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赫哈姆則•尤素夫談“恐怖主義”及“穆斯林同性戀者”-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處世 > 社會 > 社會

謝赫哈姆則•尤素夫談“恐怖主義”及“穆斯林同性戀者”

謝赫哈姆則•尤素夫談“恐怖主義”及“穆斯林同性戀者”

“身為美國穆斯林,我們遵循的是坦蕩且包容的伊斯蘭,是穆罕默德•阿裡所遵循的伊斯蘭,是堅決杜絕仇恨、偏執與狹隘的伊斯蘭,是杜絕所有踐踏他人權益、玷污伊斯蘭信仰者的伊斯蘭。”

2016年6月13日,眾多北美穆斯林領袖共同簽署了《奧蘭多宣言》,其中包括謝赫哈姆則•尤素夫(Shaykh Hamza Yusuf),謝赫阿卜杜拉•本•半雅(Abdullah Bin Bayyah),謝赫法拉齊•拉巴尼(Faraz Rabbani)。

謝赫哈姆則•尤素夫在接受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採訪時談到了若干棘手的問題,現摘錄如下:

問:穆斯林已經簽署了眾多譴責恐怖主義行徑的檔,你們為什麼還要再簽署這份宣言?

答:雖然我無法掌控別人的行為,雖然那些恐怖分子無法代表我或我的信仰,但是長久以來,世人一直都在指責穆斯林沒有對恐怖主義行徑作出足夠譴責。沒人會把“基督複臨安息日會”(Seventh-day Adventists)與大衛•考雷什(David Koresh,上述組織分支“大衛支派”教主,該分支被定為邪教,1993年與聯邦政府武裝對峙,最終導致86名信徒喪生火海)聯繫到一起,也沒人將梅厄•卡赫納(激進組織“猶太防禦聯盟”創始人,該組織在1988年被以色列當局裁定為非法,美國國務院也於1994年宣佈其為恐怖組織)與普通猶太人聯繫到一起,然而,一旦發生恐怖襲擊事件,世人就開始怪罪整個伊斯蘭信仰……我們陷入了這種惡性循環——恐怖分子施暴,我們則跳出來譴責。可是世人依舊在說:“穆斯林為何不譴責此類行徑?”

問:你怎麼看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關於伊斯蘭和恐怖主義的言論?

答:他在導演一場危險的遊戲,他那種武力恫嚇的行為對很多人來說都是威脅。現今的我們正處於極度浮躁的狀態,社交網路也傳播著一種我們無法理解的、前所未有的東西。

問:特朗普和奧巴馬總統就是否應該將奧蘭多襲擊事件定性為“伊斯蘭激進主義”展開了激烈辯論,你怎麼看?

答:有人寫了一篇反對美國國稅局(IRS)的長篇政治大論,然後駕駛飛機撞上稅務大樓,可他只是被定性為“精神病患者”,然而,他的行為純粹就是政治行為。我想說的是,這裡有雙重標準,如果那人的名字是穆罕默德,那麼這就自然成了一場恐怖襲擊。至於奧蘭多槍擊犯奧馬爾•馬丁(Omar Mateen),他並不是什麼激進派穆斯林,因為飲酒、去同性戀酒吧或者任何酒吧都是伊斯蘭嚴令禁止的,奧馬爾似乎更像是名義上的穆斯林,他偶爾也會去清真寺,但是,就我個人而言,我並沒有發現他有多虔誠。

問:同性戀群體或者同性戀穆斯林可能感覺主流伊斯蘭在排斥他們,你怎麼看?

答:我們已經在《奧蘭多宣言》中提到了,我們堅守亞伯拉罕的道德體系,但我們不能把我們眼中的道德強加在別人身上。美國給我們的是選擇權,包括我們選擇何種生活方式。古蘭經中有一節經文是這麼說的:“宗教絕無強迫。”

問:那麼,穆斯林同性戀者呢?

答:這麼說吧,我無權像教皇那樣頒佈什麼法令,我只能說伊斯蘭並沒有同性戀這種行為或習俗。不過我確實研究過“同性戀”,我知道絕大多數穆斯林絕不會同意伊斯蘭使同性戀合法化,我堅信這不會發生。但是,對於有人自作主張地將他自己的信仰觀強加給別人這種行為,我們也無力阻止。

問:為什麼穆斯林無法改變對同性戀的相關規定呢?是因為古蘭經認為同性戀是有罪的嗎?

答:古蘭經確實很詳盡的將同性戀定性為有罪行為,長久以來我們的法學傳統也一直斷定同性戀在伊斯蘭信仰中的非法性。但是,對於那些有同性戀傾向的人,我們也有一些教法規定允許他們緩解自己的狀況,從而防止他們真正發生同性親密關係。我們已經意識到同性戀也屬於某種真實存在的人類欲望,就我個人而言,我肯定會同情那些正在苦苦掙扎的人們,我自己也遇到過一些年輕的穆斯林,他們向我訴說了他們的痛苦。然而我不確定他們是否真的需要我們的同情,因為他們想要我們這個社會完全接受他們那種生活方式,而我的信仰告訴我,我無法接受同性戀行為。但同時,我不能也不會將我的觀點強加給別人,我不會評判他們。

問:當有穆斯林同性戀者來找你訴說時,你怎麼跟他們說?

答:我告訴他們,我不會否認他們的痛苦經歷,但是我的建議是不要捲入我們信仰所不允許的任何同性行為。我相信人還是可以過控制自己欲望的,我自己就過了很多年的禁欲生活。

問:伊斯蘭某些教法學派對於同性戀行為的刑罰有點殘酷,你說呢?

答:就同性戀行為而言,伊斯蘭教法中並沒有什麼特定的刑罰。你所說的刑罰,針對的是所有非法性關係,包括伊斯蘭所禁止的異性通姦。刑罰確實很重,但是,這種刑罰只能說是法律文書,幾乎不可能實現。因為若想定罪,你需要有四名證人證明他們目睹了非法性行為的發生。你怎麼可能找到四個證人來證明性行為的過程?

問:穆罕默德•阿裡逝世給穆斯林帶來的好感隨著奧蘭多慘案而迅速煙消雲散,很多穆斯林都感覺很痛心,你出席了拳王阿裡的葬禮,你感覺如何?

答:謝爾曼•傑克遜教授(Sherman Jackson)說的很好:拳王阿裡終結了“穆斯林身份與美國公民身份無法共存”的謬論,當時我們確實都深有同感。拳王阿裡的葬禮是他本人在世時一手策劃的,令我印象深刻的,是人們對拳王阿裡信仰的高度讚揚,甚至連其他宗教的信眾也讚揚他的信仰。那兩天,彌漫在路易斯維爾城(拳王阿裡的故鄉)的友愛精神是那麼的熱切,所有人都在微笑,都在互相擁抱……就在我感覺我們社會有了一個巨大突破時,奧蘭多出事了。我們一下子從妙不可言的歡喜跌入無邊的絕望——我們前進了一步,卻一下後退了兩步……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