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N:特朗普的當選給美國穆斯林帶去什麼?-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關注 > 關注

CNN:特朗普的當選給美國穆斯林帶去什麼?

迪爾沙德•阿里(Dilshad Ali)女士總是無所畏懼。

當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提議要禁止穆斯林踏入美國境內時,她未曾感到恐懼;

當特朗普提出要監控全美所有清真寺並聲稱“伊斯蘭仇恨美國人”,當特朗普詆毀全球16億人口所堅守的信仰對美國充滿仇恨時,她未曾感到恐懼;

甚至,當伊斯蘭恐懼症所引發的暴力事件達到9•11以後新的高潮時,她依舊未曾感到恐懼。

從某種意義上而言,作為三個孩子的母親,整個漫長而又殘酷的競選運動對阿里女士而言只不過是某種緩衝期。

她依舊在維吉尼亞州過著屬於她自己的日子,她還是會每天接送孩子上下學,學校裡的老師們跟她很熟,她也跟他們很熟。她還是會去同一家雜貨店購物,那裡的店員總是會對她微笑,她也會對他們微笑。而她的頭上總是戴著一條頭巾。

週二,當她去投票站投票時,鄰居們都熱情地問候著她,甚至是那些在車上貼了支持特朗普標籤的人們也對她示意問好。

作為全球宗教和靈修相關主題首選線上對話平臺Patheos網的穆斯林板塊主編,阿里女士已經編輯發表了大量有關穆斯林處理外界壓力的故事, 她非常清楚美國穆斯林到底在畏懼什麼。但是,她自己卻從未感到過那種令人心顫的恐懼。

直到本週三上午,一切都發生了變化。

她說:“今天早上起床以後,我終於感受到了那種恐懼,就好象整個總統大選就是在投票反對我這樣的人。”

混亂的週二過後就是充滿憂慮的週三。雖然所有人都在呼籲大家堅守信仰,呼籲各個少數族裔都團結起來,可是,眾多穆斯林伊瑪目、活動家、學者甚至是中產階級婦女都開始擔憂自己毫無確定性的未來。

根據美國與伊斯蘭關係委員會上月發佈的一份調查報告顯示,逾70%的美國穆斯林聲稱要將選票投給民主黨候選人希拉蕊•克林頓(Hillary Clinton),只有4%的穆斯林表示要投票給特朗普。

有人說,特朗普的當選就像是一種背叛,就好像整個國家都團結起來反對他們這些所謂的“外人”。

瓦爾答•哈利德(Wardah Khalid)是一名作家兼外交政策分析員,他指出:“昨夜,我們最糟糕的噩夢成為了現實。一個肆意中傷並仇恨穆斯林與少數族裔的偏見分子竟然贏得了這個國家的最高領導權。”

“針對穆斯林的解禁期”

基於田納西州孟菲斯市的著名穆斯林學者亞塞爾•葛迪(Yasir Qadhi)與很多穆斯林同胞一樣,他也非常期待希拉蕊能夠當選下一任美國總統,可最終他所期待到的確是“無比震驚的事實”。他說:“真的,我們所有人都在擔心,我擔心我那佩戴頭巾的妻子會遭遇不測,我擔心我的孩子會在街上被人欺辱,我也為所有想要弄清狀況的少數族裔感到擔心。”

德州農工大學法律系教授薩哈爾•阿齊茲(Sahar Aziz)指出,特朗普的當選意味著美國將退化至一個愈發不包容的社會。他說:“據我所知,美國穆斯林大眾都特別擔心特朗普的當選會給反穆分子一個絕佳的‘解禁期’。有些穆斯林擔心孩子們會在學校遭人欺辱,因為特朗普的當選表明伊斯蘭恐懼症已經成為美國社會的主流;有些穆斯林婦女擔心自己在公共場合佩戴頭巾可能會遭到人身或語言攻擊。”

現年19歲的阿米拉•懷特(Amirah Waite)家住夏威夷,是一名正在上大學的美籍印尼人。她說,週三的選舉結果讓她感到了深深地恐懼,她甚至顫抖不已,她認為自己生活在一個極度仇恨她的國度……

伊斯蘭恐懼症的秘密代價

“今天,可能是我佩戴頭巾時依舊有安全感的最後一天了,我很害怕。”

——布雷爾•伊瑪尼(Blair Imani)發於2016年11月9日的推特

有些穆斯林也在擔心特朗普可能會在政府內部提拔大量反穆斯林的政客,特朗普本人非常讚賞這些人在司法部門以及其他部門所發揮的“作用”。

美國著名穆斯林學者、美國第一所得到政府認可的穆斯林大學——Zaytuna學院創始人謝赫哈姆則•尤素夫(Hamza Yusuf)直言:“至此,我們很可能會倒退至9•11事件後的那段日子,回到那段穆斯林少數族裔遭受各種迫害的日子”

