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派與團結-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講壇 > 講壇

教派與團結

(一)

教派林立是所有古老宗教必然的產物,是人類社會的真實狀態。

說自己是穆斯林,沒有任何派別當然是理想及崇高的說法,但是事實並不如此樂觀。人類自古以來就矛盾重重,對許多事物均有不同的認識與看法,對有充分形而上的宗教,不可能保持一致。

有千年歷史,而無教派的宗教,在人類歷史上尚未出現。古老的佛教沒有,一神論的猶太教或基督教也沒有,最後天啟的伊斯蘭教還是沒有。其它各種宗教更沒有。因此,教派林立是常態,沒有教派是奢望,卻與人類的天性及社會現實相悖。

中國穆斯林為遜尼及大眾派,該派分為許多小支派,多數教派能相安無事,互相尊重。少數則無法溝通和交流,有些教派中有些阿訇篩海甚至一張口,就火藥味十足。

見了一位多年未曾相見的老師,提及我在的清真寺矛盾重重,老師說,有矛盾證明大家對教門的關係與熱愛,假如像南方某些清真寺,大家都不進去,也就沒有矛盾了。老師說的有理,但只是一方面,他在國外很多年了,不知道國內伊斯蘭教界仰仗微信和網路的流行,以及缺乏權威機構及權威者的監督,各種口水仗逐漸白熱化,而且,口水戰中水準之低,令人驚訝。或許,中國穆斯林歷史上沒有的事情現在正在發生。

許多穆斯林懷著美好的願望,無視教派的存在,說是伊斯蘭教沒有教派,但事實勝於雄辯,與其巧言掩飾,不如正視事實。

如果正視現狀,我們會發現,教派林立不奇怪也不可怕,中國基督教或佛教,其實都是教派林立,它倆的教派比伊斯蘭教的教派只多不少,但是二者都相對平安無事。佛教專注于內心修養和道德說教,而且只有一些高僧說教,聽眾只是聽和服從,某些高僧傍大款騙錢的醜聞頻出,教眾並不公開反駁和咒駡;國內基督教專注于慈善及對外宣傳,教眾並不反駁牧師,二者內部教派不再是相互溝通的障礙;對於國外天主教某些神父好色的傳聞,仍然並不見該派信眾群起批判咒駡。唯有伊斯蘭教內,無論學者阿訇,還是普通民眾,幾乎全民都在討論教義教法,都渴望統一教律教義,結果仿佛唯有伊斯蘭教全民都在打口水仗。

總相比佛教和天主教,伊斯蘭教的阿訇學者,普遍很高尚很可愛,但是今天,對於任何一個有知識有操守的伊斯蘭教阿訇或學者,穆斯林中都會出現一批專業反對派,反對者假如能以證據駁倒對方,那不會絲毫客氣和猶豫,假如找不到證據,那就進行人身攻擊,言語之惡毒粗鄙,不亞於悍婦。一個群體,淪陷如此,哪有精力宣傳教門,及抵禦敵人攻擊。

總之,教派不可怕,可怕的是相互攻擊。教派林立而相互攻擊和扯皮,並自詡正統,別人是外道,整天在網上和現實中尋找異端和偽信及不信,所言三句不離教派,動輒謾駡,或惡毒地斷人庫福爾,主麻宣講及平常交談也不例外,才是要不得的。

教派之爭,曾經幾乎令中國穆斯林滅族,滿清殺回,究其原因,一是回民求生存抗暴,二是回民內部的教派矛盾,三是外部世界轉移矛盾,有意為之。殺回並非每次針對全部派別的回民,其中相當多的是針對新教哲赫裡耶。但是,殺戮新教,老教並未因此而繁榮昌盛,中國穆斯林,一榮俱榮,一損俱損,自古莫不如此。穆斯林應該銘記百年前的悲劇,無論阿校或清真寺學生,應該瞭解那段歷史,不能沒有記憶沒有教訓。 

(二)

無法溝通和對話,且撕裂民族的派別確實存在。

儘管我們號召教派求同存異,互相理解,緊抓真主的繩索,團結是力量,分裂內耗消弱自己。但是,一些教派總是反其道而行之。要麼理由堂而皇之,要麼舉意尚好,但事實卻走向分裂。

