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斯林是否應當為“恐怖襲擊”致歉?-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關注 > 關注

穆斯林是否應當為“恐怖襲擊”致歉?

如果你對時事新聞依舊有所關注,你可能已經聽說有一群穆斯林女子手牽著手佇立在倫敦威斯敏斯特大橋上,她們一言不發,就那樣安靜地站著,她們想要通過這種方式告訴世人,“任何恐懼都無法擊敗我們,也無法讓我們分離”。

幾乎與此同時,美國一名穆斯林女大學生發表了一篇長達712頁的文件,以證明穆斯林的的確確一直都在譴責恐怖主義行徑。

可問題是,很多充滿恨意之人都堅信穆斯林是缺失人性的群體,既然如此,我們又有何必要一再刻意想辦法向他們證明我們的“人性”呢?

歐美地區非穆斯林只會在“恐怖主義”及暴力襲擊事件影響到他們自己時才站出來譴責這類事件並對受害者表示同情,對此,我們早已習以為常,畢竟,在過去的500多年間,歐洲世界一直認為他們自己的生活及生命才是最重要的,至於他人的死活,他們根本不會過於在意。

而真正令人感到心痛的,是很多穆斯林也屈從了歐美殖民者的歪曲理論,他們也認為只有那些影響到西方世界的襲擊事件才可以被稱為“恐怖襲擊”。換言之,穆斯林不但要向外界證明自己不贊成所謂的“恐怖主義”暴力襲擊,同時也要優先哀悼在襲擊事件中喪生的西方子民。

就在倫敦襲擊事件發生的前後幾周內,美軍不斷轟炸著敘利亞及伊拉克等地的所謂“軍事設施”,殘忍殺害了無數無辜的穆斯林及阿拉伯平民百姓。不要說西方媒體,就連穆斯林自己也沒有過于在意自己穆斯林同胞的死活,而這,也正是令人無法忍受的。

3月16日,美軍空襲了敘利亞伊德利蔔省(Idlib)一座清真寺,導致47名正在禮拜的穆斯林平民死於非命;

四天以後,美軍又對敘利亞拉卡(Raqqa)地區一所學校發動空襲,導致 33名平民身亡。諷刺的是,這些人當時正在那些學校避難,他們正在試圖逃離無盡的戰火;

就在威斯敏斯特大橋“恐怖襲擊”事件發生的同一周,美軍領導的聯軍又空襲了伊拉克摩蘇爾老城(Mosul),導致至少137名平民死亡……

僅在三月間,美軍及其聯軍發起的空襲已經導致近千名敘利亞及伊拉克平民喪生……

對此,你有沒有看到任何人站出來表示譴責?你有沒有看到任何人手把手告訴穆斯林同胞們不要害怕?你有沒有看到任何人表示他們反對這種草菅人命的罪行?

我們終究無法等到這些譴責的聲音,因為,對於中東世界而言,戰爭與死亡就好似他們的宿命,因為,西方人早已成功說服自己,他們堅信他們自己的一切行為總是情有可原的。

親愛的穆斯林同胞們,你們切不要陷入這種陷阱,任何形式的譴責都無濟於事,看看那份長達712頁的報告吧,那裡面滿是穆斯林群體對“伊斯蘭恐怖分子”的譴責,整整712頁,可西方人依舊埋怨穆斯林“縱容”著此類暴力行徑。

針對暴力事件的譴責本身並不是重點,此類譴責的終極目標其實是為了轉移我們的注意力,通過譴責“伊斯蘭恐怖分子”,西方勢力成功將世人的焦點轉移到穆斯林身上,從而強迫穆斯林自己屈服于西方的所謂恐懼,同時也意味著穆斯林贊同了西方人引以為傲的一種謬論——西方人的生命遠比其他任何人都寶貴。

