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報》:這個世界不應無視羅興亞穆斯林的慘境-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關注 > 關注

《衛報》:這個世界不應無視羅興亞穆斯林的慘境

網路上曾流傳兩組關於緬甸穆斯林聚居區若開邦地區的高清衛星照片。兩組照片都拍于清晨時分,第一組拍於2014年,這組照片展示了當地穆斯林少數族裔所居住的村子,其中包括數百座位于一個小樹林與一條土路之間的房屋;第二組照片拍於近兩個月,我們可以清楚地看到,上一組照片中的房屋都已夷為平地,剩下的只是一整塊焦土。

據人權觀察組織報導,上述兩組衛星照片表明,截至目前,已有三個羅興亞穆斯林聚居遭緬甸政府摧毀,其中包括約430座大小房屋。這些照片也印證了聯合國某官員發表的言論——緬甸政府想要以種族清洗的手段將羅興亞穆斯林驅逐出境。

國家人權組織公開譴責緬甸政府軍使用武裝直升機對當地村民進行掃射,也譴責了緬甸政府軍針對羅興亞穆斯林的肆意逮捕以及荒淫搶掠行為。聯合國相關組織同時指出,緬甸政府軍也嚴刑拷打甚至草率處決所謂的“嫌疑犯”,也摧毀了大量清真寺。

據統計,目前共有約一百萬穆斯林生活在緬甸這個佛教國家,而穆斯林也只不過是該國諸多少數族裔之一。雖然羅興亞穆斯林已經在若開邦地區居住良久,緬甸國內很多人還是認為他們屬於異族,認為他們是來自孟加拉的非法移民,因此也認為他們不該擁有緬甸的公民身份。

早在2012年,緬甸境內就曾爆發反穆斯林浪潮,因此而起的一系列武裝衝突導致約10萬名羅興亞穆斯林流離失所。2013年,我隨同“國際難民組織”以及“緬甸運動組織(英國)”一起造訪了緬甸,我們親眼目睹了若開邦地區難民營內羅興亞穆斯林之慘狀,他們被迫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他們沒有基本的生活物資,更不要說人道主義援助以及醫療設施。

我也曾乘船前往由一名聯合國難民事務高級專員資助、位於包多地區的難民營,直到現在,我在該難民營看到的景象依舊歷歷在目——在滿是糞便的海邊,一群羅興亞兒童因燥熱而泡在水中嬉戲,離他們幾米遠的地方,漂浮著無數的老鼠屍體。我忘不了那些生活在種族隔離制度之下苦難人群痛苦的臉,忘不了他們臉上的驚恐與疲憊;我忘不了他們向我提起被政府軍屠殺的愛人,因缺乏基本醫療而死於非命的孩童,因難產而不幸過世的孕婦……

1982年,緬甸政府通過了新的公民法案,該法案規定,只有1824年以前就居住於緬甸境內的“主體民族”才有資格獲得該國公民權。這一年,英國首次佔領並殖民了緬甸。2014年的緬甸人口普查中,緬甸政府起初允許該國穆斯林少數族裔以“羅興亞人”自居,然而不久以後,緬甸政府就指出該國穆斯林只能被稱為“孟加拉人”。

此後,羅興亞穆斯林就處於深深地歧視與虐待之中。緬甸政府剝奪了他們的受教育權以及工作權,只允許他們接受少量的醫療保護。2013年,我曾拜訪了當地醫院的病房,我看到的,是基於不同宗教的隔離病房。

至此,很多羅興亞穆斯林不斷嘗試乘船逃離這片人間地獄,他們希望自己能夠逃至孟加拉、泰國、馬來西亞或印尼等國。去年,由於羅興亞穆斯林的處境越來越慘烈,成千上萬羅興亞人被迫乘船穿越一條比地中海險惡三倍之多的海域,妄想找到一塊安居之地。根據聯合國檔顯示,這些難民經常會被困在茫茫大海之中,他們被迫在人販子的控制之下擠在超載的小船中忍饑挨餓。

雖然去年的緬甸大選標誌著逾50多年軍政統治的終結,但是,羅興亞穆斯林的自由與基本人權狀況依舊沒有任何改變。大選八個月前,當時的軍政總統宣佈撤銷了一切臨時居住證,此舉導致絕大多數羅興亞穆斯林成為無國籍人士,進而導致他們失去了公民權以及投票權。

此外,雖然“人權鬥士”昂山素季在此次選舉中大獲成功,但是,她卻無權擔任總統一職,因此,她就成為了緬甸的“國家顧問”。外界一度對這名諾貝爾和平獎得主所領導的政府充滿了期待,以為她會撥亂反正,消除一切針對羅興亞穆斯林以及其他少數族裔的不公待遇。然而,由於該國軍隊依舊掌握著政府領導權,羅興亞人的處境絲毫沒有任何改善。其實,羅興亞人現如今的處境已經越來越慘,緬甸政府甚至禁止記者進入該地區進行採訪報導。

兩週前,70名英國國會議員聯名寫信給英國外交大臣伯里斯•詹森,要求英國政府進一步向緬甸政府施壓,促使緬甸政府允許人道主義援助進入若開邦地區。截至目前,我們依舊在等待相關組織的官方回應。

英國應當與國際社會一起聆聽人民的心聲,應當加大對緬甸政府褻瀆人權行為的調查力度,進而終結緬甸政府軍對羅興亞穆斯林的滔天罪行。

要知道,縱然是少數族裔,也有權利安居樂業。

 葉哈雅譯自《衛報》

https://www.theguardian.com/commentisfree/2016/dec/23/rohingya-muslims-myanmar-aung-san-suu-kyi-election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