臥底記者:槍支權利背後的秘密-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國際 > 國際

臥底記者:槍支權利背後的秘密

調查團隊三年臥底,揭秘美國步槍協會如何在發生槍擊案件後操控輿論,化弊為利,通過暴力、恐怖襲擊事件中為自己牟利。

美國全國步槍協會,即NRA(National Rifle Association of America),總部設於美國弗吉尼亞州的Fairfax,是美國最大的槍械擁有者組織和強大的利益集團。它自稱“美國歷史最悠久、規模最大的民權維護組織”。

雖然NRA是非黨派性、非營利性的組織,但是它積極參加美國政治活動,在美國政治中具有巨大的影響力。它的角色漸漸從槍支的安全使用擴展到了政治遊說,其一方面籌集資金,一方面幫助支持協會立場的候選人進入國會。

縱觀全球,槍擊事件不斷發生,基於種族主義的極端恐怖主義暴行也隨之增加。上月中旬發生在新西蘭基督城清真寺的恐怖主義襲擊,就是槍支氾濫的最新惡果。

倘若你是一名槍支權利宣導者,你會如何看待各類槍擊案件?對於民眾有關槍支及其管理條例的看法與意見,你又會作何反應?

首先,如果你是槍支權利宣導者或支持者,你要竭盡全力避開這一話題,一言不發。倘若媒體或他人在槍擊案件後對你們窮追不捨,希望你們對此發表意見,你們就說擁有槍支是公民的合法權益與權利,擁有槍支,才有可能做到正當防衛,你們要堅稱槍支只是防身武器,毫無攻擊性。與此同時,你們還要全力抹黑那些提倡槍支管制的政客或群體,咒駡他們,聲稱他們為了自己的政治利益而犧牲人民的合法權益。

以上,是美國最大槍支權利宣導團體給澳大利亞極右政黨“單一民族黨”(One Nation party)的建言,半島電視臺調查記者在臥底期間得到了這一內部資訊。澳大利亞政府實施極為嚴格的槍支管制,“單一民族党”向美國步槍協會求助,希望協會能幫助他們阻止澳洲政府頒佈嚴厲的槍支禁令,同時放寬槍支管制。

據半島電視臺臥底調查組介紹,美國步槍協會內部流通著一部槍擊事件應對手冊。該調查組成員澳大利亞記者羅傑•穆勒(Rodger Muller)臥底三年,成功打入美國、澳大利亞兩國槍支權利遊說團體,用迷你隱藏攝像機錄製了美國步槍協會官員與澳大利亞“單一民族黨”數次會談。

這些秘密影片極為珍貴,美國步槍協會的真實理念首次遭到公開披露。

每當有槍擊事件發生,步槍協會總會在第一時間竭盡全力操控媒體與民間輿論,消除槍支氾濫的危害性與負面影響,並加大槍支權利遊說團體的影響力。

單一民族党創始人寶琳•漢森(Pauline Hanson)如今已成為澳大利亞國會議員,長久以來,漢森及其領導的單一民族黨都在竭盡全力促使政府放寬槍支管制。

1996年,澳大利亞亞瑟港(Port Arthur)發生大規模槍擊事件,一名槍手攜帶半自動步槍殘忍殺害35名無辜民眾。該事件發生後,澳大利亞政府全面禁止自動槍械武器的流通與使用,時至今日,澳大利亞再也沒有發生過類似槍擊事件。

縱然如此,財力雄厚、舉意巨大政治影響力的美國步槍協會卻一再指責澳大利亞政府,聲稱後者限制了人民的合法權益,表示澳大利亞政府槍支管制法令“毫無常理可言”。

穆勒代表半島電視臺潛入槍支遊說團體內部近三年之久,他通過各種關係,將自己打造為一名澳大利亞當地槍支權利擁護者,取得美國步槍協會及其遊說團體的信任。隨後,穆勒取得單一民族党高層信任,代表該党與美國步槍協會進行聯繫,促成了單一民族黨幕僚長詹姆斯•阿什比(James Ashby)及該党昆士蘭州黨魁史蒂夫•狄克森(Steve Dickson)與美國步槍協會高層官員在華盛頓的數次密談。作為美國及澳大利亞方面高度信任的中間人,穆勒參與了每一次會談。

