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印度學者的朝覲感受-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處世 > 社會 > 社會

一位印度學者的朝覲感受

[編譯者按語﹕作者瓦希杜丁‧汗博士(Dr Wahiduddin Khan)是印度的一位伊斯蘭學者和思想家﹐作品甚豐﹐在印度和國外出版過二百多部書。  他是印度先驅烏爾都語伊斯蘭學院和伊斯蘭研究中心的創始人﹐對印度穆斯林的現代信仰和認識做出了巨大的貢獻。  本文是他在2005年朝覲歸來之後的感想﹐正值今日又逢朝覲的季節﹐由《伊斯蘭之光》編譯組翻譯成中文﹐以饗讀者﹐因沙安拉。]

302.jpg

我這一生一直在學習和研究伊斯蘭﹐但我對朝覲的理解只限於書本知識﹐直到去年﹐在我做好一切準備之後完成了朝覲的功修﹐才深深感到﹐我所能獨享的真主恩典。  朝覲的全部禮儀延續許多天﹐按照傳統的程序一路走下去﹐所得收穫對於一個人終身受用不盡。  我對朝覲知識的閱讀和朝覲功修的體驗﹐最後結晶為一點體會﹕一個人活在世界上必以認主獨一為生活核心﹐而且一切言行應當時刻遵循真主的法度﹐構建成功的一生。

當一個人決心去朝覲﹐他從家門邁出第一步的時候﹐他的一切心思和感情﹐早已走在他的前面﹐直接奔向真主。  他從此解脫了原有世界的一切留戀和掛念﹐一切都放下了﹐遠遠離開了﹐他以堅定的步伐朝著真主的世界走去。  他的目標是真主的房子——天房﹐在那個地方﹐保留了歷代先知和他們的弟子們所留下的永恆啟示﹐他們為真主的大道而生﹑而奮鬥﹑而犧牲﹐他們驚天動地的偉業受到世代後人的尊崇和敬仰﹐千古傳頌。  朝覲禮儀中有許多歷史場景﹐歷歷在目﹐使朝覲者觀看﹑經歷和沉思﹐領悟到真主的全部使命落實在最後使者的身上﹐他任重道遠﹐向世人展現了真主最後的天經啟示。

走上朝覲旅途的人﹐逐漸融入朝覲者的人流之中﹐造物主下降的真理使這些人感動﹑流淚和哭泣﹐大家都為一個目標﹐向前進。  映入眼帘的景象使人震驚﹐萬眾一心朝向真主的真情實意溶化了他﹐如果他還想到自己的存在﹐感覺到如同一滴水落入流高溫的熔爐﹐立即消失的無影無蹤﹐他的行為被溶解了﹐思想被溶化了﹐感情被再造了﹐成為另一個人。

當加入了朝覲的洪流﹐朝覲者都進入了神聖精神狀態﹐想到造物主和真主的萬能造化﹐這是生命中的重大問題。  真主創造了這個朝覲﹐並向朝覲者提供了一切物質條件和方便﹐讓全世界的穆斯林有機會到這裡來參加天房前的大集會﹐體悟真主的仁慈和萬能﹐彼此相識。  這裡的一切活動﹐使朝覲者看到生命的渺小和短暫﹐是一次復活日的演習﹐人人平等地站立在真主面前﹐戰戰兢兢﹐接受真主公正判決。  在那裡的人﹐都忘記了前些日子風餐露宿的辛苦﹐感覺到是突然間靈魂的昇華﹐是自己的精神飄飄然脫離了軀體﹐人間的日子成為過去﹐在另外一個世界裡冒險﹐孤獨出現﹐審閱自己曾經的行為。

當所有的朝覲者在踏上聖地前脫去常服換上戒衣時﹐互相面面相覷時發現﹐彼此一樣﹐本無區別﹐貴賤高低之分都是人類自造的標籤。  所有的人都穿著兩片不加縫製的白布戒衣﹐看不到財產和地位的差異﹐也脫去了人間的各種虛偽和炫耀﹐與生活過的“那個世界”相距更加遙遠﹐共同朝著真主命令的方向走去﹐心在一個強力的磁場中被吸引﹐奔向天房。    看看週圍﹐數千人﹐數萬人﹐幾十萬人﹐數不盡的人﹐平常能說會道的嘴都停止的為自己辯解﹐不再吹噓自己的成就或歌頌人間的事業﹐都異口同聲地向真主發出呼喚﹕“真主啊﹗   我來到了﹗  我應召來到了﹗”  “拉拜克﹐按拉混邁﹗  拉拜克﹗”  千遍萬遍地呼喚﹐人人都在呼喚﹐不分晝夜﹐整個聖城在呼喚﹐天地萬物都在呼喚。 

