卻從西元七世紀就開始盛行於世。

有人會問,伊斯蘭早期的擴張戰爭又是怎麼回事?那些擴張戰爭確實是真實存在的,但是,伊斯蘭的擴張與其他文化中的軍事擴張並沒有多少不同之處。史上最大幅度的帝國主義擴張源自崇拜長生天的蒙古人,而那時的他們還沒有接受伊斯蘭信仰。此外,自十七世紀以來,基督徒總是以近乎屠殺式的手段大舉進行軍事擴張,他們甚至堅信自己進行擴張只不過是在遵循上帝的旨意。

伊斯蘭的某些方面確實會為暴力行為進行辯解,伊斯蘭本身也並非堅決反對戰爭,不過話說回來,這一點與基督教、猶太教以及其他世界性宗教也都沒有多大不同。既然我們知道假借伊斯蘭旗號的暴力行為確實存在,那我們也應當明白,我們不能單純依靠理論來理解近年來與伊斯蘭有關的恐怖主義行為。

伊朗伊斯蘭革命爆發以前,很多非穆斯林都認為什葉派是伊斯蘭信仰中極其私密、平和且不關心政治的派別,他們堅信這些都是什葉派固有的重要屬性。

然而,隨著1979年伊朗伊斯蘭革命的爆發,上面這些人對待什葉派的態度也隨即驟變。他們試圖弄清楚伊朗人對伊斯蘭共和黨的激情與熱忱,他們感覺什葉派本身就具有某種激進的屬性,他們認為什葉派對殉道與犧牲情有獨鍾,因此,他們表示伊朗伊斯蘭革命只不過是什葉派思想的集中式爆發。

這種態度上的驟變背後到底有何玄機?問題的根源與伊斯蘭信仰並沒有任何關係,伊斯蘭信仰本身並沒有發生任何改變,變化的只是政治格局,掌權者通過群眾的信仰完成了一場宏大的社會變革。然而,非穆斯林總是喜歡將這場政治變革背後的玄機歸於伊斯蘭信仰。

問題的關鍵在於,我們再也無法避免政治學與地緣政治學相關的話題。伊斯蘭的根基從未有過改變,古蘭經和聖訓也並未在過去及十年間有過任何改變,但是,某些政客卻一再利用古蘭和聖訓來為自己的殘暴行為找藉口,這背後又有何玄機?

這一切都與中東地區經濟、政治、軍事及社會等變革有著緊密的聯繫。只有理解某些特定經文降世的背景,我們才能真正理解某些少數群體為何會對這些經文情有獨鍾,我們才會真正理解為何某些人會利用這些經文去濫殺無辜。

然而,這並不是任何人濫殺無辜的理由。如果你認為恐怖主義的根源就在於古蘭經和聖訓,那你只能證明一點——你對這個世界根本一無所知,你根本無力理解遭政治挾持的宗教到底會有多麼複雜。

如果你堅信伊斯蘭信仰確實有問題,你就不會再費心瞭解或認知這個宗教,你不會試著理解踐行該信仰的民眾,你也不會理解他們所生存的環境。

對於斯蒂芬•班農(Steve Bannon)、馬琳·勒龐(Marine Le Pen)等極端右翼政客而言,根本就不該有人信仰伊斯蘭教,如果他們無法阻止人們信仰伊斯蘭,那他們就會禁止伊斯蘭的存在與發展。我們只能說這種想法純屬反自由的暴力思想,不過話說回來,這也正是西方世界長久以來盛行的民族主義與西方至上主義思想的集中體現。

 

現在,請告訴我,到底是誰有問題?

【作者為《衛報》編輯兼作家。】

【葉哈雅譯自《衛報》】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