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西方話語霸權下的輿論煙幕-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關注 > 關注

走出西方話語霸權下的輿論煙幕

 

他們無法表述自己,他們只能被別人表述。愛德華•賽義德在其《東方學》一書的卷首引用了馬克思在《路易•波拿巴的五月十八日》的名言如是說。

用愛德華•賽義德後文化殖民理論的話來說:“今天的中東乃至整個東方,並非地理意義上的自然劃分,而是西方根據自己的需求,虛構的一個愚昧、落後和專制等固定本質的東方穆斯林世界。在這個虛構的固定本質的世界裡,其實充盈灌注的是西方的偏見、傲慢和邪惡的欲望”。

自16世紀西方殖民主義擴張開始,東方和穆斯林世界就處在西方權力結構範圍之內,從此東方穆斯林世界就意味著被控制,被主導和被表述。

 

十字軍運動正如後在它的續篇——殖民征服的歷史中鮮,血淋漓地暴露的,它的本質,是控制和掠奪傳說中富足的東方。

 ——張承志《地中海邊界》

冷戰結束後,以美國為代表的西方世界,以文明衝突理論為依據制定政治外交戰略,為達消滅來自伊斯蘭世界的威脅,西方世界利用其先進的媒體和話語霸權,妖魔化伊斯蘭世界。他們將伊斯蘭世界的個別有負面影響的個案進行無限誇張,大肆宣揚;他們污蔑伊斯蘭的先知,否定伊斯蘭的歷史傳統和神聖價值,以及伊斯蘭的文化和習俗;他們將伊斯蘭世界描繪成恐怖的,黑暗的,邪惡的,落後和專制的。相反,西方是文明的,先進的,自由民主的,是正義的化身。這一描述背後的潛臺詞則是解放伊斯蘭世界的正義行動迫在眉睫。於是,在媒體的配合下,外交的,軍事的,都以各種自導自演的藉口進入伊斯蘭世界。

西方入侵伊斯蘭世界後,西方媒體借助話語霸權,配合外交和軍事,再一次向第三世界揭露和證實他們曾經所描述的正確性,解放伊斯蘭世界人民的必要性,和西方軍事入侵的合法性。於是,全世界那些不可能進入戰地現場的各國媒體,記者,通過電視,廣播,網路周而復始地滾動播報,採訪,評論,人物和各種活生生的畫面接踵而至。一瞬間,全世界人民的血管都膨脹起來,生活中的不幸,事業中的不順,情感的受挫,精神的受傷,壓抑已久的情緒都有了發洩的物件。對伊斯蘭,人人都變的高談闊論,對穆斯林人人都變得咬牙切齒。人人都變的正義感十足,預測感高超。仿佛任何一個事件的發生,人們都能高超地預知那是穆斯林幹的,你就說那不是他們都不相信。當事實後來證明那的確不是穆斯林幹的,你會發現人們會變得沮喪。但這並不可怕。可怕的是,這種西方式話語霸權周而復始的表述,不但在全球人民的認識領域構建了一個非真實伊斯蘭世界的虛假本質,而且徹底改變了人們的思維方式,人們已經失去了辨別正義與邪惡能力。更可怕的是人們對殺戮和被殺的場面變的神經麻木,審美疲勞,國家恐怖主義可以堂而皇之地以正義的名義進行。

.......西方進步的神話和它對人的洗腦,民族利己主義和自私的市儈品性,使人們短視而不見大勢。幻想偏安的政客,作夢發財的市民,一天天習慣了魯迅所說的“看殺”。不過,就如第二次大戰時綏靖主義的著名故事所教示的——對大義公理的嘲笑,對他人苦難的無視,最終會“搬起石頭打自己的腳”。

——張承志《地中海邊界》

一個西方話語霸權敘事下的本質虛假的伊斯蘭世界的煙幕,一旦在人們的認知領域形成,並成為一種思維的慣性時,那麼你會發現人們在日常關涉伊斯蘭的社會關係相處和交易處理中,個個都變的主觀偏執,妄下結論,拒絕傾聽。情緒化的批判,肆意的攻擊,煽動仇恨等等是司空見慣的,並會以此己任。

當下中國社會所出現的這股對中國伊斯蘭教和穆斯林的攻擊和批判就可想而知了,那些人的手法和西方慣用的手法如出一轍,他們將中國穆斯林內部的個別另類的阿訇和個別穆斯林的宗教行為進行大肆誇張和渲染,到處周而復始地傳播評論、批判,宣洩著一股仇恨的情緒。有時他們用幾頂白帽幾個頭巾,一部相機自導自演地拍攝一些穆斯林的另類圖片,然後在各微信和網路平臺傳播、批判然後否定伊斯蘭。今天那些所有談伊斯蘭的人們,其實他們談論和仇恨的都是西方話語霸權下所建構的非真實的伊斯蘭的映射。他們拒絕傾聽,他們拒絕進入真實的伊斯蘭世界,他們對伊斯蘭教的概念可以說是空白的,他們對伊斯蘭世界一無所知。伊斯蘭世界和其他文明一樣,有自己固有的人類公認的偉大文明,有自己的歷史傳統、文化習俗、思想精神和真實的宗教生活。

那些非穆斯林對伊斯蘭教充滿偏見和仇恨是可以理解的。但作為傳統穆斯林,在西方話語霸權的煙幕下,充滿沮喪的氣氛、悲觀的論調、迎合非穆斯林充滿仇恨式地批判則是可悲的。這只能證明你不瞭解自己,對自己沒有自信,已經嚴重到對自己的身份懷疑。難道愛德華•賽義德所引證的馬克思的話說:“他們無法表述自己,他們只能被人表述”嗎?

所以,穆斯林的精英們應當走出西方話語霸權的煙幕,去瞭解自己的宗教,我們不能再被別人表述,我們理應自己表述自己!

 

 佔據過文明和軍事優勢的東方,沒有如同歐洲殖民主義屠戮滅絕數以千萬計的印第安原住民那樣的滅絕罪行。

——張承志《地中海邊界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