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推長老:《古蘭經》兩大令人稱奇的特點-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講壇 > 講壇

布推長老:《古蘭經》兩大令人稱奇的特點

9_201303251123351LGGO.jpg

《古蘭經》有許多有別於其他的天啟經典的特點,但是我想要重點談一談《古蘭經》最突出、最令人稱奇的兩個特點。這兩個特點是其他天啟經典所不具備的。

《古蘭經》令人稱奇的第一個特點

第一個特點眾所周知,《古蘭經》是由至聖(願主福安之)口授給我們的,這一傳授過程通過精確無誤的書面記錄和準確可信的口頭傳述代代相傳,延續至今。儘管《古蘭經》的傳授鏈條如此之長(《古蘭經》下降至今已有1400多年歷史),但這個鏈條卻沒有丟失任何一環,沒有令人生疑的缺口,亦沒有存疑的分歧。我們面對這部神聖的經典,猶如注視著我們眼前那朗朗晴空中,光芒萬丈的太陽,沒有一片雲彩能擋住太陽。正如我們和太陽之間,沒有颶風也沒有濃霧能夠遮蔽太陽的光芒。我們和《古蘭經》之間,也是沒有任何障礙的。

對於在至聖(願主福安之)的命令和監督下,完成的首次記錄《古蘭經》的經過,以及之後,為了將《古蘭經》定本,艾布·伯克兒命令宰德·本·薩比特完成的第二次記錄,我們暫不展開說明。《古蘭經》的第三次收集記錄工作是在奧斯曼的主持下完成的,他當時和四位《古蘭經》誦讀家兼哈菲茲簽訂了協議,這四位元誦讀家兼哈菲茲是:宰德·本·薩比特、阿卜杜拉·本·祖拜爾、賽義德·本·阿綏和阿卜杜拉合曼·本·哈裡斯。他們依著宰德·本·薩比特記錄啟示的書法寫了七個抄本,這一過程中,他們不僅參考了先知家裡已有的那些記載在古蘭寫本上的啟示,還請了兩個哈菲茲來監督他們。

《古蘭經》定本之後,奧斯曼派人把七個抄本送往當時最主要的幾個地區:庫法、巴士拉、沙姆、葉門、麥加和巴林。至於宰德·本·薩比特在艾布·伯克兒執政期間記錄下來的母本,則被奧斯曼私藏。

有哪一條消息,哪一部經典歷經數十個世紀而被完整無缺的保存下來?儘管有很多人妄圖對《古蘭經》動手腳或搞破壞,但沒有人成功。也沒有人能篡改《古蘭經》,哪怕是一個單詞。主啊,人的理智無法理解這種保護背後的原因。只有見證數十個世紀以來,事實對安拉的言語的驗證。安拉在《古蘭經》中說:“我確已降示教誨,我確是教誨的保護者。”(15:9)“那教誨確是堅固的經典,虛偽不能從它的前後進攻它,它是從至睿的、可頌的主降示的。”(41:41-42)

《古蘭經》令人稱奇的第二個特點

《古蘭經》令人稱奇的第二個特點,可以稱之為“安拉的莊嚴在《古蘭經》中的體現”。這一特點是《古蘭經》作為奇跡最顯著的特點。這一特點,所有人都能感同身受,即使是那些沒有很深厚的阿語功底的人,以及很多堅信安拉,但卻沒有掌握《古蘭經》要義的非阿拉伯人,他們都能感受到《古蘭經》的這一特點。

所謂真主的莊嚴在《古蘭經》中的體現,指的是《古蘭經》中沒有凡人的屬性和本性。當你細細審視你誦讀和傾聽的那些《古蘭經》經文,你會發現它是真主莊嚴和神性的一面鏡子。當你凝神思考,你會發現《古蘭經》經文截然不同於凡人的天性與需求,它絕沒有凡人言論中充斥著的那種人性的弱點。

眾所周知,言語是能夠精確反映說話者天性、性格與需求的一面鏡子。人心靈深處對某事的反應,會顯露在他的文章和言語中。因此,一個作家是很難模仿另外一個作家的寫作手法。舉例來說,很多人模仿賈希茲(阿拉伯文學大家)的風格,但他們都以失敗告終。因為寫作風格不僅僅是遣詞用句,而是一面反映作者內心的明鏡。即使有人可以成功模仿另外一個人遣詞用句的方式,他絕不可能模仿到另一個人的天性與人性,他也就絕不能成功地模仿到另一個人的寫作風格。

如果我們搞明白了這一點,那麼,接下來要說的這一點也就很清楚了。一個人,無論他是誰,都不可能脫離人的屬性而成為神。他絕無可能表現出安拉所具有的與人性截然不同的神性,也絕無可能說出莊嚴、崇高,且蘊含神性的話語。毋庸置疑,人不可能做到這一點,因為人性一生都與它的主人相伴。

《古蘭經》完全脫離了人的特性,《古蘭經》中沒有人的特性、人性的弱點及人性的需求。《古蘭經》的言語是奇妙無窮的,它體現主宰的莊嚴,蘊含神靈的屬性,它談論創造、造化、生與死、震懾與洞悉。它是一道光芒,射穿了語言與語言之間的壁壘,直抵聆聽它和誦讀它的人。

我將以降自崇高安拉那裡的經文為例,讓我們捫心自問,這樣的經文,可能出自凡人之口嗎?

