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爾達威論阿以衝突-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關注 > 關注

格爾達威論阿以衝突

格爾達威博士論阿以衝突的實質與未來

  有人詢問世界穆斯林學者聯盟主席優素福.格達威博士,阿以衝突屬於政治衝突還是信仰衝突?阿以衝突的未來又將如何?

  格爾達威博士的回答如下:

  奉至仁至慈的真主之名,祈願真主賜予他的使者慈憫與安寧!

  關於我們與猶太人之間的衝突,是為了土地還是信仰?是否為了土地的衝突便意味著我們與猶太人之間沒有信仰衝突?其實這樣理解問題是錯誤的。我說:我們與猶太人之間的衝突是為了土地,但卻不是針對他們的猶太教。因為他們是有經人,伊斯蘭允許食用他們宰殺的肉食,允許與他們通婚。真主說:“曾受天經者的食物,對於你們是合法的;你們的食物,對於他們也是合法的;通道的自由女,和曾受天經的自由女,對於你們都是合法的,”(筵席章:5)

  好幾個世紀以來,猶太人一直在穆斯林的保護下和平地生活著,但是當猶太人覬覦我們的土地,貪圖巴勒斯坦土地——這塊穆聖夜行與登宵之地,阿克薩清真寺的所在——並計畫在阿克薩清真寺的廢墟上創建猶太國時,我們與他們之間的衝突便開始了。但是,這並不意味著中間沒有宗教和信仰上的衝突,因為,這個問題需要一分為二地來看待,否認阿以的衝突不是為了信仰,並不意味著宗教與信仰之間不存在衝突。因為我們是一個有宗教信仰的民族,猶太人也是一個有宗教信仰的民族。我們與他們為了土地的衝突攙雜著宗教的因素。當穆斯林在捍衛他們的土地時,並不僅僅為了那一方水土,他們其實是在捍衛伊斯蘭的土地,伊斯蘭的家園。因此,穆斯林為保護他的土地、他的財產、他的家人、他的生命而戰死都屬於宗教的殉教者。這其實就意味著這是一場宗教衝突。一個嚴格自律的人,他的所有衝突都是有宗教背景的,尤其是阿以衝突更是一場烙著宗教印記的戰爭。因為這塊土地是伊斯蘭的第一個朝向,是眾先知的降臨之地,是伊斯蘭的第三聖地,穆聖的夜行和登宵之所。這塊土地在穆斯林心中有著特殊的意義和崇高的地位。因此,穆斯林在捍衛他們的土地時,其中包含著宗教的神聖的意義。

  同樣,對於猶太人來說,這也是一場宗教戰爭。因為,他們也將這塊土地視為上帝的允諾之地。在《舊約》和猶太律法《塔勒木特》的教義中,猶太人賦予了這塊土地太多的幻想。他們相信上帝的三個屬性;相信他們是上帝的選民;相信巴勒斯坦是上帝給予他們的允諾之地。他們中有人將《舊約》、“選民”和“土地”視為同生共存的三者,因此,他們以宗教的名義向我們開戰。為此,我們譴責那些意圖把伊斯蘭與這場衝突分開之人。我希望人們能夠理解我的話,我並不主張把宗教信仰與這場衝突分開,這樣做是對伊斯蘭的背叛,我不想這樣!我也不希望我的話被這樣理解。我希望的是:我所說的話有助於理解下面這段《古蘭》經文。真主說“你必定發現,對於通道者仇恨最深的是猶太教徒和以物配主的人。”(筵席章:82)這是針對穆聖時期的猶太人而言。穆聖之後,猶太人成為穆斯林的受保護者,安寧而和平地生活在穆斯林社會中。他們只有在伊斯蘭的家園才找到了安身立命之所。當時的猶太人生活富裕,擁有財富和權勢,我們與猶太人之間除了在文化上偶爾有點摩擦外,幾乎沒有發生過任何衝突。我要說,從宗教的角度來看,猶太人也象基督教徒一樣屬於有經人,雖然他們在現在這個時代無惡不作,但我不會因此而改變這個事實。在歷史上,十字軍戰爭時期,基督教徒也曾對我們百般殺戮,比猶太人還過猶不及,而當時的猶太人卻與穆斯林同在一個戰壕。我們在任何情況下都最應該實事求是的來看待問題。舉例來說,當有人問我,是否允許穆斯林迎娶猶太人為妻?我的回答是:不允許。因為伊斯蘭的法學家一致決議,不允許穆斯林迎娶侵略穆斯林民族的女人,即使她是一名有經人也罷。這就好像我娶了一個為以色列工作的女間諜一樣。這個推測是依據我們的歸納得出的,所有的猶太人都支援以色列,因而教法不允許穆斯林迎娶在任何一個國家中的猶太女性為妻。這個規定是普遍的,因為從拫本上來說,猶太人都支持以色列!以色列國就是建立在世界猶太人的捐獻和他們對各國政府施加的壓力之上的。

