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媒:大使館遷至耶路撒冷實屬極端組織詭計-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國際 > 國際

澳媒:大使館遷至耶路撒冷實屬極端組織詭計

近日,澳大利亞總理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表示,他正考慮將澳大利亞大使館從特拉維夫遷至耶路撒冷,從而與美國總統特朗普承認這一爭議性聖城為以色列首都的決定保持一致,同時也意欲跟隨美國退出伊朗多邊核協議。

倘若莫里森總理最終成功將澳大利亞駐以色列使館從特拉維夫遷至耶路撒冷,澳大利亞的整體中東策略就會發生巨變。

澳大利亞前任總理瑪律科姆•特恩布林(Malcolm Turnbull)是以色列政府及其政策的大力支持者,早在以色列醞釀遷都耶路撒冷之時,特恩布林就曾表示澳大利亞也在考慮將使館遷至耶路撒冷。然而,澳大利亞執政黨聯邦副領袖、外交部長朱莉•畢曉普(Julie Bishop)卻公開表示,盲目效仿美國對以色列政策、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不符合澳大利亞的基本利益。

 

澳大利亞總理斯科特•莫里森

雖然特恩布林也曾對伊朗政府軍事及政治影響力的提升表達憂慮,但是,畢曉普部長卻認為西方社會理應客觀公正地看待伊朗問題,她堅信,澳大利亞應當與伊朗保持良好的外交關係,這才是符合澳大利亞利益的策略。

2015年,西方與伊朗簽訂多邊核協定,即“聯合全面行動計畫”(JCPOA)。據該協議規定,伊朗同意限制核子試驗15年,同時允許國際原子能巡視員進入伊朗核實伊朗是否在製造核武器,從而減輕美國對伊朗的制裁。協定簽訂後不久,畢曉普部長就代表澳大利亞政府出訪德黑蘭,成為澳大利亞史上首位訪問伊朗的高級官員,也成為整個西方造訪伊朗為數不多的高級官員之一。

畢曉普部長的對伊政策與美國前任總統奧巴馬極其相似,他們都堅信西方應當與伊朗進行多邊政治協作,而非一味敵視、質疑與制裁。對澳大利亞而言,改變現有外交政策確實會讓人感到耳目一新,然而,很快澳大利亞就要迎來議員補選,因此,莫里森總理提出這一新政的時機非常有趣,這一政策變化將會吸引大量猶太選民及以色列的支持者,但是,對於巴以和平在未來的實現,這將成為一個新的絆腳石。

如果莫里森總理一意孤行,選擇背棄多邊合作的基本原則,澳大利亞的外交、政治利益就會受到極大損害。

須知,這種盲目的新政只會給我們帶來短期的利益,它既會讓我們取得以色列的進一步好感,也會拉近我們與特朗普總統的關係,但是,從長遠角度講,此舉有百害而無一益。種種跡象表明,特朗普總統正在竭盡全力以他的個人喜好打造新的中東秩序甚至世界秩序。或許,你會認為這種說法屬於危言聳聽,可是,事實勝於雄辯。

自特朗普上臺以來,美國政府就不遺餘力地表達著對內塔尼亞胡政府的無條件支持,內塔尼亞胡的政治立場極其明確,他一心想要穩固並加大以色列對巴勒斯坦領土的佔領與進一步吞併,全然摒棄了奧斯陸協議以及“兩國方案”;其次,特朗普上臺之後下令退出“聯合全面行動計畫”,從表面而言,此舉是在加大對伊朗的制裁及打壓,究其本質,此舉只不過是在加大以色列在中東地區的全面控制力。特朗普明確表示,他將徹底扼殺伊朗經濟,其終極目標,就是顛覆伊朗政權。

雖然伊朗嚴格遵守著“聯合全面行動計畫”,雖然國際原子能機構高度認可伊朗為遵守多邊核協議所做出的努力,同時多次表達對伊朗政府的鼓勵與支持,但是,特朗普依舊一心想要將伊朗置於死地,背後的原因,其實不言而喻。

然而,澳大利亞與美國不同,澳洲政府及人民尊重國際法律法規,愛好和平與穩定,僅就中東地區而言,澳洲政府的一貫政策,就是促成“兩國方案”的達成,和平解決巴以衝突,而美國則一心只為猶太複國主義者考慮,根本不顧巴勒斯坦人的死活。澳大利亞政府支援巴勒斯坦人民依據1967年邊境協議建立屬於他們自己的獨立國家,同時支持巴勒斯坦人民定都東耶路撒冷。

倘若澳大利亞確定將大使館遷至耶路撒冷,毫無疑問,那就是澳洲外交政策的徹底倒退,就是明確認可了以色列對巴勒斯坦的非法佔領,就是對國際法律法規與相關協議的褻瀆。

最重要的是,這種做法正中極端組織的下懷,譬如基地組織、伊斯蘭國等。將整個中東引入戰亂,是極端組織的終極目標,只有這樣,他們才能達到自己的目標。

 

畢曉普部長認為,澳大利亞應當為自身利益考慮,毋須緊跟美國的中東策略。

同樣,倘若澳大利亞效仿美國退出“全面聯合行動計畫”,澳大利亞的國際形象必將大打折扣,澳大利亞在全球範圍內的聲譽必將受到嚴重損害。同時,這也將徹底摧毀澳大利亞與伊朗的雙邊關係,歐洲盟友也會質疑澳大利亞的國際立場,畢竟,歐洲各國都堅決支援伊朗多邊核協定。

我們必須謹記,從全球範圍來看,巴勒斯坦人民解放事業以及“聯合全面行動計畫”都有著廣泛的政府及民間基礎,國際社會普遍支援巴勒斯坦人民和平建國,同時支持伊朗核危機的和平解決。莫里森總理搬遷大使館或退出伊朗核協定的決定,都會極大損傷澳大利亞的國民利益,也會徹底落入極端組織的詭計之中,正可謂親者痛仇者快。

極端組織之所以陰險,就在於他們擅長借刀殺人,他們堅信,亂世會給他們帶來發展壯大的最佳契機,因此,他們不僅會繼續實施各類恐怖襲擊事件,同時也會進一步刺激國際政治格局,進而期待中東地區陷入更大的爭端。

------------------       

作者:阿敏•塞卡爾(Amin Saikal),澳大利亞國立大學阿拉伯與伊斯蘭研究院院長。

編輯:葉哈雅

出處:WA Today

原文:Moving embassy to Jerusalem would play into Islamic State's hands

連結:http://suo.im/58XnFV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