自己現在在哪裡﹐也都常常失去印象﹐因為這裡不像地球上的任何地方﹐所以﹐“我來到了”所到的地方不像是大地上的任何城市﹐也不是地圖上標記的麥加﹐而是在天上﹐在宇宙空間。  這樣呼喚時﹐是把自己的生命和靈魂都交還給了真主﹐更深的意思是﹐我回歸到了真主這裡﹐這裡是我的真正歸宿﹐我應全心全意崇拜你﹐服從你﹐是你的忠誠奴僕。  “我來到了”這句話是誓言﹐是終極的表白﹐完成朝覲功課返回家鄉之後﹐永遠不能忘記曾經在天房前的宣誓﹐整個身心全歸真主所有﹐直到生命的最後一刻。  這句話陪伴著後半生﹐制約一切言行﹐充滿了勝利的喜悅﹐懷著既定目標﹐一直到復活日。

走進宏偉壯觀的大禁寺﹐不論從哪裡角度的大門進入﹐迎面都能看到高高聳立的天房克爾白。   每個朝覲者身不由主地走向它的跟前﹐開始朝覲的第一個儀式﹐按逆時針方向繞行七圈。  繞行的意義歷代學者都有不同的神奇聯想﹐甚至現代科學家認識到﹐這是全宇宙的運動方式﹐宏觀的天體和微觀的粒子都是朝真主意欲的同一方向運轉﹐是來自真主的動力和指令。  在進入朝覲第一禮儀中﹐朝覲者至少應當想到﹐他的一生都應當圍繞萬能的真主為軸心旋轉一輩子﹐因為人活著﹐一切動力和行為指令都來自真主。

在朝覲中﹐有一個重要的禮儀是“賽伊爾”(奔走)﹐在薩法與麥臥爾兩山之間來回七次奔走。  這個禮儀是回憶哈哲爾太太得知真主的許諾之後﹐在生命垂危的時候尋找生命的水源﹐堅信真主﹐用盡渾身全部能量和精力尋求真主的恩惠﹐鍥而不捨。  真主的諾言實現了﹐她們母子二人發現了水源﹐使易卜拉欣家族從窘困走向了繁榮昌盛﹐這就是源遠流長的麥加城內的潺潺泉水。

朝覲期間的阿拉法特日﹐是朝覲禮儀的高潮﹐全體朝覲者在阿拉法特山下的平原上搭建的帳篷裡度過一夜﹐日出前站在山坡上祈禱。  從任何一個方向﹐都可以看到漫山遍野的人﹐身穿白色戒衣﹐茫茫一片無盡頭的皚皚白色﹐都是在祈禱中的人﹐四週遠處都是青山峻嶺。  所有的人都在發出由衷的呼喚﹕“真主啊﹐我來了﹗  我來了﹗”   這呼喚是對隱藏在靈魂深處許諾的呼應﹐也是對未來行為的誓言﹐表白對真主的忠貞不渝﹐簡單的一句話概括了人生的奮鬥目標和堅定的歸宿。  當朝覲勝利完成後回到家鄉時﹐只須想起在阿拉法特的一天和在那一天的呼喚﹐就不會偏離真主的大道或誤入歧途。  有過這一次赤裸裸站在阿拉法特山坡的體驗﹐在這裡說過的這 一句話將在洗滌過的心靈裡永存﹐對世間的貪婪和名利看得很輕﹐在人生中終於找到了崇高的奮鬥目標。

在朝覲結束前﹐“投石”是一個重要的禮儀。 在麥加城外十二公里的地方是穆茲達里法山區﹐當年先知易卜拉欣在執行真主命令時﹐出清b了三個惡魔擋住了去路﹐引誘他拋棄真主的使命而服從邪惡的慾望。  先知易卜拉欣用石子向這些惡魔投去﹐擊退了它們﹐抵禦了它們的陰謀詭計﹐剛強地走在真主指引的道路上﹐他成功了。  這是奮鬥﹐同內心裡隱藏的惡魔奮鬥﹐向敵人投去石子﹐擊破敵人欺騙的花言巧語﹐與其說是戰勝了敵人﹐不如說是戰勝了自己﹐成為勇敢的斗士。  人的一生就應當這樣活著﹐惡魔無處不在﹐鬥爭從不停息。  投石的教訓﹐是自我強化立場和堅定信心的訓練﹐對任何時代的信士都有現實意義﹐因為“投石”代表了從內心裡戰勝敵人﹐是穆斯林個人和社會強悍的精神力量。

朝覲之後的第一個對真主的朝拜行為是宰牲﹐是為了紀念先知易卜拉欣同他的兒子易司馬儀向真主表示忠貞的行為。   真主啟示他們用生命為犧牲服從命令﹐他們在所不辭﹐毫不猶豫﹐他們的忠心獲得真主的憐憫﹐贈送給他們一頭羊代替﹐證明服從真主的人﹐將受惠於真主﹐使生活更加容易。

 以上是我朝覲之管見﹐一千多年來﹐前人對朝覲的感受和記錄都十分充足﹐懷著一顆赤膽忠心去朝覲﹐每個人都會有不同的體會﹐曾經多次去朝覲的人﹐每次感受都不一樣。  不論見解深淺﹐凡是有機會去朝覲的人﹐回來之後談談自己的感想﹐彼此之間會有說不完的話﹐大家分享真主的恩賜。

  (阿里編譯自The Message of Pilgrimage by Wahiduddin Khan﹔/english/Hajj/1426/Labbayk/01﹒shtml…﹐2008/11/09﹐伊光編譯)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