  美國“拉比”猶太院外集團的勢力對美國政府的影響和控制,使得以色列能夠長期存在。美國的勢力、金錢和武器,以及美國的否決權都由美國“拉比”猶太院外集團一手操縱。我們不得不承認“古蘭”經文的至理明言。

  真主說:“故他們除少數人外都不通道。”(婦女章:46)

  他們中只有少數人通道,因為任何事中都存在例外。公正地說,在我們對所有猶太人作出判斷時,他們中確有例外者。而我們只依據絕大多數猶太人的情況來判斷。伊斯蘭法學家們主張對絕大多數可以作出普遍的判斷,而對其中的例外則可忽略不計。

  關於我們與猶太人衝突的未來趨勢,我說,只要巴勒斯坦的土地還被猶太人佔領,阿以衝突就將持續,衝突雙方正如真主的常道一般,此消彼長,輪流交替。但最終結局只屬於敬畏者和穆斯林。當穆斯林擺脫對今世的念戀和對死亡的厭惡時,那麼勝利必將屬於穆斯林。現今,雖然穆斯林人數眾多,但都軟弱不堪。穆聖說:“你們人數很多,但卻如漂浮在水面上的泡沫,真主必定解除敵人心中對你們的畏懼,而在你們的心中投擲怯弱。”

  聖門弟子問:“真主的使者呀,什麼怯弱?”

  “貪圖今生,厭惡死亡。”

  當穆斯林擺脫對今世的貪戀和對死亡的厭惡時,必將出現一群受真主援助之人,他們彰顯真理直到世界末日。這群受真主援助之人在很多聖訓中都有提及。在一段艾布.艾曼瑪傳述的聖訓中,穆聖說:“我的民族中始終有一群人,他們是他們敵人的抵抗者和戰勝者,除了征戰途中的疲勞外,與他們為敵者不能損害他們一絲一毫。直到真主的命令來臨,他們一直享有勝利。”聖門弟子問道:“真主的使者呀,他們在那裏?”穆聖說:“在古都斯和古都斯的四周。”即“我在遠寺的四周降福”(夜行章:1)中所指的遠寺古都斯的周圍。包括巴勒斯坦、沙姆,也許還有埃及所有圍繞著古都斯的土地,。

  印沙安拉,所有圍繞古都斯之地都與遠寺血肉相聯,並為之奮鬥不息。但是,與這段聖訓最符合的人選是:他們憑藉伊斯蘭而成為他們敵人的反抗者和戰勝者,他們與古都斯血肉相聯,直到戰勝他們的敵人。到那時,所有的人都支持他們,包括古都斯的石頭和樹木。石頭和樹木說:“真主的僕人呀,穆斯林呀,這個猶太人躲藏在我的身後,快來把他處死吧!”這段聖訓沒有說:巴勒斯坦人呀,或者約旦人呀。而是明確指出了這群人是崇拜真主者,是伊斯蘭旗幟下的勝利之師。

  我們對於這場戰爭的確是等待者。真主說:“在那日,通道的人將要歡喜。(羅馬人:4)

  真主至知!

http://www.qaradawi.net/site/topics/article.asp?cu_no=2&item_no=4778&version=1&template_id=231&parent_id=17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