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穆斯林,你不必一再道歉-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關注 > 關注

美國穆斯林,你不必一再道歉

近日,不斷有人要我談談“美國穆斯林”這個話題,雖然這是一個非常敏感的話題,但我還是決定談談我的想法。

伊斯蘭信仰的推動力是其核心價值觀,而非信仰伊斯蘭的某個族群或部落。“美國穆斯林”群體一直以來都處於美國媒體的聚焦與質詢之下,對於“美國穆斯林”而言,他們所處的政治與社會從來都不屬於主流。

對於媒體而言,“美國穆斯林”就代表著嫌犯,就代表著內奸,就意味著他們比其他群體更具有潛在危險並且更容易成為暴力分子。雖然這種理解極為反動且完全與伊斯蘭信仰相悖,但是,在當今這個民族主義盛行的年代,人們根本不會關注事實與真相。

正是出於這種毫無邏輯可言的野蠻言論,不少美國穆斯林逐漸摒棄了自己的政治訴求,同時也拋棄了那些同為弱勢群體、同樣遭受種族歧視與壓迫的盟友,放棄了對正義與平等的訴求,轉而因自己的穆斯林身份而不斷道歉。

正因如此,很多穆斯林才感覺外界在強迫自己展示自己固有的“人性”,他們發現自己總是被迫為自己的信仰做辯護,與此同時,每當這世間發生任何跟“穆斯林”有關的暴力事件,普通穆斯林大眾就不得不對外表態聲稱自己與此毫無瓜葛。

其實,早在特朗普提出“穆斯林禁令”之前,美國穆斯林一直都在遭受不同程度的圍攻、謾駡與種族歧視,其中很多都源自美國政府相關機構,此外,穆斯林大眾長久以來也遭受著部分美國同胞的仇恨與攻擊。

美國的伊斯蘭恐懼症與仇視穆斯林情緒並非產生於“911”事件以後,早在上世紀90年代美國入侵伊拉克時,此類仇恨情緒就已經在美國社會蔓延,而這種蔓延的背後,只不過是媒體的惡意渲染以及好萊塢電影的歧視與偏見。

如今的美國,有不少民權組織都聲稱自己“發現”美國穆斯林確實遭受著種種不公待遇。然而,究其本質,這些組織以及民主黨等政界人士之所以會強調並“同情處於弱勢的穆斯林”,只不過是為了利用它來實現自己的政治目標,只不過是為了打壓共和黨的競爭對手。

民主黨掌權時期,克林頓總統及奧巴馬總統都曾對不同穆斯林國家犯下滔天罪行,也讓美國穆斯林群體備受暴力及歧視侵害。

2015年,華盛頓“社會責任醫師”組織發表了一份里程碑式的檔,該檔指出,“911”事件爆發後的十年間,美國自導自演的“反恐戰爭”使至少一百三十萬至二百萬穆斯林死於非命。

曾數度獲獎的調查記者納費茲•艾哈邁德(Nafeez Ahmed)在其調查報告中指出,自1990年以來,死在美軍炮火之下的穆斯林就有四百萬之多。

該資料還不包括過去兩年的死亡人數,也不包括1991年以後伊拉克遭美國全面封鎖期間死於非命的平民穆斯林。

去年七月,前總統克林頓在出席民主黨全國代表大會時大肆抨擊了共和黨代表大會期間氾濫的仇恨情緒,這些被仇視群體包括穆斯林、拉丁美洲群體以及所有與共和黨人世界觀相左的個人或組織。

然而,克林頓先生這一番慷慨陳詞只不過是另一種腔調的盲目愛國主義、種族主義、排外主義,而這一切,恰好也是右翼分子慣用的言辭。

克林頓在與會者的歡呼與掌聲中高呼:“如果你是穆斯林,如果你熱愛美國,如果你熱愛自由並痛恨恐怖主義,請你留在這裡,請幫助我們獲得勝利,請與我們一起打造一個美好的未來,我們需要你們!”

克林頓這類白人精英不願提起的是,穆斯林為美國建國作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作為黑奴的他們被迫來到了美國,用手中的一磚一瓦打造了一個獨立自由民主的美利堅合眾國。最早將伊斯蘭信仰帶到美國的正是黑奴,而讓這些黑奴不斷堅忍並熬過人類史上最殘暴屠殺的,正是他們所堅信的伊斯蘭信仰。

正因如此,美國穆斯林的身份從根本而言就具有政治性,這種政治身份包括人權、正義與平等,黑人穆斯林群體自始至終都在與白人至上的“精英政權”相抗衡。也正因如此,無數黑人民眾才會湧上街頭大力支持瑪律科姆•X(Malcolm X)、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 Jr)等人領導民權運動,他們為此付出了慘痛的代價,最終成功塑造了當代美國黑人的獨有特徵。

年輕的美國穆斯林一代一定要明白這些道理,也要清楚地意識到,在自己的祖國為自己爭取平等與人權不只是某些民主黨人的政治遊戲。

那些聲稱自己屬於“好穆斯林”的人們,那些逢人便說“並不是所有穆斯林都是恐怖分子”的人們,歸根結底,他們充其量也只不過是自己祖國的二等公民;而那些單純想要追求平等與正義的人們則一定要銘記美國革命家阿薩塔•莎庫爾(Assata Shakur)的一席話:“縱觀歷史,這世上沒人因為向壓迫者祈求道德共鳴而獲得過自由。”

壓迫者會不斷改變自己對受壓迫者的壓迫方式。對克林頓先生而言,他眼中只有所謂的“伊斯蘭恐怖主義”,他絕不會看到他們所發動的一系列戰爭與封鎖帶給穆斯林國家與民眾的無盡恐怖與災難。

不論是殖民者、壓迫者還是入侵者,他們總是習慣於無視自己的罪過,他們眼中只有受壓迫者以暴制暴的回應。

據新美洲基金會發佈的資料稱,2005年至2015年期間,所謂的“聖戰分子”在美國境內殺害了94名美國民眾,而同期的美國政府卻在不同穆斯林國家殺害了近兩百萬穆斯林人口。

然而,根據2016年一項國內調查顯示,由於主流媒體不斷散佈恐懼心理以及仇視穆斯林與伊斯蘭情緒,“恐怖主義”已經成為了美國社會的最大擔憂。

20世紀著名革命家弗朗茨•法農(Frantz Fanon)在其巨著中指出:“每一代人都需要找到自己的奮鬥目標,然後,要麼實現它,要麼背叛它。”

對於當代美國穆斯林群體而言,他們要做的,是努力發掘自己的奮鬥目標並努力實現它,是清楚自己的定位,是明白自己本就是奴隸後裔,本就是移民或難民,而這三者,正是美國社會賴以建立並成長的三大基石。

葉哈雅譯自:

http://www.palestinechronicle.com/american-muslims-no-apology-necessary/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