禮拜時間中的智慧-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理解伊斯蘭 > 義理解讀 > 義理解讀

禮拜時間中的智慧

 

  “故你們在晚夕和早晨,應當讚頌真主超絕萬物。天地間的讚頌和中午的讚頌只歸於他。”《古蘭經》30: 17, 18

兄弟!假如你問我關於每天五番的具體拜時中所隱含的智慧,我現在就為你闡明眾多智慧中的一點。

確實,每次禮拜時間的不同都預示著一次重大變化,也預示著真主在每一段時間裡對事物進行的一種徹底調節。因此,人類在真主命令的那些具體時間中禮拜,也就更加讚頌真主的偉大與超絕、全能及崇高,更多地頌揚和感謝了他在兩番禮拜的時間之內賜予人類不可勝數的各種恩惠。為進一步深刻地理解其中的精深內涵,你應該同我的私欲一起聆聽下面的五點理解含意:

第一點

禮拜的意義在於感讚真主,也就是要我們言行一致地讚主高潔,崇偉,並說:“讚主清淨超絕!”對他的全美,我們要以言行去讚頌,並說:“安拉最偉大!”對他的美麗,我們要身體力行,口舌招認地讚美並感謝他,並說:“萬讚歸主!”

也就是說,讚主超絕,讚主偉大和萬讚歸主就像是禮拜的核心和種子,這三種讚頌貫穿在整個禮拜過程中;也因此,在禮拜之後,這三句讚詞又被分別頌念三十三遍,以使禮拜的意義和目的更加明確。

第二點

禮拜的意義在於人類看到了自身的無能和局限,因而出於對真主的崇拜和向真主傾訴的心情拜倒在了他的面前,並向他——那獨一的、全能的、仁慈的真主祈求。

也就是說,養育者要求一切被造物崇拜並服從他的意志,他的權力具有絕對的神聖性,他要求他的僕人通過尋求饒恕的途徑去發現自己的錯誤;通過讚美真主和頌念“真主超絕萬物”而道明他的養育者是純淨高潔﹑沒有絲毫缺陷的,是崇高於一切,與迷誤者的思想毫無關係的,並與宇宙中一切存在缺陷的事物毫不相關。

所以,全能的真主要求人類依託他,信賴他。使人類領略到自身的無能和認識到其他被造物的缺陷後由衷地說:“真主至大!”並因崇拜真主的無所不能而全神貫注的鞠躬叩首。

也同理,真主廣闊無邊的恩惠要求人類表達出自己的渴求和一切被造物的貧窮,並向他祈求,對他表示感讚喜愛地說:“萬讚全歸真主!”

禮拜的一舉一動都包含著以上意義,為展現出這種意義,真主才規定了禮拜。

第三點

正如人是整個世界的一個小縮影,開端章是偉大《古蘭經》的一個光輝縮影,而禮拜則是一切崇拜形式的完整明晰的縮影,是一切被造物完成崇拜儀式的示例。

第四點

就如一塊鐘錶裡的秒針、分針、時針及顯示星期的顯示板等,它們互相超越、互相關聯、互相更替,晝夜的更替也是如此,那景物就像是世界的秒針,而世界就是偉大的真主的一座巨鐘,年份是分針,人生階段是其時針,世界壽命便是其日期,這一切都在互相觀望,互為關聯,互相更替,相互制約。

例如,晨禮時間是在黎明,從此時到日升之前的時光就像是早春季節,是母親腹中的初期胎兒,是真主創造天地所用六天中的第一天,此時的禮拜提醒著人們去思考那些被造物中所蘊涵的奧妙和真理。

晌禮時間在正午剛過一會兒,此時就像是仲夏季節,是人的青春時期,是人在現實生活中的創造階段,此時的禮拜提醒著人們去思考真主在這一切現象中所顯示出的仁慈和厚恩。

晡禮時間在下午,此時就象秋季,如人生遲暮,是萬聖的封印者穆罕默德 (願安拉福佑他)時期,也是人類豐收的時期,此時的禮拜提醒人們去思考此間所蘊含的偉大真主的智慧和恩賜。