因此,西方世界絕大多數穆斯林群體對這種謬論的遵從以及對阿拉伯平民大規模傷亡事件的漠然態度不僅讓人感到心痛,更讓人感到無法接受。

恐怖主義並不是伊斯蘭信仰的問題,縱然你翻遍整部古蘭及聖訓,你都不會找到任何恐怖相關的內容。恐怖主義是源自當代的問題,它是一種顛覆性的戰爭手段,截至目前,所有恐怖主義相關行徑都源自民族主義武裝團體及個人,他們之所以選擇這種戰爭手段,只是為了推翻自己土地之上的“侵略者”及“壓迫者”。

我們不必贊同這種特殊的“戰爭手段”,也不必贊同那些極端組織的目標,但是我們要承認一點:恐怖組織的動機就是求得所謂的“民族獨立”及“解放”。

現如今,席捲整個西方世界的所謂“伊斯蘭恐怖主義”早已脫離了民族主義的範疇,它貌似已經化為了一種意識形態,而傳播這種意識形態的始作俑者,就是西方本身。

 從澳大利亞伊朗難民曼•哈倫•莫尼斯(Man Haron Monis)到英國倫敦的哈利德•馬蘇德(Khalid Masood),我們所看到的都是所謂的“獨狼式暴力分子”,不知何故,他們出於自己對伊斯蘭信仰的曲解而決定暴力襲擊“罪惡的”西方。

很久以來,我自己也認為那些“恐怖分子”之所以會選擇發動恐怖襲擊,是出於他們對無辜穆斯林同胞苦難生活的同情與憤怒。這種想法可能確實存在,但是,它並不是重點。事實上,此類伊斯蘭“聖戰”思想迅猛發展的背後,暗藏著西方世界長久以來的輔助、煽動、資金及軍事支持。

阿富汗的“聖戰主義者”(如今的“塔利班”,Taliban)以及敘利亞的“變革和解放人民陣線”(Jabhat Fatar al-Sham)一開始都被視為各自國家的合法“反對派”,而後,它們卻又搖身一變,成為了所謂的“基地組織”。西方世界從一開始就促生並促進了他們的發展,以求通過“革命”來完成這些地區的權力交替。

我們都很清楚,這些極端組織的首要攻擊目標就是穆斯林本身,因為他們認為某些穆斯林不能被算為真正的穆斯林,他們甚至會強迫中東地區非穆斯林居民“皈依”伊斯蘭,如若不從,那些非穆斯林就會被殘忍殺害或驅逐出境。既然如此,西方勢力為何還要在中東地區資助這些暴力思想的傳播呢?更加令人費解的是,當那些由西方一手締造的“恐怖分子”反過來攻擊西方世界時,西方世界卻根本不願自省,他們反而選擇否認事實並將矛頭對準無辜的穆斯林大眾。

此時此刻,我們要試著聯繫要點。我們要明白,這一切都與伊斯蘭無關,這也不是所謂的“文明衝突”,一切的一切,只是為了讓中東地區永久陷入混亂狀態。考慮到此,若我們看到那些極端組織反過來與自己的主子作對時,我們也不足為奇,畢竟,自從美國在兩伊戰爭中選擇支持伊拉克以後,美國就嘗盡了苦頭。

現如今,我們要做的就是拋棄一味的盲從與屈服,是勇敢的追求真相並全力問責。雖然某些西方政客“安慰”穆斯林大眾的表明文章本身就是問題的一部分,因為他們認定西方人的生命永遠都最為寶貴,但是對於阿拉伯及穆斯林平民的死傷,他們依舊選擇在口頭進行辯論,而不是採取任何實質性措施。

暴力與恐怖早已劫持了伊斯蘭信仰,對此,西方起了至關重要的作用。畢竟,西方勢力“誤殺”了一批又一批的穆斯林平民,也正是由於西方勢力的作祟,才使得我們的歷史進程充滿了恐懼。這一切都不會有任何改變,直到我們真正做到直面現實與真相。

------------ 

葉哈雅譯自:

http://www.theage.com.au/lifestyle/news-and-views/opinion/muslims-shouldnt-feel-obliged-to-apologise-for-terrorist-attacks-20170329-gv91ne.html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