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中期選舉:事倍功半的反穆斯林宣傳-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國際 > 國際

美國中期選舉:事倍功半的反穆斯林宣傳

圖:宣揚伊斯蘭恐懼症不等於言論自由

美國中期選舉在即,很多候選人開始效仿特朗普總統等政客的極端言論,試圖以民族、種族牌博取更多選票。然而研究表明,這種策略幾乎沒有顯著成效。

製造恐慌一直以來都是政客慣用的伎倆,在“民主大國”美國,這種策略尤為盛行。今年中期選舉來臨之際,很多候選人依舊選擇沿用恐慌策略,其中絕大多數為特朗普總統所在的共和黨。他們肆意攻擊其他競爭對手,以恐怖主義、伊斯蘭恐懼症等言辭攻擊對方,試圖以此贏取更多選票。然而,據最新調查顯示,相比以前,這種反穆斯林的伎倆收效微乎其微。

本週一,“穆斯林辯護人”(Muslim Advocates)發表了一份名為《追逐仇恨》(Running on Hate)的最新調查檔,調查結果顯示,相比往年,2018年度中期選舉期間反穆斯林、反伊斯蘭及仇恨性言驟增。“穆斯林辯護人”是一個基於加利福尼亞的穆斯林法律諮詢及説明組織,其主要宗旨為幫助穆斯林群體捍衛自身法律權益。

“穆斯林辯護人”挑選80名使用伊斯蘭恐懼症等仇恨性言辭的競選人作為研究物件, 重點分析了這些極端言論對競選進程及結果的影響。報告中提到的40名候選人正在競選國會議員,其中23人已經成功進入普選階段,還有13人是在職議員。

“穆斯林辯護人”公共宣傳部負責人斯科特•辛普森(Scott Simpson)在接受英國《衛報》採訪時表示:“每個選區都有若干宣揚反穆斯林、反伊斯蘭極端言論的候選人,他們競選的級別各不相同,小到學校理事會,大到國會議員,從共和黨到民主黨,候選人似乎都對極端言論情有獨鍾,他們似乎篤信這種言論必定會給自己贏得更多關注。換言之,這種行為已經成為根深蒂固且廣泛傳播的惡習。”

作為本次中期選舉期間上升勢頭迅猛的兩名穆斯林女議員候選人,萊士德•塔里蔔(Rashida Tlaib)伊爾汗•奧馬爾(Ilhan Omar)遭受了諸多惡毒攻擊以及荒謬指控。競爭對手們總是喜歡從她們的宗教信仰出發,聲稱此二人是“聖戰分子”,更有甚者直接表示她們二人有恐怖主義背景。穆斯林律師迪德拉•阿布德(Deedra Abboud)正在競選亞利桑納州議員席位,整個競選期間,他不僅要忍受網上鍵盤俠的惡意攻擊,還要遭受右翼媒體及民兵組織的武力威脅。

然而,美國政界的“伊斯蘭恐懼症”運動似乎已經超越了穆斯林群體,在某些特定情況下,它也針對非穆斯林群體。就此次中期選舉而言,為了幫助第十四選區共和黨競選人戴夫•布拉特(Dave Brat)獲得連任,國會領導基金(CLF)“超級政治行動委員會”(super PAC)不擇手段地抨擊其競爭對手阿比蓋爾(Abigail),聲稱阿比蓋爾對恐怖分子持同情態度。

阿比蓋爾女士曾在維吉尼亞州一所伊斯蘭學校擔任代課教師,雖然如今的她已是一名中情局官員,但代課教師的經歷給她潰敗的競爭對手找到最後一根救命稻草。國會領導基金在其廣播中反復聲稱阿比蓋爾曾就職於一所“恐怖學校”,更表示該學校是“恐怖主義的溫床”。

據“穆斯林辯護人”調查顯示,加利福尼亞共和黨人鄧肯•亨特(Duncan Hunter)是整個中期選舉期間最喜歡打“反穆斯林”牌的候選人。亨特在其最新競選廣告中指責其競爭對手阿瑪爾•金巴厘•納賈爾(Ammar Campa-Najjar)會給美國社會帶來巨大威脅,同時表示納賈爾為與信奉“恐怖主義”的家人脫離干係而改名換姓。然而,在攻擊納賈爾之前,亨特似乎並沒有做足功課——納賈爾雖然有阿拉伯特徵的名字,但他是一名基督徒,是一名巴勒斯坦及墨西哥混血兒。

然而,事實證明,向普通民眾灌輸“反穆斯林”的仇恨性情緒,其實是失敗的策略。據“穆斯林辯護人”調查報告顯示,80名試圖利用伊斯蘭恐懼症博取選票的候選人中,只有11%至14%的人有可能獲得成功。

調查機構顯示,為這些“反穆斯林”政客投票的選民,本身就是反伊分子,而且,他們在全體選民中所占比例少之又少。此外,刻意侮辱、妖魔化穆斯林群體的行為,也讓很多普通選民產生反感情緒。