部分反萬哈比派:這些人本來是捍衛傳統反賽萊菲的,迷戀傳統不是問題,奇怪的是該派逐漸演變為通過蛛絲馬跡,將某些有爭議的問題斷為不信伊斯蘭教——庫福爾,通過各種推理,將許多穆斯林斷為卡菲爾,且口口聲聲自詡正統。常常憂愁其他穆斯林均迷誤或喪失信仰,只有自己蒙主喜悅,掌握正信。這就是問題了,該派最麻煩之處在於,對阿拉伯語及伊斯蘭歷史文化及伊斯蘭世界並不瞭解或精通,卻極其留意真主的本體——那種人的認識根本達不到的內容,同他們難以對話,因為還沒對話,他就想如何拯救可憐的你,你的證據越充足,他越覺得你迷誤之深。為拯救大家,該派很強硬很活躍。但是,該派強硬與活躍掩飾不了內心深感孤立和外在理論水準及經典證據的欠缺。該派是當前所以派系中最具殺傷力的。

部分理性主義者:理性主義者分許多等級,並非一概而論。隨著時代和科技的發達,許多人或多或少受一些理性影響,而且經典也提倡合理地理性思考,這些並非問題。麻煩的是偏頗的理性主義者,該派受漢學及艾哈邁迪亞影響,過度提倡漢語及傳統漢文化,過於向傳統漢文化及其它宗教妥協。提倡漢語和漢文化本沒問題,畢竟我們是中國人,生活在中國,但不能過分和毫無保留地超越經典,不能毫無考證而僅憑理性認識地否定一段聖訓或眾多聖訓,該派在宣教領域取得一定成就,並對某些經文有新穎的解釋,吸引一些青年及文化者,但是,卻在更大範圍內引起穆斯林分裂,仿佛傳統一無所是,該派不多考慮經典證據,將理性看得高於經典。假如理性高於經典,那麼教門將註定千奇百怪。與該派同樣有殺傷力的是,那些一門心思要扳正理性主義者的人,其實,他們再努力,也扳不正對方。

部分賽萊菲派:賽萊菲派本身很進步,對恢復教門原貌功不可沒,它最直接解釋《古蘭經》和聖訓。希望革新或恢復原本教義的人,都不同程度地受到一些賽萊菲派的影響。問題是偏激賽萊菲派,總認為別人偏離真主的大道,遠離了《古蘭經》和聖訓,甚至要求拋棄法學,其實法學是對《古蘭經》聖訓的直接引證或剖析推理,法學總體與天經聖訓一致,但是有時也會偏離一些,人的理解有時會有偏差。偏激的賽萊菲喜歡抓住一個法學細節,張口閉口說聖訓如何,其實聖訓上不同傳述比比皆是;他們喜歡確定許多聖訓是真是假,他們中連念過一年半載的學生娃都張口閉口聖訓的真假強弱,哪怕現實殘酷,國內其實尚無真正的達到鑒別聖訓級別的聖訓學家,偏激賽萊菲不問如何證明真主的實有,卻喜歡詢問諸如“真主在哪裡”之類的問題,不是不能問“真主在哪裡”,問題是不能刻意強調此問題,然後自詡正統。因為使者的生活軌跡,先知及聖門弟子最注重的還是內心的虔誠與敬畏,以及外在的功修及美德,哪怕先知問過真主在哪裡,但那是千萬段聖訓中罕見的傳述。

部分哲麻爾提:哲麻爾提工作本身很好,值得推廣,中正的哲麻爾提為中國穆斯林教門注入了活力,對恢復和加強群眾信仰功不可沒,穆斯林大眾應多參與並多支持。

但是偏激的哲麻爾提問題卻很大,他們一刀切,凡與我不同就是錯誤或浪費生命或迷誤,凡為現實生活奔忙就是貪圖今世,哲麻爾提中的遵循,實際有蘇菲的成分,蘇菲本來也沒問題,先知及聖門弟子中的許多行為是蘇菲的根源,問題是,先知和弟子並非局限于那些純粹的功修,先知及弟子有世俗的生活,還有建設和治理大地,蘇菲只選擇了精神追求,而偏激的哲麻爾提將某些蘇菲的個人體驗或個人主張直接大眾化,又剔除蘇菲大師的道德培養與各個階段的修煉,並放棄治理建設大地,這就是問題。他們不是信仰,而是方法實踐中將本來沒有任何教派色彩的團體賦予教派色彩。

教派與團結.jpg

圖片文字“你們當全體緊抓安拉的繩索,不要分裂!”(伊穆蘭家屬章103段)

(三)

