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穆斯林的朝覲之路-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國際 > 國際

日本穆斯林的朝覲之路

在西方,日本被稱為the Land of the Rising Sun,即日出之國。長久以來,外界盛傳日本不存在穆斯林,甚至聲稱日本社會從根本上杜絕了國民接觸伊斯蘭信仰的可能。

然而,事實並非如此。日本民間以佛教為主體信仰,但是,伊斯蘭等外來信仰並非毫無立足之地。

漫步日本街頭,隨處可見念念有詞低頭穿行的僧侶,日本各地都建有大小廟宇。可是,每天特定的五個時刻,某些特定區域都會傳來悠揚的阿拉伯語喚禮聲。

日本穆斯林約有13萬多人,其中大部分人是入教不久的穆斯林,社會面較廣,有家庭主婦、大學生、教授、律師、醫生、平民,以及自民党國會議員等。

據統計,日本現有清真寺逾五十座,另有禮拜殿及禮拜點近百處。

現年26歲的久保(Kubo-san)家住離東京兩小時車程的農業小鎮,在那裡,有一處屬於他們的小小禮拜殿。每一天,他都會去那裡祈禱、禮拜。

久保常去的這座禮拜殿建於15年前,最初由一群來自孟加拉的工人出資修建。久保是這個小集體裡面唯一的日本本土穆斯林。

久保說:“我出生在一個很普通的日本家庭,關於宗教或信仰,我們家幾乎沒什麼概念。”

和很多普通日本家庭一樣,久保家也信奉日本神道教(Shinto)。神道教簡稱神道,是日本大和民族和琉球族的本土宗教,分為大和神道和琉球神道。神道最初以自然崇拜為主,屬於泛靈多神信仰(精靈崇拜),視自然界各種動植物為神祇。神道教起初沒有正式的名稱,一直到了西元5至8世紀,佛教經朝鮮傳入日本,漸漸在當時的日本擴張開來,為了與“佛法”一詞分庭抗禮,於是便創造了“神道”一詞來區分日本固有的“神道”。

1945年前,神道教一直都是日本國教。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在盟軍要求下,日本政府宣佈政教分離,裕仁天皇發佈詔書,宣佈自己是人不是神,廢除國家神道,政府不得資助神社,但神社神道已經成為日本神道教信仰的主流。雖然很多人認為神道已經退出日本歷史舞臺,但最新民調顯示,時至今日,信仰神道教及佛教的人數依舊占日本總人數的85%。

雖然近年來不少外來信仰逐漸傳入日本社會,但伊斯蘭依舊屬於極為小眾的信仰。

久保最初接觸到伊斯蘭信仰,是在學生時代。久保說:“我第一次看到伊斯蘭這個詞,是在學校歷史課本。雖然課本對伊斯蘭歷史的描述只是輕描淡寫,但依舊讓我心潮澎湃。”

此後,久保便去刻意搜尋有關伊斯蘭信仰及阿拉伯社會的書籍及資訊,他對伊斯蘭信仰的興趣也逐漸增大,但他並沒有想過自己要皈依伊斯蘭。久保萌生皈依之意,是在接觸到一些穆斯林移民之後。

現如今,久保已經成為一名身體力行的穆斯林。最近,他正在準備自己人生中第一次朝覲之旅。

久保說:“作為穆斯林,我每天都朝著聖城麥加的方向禮拜,我每天都祈求真主賜福于我們的先知穆罕默德(願主福安之)。穆聖(願主福安之)對我產生了巨大的影響,他出生在麥加,在麥加接受真主的啟示,每當想到這裡,我就止不住的想立即前往麥加,履行朝覲的主命功課。如今我已經獲得朝覲的許可,我真的非常激動,感贊真主給我如此美妙的機會。”

然而,五年前的久保根本沒有想過,自己能夠以日本穆斯林的身份從自己的祖國前往聖城麥加完成朝覲。

久保等日本穆斯林朝覲夢的實現,很大程度上歸功於一名移居日本的埃及人,這個人,就是裡達•科那威(Reda Kenawy)。科那威在20歲時就遠赴日本,在埃及,他曾是一名律師,到達日本後,他成為一名旅遊仲介,在這裡,他迎娶一名日本女子,兩人共同撫養一兒一女,相敬如賓。

已過不惑之年的他,看到日本穆斯林的朝覲的渴望,隨即萌生創辦一家穆斯林旅行社的想法,專為日本本土穆斯林朝覲服務。他坦言,自己這麼做,其實也有一個非常“自私”的企圖。他說:“我的生活、我的一切都在這裡,我想在這裡生活下去,不願再回到埃及。但是,我也擔心我的兒女無法感受到伊斯蘭信仰的魅力,我擔心他們會淹沒在世俗之中,因此,我希望我們能夠不斷強化日本本土穆斯林的信仰歸屬感,最終讓我們的下一代也能感受到信仰的偉大與美妙。”