居住在加利福尼亞的阿卜杜拉•本•哈米德•阿里(Abdullah bin Hamid Ali)是Zaytuna學院的一名教授,他說,相比其他穆斯林同胞,作為非裔美國穆斯林的他們或許會面臨更大的挑戰。非裔美國人已經目睹了太多的美國歷史,他們能夠感覺到此類選舉通常會引發白人投票者的某種情節——一種通過恐嚇並妖魔化他人來實現的情節。

阿卜杜拉教授指出:“我不敢說我對這個結果很滿意,我本身也不支援希拉蕊,但是,我所希望看到的,是此次選舉能讓我們再次團結起來,能讓我們彼此友好相待。”

杜克大學(Duke University)伊斯蘭研究中心主管歐米德•薩菲(Omid Safi)也有同樣的想法,他也希望特朗普的獲勝能讓包括穆斯林、西班牙族裔、非裔美國人、原住民及貧民在內的邊緣化群體團結起來。他說:“如果我們真的想要看到一個能讓我們感到自豪的美國,我們就必須好好建設這個國家。這種願景暫時尚未實現,過去也未曾實現,我們能做的,就是展望一個共有的未來。”

堅守信仰,志不改變

達利雅•莫格海德(Mogahed)是一名研究員兼民意調查員,她說,這個結果讓她感到很震驚,她無法相信五千零五萬的美國人民竟然把票投給了特朗普。正如達利雅所言:“我很害怕,我不知道這會對我的家人,尤其是我的孩子們帶來何種影響,我不知道留給孩子們的到底是怎樣的美國。”

但是,達利雅表示她依然會堅守信仰,不會改變自己的初衷,她將繼續代表三百三十多萬美國穆斯林為伊斯蘭代言,她將繼續在公共場合佩戴她的頭巾,她也將自豪地告訴別人自己就是一名穆斯林。

本週三,大量美國穆斯林都表達了同樣的想法,他們都聲稱要繼續為自己的民權作鬥爭,他們將依舊保持警惕,堅守自己的美國公民屬性。

伊瑪目蘇海蔔•韋伯(Suhaib Webb)是華盛頓地區很有名的伊斯蘭教職人員,他說:“我估計接下來的四年會很艱難,但是,我們必須利用這個機會來重構我們與造物主之間的聯繫,要利用這個機會來互相交流,從而在涉及到穆斯林的重大話題上做到內部團結。不論情況怎樣,真主對我們的命令很簡單,就是要永遠行善,要善待他人,這一切都不會有任何變化。於我而言,今天的我比昨天的我更加豪情萬丈。”

“真主會保護我們”

週三早晨,著名穆斯林學者謝赫歐麥爾•蘇萊曼(Omar Suleiman)經歷了迄今為止最令他感覺艱難的對話,這場對話發生在他和他的小女兒之間。謝赫歐麥爾說:“我的女兒想不通美國人民為何會選這樣一個充滿偏見的惡棍做總統,其實我也想不通。但是,我提醒她,對於這種惡棍,我們能做的就是奮起反擊。”

家住幾百里開外的阿里女士也和自己13歲的女兒有過類似的對話。

今年正上初中的女兒在這次總統大選中可謂付出了巨大的精力,她所在的班級舉辦了好幾次模擬選舉,她們也觀看了好幾次競選辯論,她知道,特朗普曾經嘲弄過一名身體殘疾的記者,她也很清楚特朗普對穆斯林和女性說過什麼話。

阿里女士的女兒趴在她肩頭啜泣,阿里女士只能試著安慰她,雖然她自己也感到了絕望,可她依舊告訴自己的女兒:“你會沒事的,一切都會好起來的。這裡所發生的一切都不對勁,但到頭來一切都會好起來。我們是虔誠的穆斯林,此次總統選舉、提名甚至是文化差異都只是一個方面,真主才應該是最重要的。不論發生什麼事,真主都有他的理由,雖然我們有時候無法理解,但是我堅信,真主會保護我們。”

週三,丈夫把女兒送到學校以後,阿里女兒就給校長打了電話,她悄悄請求校長多加留意自己的女兒,也請求校長不要讓女兒知道自己在擔心她。

葉哈雅譯自CNN

http://edition.cnn.com/2016/11/09/politics/muslims-trump-reaction/index.html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