既然無法溝通,就將之各自歸位。

《古蘭經》及聖訓如明燈,歷代先賢是引路人,遜尼大眾派教義簡單明確,但是,人們理解和認識卻千奇百怪、往往莫衷一是。

我們不願意承認教派存在,但是它確實存在。如果認為他們只是我們中思想偏頗的人,就會進行大量地對話溝通甚至說教勸教,其實這種溝通僅僅對其中某些“學問”不深,“意志”不堅的阿訇或群眾有益,對他們中高深的阿訇學者則不然,他們有強烈地引領大家脫離迷誤的舉意,因此,他們酷愛辯論和說教,假如辯不過,就斷庫福爾,或者謾駡詛咒。溫和者則認為別人無知、可憐。

伊瑪目安薩里論及那個時代的辯論,認為絕大多數的辯論毫無裨益,一生的辯論不如夜間禮兩拜。我們這個時代也如此,看看一些阿訇群,聽聽他們的對話,和九百年前的伊斯蘭教世界(十字軍趁虛而入)如出一轍。

假如將諸如以上幾個團體列為獨立的派別,對其中某些派別,以遜尼大眾派看待什葉派(不是信仰或教義而是方法論上猶如什葉派)看待之;對待另外一些派別,應該像對待某些蘇菲門宦(不是全部),那麼,一提及他們,就涇渭分明地對號入座,定位了,就不再糾纏說理了,不再費力談論教義教規。對話和溝通,只是限於瞭解對方及介紹自己。也就是中國穆斯林原有的“各行其是,互不干涉”。該主張高瞻遠矚,但前提是教派劃分已經明確。

目前各個團體派系不將自己限定在某個教派中,認為大家同屬遜尼大眾派,同屬一個教派,只是某些觀點不一致,因此,糾正對方,拯救對方于迷誤就是義不容辭的了。這就是問題,因為每個群體都以為自己對,且“每夥人對於自己的都沾沾自喜”(羅馬章32節)

中國穆斯林應當承認許多派別真實存在,彼此在教律甚至思想信仰上的溝壑,已經無法跨越。假如已經將自己劃定在某個教派,那就具有相對穩定性。各個教派均有本派的代言人,他可以用心對自己的教眾出各種哪怕稀奇古怪的侯坤,不必指點其他穆斯林。此相對穩定性,對民族和宗教並無消極影響。

(四)

教派間可以做沒有爭議的事情。

某些穆斯林團體間難以進行思想溝通,派系觀念明顯,但是,在外人眼中,其實是一個團體,中國穆斯林其實是一損俱損,一榮俱榮,穆斯林自己都分不清許多派別,外人哪裡顧得上區別我們的團體,因此,在難以進行思想溝通,要再次劃分教派前提下,可以進行某些交往,並做些令雙方皆大歡喜,起碼不至產生矛盾的跨教派工作。這些交往和工作做多了,大家熟識且有了信任,某些言語就可能不至於太尖銳刻薄,久而久之,就能走出無窮無盡辯論的怪圈,就能盡可能化解彼此矛盾。

跨教派的工作,最好是做一些公益,比如給困難人提供幫助,探望並幫助鰥寡孤獨,給學習優秀的人進行獎勵,在朝覲中相互幫助,幫助穆斯林非穆斯林災民。進行不分教派的藝術交流。教人用泰志偉德念誦《古蘭經》,宣導背誦《古蘭經》,舉辦誦經比賽,獎勵哈菲茲。這些不需要教派理論和分歧。

這些都是任何派別都贊成的工作,如果我們用心做公益,就足夠我們忙乎的。從形而上講,哪怕挺偏頗極端的伊斯蘭派別,因為認主獨一,且念禮齋課朝,都不輸基督教佛教。但是,從社會組織活動及公益影響而言,再中正的中國穆斯林,都無法和基督徒佛教徒相比,完全不在一個層面上。而宗教的傳播,獲取民心,靠實惠不靠形而上。

跨教派的工作及各種公益做的多,並堅持傳統遜尼大眾派的大方向,派別內部細節問題就是次要的了,否則整天埋頭自己的小問題,打自己的小算盤,且悲天伶人,將時間精力消耗在爭論和內訌中卻渾然不知,恰如今天之現狀。

方法不對頭,喊團結也沒用,每個團體都會高念:“你們當全體緊抓安拉的繩索,不要分裂!”(伊穆蘭家屬章103段)

當前,穆斯林內憂外患,國內黑穆極盡誹謗、攻擊穆斯林之能事,國外美以公開狼狽為奸,侵佔耶路撒冷,大敵當前,穆斯林教派將重點放在跨教派工作和公益上,相互合作溝通,團結一致,這才至關重要。

我們無法無力,唯求真主保護!

教派與團結2.jpg

2016年4月24號   李賢福

原文“關於教派”  2018年1月10號修改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