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漢族非信教群眾對清真、穆斯林、伊斯蘭教的一點看法-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關注 > 關注

一個漢族非信教群眾對清真、穆斯林、伊斯蘭教的一點看法

其實一直以來,並不是很想非常認真地討論這個問題。一是因為,這件事,離自己的日常生活似乎還很遙遠,日常中所帶來的影響也非常之少。第二,我只是一個工管專業的學生,高中時一點文科的功底也沒有給予我很強的理論基礎來進行思辨。所以,思來想去,我還是以一個所謂"吃瓜群眾"的身份,來談一談吧。

第一次接觸到"清真"這個概念,對我來說應該是在小學一年級,學校第一次組織訂午餐。當老師問大家:"咱們班有誰是需要回民餐?"的時候,有兩個和我們的外貌,穿戴沒有任何區別的學生舉起了手。當時我們當中很多人也都很好奇,不知道這個"回民餐"到底有什麼不一樣之處。於是老師讓其中一個女生走上講臺,給我們講解。因為是很久之前的事了,所以現在我所能記得的,大概就是"豬肉在回民的文化中,是不潔之物。"那時候年紀都很小,大家對此也並沒有什麼過多議論。每天中午的時候,教室門外滿滿一箱藍色的營養餐旁邊,也會再多兩個黃色的餐盒。也大概就是那時,我對"清真食品"有了一個最初的印象。

每天中午,我們所有人都坐在同一個教室裡,一起用餐,愉快地交談。那兩個回族同學也一樣,除了吃的東西和我們不一樣之外,並沒有顯得對我們很疏遠。我到現在還記得那個回族女生有時候在我們吃豬肉包子的時候還會和我們笑嘻嘻地問好不好吃。並且,當我們當中有些人對當天的飯菜不滿意的時候,他們還會主動邀請我們從他們的餐盒裡取菜,並且也根本不在意我們是不是用了自己的餐具。那個回族女生人很大方,成績也非常不錯,經常還從外面給我們帶一些家裡人從國外帶來的糖果和小吃。

後來隨著年級的增長,我們漸漸瞭解了宗教,開始知道世界上有一種宗教,叫做"伊斯蘭教"。與佛教,基督(天主)教並稱世界三大宗教。這個回族女生也給我們講了一些她週末去清真寺的經歷,以及種種有趣的見聞。在她眼裡,參加去清真寺的禮拜,就是一種固定的儀式,就好像許多小孩的家長會帶孩子去廟裡燒香拜佛一樣,並沒有什麼特別之處,更不要談什麼生活和精神上的壓迫了。

再後來,到了大學。一次我參加了學校兼職賣雜誌的活動。頭一次做這樣的工作,經驗不足,在第一天我幾乎是碰了一鼻子灰,一本雜誌也訂不出去,十分沮喪。恰巧這時我來到了我們學校新疆班同學的宿舍。實話講,那會兒我對新疆的同胞因為不瞭解,內心是有一點點緊張的。但是我沒想到的是,幾個新疆遠道而來的維族同學(其中有一個人的桌子上擺有《古蘭經》,我猜測他應該是信教群眾。)對我非常熱情。不僅訂閱了幾本雜誌,在瞭解了我做兼職的情況下之後,主動提出幫我一起去其他宿舍做宣傳。在幾位維族同學熱情的幫助下,我順利地完成了雜誌社布給我的任務量,還拿到了額外的獎勵。我本想將這部分獎勵都送給幾位元維族同學表達我的感謝之情,可誰知道,他們都婉言謝絕了,並且還說能夠幫助我他們也感到很高興。後來我和他們都成了很好的朋友,有時間的時候也會一起去學校的清真餐廳吃頓飯。

這就是我到目前為止,我二十一年的人生閱歷,所接觸到的回族,維族同胞,以及其中的信教同胞。他們都給我留下了非常好的印象,並且應該算是一種珍貴的友誼。

在我們家附近旁邊,也有一座清真寺(北京德勝門附近)。因為時間安排不開,我沒有實地瞭解過這裡。但是,清真寺的周圍有很多居民樓,周圍的居民每天也各過各的,大家在一起其樂融融,並未見什麼矛盾,或者衝突。

