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的顏色-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處世 > 社會 > 社會

信仰的顏色

現在是我工作的納什維爾(美國田納西州首府)特許學校1點鐘的時候。學生們舉起了手,請求去做禱告。儘管這不是一所穆斯林學校,但是年輕的穆斯林中學生知道,學校給他們預備了一間專門進行禱告的房間。

我點點頭默許,有五六個學生離開教室去洗小淨。這是學校為穆斯林學生禱告做出安排的第二年,越來越多的學生參加了進來。

剛開始,越來越多的人要求去禱告,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我的指導員告訴我,去詢問你的學生是否需要祈禱。“如果你要去禱告,請舉手。”剛開始我這樣問,想估算大概有多少學生要禱告。有一些學生在竊笑。“禱告?”,有一個輕蔑的小聲說,當看到很多人舉手,他不支聲了。

我很吃驚,有一些非穆斯林學生也舉起了手。我遲鈍了,不知該怎麼回答。難道不是只給穆斯林做禱告嗎。我自言自語道。“嗯...”我結結巴巴的說,措手不及。“如果你舉手,確保你的父母同意你這樣做。”

有一些手放下了。頓時我覺得我排除了一些非穆斯林,因為我覺得那個地方只是給穆斯林做禮拜用的。我清了清嗓子,“事實上,每個人都可以去。”我微笑著,為我的過失感到羞澀。

在學校周邊的房子裡,越來越多的穆斯林和非穆斯林都要求禱告。這種多信仰的狀況在學校頭一次出現,一個叫做多信仰禱告室的名字很快就傳開了。很多學生的家長給校長寫郵件,要求他們的孩子也和穆斯林學生享受同樣的待遇。他們說,這只是為了公平,不同信仰的學生可以在相同的時間追求自己的信仰。

我們的生活指導員必須開始行動,找了一個地方,基督教學生可以跪下禱告,穆斯林學生可以聚集在另一個房間裡。我們的複印室成了一個臨時的多信仰“教堂”。

但是不像成人,年輕的學生並不能夠完全處理好這種多信仰的關係。麻煩開始出現。“穆斯林在這邊,基督教徒在那邊!”一天一個穆斯林女孩說道。房間裡人又多又吵,信仰群體不斷摩擦。

當我聽到她指揮周圍的學生後我畏縮了。這是一種分裂和不包容。我們應該叫人來。

我們的生活指導員命令學生們要遵守禮貌,尊重其他信仰。非穆斯林被要求不允許從正在禮拜的穆斯林前面走過,而穆斯林被要求要在身邊的基督教徒禱告時保持安靜。

這個“文化敏感性”的培訓幫了大忙。我坐在祈禱室旁的教師休息室裡,透過窗子看著他們。“我們的學校一定是有福氣的,因為我們有這麼多學生在祈禱。”一個老師說道。我注意到幾個學生等著穆斯林禮完拜,才靜靜的從他們前面走過,去進行自己的祈禱。包容和尊敬就是這樣。

我靠著椅子想像這些學生長大以後。如果他們遇到不同信仰的人,他們會更易相處嗎?

我的內心告訴我,是的。之後的一天,我的預感被證實了。“開齋節快樂”一個猶太教女學生在走廊裡大聲說。我抬起頭,看到一個活蹦亂跳的5年級學生在去往洗手間的路上向一位穆斯林女生祝賀。這個穆斯林女生驚奇的跳了一下,然後在走廊繼續走。快1點了,我相信她是去做小淨了。

我笑了笑,向自己承諾一定要親自向這個學生的行為表示感謝。這是一件很小的事,卻展現了學習了不同信仰後的結果。

這些年輕人給我上了有意義的一課:當我們尊重了一個宗教群體的權利,我們自然而然的就向尊重其他宗教群體的權利敞開了大門。這是一個雙贏的局面。

 【Alana Raybon,是美國田納西州的以為教育工作者,是書《不可分割:一個穆斯林女兒,和她的基督教母親,和平之路》的作者之一。】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