昏禮時間在日落之後,這個時段使人想起萬物殘敗的晚秋,如人類將亡複生日伊始的神秘更替,提醒人們觀察偉大真主的尊名在各種事物中的體現,喚醒人們不能再糊糊塗塗,昏醉不醒。

宵禮時間是夜暮降臨之前,使人想起夜暮遮蓋一切的黑暗世界,和白壽衣籠罩下的嚴冬大地,或如人死亡直到被埋葬,而後為人們所遺忘,亦或如人生路程的最終點。所有這些都宣示了強大真主的精妙安排。

夜晚時間,讓人想起嚴冬季節和墳墓以及仲介世界,使人感受到人的精神對仁慈真主的恩惠是多麼需要!夜間禮拜使人認識到墳墓和仲介世界中的光明是多麼的重要,要人們頌記這一切過程中真主的無盡恩賜,也使他們認識到真主是一切讚頌和紀念的真正物件。

翌日的早晨,使人們想起複生日的早晨。是的,黑暗之後是清晨,冬天過後是春天,這個規律是合乎情理、不可避免和不可變更的,正如這樣,複生日早晨和仲介世界之春的到來也是不可避免和無法變更的。

因此,每一次五時禮拜時間都是一次新的開始,它預示著另一變化的來臨。通過對每日五次巨大變化的安排和指示,也使人們理解到日復一日,年復一年,世世代代,真主對人類所賜的無限仁慈、恩惠以及獨一大能的種種跡象。也就是說,禮拜是適合人類天性的,是崇拜的基本形式,也是不可推脫的債責;而禮拜五時的時間安排也是隱含深意的。

第五點

人,就其本性而言,是十分微弱的,然而與每樣事物的接觸都會給他增添悲傷和憂鬱;因此,人類本性無能,然而災難無數;十分貧窮,卻需求無數;生性懶惰,卻重負擔沉重。人的這些特性使他與萬物接下了不解之緣,而一切的不如意又常常使他痛苦難熬。他的理智讓他樹立了崇高目標,更想獲取長久利益,然而,他的力量有限,生命短暫,能力微小,缺乏堅忍。

現在我們可以十分清晰地看到,在這種狀況下,人的靈魂是多麼需要在清晨的禮拜中祈求真主為他洞開仁慈之門,傾訴自己的困境,並向真主求助;他多麼需要一種力量來支撐他擔起白天的工作,以及他肩上要承載的重擔。

晌禮時間,正午剛過,是一天時光中的高峰,並從這裡開始降落,在此時,一天的工作接近完成,人們需要短時的休息,以使緊張的精神得以鬆懈,使因工作而導致的麻木疲憊的大腦得到休息;在這個時間段,靈魂需要輕鬆,以擺脫這個暫短的世界所加諸於他的各種不安。除此之外,此時也是真主佈施恩惠的時間。

人類沒有能力以自身的力量去擺脫一切生存的壓力,也無法避免被忽視和欺騙,更不可能逃避所有易變易朽的事物,所以,他只有信託維護萬物的真主,只有他是真正的施恩者,而且要謙誠恭敬舉起雙手讚美地、感謝他,向他求賜恩惠,並且在鞠躬叩首的求助中,傾訴自己的軟弱和無能,表現自己的微弱和謙恭。

這就是晌禮中所隱含的意義,那是多麼的甜蜜,多麼的有價值,人多麼需要這種禮拜!因此,不懂得獲取這種利益的人便不是一個健全的人。

晡禮時間就是午後時間,使人想起憂鬱的秋季,如老人淒涼的暮年和世界驚恐的末尾。此時,一天的工作接近尾聲,真主的恩惠如健康、幸福及順利的工作等都在此時聚合;此時也由落日西垂而預示著人亦如此,只是一個受命的旅客,就如驕陽般有升有落,毫無固定性和長久性。

是的,人的靈魂渴望長久永恆,它也被造成永恆不朽,熱愛美好,並以分離為痛苦。因此,一個健全的人必須明白履行晡禮是多麼崇高的工作,多麼合適的崇拜,在如此適當的時間裡償還天命,是多麼巨大的幸福!因為,一個人開始立行晡禮,他先洗了小淨,然後舉行禮拜,他謙敬地與獨一永存的真主交談著,為了獲得豐富的恩惠,更為呈上受了眾多恩惠之後感謝和讚頌,他謙敬地在尊貴的養主面前鞠躬,並伏地向他叩頭。他發現在偉大崇高的主宰面前,以身心皆淨的僕人身份與他交談,那是一種真正的快樂與享受,徹底的放鬆和休息。

