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蘭清真寺恐怖襲擊事件:根源何在?-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國際 > 國際

新西蘭清真寺恐怖襲擊事件:根源何在?

02.jpg

不論何時,不論何地,任何傳播伊斯蘭恐懼症、仇伊、仇穆思想的極端分子或者普通百姓,都是新西蘭清真寺慘劇的幫兇,他們每個人的手上,都沾染著罹難者的鮮血。

星期五,即主麻日,亦稱聚禮日,是穆斯林的節日。每個主麻,穆斯林都會聚集在一起,聆聽伊瑪目的演講,聚眾祈禱、禮拜。

這個主麻,就在全世界穆斯林準備聚禮之時,南半球的新西蘭卻發生一起慘絕人寰的悲劇。

一名28歲的白人男子,布倫頓•塔蘭特(Brenton Tarrant),全副武裝闖入新西蘭基督城兩座清真寺,用三梭子彈,瞬間奪去48名無辜穆斯林的生命。

隨後,在醫院,又有兩名受害者因重傷,也隨那48人歸去。

塔蘭特在槍上安置了攝像頭,全程直播了自己的暴行。

就在全世界絕大多數民眾都在譴責這一恐怖暴行、對受害者及其家屬表示同情之際,竟然有一小撮極端分子對塔蘭特的暴行拍手叫好。

慘案發生後,新西蘭總理傑辛達•阿德恩(Jacinda Ardern)於第一時間召開新聞發佈會,明確指出這是一場恐怖襲擊。

這場悲劇,是全球範圍內伊斯蘭恐懼症、仇伊、仇穆主義思想氾濫的最新惡果。

槍手行兇前,曾在網上發佈一份長達74頁的“自述書”。CNN對這份“自述書”的評價極簡潔——反移民、反穆斯林。

自述書明確表明,槍手是受極端種族主義思想之毒害,認為自己是在解救西方文明,抵制外來文化侵略。

2011年,挪威槍手安德斯•佈雷維克(Anders Breivik)殘忍殺害77名平民前,也曾發表類似自述書,只不過,他的自述書,長達1500頁。佈雷維克直言,他要懲罰歐洲對多元文化以及穆斯林移民的包容。

佈雷維克的自述書及暴行也鼓舞了無數極端民族分子,他們不斷籌備並發起針對穆斯林的恐怖襲擊。

現如今,伊斯蘭恐懼症已經成為全球民眾耳熟能詳的一個詞彙。在美國總統特朗普等政客的不斷渲染之下,似乎每個人都將伊斯蘭及穆斯林視為現代文明的最大威脅與敵人。

此前,特朗普總統在出訪英國期間就“警告”英國政府,要警惕外來文化對英國社會的侵蝕,聲稱穆斯林移民正在改變歐洲大地。特朗普甚至建議英國政府乃至整個歐洲儘快採取相應措施,限制穆斯林移民的發展,以免“歐洲不歐”。

眾所周知,特朗普總統上任初最引人注目的一項舉措,就是簽署針對穆斯林的旅行禁令。對此,特朗普總統做了如下解釋:“我堅信,伊斯蘭對我們只有仇恨。”

不僅如此,特朗普總統還聲稱穆斯林曾歡慶9•11恐怖襲擊事件,甚至轉發一系列關於穆斯林的假新聞。

如此,當我們看到基督城槍手在自述書中將特朗普總統視為精神楷模時,我們也應該能夠理解。

我們必須承認,白人至上等種族主義思想並不僅僅局限在美國。在不同的社會,不同的主體民族都會對若干少數民族產生類似敵視情緒。

這場悲劇進一步警醒我們,此類無端仇恨與極端思想必然會給我們的和諧社會帶來巨大災難。

槍手塔蘭特的祖國澳大利亞也曾爆發大規模反穆斯林浪潮。2015年,澳洲極端民族分子發起“收復澳洲”(Reclaim Australia)運動,聲稱穆斯林要在澳洲強制推行“伊斯蘭教法”。簡言之,極右分子明確提出,要堅決抵制伊斯蘭在澳大利亞的傳播,甚至直言伊斯蘭是整個西方最大的敵人。

雖然新西蘭總理、澳大利亞總理等人都明確表示這起襲擊案兇手塔蘭特是一名極右暴力恐怖分子,但是,依舊有不少人聲稱塔蘭特是在幫助新西蘭完成“淨化”。

我們可以斷言,不論何時,不論何地,任何傳播伊斯蘭恐懼症、仇伊、仇穆思想的極端分子或者普通百姓,都是新西蘭清真寺慘劇的幫兇,他們每個人的手上,都沾染著罹難者的鮮血。

兇手塔蘭特在其自述書中指出,他之所以發動此次襲擊,是為了驅逐歐洲外來移民,降低歐洲移民率。

很顯然,這份自述書是白人至上主義的最新且終極體現,兇手塔蘭特明確表達了對十字軍東侵的嚮往與追憶。

塔蘭特等極端民族主義分子及其支持者背後的“動機”其實很簡單。2011年,我曾作為美國發展中心研究員參與了名為“美國社會伊斯蘭恐懼症的根源”的學術調查。我們發現,美國盛行的伊斯蘭恐懼症或反穆斯林浪潮,與伊斯蘭威脅論、智庫、資本、經濟利益、媒體宣稱、政治利益等因素有著密切關聯。

總而言之,僅以美國社會為例,我們明白,不同群體、各個利益方面都堅信伊斯蘭信仰及穆斯林群體會對現代文明社會帶來巨大威脅,他們認為,對於穆斯林群體的包容,就好似一顆定時炸彈,終究會讓白人群體無立足之地,進而毀掉西方文明。

更令人感到恐懼的是,那些支持甚至資助伊斯蘭恐懼症、仇穆、仇伊文化的積極分子及主力軍,竟然都與特朗普總統保持著密切友好關係。前美國中情局情報員馬克•薩格曼(Marc Sageman)甚至直言,從挪威77人大屠殺到新西蘭清真寺恐怖襲擊,其理論依據都與特朗普之流的言論如出一轍。

對於白人至上主義者而言,他們擔心包括穆斯林在內的“非白人”群體將“佔領”白人國土。他們認為,穆斯林群體是“毒瘤”,因為他們堅信穆斯林會殺掉所有人然後佔領他們的土地。與此同時,白人至上主義者認為猶太人過於狡詐,認為他們掠奪了白人的財富……

2018年10月27日,正在舉行安息日宗教儀式的匹茲堡市“生命之樹”猶太教堂突發槍擊案,致使11人喋血身亡,6人受傷。據悉,嫌犯鮑爾斯(Robert Bowers)是一名典型的新納粹分子,曾在社交網站上大肆發表極端排猶言論,堅信以“希伯來移民援助會(HIAS)”為代表的猶太人是把“侵略者”引入美國的元兇。

作為穆斯林,我們或許會一次次質問自己,到底如何才能求得和平與平安?

我們誰也不知道答案,我們只需堅守信仰,努力學習並踐行自己的信仰,不斷祈求真主的饒恕與憐憫。

我們,務必要永葆希望。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