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古蘭經科學奇跡的若干思考-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講壇 > 講壇

對古蘭經科學奇跡的若干思考

最近一些年來,以前所未有地形式展開了對古蘭經中科學奇跡的重視,為此,在伊斯蘭世界很多地方還專門成立了一些委員會、中心和機構等,並還時不時舉辦一些會議進行專題討論和宣傳。

在詳細展開這個話題之前,我想首先指出兩點:

第一,我和已故的艾大長老馬哈穆德·謝勒圖特看法一樣:我們不可以用各種科學理論來注釋古蘭經,他是這樣說的:

“古蘭經適合於所有時空範圍的科學問題,而科學是不確定,不可靠,也沒有最終意見,如果我們把古蘭經拿來按照這些顛覆無常的科學問題解釋的話,那麼對古蘭經的理解也就會隨著它的變化而變化,科學問題中都難免帶有錯誤的可能性,這樣,我們在捍衛古蘭經方面,就會置自己於非常尷尬的境地”。

為此,我們必須要讓古蘭經避免陷入這種危險的處境。

第二,至於沒有任何懷疑和取捨空間且確鑿無疑的科學事實,不排除在古蘭經中通過直接或暗示的方式有所概括性的提到和指出,這樣,一方面可以加深信士的信仰,增加定信;另一方面也可以讓非穆斯林們進行認真的研究和思考,古蘭經概括性地指出了這點:

“我在天地四方和他們自身中昭示諸多跡象,直到他們明白古蘭經是真理(41:53)”。

我還記得,一九九三年時,曾經受邀在瑞士蘇黎世天主教學院發表一堂講座,演講結束後,開始展開對話,一位元出席者過來問道:

“穆罕默德是怎麼知道胎兒在母親肚腹裡的發展階段的,這在古蘭經中有非常精確的提到,而科學也只是近現代才發現這一事實的”?

我對他簡單地答覆道:“這意味著古蘭經不是來自於穆罕默德,他是一個文盲,不會讀寫,而這肯定只是來自真主的啟示”。

從原則上來說,我們不反對這種對古蘭經中科學奇跡進行研究並呈現給世人的發展趨勢,但與此同時,我們不能敞開大門致使已經到了草率注釋的程度。我們對這種潮流的限制——儘管其中略微顯得有些保守,是為了避免我們的年輕人不要被極端、偏執和恐怖等潮流所獵獲,我們通過對古蘭經中科學奇跡的發現,是為了讓他們來從事科學事業,並鼓勵他們重視科學和科學事業,這應該是一件樂見其成的好事。

如果說談論宗教事情,是為了引起年輕人的注意的話,那麼我們首先就要響應這種需求,並告訴他們伊斯蘭不僅僅是儀式,而且還是科學和文明。這樣,我們就可以保護他們避免成為那些試圖通過各種與宗教無關的花言巧語來破壞理智、擾亂思想、麻痹意識等潮流的獵物,另外,同時通過這種宗教文化在年輕人之間傳播了科學文化知識。

但是,在此我們應該注意的是,有很多穆斯林和非穆斯林的文化分子都指出了一個關鍵問題:

如果說古蘭經先于這些現代科學成就而早就指出了科學事實,並發現了控制宇宙的規律的話,為什麼穆斯林沒有注意到這些?為什麼沒有在別人指出之前自己先發現這些而躋身競爭行列?

為什麼多個世紀以來,穆斯林一直在等待別人來發現科學事實?這些科學事實推動了科學的驚人發展,改變了地球上的生活面貌,然後穆斯林現在才出來說:這些在我們的神聖經典裡早就有所記載云云?

我認為,為了給穆斯林提出一些建設性倡議,是應該提出問題的時候了:在現代科學成就的背景下,為什麼古蘭經科學奇跡研究人員不把他們的精力拿來研究古蘭經中新的科學課題?這樣就可以在別人發現之前我們自己首先有所新的發現,而不至於始終仰賴於別人?

不應該忽略的是,古蘭經從第一段經文開始,就給穆斯林提供了文明的鑰匙,給穆罕默德使者(原主福安之)的啟示開始,就集中在命令閱讀,強調知識和筆(記載知識的工具)和人(承載知識的載體),古蘭經還要求以他所賜予人類的知識來建設大地,而沒有為科研設置條條框框,天地以及其中的一切都是科學研究的範圍,真主說:

“他為你們降服了諸天與大地中的一切,其中對於思考的民眾有著諸多跡象(45:13)”。

該段經文結尾處非常重要,科學(知識)的大門只為“思考的民眾”而開啟,而根本不看他們的信仰、種族和語言等,這正是今天的穆斯林所缺失的主命,當他們放棄了理智和思考、並依賴於形式化教門和空洞的修行的時候,發生文明的倒退就是一種必然,直到今天這種文明倒退還一直困擾著伊斯蘭世界。

把我們這些“古蘭經科學奇跡機構”轉變為“科學研究中心”,以古蘭經中提到的科學提示為出發,在不同科學領域展開新的探索,不是更好嗎?這樣,我們就可以按照我們的思維、努力和建設性倡議來理直氣壯地談論古蘭經中的科學奇跡,同時還可以改善我們伊斯蘭社會的狀況,並與其它民族賽跑,事實證明,我們的宗教和能力,就是對我們尋求科學知識和文明以及所有有益於人類並給人類帶來今後兩世幸福的最大激勵。

在伊斯蘭文明構建之初,我們的先輩們就在探索和研究,在各類學科發現方面贏得了賽道。而在當時世界上史無前例的這種意識背後的推動力,就是伊斯蘭對科學的全面重視,並使學者的墨汁等同于烈士的鮮血,認為學者是人類中最為敬畏真主的人,因為他們通過所獲得的科學知識,最能理解到真主設置在宇宙中的規律,理解到造化的奧秘和造化者的偉大,而他們當時根本沒有古蘭經科學奇跡的學術機構和學校等,而是通過自身對宇宙中主宰設置的奧秘和跡象的探索發現,並盡可能地把他們所獲得的知識拿來造福於人類。

我們是否需要一種新的科學覺醒,再一次把伊斯蘭世界列入世界發展地圖,使伊斯蘭世界積極主動地參與到新的科學革命之中?

這是願望,希望可以變為現實,真主掌管著成功!

 -------------

作者簡介:馬哈穆德·哈姆迪·劄魯格,埃及前任宗教基金部部長。1933年出生於埃及一個村莊,1959年艾資哈爾語言系學士畢業,1968年德國慕尼克大學哲學博士畢業,1969-1995年期間一直在艾大任教,1995年擔任艾大副校長,1996年擔任宗教基金部部長,1997年獲得過最高文化理事會頒發的社會科學榮譽獎。曾經出席參加很多會議,也是多個宗教機構的成員,主要著作有《安薩里和笛卡爾之間的哲學方法》、《西方概念中的伊斯蘭》、《倫理學入門》、《現代哲學研究》、《哲學入門》、《西方思想鏡像下的伊斯蘭》、《宗教和文明》、《宗教、哲學和啟蒙》等。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