單一民族黨派遣幕僚長等高級官員與美國步槍協會面談的一大目標,就是希望從後者手中獲取近2000萬美元的政治獻金,從而更為穩妥的延緩澳大利亞槍支禁令。

阿什比、狄克森等人與美國步槍協會高層在該協會弗吉尼亞州總部完成數次會談。會談期間,步槍協會官員為阿什比等人獻計獻策,希望後者有效利用媒體及民間輿論的影響力,促使澳大利亞政府妥協。步槍協會也談到了備受詬病的槍支暴力問題,告誡單一民族黨要看準時機準確出擊,力求避免槍擊事件影響槍支權利運動的發展。

美國步槍協會媒體聯絡官凱薩琳•莫滕森(Catherine Mortensen)告訴單一民族党官員,當有槍擊事件發生時,媒體及輿論總會向槍支權利擁護者發難,在這種情況下,最好的對策就是避免與媒體的接觸,不要發表任何意見。倘若無法逃避此類問題,就應當以攻為守,主動出擊,宣傳槍支權利的偉大與明智。

莫滕森指出,除此之外,我們還必須竭盡全力攻擊提倡槍支管制的政客及公眾人物,抹黑他們,讓他們失去公信力。

美國步槍協會公共關係處官員拉斯•戴爾賽德(Lars Dalseide)補充道:“重中之重,就是羞辱他們,讓他們顏面掃地。你們要質問他們,他們明知道自己的槍支法案不夠完善,為何還要繼續推行?此類法案難道能夠避免無辜民眾的死亡嗎?沒有武器,民眾如何保護自己?你們怎麼敢站在那些死難者的墳墓上提出這種純粹出於政治利益考慮的法案?”

對此“高見”,狄克森深表贊同。

戴爾賽德還向單一民族党官員演示了操控媒體及輿論的最有效方法。戴爾賽德說:“你們要睜大眼睛,看清哪些記者和媒體願意報導你們的意見,對於那些反對槍支權利的媒體,你們一定要避而遠之,千萬不要理會他們,不要落入他們的圈套,他們會假扮普通記者接近你,然後套取你關於槍支管制的真實想法。你們要加強與那些支持或同情你們的媒體及媒體工作者的合作與聯繫,你們要明確告訴他們,他們要多多報導任何有關民間暴力的案件,譬如搶劫、偷盜、私闖民宅等事件,要宣傳受害人的弱小與無助,更要暗示受害人如果配備武器,就必然不會受到傷害。一般而言,這種報導都會讓人心潮澎湃,所以,你們的媒體工作者一定要加大對類似暴力事件的搜索,一定要大力渲染,一定要定期發表類似文章,才有可能取得積極效果。”

美國步槍協會給予澳大利亞槍支權利擁護者的另外一個建議,就是雇傭“槍手”撰寫文章力挺政界槍支權利擁護者,為他們打造群眾基礎,尤其要在當地報紙等媒體發表專欄文章,不斷衝擊當地民眾眼球,讓民眾熟悉槍支法案,最終認定槍支管制確實違反人權及民權。

莫滕森說:“在美國,我們會有選擇性的在不同地區資助某些專欄記者及作家,指示他們撰寫擁護槍支權利的文章。但我們並不會以作者的真實身份或姓名發表這些文章,他們只是槍手,我們會選擇支持我們的法律界人士及司法界人士,以法律之名,從‘專業’的角度討論槍支管制的危害。需要指出的是,這一工作極其艱巨,因為諸如律師、軍官、警官、治安官等在內的法律、司法界人士每天都公務繁忙,我們要為他們起草文章,還要與他們一同完成校對,最終以他們的名義發表這些專業性極強的文章,但我們一定要在幕後操盤,一定要做好掌控。”

在談到社交網路對槍支權益起到的積極作用時,美國步槍協會官員表示他們一般會製作一些短視頻,強調槍支的益處及安全性。莫滕森說:“這些小視頻非常受歡迎,因為它們首先短小精悍且言簡意賅,很容易在段時間內滲入讀者的內心。我們的小視頻多種多樣,舉例而言,我們曾拍攝了一家小便利店遭遇搶劫的視頻,由於店主及時掏出櫃檯下的武器,才避免了搶劫及後續傷害的發生。這種視頻的一大好處,就是能夠激起人們對罪犯的憎惡與憤怒,從而愈發增強購買武器進行自衛的想法。”

會談期間,狄克森聲稱澳大利亞有不少非洲群體組成的匪幫,他們“無惡不作”,用棒球棒等器械作為武器,實施搶劫、強姦等罪行。戴爾賽德隨即表示狄克森應當大肆渲染此類事件,以“匪幫作亂,民眾卻無力自衛”等詞眼作為主題,強調武器的重要性,同時引起民憤,一同向政府施壓。

該臥底調查報告公開後,美國步槍協會以及澳大利亞單一民族黨都拒絕進行回應。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