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宗教的誤解-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講壇 > 講壇

對宗教的誤解

作者簡介:穆罕默德·哈姆迪·劄魯格,埃及前任宗教基金部部長。1933年出生於埃及一個村莊,1959年艾資哈爾語言系學士畢業,1968年德國慕尼克大學哲學博士畢業,1969-1995年期間一直在艾大任教,1995年擔任艾大副校長,1996年擔任宗教基金部部長,1997年獲得過最高文化理事會頒發的社會科學榮譽獎。曾經出席參加很多會議,也是多個宗教機構的成員,主要著作有《安薩里和笛卡爾之間的哲學方法》、《西方概念中的伊斯蘭》、《倫理學入門》、《現代哲學研究》、《哲學入門》、《西方思想鏡像下的伊斯蘭》、《宗教和文明》、《宗教、哲學和啟蒙》等。

伊斯蘭歷史上見證了不少的衝突事件,其中就有哈裡發奧斯曼執政期間開始出現的一場大災難,一直延續到哈裡發阿裡時期,反對伊瑪目阿裡和其追隨者的那些哈瓦立及們慫恿製造了一場又一場的血腥戰爭。在伊拉克時,有一些哈瓦立及們關於穿著帶有跳蚤血液的衣服禮拜的教法判令而詢問阿卜杜拉·本·歐摩爾。阿卜杜拉·本·阿莫爾回答道:你們這些伊拉克人也真是奇怪啊,你們連侯賽因·本·阿裡都敢殺害,還要跑來詢問關於跳蚤血液的事情?他們罪大惡極,濫殺無辜,然後又對一些雞毛蒜皮的事情糾纏不清,刨根問底,似乎那才是宗教。

另外一起事件,哈瓦立及殺害了阿卜杜拉·本·罕巴拜·本·阿爾特,對他那已經有身孕的妻子開腸破肚,而這僅僅只是因為他沒有堅持他們對伊瑪目阿裡的那種信仰,當他們就對伊瑪目阿裡的信仰而問他的時候,他不得不大加讚美。事後,他們去到一個椰棗園主人那裡想買一顆椰棗樹,這椰棗樹的主人是一位基督教徒,他目睹了他們所幹的一切,他對他們說道:想要就拿去吧!意思就是我把這顆樹送給你們了。他們回答道:不,我們不非法侵吞人們的財物,指主發誓,我們一定要付錢才拿這顆樹。這人回答道:也就奇怪了,你們連阿卜杜拉·本·罕巴拜這樣的人都敢殺害,卻不接受我的一顆椰棗樹?

眾所周知,哈瓦立及們堅持禮拜和齋戒,還常守夜間拜,非常注重宗教功修的這些表面儀式,儘管如此,他們卻又濫殺那些就伊瑪目阿裡的事情和他們觀點不一的無辜者們。

上面這兩個例子,就充分說明了這些人在教門和行為之間的嚴重脫鉤。伊斯蘭不僅僅是所履行的儀式,而是涉及生活各個層面的完整行為,它是一種價值,表現為在隨時隨地播種美好的一言一行,它是對神聖尊嚴的維護,而首當其衝的就是對生命的捍衛。

這種矛盾行為在一些團體那裡一直存在,他們非常注重背記古蘭經,履行功修儀式,死死抓住在宗教中一些無關緊要的形式,而與此同時,又和他們的祖先(哈瓦立及)如出一轍,非常冷血、缺乏仁慈、毫無罪惡感地去迫害觀點不一者。

在這些人行為之間的嚴重脫鉤,在伊斯蘭穩麥的生活中造成了巨大麻煩,具體體現在把伊斯蘭簡化並限定在了部分儀式方面,而忽略了其它一些對穩麥生活更為重要、更為迫切和更有影響的一些方面。

令人不無遺憾的是,一些人蠢蠢欲動,為了一些無關緊要的事情挑起衝突,他們認為這才是宗教,比如,面紗、斯瓦克(阿拉伯木制牙刷)、短袍和鬍鬚的長度等類似的一些細枝末節的事情,為此引發爭執和衝突,耗費穩麥的時間,耽誤了一些核心重要事情。

記得有一次,我進入一個清真寺去禮主麻,發現一個人看起來很有教門的樣子,但是非常遺憾的是,他小題大做地製造了一起麻煩,他情緒非常激動地在清真寺大喊大叫,影響禮拜的人們,當他惱羞成怒的時候,發誓絕不再到這個清真寺來禮拜,因為這座清真寺的禮拜是荒謬不對的。他認為荒謬的原因就在於:主麻天時候,在清真寺響禮時的班克念了兩次,第一次是響禮時間進入時,第二次是伊瑪目登上演講臺之後。在他看來,這是非法的,是荒謬的,違反了聖行,當時禮拜的人想讓他安靜下來,卻都無濟於事,最後這個人沒有禮拜就走出了清真寺。

