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斯林的神聖旅行﹕朝覲-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處世 > 社會 > 社會

穆斯林的神聖旅行﹕朝覲

  今年的朝覲﹐將從12月18日開始﹐因沙安拉。 今天﹐世界各地的穆斯林﹐舉意朝覲的人多數即將出發﹐登上旅程﹐第一批朝覲者已陸續到達聖城。 大多數人已整裝待發﹐日內上路﹐也有許多人乘坐各種交通工具從四面八方朝麥加方向走去。 旅行是一種受到伊斯蘭信仰鼓勵的善行﹐正當旅行有三種﹕朝覲(哈吉)﹑遷移(希吉萊)﹑瞻仰伊斯蘭的名勝(茲雅拉)和外出求知(里赫拉)。 凡是旅行﹐都必須離別自己熟悉的地方﹐到一個陌生的地方﹐吃苦耐勞﹐人生地不熟﹐見聞許多新事物﹐體驗到真主造化之萬能和穆斯林世界之廣大。 朝覲是旅行之首﹐追求心靈提昇﹐加強信仰領悟。 其他旅行可以由自己抉擇﹐自行其便﹐而朝覲被定為穆斯林五大功修之一﹐凡是有條件的人﹐一生當中至少行使一次。 到達麥加聖城﹐每個朝覲者必須在固定的時間和地點遵循固定的禮儀和程式﹐完成一次功修。

  麥加是伊斯蘭的聖地﹐只許可穆斯林進入﹐非穆斯林禁止入內。 儘管許多西方國界埋怨說﹐在麥加看不到其他宗教的信仰自由﹐但伊斯蘭世界共同堅持先知穆聖確立的原則﹐保持聖地的純潔性。 當今世界﹐穆斯林在許多地方都受到迫害﹑歧視和冷漠﹐而唯獨在麥加伊斯蘭保留了一片淨土﹐穆斯林享有高度的和平﹑自由和熱情﹐因為那裡是接近真主的地方﹐聖城的每一寸土地都保存著歷代眾先知的祈禱。

  朝覲是遠離家鄉的神聖旅行﹐每個人都有應真主的召喚而來的感覺﹐從踏上漢志區域領土第一步起﹐哈吉們就大聲贊頌真主﹐並且說﹕“主啊﹗ 我應召來了﹗ 我應召來了﹗” 週圍是來自世界各地的穆斯林兄弟姐妹﹐雖然膚色和語言都不相同﹐但都有曾似相識的感覺﹐無比親切﹐大家都朝著一個目標而來﹐朝著一個目標禮拜 ---- 克爾白。 進入麥加聖城的第一個禮儀是繞行克爾白七週﹐如同宇宙天體的運動﹐逆時針方向而行﹐頓時感受到是與天體同步﹐這裡就是宇宙中心﹑大地的中心﹑信仰的中心﹐人類精神的中心。 然後奔走於薩法和麥爾臥兩山之間﹐從麥加城向郊外旅行到阿拉法特山進入朝覲高潮﹐舉行盛大禮儀。 從阿拉法特上返回麥加城的途中在穆茲達里法山宿夜﹐翌日加入米納山谷的百萬人射石場﹐向象征魔鬼的三座石堆投石。 在完成這些禮儀之後﹐再次回到禁寺內面朝克爾白禮拜﹐行轉天房禮。 由此結束了完美的朝覲功課﹐第二天是宰牲節﹐紀念當年易卜拉欣和他的兒子伊司瑪儀向真主表示忠誠的禮節。

  以上簡述的朝覲過程﹐每一個動作和每一步行動都充滿了回憶和神秘色彩﹐想象栩栩如生的歷史場面﹐親自參與許多神聖的歷史事件重演﹐體會到至仁至慈真主對人類的恩典和伊斯蘭傳播到人間的光亮。 偉大的克爾白是朝覲功課的中心﹐以繞行禮開始和結束﹐每個哈吉在克爾白最近的距離繞行﹐用手撫摸幕帳﹐親吻黑石﹐感受到真主派遣的天使就在眼前向你表示祝賀﹐使你的祈禱和敬畏直上真主的寶座。 那是一個普通人與造物主直接靈通的時刻﹐激動萬分﹐終身難忘。

  在朝覲中的每個階段的禮儀﹐思維的境界都經歷了回憶﹑想象﹑沉思和頓悟。 當代學者戴爾'艾基爾姆在他《穆斯林旅行》的著作中說﹕“朝覲﹑遷移或為主道出門遠行﹐一片信仰的真心為真主所接受﹐頑強堅守﹐百折不撓﹐巨大的精神力量來自於是想象和遠思﹐把宗教的禮儀﹐轉變成決心﹑毅力和意志﹐融化在現實生活中。” 所有宗教禮儀和動作本身沒有任何價值﹐在禮儀中心儀的轉化﹐形成精神力量和靈性成果﹐超越了眼前的現實﹐提高了生命的價值。 以兩山間奔走(薩伊)為例﹐必須聯想到易卜拉欣的家屬哈格爾太太抱著她的幼子在兩上間奔走尋求水源﹐他們祈求真主恩賜。 你在來回七次奔走時﹐正是踏著他們母子的腳步﹐應想象當年是你自己在那樣艱難的環境中﹐唯有寄希望於真主。 他們母子二人的真誠和敬畏﹐祈禱受到接受﹐他們得到了滋養生命的水源﹐就是今天在禁寺向數百萬朝覲提供的滲滲泉水。