就在這樣的一種很和諧的環境裡,我一直都沒有特別地認為少數民族,或者伊斯蘭教還有其他宗教對我個人的生活產生了多大的影響。直到去年下半年的時候,我國西北某地高校突然爆出了民族餐廳出現"食品品質問題"的事情。剛開始看到這條新聞的時候,我也並沒有感到什麼特別之處。食品安全問題嘛,如果真的出了什麼事情,就實事求是解決就好了。可是後來這件事情似乎演變得輿論影響非常巨大,甚至一度沖上了微博熱搜的頭條。我感到很震驚,以為是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隱藏在後面,於是仔細瞭解了一下。結果更令我吃驚的是,有相當大一部分輿論的矛頭,都直直地指向了我認為很友善的少數民族群眾,以及作為世界三大宗教之一,國家認可並保護的合法宗教-伊斯蘭教上面。許許多多不堪入目的評論,刺耳地辱駡伊斯蘭教是所謂"邪教","清真食品"是"宗教食品",毒害世俗社會;攻擊少數民族群眾是"大爺",欺負"三等漢"。一條又一條相當偏激又充滿暴戾的評論,讓我一時間感到很懵。於是我又試著看了一些學者(我依然認為他們是學者,即使他們的觀點不太符合我的價值標準)關於伊斯蘭,關於清真問題的評論。結果我發現了一個看上去挺嚇人的論調:"中國在不斷被伊斯蘭教'綠化',並且將對我國國家安全產生很重大的影響。"我的天,真的有那麼嚴重嗎?我在首都和東部某回族人口較多的城市生活了那麼多年,為什麼都沒有感覺到自己被"綠教"威脅了呢?

簡單梳理了一下這些人的論調,我發現他們主要是圍繞了以下幾個觀點展開:

1. 伊斯蘭教教義與現代世俗社會不符,必須摒棄或革新。

2.中國邊疆地區分離主義嚴重,恐怖襲擊活動與宗教極端思想離不開。同時有些地方有"沙特化"傾向。

3. 清真食品是宗教食品,不應該被允許公開銷售。

4. 我國某些地區存在伊斯蘭教法壓迫婦女的情況。

5. 中國是漢人的天下,外族都應該滾出去。

關於第五個觀點,我著實不想多說些什麼,並且我相信,持這樣觀點的所謂"中國漢人",根本不是合格的漢人。漢人,所謂"正統皇漢文化",自從劉氏大漢以來,一直強調海納百川,相容並包。若是心胸狹隘如此,在現實中,也一定不會被廣大漢族同胞所認可。

那麼其他四個問題呢?我說過,我不是這一領域的專家,我所說的話,不一定就是絕對的專業和正確。因此,在這裡,我只簡單說一說,我自己對這些事情的理解。

關於第一個問題。首先,伊斯蘭教教義是什麼我沒有具體瞭解過,不懂,因此我不亂說,也不盲目相信網上的各種觀點。如果說存在需要改革的地方,那麼可以改革。但是,我們應該以一種什麼樣的方式促進改革呢?整天喊人家是"邪教",要"殺光xx",就能改革了?或者拿著豬頭豬血跑到人家的地方去,搞自以為很在理的所謂"純粹的""祭祖"活動,就能有什麼改善嗎?做任何事情都是要達到一個理想的效果的。如果沒有效果,甚至反而可能激化矛盾使事情更複雜,又有什麼意義呢?

關於第二個問題。反恐。恐怖主義當然應該反對,而且我相信全世界絕大多數穆斯林朋友對恐怖主義都持堅決反對的態度。恐怖主義歪曲了伊斯蘭教教義,鼓吹不明真相的群眾進行極端暴力恐怖活動,當然應該受到譴責和打擊。但是,解鈴還須系鈴人。我個人以為,打擊恐怖主義最有效的辦法,就是堅決團結廣大穆斯林群眾,用伊斯蘭教中對"善",對人性美好的詮釋,來粉碎恐怖組織的歪理邪說,從而捍衛全世界人民的生命安全和尊嚴。可是,現在一種奇怪的論調是,反恐,首先要反伊斯蘭。這又是一種什麼邏輯呢?我國領導人多次到新疆,寧夏等地視察時,專門強調要團結廣大信教群眾和極端勢力恐怖主義做堅決鬥爭。這不僅是我國政府堅定不移的政策方向,也是歷史大勢的必然所趨。竊以為,恐怖主義的根源在於有人利用宗教和其他一些因素做壞事,而並不意味著宗教本身就是壞的。就好比輪子,在佛法之外編造自己的歪理邪說,招遠全能神歪曲基督教聖經殘害百姓,我們能夠因此就說,反對邪教,要讓佛教和基督教也滾出中國嗎?還有關於"沙化"的問題。什麼是"沙化"?中華文明自古以來就是在不斷吸收外來文明的過程中壯大和成長的。若真要說所謂什麼"化",自從清末洋務運動以來,中國人在衣,食,住,行上面,都在不斷地演變著,變化著。現今中國人早已不住在古時的亭臺樓閣,而是在現代化的樓房中生活(西方工業革命的成果),也不在穿古時的長袍馬褂,而是整齊精幹,靚麗多彩的各式服裝。試問,若是真要保持所謂"中華正統",那麼是不是我們還應該穿著所謂的"漢服",留著"父母精血"的長髮,女人裹著小腳,每天滿口之乎者也地招搖過市呢?人家若是真的要幫沙特"入侵"中國,你說人家危險沙化也就罷了。就幾個建築修得有點阿拉伯風情,何來"顛覆中國"之說?北京民族文化園和世界公園各種"阿拉伯風情"建築,青島有著許多德國殖民時期留下的洋房建築,還有哈爾濱的許多俄式大教堂,是不是都是"文化入侵""顛覆中國"的大本營,應該被取締呢?