科那威說:“當我告訴我的員工我想為日本穆斯林提供朝覲相關服務時,所有人都說我瘋了。從商業角度而言,這是一筆穩賠不賺的買賣。畢竟,有需求才會有市場,但日本的伊斯蘭剛剛起步,朝覲等事物似乎依舊遙不可及。但我堅持認為,如果我們能開個頭,一定會有更多的人會嘗試履行自己身為穆斯林的一項基本義務。”

果不其然,這是一項極為艱巨的任務。但科那威始料未及的是,最大的困難來自聖地守護者,即沙烏地阿拉伯政府。科那威嘗試與沙特當局取得聯繫,表示自己希望能夠幫助日本本土穆斯林完成朝覲,但沙特當局並不相信他,政府官員甚至直接告訴科那威:“我們從未聽說日本也有穆斯林,更沒聽過有人想從日本來朝覲。”

對此,科那威做了如此回復:“日本有十三余萬穆斯林,我自己也屬於一名日本公民,我早已拿到日本國籍,我非常希望能夠幫助日本穆斯林同胞完成朝覲功課。”

然而,沙特當局的回復很簡潔,他們明確告訴我:“你無權在日本辦理朝覲事宜,你是一名埃及人,而你的埃及護照早已被吊銷。”

科那威並沒有放棄,此後的五年間,他不斷嘗試,不斷努力,屢敗屢戰,最終成功說服沙特當局,讓後者相信日本真的有很多穆斯林,這些穆斯林非常希望能夠完成朝覲的主命功課。

如今,沙特政府已授權兩家日本公司協辦本國穆斯林朝覲事宜,科那威的旅行社就是其中之一。

前往科那威旅行社諮詢辦理朝覲事宜的日本穆斯林逐年增加,然而,最讓科那威感到欣慰的是,越來越多的日本本土穆斯林來找他辦理朝覲。科那威說:“平均而言,90%從我們這裡辦理朝覲事宜的穆斯林都是外國移民,日本本土穆斯林只占10%。我希望以後會有更多的日本本土穆斯林辦理朝覲,因為那是我的初衷所在。”

阿卜杜拉•塔基(Abdullah Taki)現年36歲,居住在東京,皈依伊斯蘭之前,他熱衷於紋身、身體穿孔等現代行為藝術。他對人生充滿了疑問,他不斷嘗試尋找答案,卻一次次的失望。在他看來,自己的皈依,純屬真主的引導。

塔基說:“約十年前,我去參加了一場舞蹈比賽。回來的路上,我遇到了謝赫•尼克馬圖拉(Nikmatullah),謝赫當時正在分發一些關於伊斯蘭信仰的小冊子,我在裡面讀到了日文的‘安拉’‘穆罕默德’等詞,雖然我從未接觸過伊斯蘭信仰,雖然我的伊斯蘭信仰一無所知,但是這兩個詞卻似曾相識。我真正皈依伊斯蘭,是在很多年之後,期間,我不斷研讀伊斯蘭信仰,我甚至去清真寺看他們禮拜、祈禱,最終,我決定皈依伊斯蘭。”

2006年,塔基成為一名穆斯林,次年,他就完成了自己第一次朝覲。

塔基所在的社區有一座小禮拜殿,在繁華的東京,這樣一處狹小的空間讓一群似乎毫不相干的人聚到了一起。

科那威與塔基相識後拜訪了塔基社區的禮拜殿,在那裡,他和謝赫•尼克馬圖拉等人肅立在塔基身後,跟隨塔基禮拜。禮拜過後,科那威難掩激動之情,他說:“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站在一名日本本土穆斯林身後禮拜,我真的很感動,作為一名日本人,他竟然如此美妙地誦念古蘭經文,甚至有些阿拉伯人都會感到汗顏。我對他只有由衷的敬佩。”

塔基說:“當我決定去朝覲時,我身邊很多人都感到費解,他們無法理解我為何要去遙遠的沙烏地阿拉伯看一塊黑黑的石頭。我告訴他們,那不是一塊普通的黑石,那可是真主的天房,我去那裡,是去拜訪真主的房子,是在尋找我的真主。”

塔基還說:“飛機快要降落到聖城麥迪那時,不知為何,我突然非常激動,雖然我看不到飛機外面是何種情景,但我根本無法抑制自己激動的心情,我的眼淚止不住地往下流。我這一生中從未如此激動過,那一刻,我感到無比自豪,無比開心。”

 

編輯:葉哈雅

出處:Islamicity

原文:Islam in Japan: The Road to Hajj

連結:http://suo.im/4TupPL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