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省理工學院教授:敘利亞化武襲擊迷霧重重-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關注 > 關注

麻省理工學院教授:敘利亞化武襲擊迷霧重重

2013年8月,敘利亞大馬士革東部郊區發生化學武器攻擊事件,當時,麻省理工學院一名教授對政府對該事件的調查報告表示了異議。本月4日,敘利亞伊德利蔔省南部小鎮汗謝侯地區(Khan Shaykhun)再次爆發化學武器攻擊事件,美國政府指責敘利亞阿薩德政府一手策劃了該事件,然而,這名教授再次對此發表了不同意見。

4月11日,白宮發佈了一份4頁的“解密情報報告”,聲稱該報告足以證明敘利亞總統巴沙爾•阿薩德(Bashar Assad)是4月4日汗謝洪地區化武事件罪魁禍首。該報告以“情報、現場照片和受害者物理樣本分析”來指證敘利亞阿薩德政權對平民使用了沙林毒氣。該報告還提到了一段所謂“現場視頻”,聲稱敘利亞政府軍直接向小鎮道路中央投放了化學武器,而非之前外界誤炸了存放化學武器的設施,該檔還展示了一個彈坑和一個管狀沙林毒氣容器。

4月12日,著名化學武器專家、麻省理工學院教授希歐多爾•帕斯托(Theodore Postol)發佈了14頁對白宮報告的初步分析,他指出,白宮檔中展示的照片存在極大疑點,他還指出,白宮這份解密檔完全沒有提到任何實質性證據去證明毒氣彈源自空投。帕斯托教授還曾就職於美國國會技術評估辦公室,並擔任過美國海軍作戰部科學顧問。離開五角大樓後,他還幫助斯坦福大學建立了一個武器技術相關的培訓項目。

帕斯托教授直言:“我完全有理由相信白宮這份解密文件並沒有提到任何實質性證據,它們根本沒有證明到底是誰在汗謝侯地區發動了這場化武襲擊事件。”

帕斯托教授還說,汗謝侯地區確實發生了神經毒氣攻擊,但是現存的證據根本無力支撐美國政府的總結報告。他說:“我只花了幾個小時迅速流覽了這份解密檔,但是我堅信,這份極其主觀且缺乏縝密分析的報告不可能是正確的。”

本月11日,美國國防部長詹姆斯•馬蒂斯(James Mattis)在五角大樓舉行新聞發佈會時指出:“我們很清楚這次襲擊事件的策劃者、授權者及真凶是誰。”

白宮發言人肖恩•斯派塞(Sean Spicer)表示,誰若懷疑白宮這份解密檔,他就是在懷疑整個國際社會報導調查能力的準確性。

然而有意思的是,白宮這份解密檔引用的證據中包括大量“開源資訊”及“網路資訊”,其中很多資訊都源自敘利亞反對派。

帕斯托教授說:“任何有能力的分析家都會懷疑此次事件到底是意外還是陷害,沒人敢肯定沙林毒氣是空襲投放的。從我們目前掌握的情況看來,襲擊者很可能利用122毫米火箭炮簡易分散裝置發射了一枚沙林毒氣彈。”

帕斯托教授還在這份報告中提到了2013年敘利亞化武襲擊事件,當時,奧巴馬政府也聲稱阿薩德政府使用了化學武器。帕斯托教授表示,此次最新化武襲擊事件發生後,白宮再次發表了一份充滿誤導性且非常業餘的所謂“解密報告”。

帕斯托教授說:“白宮告訴我們的資訊完全不可信,此外,白宮在其報告中引用的資訊源也讓我們對本國國土安全充滿了擔憂。”

白宮解密檔的重大證據就是一個彈坑和一個管狀沙林毒氣容器。然而帕斯托認為這張照片存在極大疑點。

帕斯托說,這張照片說明爆炸是在地面上發生的,因此管狀容器才會恰好位於彈坑之中,並且被擠壓成扁平狀。

 

圖1: 2017年4月4日淩晨3點至6點之間發生化學武器襲擊地點實際上是一處廢棄沙林毒氣存放站。

 

圖2: 該圖為白宮解密檔中展示的彈坑位置照片,白宮表示該彈坑可證明此次化武襲擊事件出自敘利亞政府軍之手。全球各大主流媒體皆對此做了大量特寫報導。

 

圖3: 該圖展示了管狀沙林毒氣容器的變形程度以及彈坑形狀。請注意,圖中管道外部呈扁平狀,下半部已因沙林毒氣氣流衝擊而破裂。

 

圖4: 該沙林毒氣容器很可能為臨時拼裝裝置,炸藥置於裝置外部,密封管內約含8-10升沙林毒氣。

 

圖5: 化武襲擊發生時當地天氣狀況極有利於致命毒氣的大範圍傳播,地面溫度較為涼爽,地表空氣密度較高,氣流的湧動很容易使更多人受到侵襲。此外,當時風速也較為平緩,因此,沙林毒氣對受害者的侵襲時間也較為漫長,受害者的受傷程度也越嚴重。

 

圖6: 化武襲擊發生前後兩天(即4月3日及5日),當地天氣狀況並不利於化學武器的有效傳播。3日及5日風速較強且伴有陣風,而強風則會在段時間內吹散所有沙林毒氣,當地居民亦不會受很大傷害。

 

圖7: 該圖展示了沙林毒氣在4日淩晨特定天氣狀況下的散播細節。該圖指出,當時當地有環境側風,沙林毒氣會在氣流湧動之下被吹向地表上空,而毒氣散播範圍及半徑不光取決於氣候狀況,也取決於地表狀況——倘若地面凹凸不平,毒氣散播會加劇;倘若地面較為平整,毒氣散播也較為徐緩。

 

圖8: 圖為爆炸現場毒氣彈還原圖及常規122毫米沙林毒氣彈草圖。此次化武襲擊事件所使用的沙林毒氣容器與2013年8月21日大馬士革化武襲擊現場炸彈多有不同,此次襲擊事件中所使用的炸彈只截取了122毫米常規炸彈的一部分,雖然置於管道外部的爆炸物能在瞬間將管內毒氣溢出,然而管內並沒有裝滿沙林毒氣。

 

圖9: 白宮解密文件中展示的沙林毒氣密度及散播時機評估圖。

 

圖10: 2013年8月21日淩晨2點至3點之間大馬士革化武襲擊地點的毒氣影響範圍圖。

週二,俄羅斯總參謀部發言人謝爾蓋•魯茲柯伊(Sergey Rudskoy)上校也對媒體在此次化武襲擊事件中的報導準確性及真實性表示懷疑。他指出,在這樣一份所謂“解密檔”中引用網路消息非常不嚴肅,也會讓外界嚴重懷疑其真實性。

魯茲柯伊上校還指出,根據2013年簽訂的一項協定,在禁止化學武器組織(OPCW)的監管之下,敘利亞政府已于當年在10個軍事據點集中銷毀了所有毒氣彈。上述10個據點都在政府軍控制區域之內,然而,此外還有兩個化學武器倉庫掌握在叛軍手中,外界根本不知道這兩處倉庫中的毒氣彈有何下落。

葉哈雅譯自:

https://www.rt.com/usa/384520-postol-report-sarin-syria/

https://southfront.org/mit-professor-questions-white-house-claims-on-syrian-air-forces-involvement-in-chemical-attack-in-idlib/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