昏禮時間,黃昏時辰,使人聯想到初冬時節;此時已萬物凋零,自然使人感受到死亡的氣息。告別一切喜愛的事物而走入墳墓;使人想到在一次劇烈的地震之後,所有生物都要遷徙到另一個世界裡去,人世的生活也將告終。此時,對那些崇拜短暫易變事物的人會是一次嚴厲的教訓和強烈的警醒。

因此,作為一個擁有潔淨的靈魂人,就象鍾情于美麗的一面鏡子一樣,為了在這個時間段立行拜功,面向偉大崇高的、永存不滅的、永久不變的、主宰世界的真主,他讚頌了“真主至大!”他便超越了一切易朽的事物,擺脫了跟它們的糾纏。為向他的真正主人祈求而抬起了雙手,對的永存的主宰說:“一切讚頌全歸真主!”在沒有暇疵的和無與倫比的大能面前,讚頌並感謝他的無盡的恩惠說:“我們只崇拜你!”對著沒有助手的養育主,沒有配偶的受崇拜者和沒有臣工的君王,他微弱的、無能的、祈求的屈身鞠躬,並對那無上高貴的,有無限能力的和無窮智慧的強權者讚美說:“讚頌偉大的主宰清淨超絕!” 

然後叩頭,在那優美不變,聖潔不朽,完整永存,不可替代的真主面前叩下頭去,並誠心誠意地宣示著他對真主的崇拜和喜愛,說:“讚頌崇高的養育主超絕萬物!”他是存在的、美麗的、仁慈的、永恆的、不同於其它事物的;並讚美他高潔的養育者聖潔不朽,完美無暇。

其後,小坐念作證詞,讚頌真主的獨一和作證穆罕默德是他的使者。以自身名義代替所有事物向崇高不朽的主宰呈上獻禮;通過向穆聖祝福,重新強調了他與至聖之間的盟約,遵從真主的一切命令,這樣,他才可以看清這個宇宙宮殿中的精密設計和安排,才使他見證了萬能創造者的獨一性;如此,他的信仰才可以得到鞏固,才能使他更加聰慧;其後,見證養育主的使者,一切喜訊的傳達者和碩大自然之書的闡釋者——阿拉伯的先知穆罕默德。

由此可以看到,立行昏禮是多麼優美多麼高尚的工作!多麼貴重,多麼愉快的行動!是多麼美麗,多麼甜蜜的崇拜!是多麼重大的事件!

我們還可以看到,在這個短暫的、臨時的借宿地,昏禮是一個多麼慷慨的夥伴, 多麼吉慶的座席,多麼長久的幸福!

宵禮時間,夕陽的餘輝落盡之後,地平線上存在的最後一線光明也消失了,黑暗湮沒了整個宇宙。這使人想到讓晝夜更替的精密設計者,他是萬能的,他使銀色的白晝忽然變成了黑色的夜晚。同樣也使人想起了他的其他設計,他使太陽和月亮都順從地運行在自己的軌道裡。他是睿智的,全美的,他使綠色的夏季不知不覺中變成了蒼白的冬季。還使人想起真主的特權——創造生和死。隨著時光的流逝,死者與今世的一切關係都被切斷,並轉移到了另一個世界。

因此,宵禮時間使人想起崇高真主的巧妙安排和精密設制;也給人揭示了後世的宏大永恆和今世短暫易朽直至徹底的毀滅。

此時,人的心靈已經肯定了這個宇宙主宰,真正的受崇拜者和受喜愛者絕不是一般的神,而是能夠更易晝夜,替換冬夏的和創造今世後世的真主,他做這一切易如翻紙,把字寫上去,使它具有特徵,又消除和變更,這種能力只有全能的、掌控萬物的智慧才可以勝任。