  朝覲過程中一個重要的功課是“射石”﹐俗稱是“打鬼”﹐但願不是這樣庸俗化的理解。 當年先知易卜拉欣在執行真主命令時﹐走到這個地方﹐心裡出現猶豫的陰影﹐恍惚中感覺到魔鬼的誘惑在阻止他繼續神聖的使命。 他以射石戰勝了魔鬼﹐他說﹕“我奉萬能真主之名﹐我憎惡魔鬼及其陰謀詭計。” 鬼是沒有的﹐但是魔鬼永遠存在﹐這就是現實意義。 在日常生活中﹐魔鬼侵入每一個人的心中進行誘惑和教唆﹐引導善良的好人陷入罪惡﹐理智者懂得這是真主的考驗﹐堅守正道﹐戰勝惡魔﹐證實敬畏真主和信仰虔誠﹐必定是一個成功的人。 能這樣思考的人﹐把朝覲的行動落實到現實生活上來﹐“射石”是一個有重大意義的禮儀。

  朝覲中﹐除了各人心靈受到震撼和提昇之外﹐還有巨大的社會意義。 走出家門之後﹐來的麥加看世界﹐讓你想象力的雄鷹飛上宇宙上空﹐驚人的景象盡收眼底。 每當看到來自各國的穆斯林﹐萬眾一心嚮往真主的天房﹐異口同聲地贊頌真主﹐虔誠敬意地崇拜真主﹐朝覲者之間互相摩肩接踵都是教育。 同任何一個人交談﹐都能聽到世界各地穆斯林社會的生活狀況描述﹐想象在全世界的穆斯林都派來了他們的代表﹐同世界各地的穆斯林兄弟姐妹會晤﹐展現無窮的團結和力量。

  麥加是一個和平的聖城﹐沒有戰爭﹑沒有爭吵﹑沒有欺詐和破壞﹑沒有貪污盜竊和陰謀詭計﹐這足以說明﹐在共同的信仰教誨下﹐不同人種和人群可以信奉共同的獨一無二真主﹐互相成為兄弟姐妹一家人。 這個事實證明﹐人人如果都共同敬畏真主﹐世界就不會有戰爭﹐互相就沒有爭吵和嫉恨。 朝覲是世界和平的宣言﹐人類最終和平理想的模式。

  進入朝覲禮儀受戒之後﹐每個人身穿兩片布﹐形式極其簡單﹐但所表現的樸素﹑平等和單純﹐包涵著崇高的意義。 服裝是人類文明和創造性一個重要方面﹐自古以來人們在衣著上費盡心機﹐用身上的穿戴表現地位﹑階級﹑財富﹑尊卑﹑職業﹑喜好﹑心態﹑審美觀等等﹐向外界傳達各種信號。 在朝覲中﹐這一切都化為烏有﹐體現出人人平等﹐顯露出真主造化的人本來面目﹐人與人之間沒有必要趾高氣揚或者低聲下氣﹐最本質的一個道德表現是敬畏真主。

  真主造化了兩種人﹕男人和女人。 在朝覲中體現出真正的男女平等﹐所有的朝覲禮儀沒有男女分別的限制﹐一律平等。 當站立在阿拉法特上時﹐應當想象當年先知阿丹和他的太太哈娃被真主從天堂貶到人間的剎那間。 他們倆降落在那裡﹐是真主造化人類之後第一次命令人類遷移﹐從一個美好的天堂遷移到陌生而且荒蕪的大地﹐他們唯獨托靠真主﹐必須設法生存下去。 哈娃是人類的老祖母﹐第一個女性﹐我們對她尊敬備至﹐甚至沒有把她排列在阿丹之後第二位的意思﹐阿丹與哈娃得到穆斯林同樣的尊重。 在“奔走”禮儀中的回憶是先知易卜拉欣的太太哈格爾﹐她本是埃及出生的奴隸﹐她受到世代穆斯林的尊敬。 不是因為她是一個女人﹐一個奴隸﹐而減少對她的尊敬和禮貌﹐穆斯林紀念哈格二太太﹐是因為她服從真主的命令﹐對真主寄託最高希望。 朝覲中對這兩位高貴女性的尊重應當發揚光大﹐在全世界廣泛宣傳﹐既是告誡穆斯林社會糾正歷史上歧視婦女的陋習﹐也是向西方社會宣傳伊斯蘭對女性尊敬的本意。

  人類生活在一個複雜的現實中﹐到處有壓迫﹑有反抗﹑有矛盾﹑有鬥爭﹑有種族優越感﹑有階級高貴論﹑有教派之爭﹑有政治偏見﹐勢不兩立﹐不共戴天﹐苦大仇深﹐滿腔憤怒。 在朝覲中﹐這些都不存在﹐只有和平﹑善良﹑仁慈﹑憐憫﹑堅忍﹑寬容和希望。 朝覲是多麼美好的社會活動啊﹗ 多麼深刻的心靈改造啊﹗ 多麼生動的人性教育啊﹗ 每個奔赴麥加朝覲旅行的人﹐都能獲得不同的收穫﹐所以是穆斯林最為高貴和神聖的旅行。

  美國著名穆斯林領袖馬爾克姆'艾克斯朝覲回國後寫道﹕“通過這次朝覲﹐我的所見所聞﹐以及一切經歷﹐迫使我重新調整我的思路﹐拋棄許多舊思想和概念﹐建立新的思考方式。 這對我並非十分困難。 我固然有許多信念﹐但是我在事實面前容易改變的人﹐承認客觀事實。 我在追求真理﹐所以必然打開思想的窗戶﹐靈活機動﹐接受新鮮事物。” 一次朝覲改變了他﹐成為堅定的穆斯林。

  (阿里編譯自Pilgrimage of Spiritual Awakening by Asma Mobin-Uddin﹔www.islamicity.com/articles/article.asp?ref-IM0711-3409&p=1)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