大家知道,這第二次班克,在哈裡發奧斯曼·本·奧帆時期就已經存在了,絲毫沒有違背伊斯蘭教義,對宗教和宗教信徒沒有任何傷害,第一次和第二次的班克都是紀念安拉的一種形式,同時也是提醒人們禮拜時間已到。當時,哈裡發奧斯曼發現,有的人沒有聽見第一次班克,然後命令再念一次,讓那些第一次沒有聽到的人聽到,聖門弟子都接受認可他這種做法,一直成為一種優良傳統流傳至今,但是今天一些眼光狹隘的人,偏偏要製造偏激和激進,而殊不知,真正的信仰是在人們之間傳播寬容、團結和友愛。

激進者不知道事情輕重緩急的順序,聖行不是主命,副功不是當然(必須),緊要的事情有它特定的判令,宗教建立在容易之上,穩麥利益的優先性,避害先於驅利,必須考慮教律宗旨,不可以根據個人好惡、隨心所欲、或者是受到某種思潮、政治和派系的驅使而隨意選擇。

伊斯蘭社會迫切需要重新排列出行為先後主次的金字塔,這已經被無知的激進者們給本末倒置了,傷害了伊斯蘭和穆斯林大眾。

伊斯蘭,是信仰、教律、倫理和文明的總和。任何情況下,都不可以把伊斯蘭簡化成某一個元素,而忽略了其它,這既是對宗教的犯罪,也是對世俗的犯罪,伊斯蘭不可分割,古蘭經一再警告我們對經典信仰一部分而否認一部分,真主說:“難道你們信仰經典的一部分,而否認另一部分嗎?你們中誰這樣幹了,對他的懲罰就是現實生活中的羞辱,複生日時遭受嚴厲的刑罰(2:85)”。

聖訓中記載:“一個女人因為一隻貓而進入火獄,她把貓關起來,既不給它餵食,也不放它去草地中自己尋找食物”,儘管這個女人善良和敬畏,但還是未能從火獄倖免;有人給穆聖講起了一個女人,她封齋、禮拜並完納天課,但是她用言語傷害了鄰居,穆聖說道:“她在火獄中”,因為宗教是規定的儀式的同時,也是倫理道德,穆聖說:“我被派遣,就是為了完美優良品德”!

在比如,那些呼籲執行伊斯蘭教律的人,他們理解的教律無非就是執行法度。而事實上,執行法度是進入到執行教律中的必然的事情,實際上這也不是教律的全部,甚至不會超過教律的百分之五,是否可以把伊斯蘭簡化為是使者所說的那種法度之中呢?使者說:“你們應該盡可能地讓穆斯林避免法度,如果有一個出路,就放他一路。伊瑪目錯誤地原諒一個人,勝過他錯誤的懲罰一個人(提爾米茲聖訓集)”。

這從穆聖處理邁爾茲的事情中可以清晰的看出,他當時來到使者跟前,承認自己犯了姦淫之罪,要求執行亂石擊死的法度。大家知道,自我招認是主要證據,但是主的使者在他的多次招認中都沒有理他,儘管邁爾茲再三堅持認罪,以至於艾蔔·拜克爾對他說道:你已經承認三次了,如果你第四次承認的話,先知將對你執行法度,之後他還是第四次認罪了,於是先知命令聖門弟子對他執行法度,當要開始執行法度的時候,他逃跑了,聖門弟子把他追了回來,執行了石刑,直到死去。當先知得知這件事後,顯出生氣的樣子指出:在他逃跑之後,最好的做法是應該任隨他去。因為這種逃跑本身就可以算是對自己招認的一種反悔,這樣就可以不執行法度。

伊斯蘭不僅僅是死記硬背和固定儀式,而是樹立志向、形成決心、推動實現全人類幸福的一種宗教。一個聖門弟子,當他背記十段古蘭經經文後,就不再繼續往下背誦了,直到遵守並執行了十段經文的內容為止。在今天的伊斯蘭世界,有數百萬的哈非祖(通背古蘭經者),而並非所有的聖門弟子都是通背古蘭經,但是他們認識到了執行古蘭經內容的重要性。

我們是在如何對待古蘭經?我們已經把古蘭經簡化在了一些表面性的事情方面,讓它成為了我們拿來沾吉的經典,我們把它放在家裡最顯眼的地方,或是工作地點,或是汽車上,給亡人誦讀,在各種場合下誦讀,我們為誦經家的美妙聲音讚不絕口,但要知道古蘭經絕不僅僅是為此而降示的。

降示古蘭經是為了成為穆斯林的一種生活方式,這種生活方式包含了教義和價值,推動生活的發展和提高,在各個地方傳播幸福美好,只有這些全部疊加在一起,才能增加對真主的臨近,並獲得真主的喜悅。

宗教中的先後主次應該體現在具體行為之中,也就是把價值轉化為現實實踐,把教義轉化為行為舉止。聖訓記載:“信仰絕不是妄想,而是內心的堅定和行為的落實”。

穆聖告訴我們,真主恕饒了一個在乾旱的沙漠裡給一隻饑渴難耐的狗飲水的人,如果說這就是給動物提供善行的人的回賜的話,為人類行善的人,應該得到怎樣一種回賜呢?

我們迫切需要糾正對伊斯蘭的理解,來剷除掉長期以來堆積在內心深處的荒唐思想和錯誤觀念,正確建立起我們與真主、後世、自身和周圍世界的關係。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