就這層意義而言,人的靈魂,那極端無能、有無限需求、面對未來的黑暗和白晝的驚悸中顫抖的靈魂,舉行宵禮會使他獲得支撐,就象伊布拉欣聖人在同一時間裡毫不猶豫一樣,伊布拉欣聖人看到太陽沒有落盡,曾說:“我不愛沒落的。”他通過禮拜將自己依託給了永恆不變的受崇拜者和受喜愛者,在這個短暫易朽的世界上,在黑暗的生活和黑暗的將來中同那永恆的真主交談,以便通過簡短的對話和會晤使他的生活更加光彩,未來更加光明,而且治癒一切分離與失去的痛苦;藉著同普慈特慈的真主的直接交談和祈求正道的懇切心情,他暫且忘記了世俗的親情,與隱藏在夜幕底下的黑暗和可怕,他向真主傾訴心中的傷痛,胸中的積鬱;就以這個仁慈為契機,他舉行一日中最後的崇拜工作,之後就進入不可預知的懵懂世界,他不知道在死亡般的睡眠中會發生什麼;這也為他一天的工作做了一個美好的終結。

也就是為了這一切原因,他起立禮拜,自豪地站立在永恆的、受喜愛的、受崇拜的真主面前,而不是速朽的被造物面前;恭立在全能的、仁慈的智慧者面前,而不是無能的祈求者面前,仰視著普慈的保護者,希望他使自己免遭一切災難的侵害。因此,他高聲朗頌開端章,頌揚和讚美慷慨仁慈的、絕對全美的、絕對富足的主宰,而不讚美毫無裨益的事物,和不健全的、貧窮的、有缺陷的及不值得讚美的事物,也不是暫時的、卑賤的和受恩的事物。他還要升化到宇宙中最尊貴的客人和有名位的工作者的身分,這就要他升化到講“我們只崇拜你”的思想境界,也就是要向決定報應日和永存永活的主宰傾訴:“我們只崇拜你,我們只向你求助。”以此為祈禱,為全體人類和各類事物祈求真主將(他)它們導向正路,那是橫跨未來通向幸福的永恆之路,他說道:“求你引導我們走向正道!”

現在,他在思考真主的偉大,在探索那些隱伏著的諸太陽,它們就象沉睡中的植物和動物似的,以及那些明亮的眾星宿,它們就象順從地執行偉大真主命令的軍人似的,每一顆都像是這個旅居世界中的明燈,每一個都像是勤快的服務員,他時時刻刻地讚美到:“真主至大!”然後鞠躬。

之後,他又思考所有被造物對真主的總體叩拜。形形色色的事物,就像是沉睡在夜間的無形朝拜者,在世世代代傳承著,如地球和宇宙般象一支有組織有紀律的軍隊,不,象一位順從軍令的士兵一樣,在“你生,便生”的命令之下順利地完成了任務,也就是在被遣送到另一個未知世界之時,它們在無法預知的前定盡頭,在朝向西方的禮拜毯上叩下頭並說:“真主最大!”而在春季萬物復蘇的時候,順應“你生,便生了”的命令一切又開始復活了,並恭順地服從著真主的命令。人類應當仿效萬物,也在至善特慈的真主的面前伏地叩頭說:“真主最偉大!”他心中充滿了敬羨,帶著對永久的期望和為獲得高貴而勞累的可憐。

至此,毫無疑問,你已經懂得了履行宵禮其實是一種精神的昇華。那是多麼美麗的工作!多麼甜美的義務!多麼高尚的服務!多麼高貴和幸福的崇拜!又多麼符合人類的心靈需求!

也就是說,五時禮拜的每次都隱含著一項巨大的時間更迭,其中暗示著真主的驚人的安排,也是真主的全部恩惠的標誌。因此,特定禮拜為人類必須履行的天職是完美的安排。

 “讚你超絕,除了你所教授我們的知識外,我們毫無知識,你確是全知的,確是至睿的。”(《古蘭經》2:32)

真主啊! 你佑助受命替你傳道的使者吧,並使他平安!他教授人類怎樣認識你,怎樣崇拜你。他教會人類探索你的尊名中所隱含的寶藏,闡釋自然之書的意義。他是你眾多崇拜者中的一面最完美的明鏡。我們為他祈福,並祝福他的家屬及所有的戰友!憐憫我們吧!憐憫所有的穆斯林們吧!

請接納我們的祈求吧,最仁慈的真主啊!

【譯:艾敏  校:洮舟】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