報告指出:“很多煽動種族仇恨的參選人都面臨著選民的質疑,也引起某些黨內人士的不滿,有人被迫撤回極端反伊言論,更有甚者因其極端民族主義言論而使整個競選進程備受影響。不論是共和黨還是民主黨,絕大多數選民都已厭倦老生常談的反穆斯林論調,他們轉而選擇支持那些敢於為穆斯林群體發聲、辯護的候選人,連特朗普的支持者中也出現了這種情況。”

縱觀這80名試圖利用反穆斯林及反伊斯蘭言論獲取選票的候選人,已有52人宣告競選失敗,或宣佈退出選舉。特朗普競選總統期間發表的一系列反穆斯林、反穆斯林言論讓他在2016年贏得了佛羅里達州、佐治亞州、懷俄明州、南達科他州、阿肯色州以及南卡羅來納州,效仿特朗普肆意抨擊穆斯林世界及伊斯蘭信仰的共和黨同僚們卻幾乎全軍覆沒。北達科他州、田納西州、內布拉斯加州、密西根州等地,大肆宣揚反穆斯林言論的一眾參選人不是在選舉中慘敗,就是中途退出,更有甚者因盲目反伊言論而被迫公開致歉。

美國民間穆斯林全國委員會(NGOMCA)法律顧問沙西德•阿曼圖拉(Shahed Amanullah)在接受英國《獨立報》採訪時表示,美國民間反穆斯林情緒其實只盛行於特定的極端分子中,他們屬於邊緣群體,而某些政客卻錯誤地認為,他們能夠通過惡意抹黑伊斯蘭來獲得特朗普總統那般的成功。殊不知,他們的言行確實討好了那些邊緣化的極端分子,但也惹惱了大部分普通選民。

阿曼圖拉說:“特朗普時代的美國,對妄圖挑起反穆斯林情緒的極右分子而言,他們已經明確感覺到‘反穆’大旗已經不再堅挺,被‘伊斯蘭恐懼症’所矇騙的普通民眾以及穆斯林大眾亦已覺醒,他們逐漸開始回擊此類極端民族主義言辭。對於那些政客而言,或許,是網上如潮水般的反穆斯林言辭給了他們虛妄的希望。”

調查資料完美印證了阿曼圖拉的上述評論。“穆斯林辯護人”發佈調查報告共有51頁,主要資料來源自共和黨旗下的普羅波斯基研究會(Probolsky)。結合二者調查結果,我們發現,美國民間的反穆斯林情緒正在驟降。

普羅波斯基研究會1000名調查對象中,只有7%的民眾對穆斯林持負面態度;此外,71%的受訪者表示政客不應為了政治利益而惡意抹黑穆斯林群體,也不贊成參選人以嘩眾取寵地方式肆意攻擊穆斯林;57.6%的受訪者表示,倘若某個候選人熱衷於反穆斯林言論,他們就會放棄對他的支持;只有7%的受訪者表示他們可能會給發表反穆斯林及分裂言論的政客投票。

特朗普在總統競選期間大肆發表各類反穆斯林、反伊斯蘭、反移民及民族主義言論,很大程度上轉移了美國國民對於經濟困境的注意力,讓特朗普贏得大量選票。換言之,特朗普總統的當選,與他的仇穆、反伊言論有舉足輕重的關聯。特朗普當選之後,美國民眾對穆斯林群體及伊斯蘭信仰的負面情緒一度達到頂峰。

2006年,凱斯•埃裡森(Keith Ellison)成為美國史上首位穆斯林國會議員,也成為明尼蘇達州史上首位非洲裔國會議員。埃裡森的當選,不僅讓美國政界倍感震驚,對普通民眾而言,這也是一條重大新聞,政界及民間甚至公開爭論埃裡森是否愛國,甚至討論埃裡森是否會背叛美國。

如今,我們看到兩位穆斯林女性即將佩戴頭巾步入政壇,即將在國會山獲得一席之地,而最讓人感到驚訝的,是外界對此的包容,民眾幾乎沒有對此發表任何異議,這兩名穆斯林女性參選國會議員也幾乎沒有引起任何爭議。

這表明,反穆斯林及反伊斯蘭論調已經不再如往日般盛行,民眾對伊斯蘭及穆斯林有了更為清晰且深刻的認知,拒絕繼續成為政客手中的棋子。

阿曼圖拉指出:“雖然特定群體依舊對穆斯林參政議政倍感憤恨,雖然民眾對穆斯林群體的正面、客觀認知也讓某些人倍感憤怒,但是,我們必須承認,隨著民眾對穆斯林群體及伊斯蘭信仰認知與理解的逐步加深,美國社會對穆斯林的盲目仇恨註定會逐步下降。”

總而言之,相比往年,雖然本屆中期選舉中發表仇穆、反伊言論的參選人有增無減,然而,事實證明,他們的這種伎倆幾無成效,甚至有適得其反的效果。

 

編輯:葉哈雅

出處:獨立報

原文:Midterms 2018: more anti-muslim rhetoric but not working

連結:http://suo.im/4x4jyn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