關於第三個問題,也就是對清真食品憂慮和反對,也是我所最困惑的一個問題。眾所周知,現在超市里大部分商品,都是現代工廠流水線大批量生產所得。在絕大多數情況下,品質都能夠得到較好的保證。其中,回族維族群眾,以及伊斯蘭信教群眾,還有一些旅華阿拉伯人對食品有著一些特殊的要求。因此,一些食品在包裝上,會注明"清真認證"的標誌。這對食品本身又有了什麼影響呢?注明這個標誌,就是告訴一些有特殊需求的人,你們放心吃,我這個食品符合你們對飲食習慣的要求。對於其他人而言,又影響到了什麼呢?難道吃了這個東西你就會被強迫信教了?現在有些食品上既有清真認證,又有猶太認證標識,就是讓一些飲食上有忌諱的群眾安心吃飯而已,並沒有什麼特殊含義。就好比一個便利店裡擺放一個支付寶二維碼,方便需要使用電子現金支付業務的客戶。這難道就意味著,只用現金支付的客戶沒有權利使用現金了嗎?一個道理。(p.s:多年習慣,牛奶,優酪乳只買清真認證,因為真的是放心很多。)

關於第四個問題,壓迫婦女,以及所謂"極端精神統治",剝奪婚姻自主權利的問題。我依舊是這個態度,就事論事。如果真的存在那樣的情況,我相信,地方政府,公安不可能不管。據我有限的瞭解,各地的"去極端化學習班"也並不是擺設,都是起到一定的作用的。我個人堅決支持婦女婚姻自由,有平等工作,上學的權利。但是,如果借某一個個例來攻擊一個群體,的確沒有任何意義,除了彰顯自己的淺薄與無知,以及讓自己更加理虧以外。

那麼穆斯林群體存不存在問題?我不瞭解,但相信是有的。同樣,任何一個族群也都會有自己的問題。如何解決問題,也是每一個族群要積極思考的。可是,情緒化的發洩,言語的挑釁,真的有助於問題的解決,有助於矛盾的和解嗎?有一些"皇漢"領袖在網上屢屢發表刺激性言論,受到批評便百般抵賴自己不是穆黑只是提問和質疑。可是,當您們的那些言論都讓相當多漢族群眾,以及普通的線民覺得有些過火的時候,您們還真覺得,自己依舊是平和的,而那些對你們進行駁斥和捍衛自己族群尊嚴的穆斯林,才是極端分子嗎?

說實話,自媒體氾濫的時代,包容與理解,超越黑與白,非對即錯的邏輯,實事求是,是極其重要的。就好比我個人也曾以為香港人的民意是分裂,可是15年的暑假親自去了以後,才發現,多數的港人對政治並沒有很上心,只是在意自己的生活是否"小確幸",僅此而已。

當前,全球範圍內民粹主義與排外思潮的瘋狂崛起,已經給世界安全在埋下隱患。在這樣的大環境下,我們中國人,更需要團結一致,包容互助,為了國家的發展而奮鬥努力,而不是把時間浪費在無謂的口舌之快之上,世上無事,庸人自擾,自討沒趣。

最後還想對穆斯林朋友們說一句,當前輿論場的確出現了許多對你們不太友好的言論。但你們一定要相信,這不是漢族人主流的意願,更不是全體中國人主流的意願。同時,也希望你們面對自己群體內部出現的問題時,能夠堅定地糾正並解決,這樣,也一定會為你們迎來更多的支持與理解。

願華夏昌盛,天下大和。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