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明良:為什麼反恐越反越恐?-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講壇 > 講壇

馬明良:為什麼反恐越反越恐?

恐怖主義產生的根源是十分複雜的,如貧困、失業、失望、被邊緣化的感覺、文化或宗教極端主義思想等等;但就中東地區的恐怖主義而言,除了這些因素外,還有一個原因,即霸權主義和強權政治的刺激。

霸權主義惟我獨尊、目空一切、以強淩弱、以大欺小、以力壓人的思想和行為,使中東地區的一部分人感覺到強權就是真理,世界無公平可言,無公道可言,無正義可言,當他們的呼聲無人傾聽,他們的苦難無人關注,他們的處境無人同情時,就萌發出一種以毒攻毒式的復仇心理,這種病態心理在霸權主義和強權政治的不斷刺激下,轉化為一種不計後果的甚至不惜傷及無辜的恐怖行動。

恐怖主義是全人類的公敵,按理應該成為“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但事實上呢?為什麼“反恐越反越恐”?其中主要的一個原因就是霸權主義和強權政治為恐怖主義提供了口實,霸權主義者對內講民主,對外行霸道,迷信武力,耀武揚威,藐視國際法和聯合國憲章,動輒對一些國家進行軍事打擊,甚至不惜傷及無辜,不惜摧毀平民的房屋和基礎設施,不惜把一些國家變成其新式武器的試驗場。“戰斧”式巡航導彈並非僅用於瞄準軍事目標,還同樣用於瞄準工廠、橋樑、平民區,甚至醫院、難民營和使館。儘管恐怖主義者用這些事實來證明其所發動恐怖襲擊的正確性和正當性是十分荒謬的!但它的確具有相當的蒙蔽性與欺騙性,爭取到了一些霸權主義的受害者的理解和支持,從而能擴大自己的生存和活動空間。同時,這也促使一部分溫和主義者變成了激進主義者,一部分激進主義者變成了極端主義者,一部分極端主義者變成了恐怖主義者。

反恐必須借助東方智慧,標本兼治

大量事實證明,西方外科手術式的反恐方式已經失敗。所以反恐必須借助東方智慧,必須標本兼治。

恐怖主義和霸權主義是對當今世界和平的兩大威脅,伊斯蘭文明與中華文明的和平理念有助於防範恐怖主義,抵制霸權主義。伊斯蘭文明與中華文明都尊重生命,反對踐踏生命,提倡仁愛寬容,反對傷害無辜,這不僅對恐怖主義的思想基礎是一種有力的震撼和動搖,而且能夠挽救那些受極端主義思想迷惑的社會群體,最大限度地孤立恐怖主義者,使其失去“市場”,失去社會基礎,失去活動空間,失去立足之地,最終走向窮途末路,被全人類所唾棄與抵制。

伊斯蘭文明與中華文明關於人人平等、公正處事、公道行事、與人為善、以鄰為伴、和諧相處的理念對霸權主義的種族優越感和文化優越感也是一種有力的衝擊。

霸權主義的思想基礎就是“文化優越論”以及由此而來的“己所欲施於人”的所謂“使命意識”,試圖用經濟、科技、軍事、文化等各種手段“改造世界”、“重塑世界”,用自己的文化模式統一世界。而在其眼裡,伊斯蘭世界和中國是其推行霸權主義,實行強權政治,施行文化侵略的兩大障礙,於是編造出所謂“伊斯蘭威脅論”和“中國威脅論”的政治神話。這恰恰證明伊斯蘭文明與中華文明是維護世界和平的重要保障。

在目前情勢下,儘管西方有人鼓吹“霸權理論”,但作為穆斯林學者和中國學者目前所應做的不是與西方一些學者對罵,而是應該平心靜氣和地、理性地探討問題,並與那些仍然保持著清醒頭腦的有“文化自覺”意識的西方學者聯手,共同挖掘包括伊斯蘭文明與中華文明在內的世界各種文明中的和平精神文化資源,並用時代的價值視野對其進行分析、梳理,從中提煉出有利於維護世界和平,促進人類安康的有價值的成分,進而使之成為全人類的共同精神財富,成為人們內心深處阻止戰爭,保衛和平的無形的銅牆鐵壁,使那些弱肉強食、以強淩弱、以大欺小的社會達爾文主義的“叢林規則”成為被人們所拋棄的野蠻規則。在國際事務中,以平等代替歧視,以對話代替對抗,以和諧代替衝突,以民主代替霸道,以協商代替制裁,使世界走出殘殺、走出仇恨、走出野蠻,走向仁愛、走向文明、走向和平與繁榮。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