“指你的主發誓,我必將他們和眾惡魔集合起來。然後,我必使他們去跪在火獄的周圍。然後,我比從每一宗派中提出對至仁主最悖逆的人。然後,我確知道誰是最該受火刑的。你們中沒有一個人不到火獄的,那是你的主決定要施行的。然後,我將拯救敬畏者,而讓不義者跪在那裡面。”(15:68-72)

“我確是真主,除我外,絕無應受崇拜者。你應當崇拜我,當為紀念我而謹守拜功。”(20:14)

“他們確已使你幾乎違背我所啟示的教訓,以便你假借我的名義,而捏造其他的教訓,那麼他們就會把你當朋友。要不是我使你堅定,你幾乎已傾向於他們了。如果那樣,我比使你在生前嘗試加倍的刑罰,在死後嘗試加倍的刑罰,使你不能找到任何人幫助你來對抗我。他們確已使你幾乎不能安居故鄉,以便把你逐出境外。如果那樣,他們在你被逐之後,只得逗留一會兒。這是在你之前我所派遣的眾使者的常道,你對於我的常道不能發現任何變更。”(17:73-77)

“你告訴我的僕人們,我確是至赦的,至慈的。我的刑罰確是痛苦的。”(15:49-50)

“我創造精靈和人類,只為要他們崇拜我。我不望他們的供給,我也不望他們的奉養。”(51:56-57)

“我確是使人生,使人死的,我確是最後的歸宿。在大地破裂而他們迅速走出墳墓之日,那集合的事對於我是容易的。我全知他們所說的讕言,你不能強制他們,故你應當以《古蘭經》教誨畏懼我的警告的人們。”(50;43-45)

讓我們細細咀嚼這些經文以及類似的經文,我們就能品嘗出蘊含其中的主宰的莊嚴性和神靈的特性。試問:凡人能夠創造出這樣的話語嗎?能夠說出類似的話語嗎?或者僅僅是偽造這樣的話語,能做到嗎?

人的天性是無法被戰勝的,不然,讓那些妄稱為神的法老們試著說出像來自崇高安拉那裡一樣的語言吧!那種語言使聆聽者與誦讀者都能感受到主宰的莊嚴與威嚴。然而,你會發現,法老的舌頭漫無目的的在口腔裡打圈,無論他怎麼竭盡全力去模仿那種莊嚴的言辭,最終從他的嘴裡出來,全是一些陳詞濫調。他作為人的天性和弱點出賣了他。

《古蘭經》有震懾人心的作用,它把莊重與恐懼注入人心。這就是安拉的莊嚴在《古蘭經》中的體現,這是《古蘭經》作為奇跡最顯著的一個特點。

 下面我將援引一則有史可查的故事,這則故事充分證明了安拉的莊嚴在《古蘭經》中的體現。土耳其·奧斯曼哈裡發帝國的創始人奧斯曼·艾爾多安,有一在布爾薩附近做客。就在他入房就寢時,他看到牆上掛著一個東西,走近一看,發現是一本掛在牆上裝飾的《古蘭經》。他便像士兵見到長官一樣,畢恭畢敬地立正站立在《古蘭經》前,雙手緊緊的貼在胸前,一動不動地站到晨禮時分。這就是安拉的莊嚴通過《古蘭經》體現在奧斯曼·艾爾圖·安熱裡身上,讓他心悅誠服地做出如此的舉動。而安拉對這個有信仰的人的這一舉動的回報,便是使他清廉的後裔,成為了伊斯蘭帝國的哈裡發,借助他們的手將將伊斯蘭在全世界發揚光大。

(艾大學子眠者譯自《希拉》雜誌,艾大學子薩利赫校譯)

原文連結:

http://www.hiramagazine.com/%D9%85%D8%B8%D9%87%D8%B1-%D8%AC%D9%84%D8%A7%D9%84-%D8%A7%D9%84%D8%B1%D8%A8%D9%88%D8%A8%D9%8A%D8%A9-%D9%81%D9%8A-%D8%A7%D9%84%D9%82%D8%B1%D8%A2%D9%86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