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以色列國防軍官的自白-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國際 > 國際

一位以色列國防軍官的自白

譯者注:本文作者為以色列著名作家、人權活動家尤里•亞弗納瑞(Uri Avnery),曾任以色列國防軍指揮官、以色列國會議員。退役後,作者獻身巴勒斯坦人權事業,成為以色列政壇一大另類,他堅信,只有正義與公平才能帶來長久的和平。1982年7月2日,以色列入侵黎巴嫩之後,作者潛入戰區,密會巴勒斯坦民族解放事業領導人阿拉法特,成為首位會見、採訪了巴勒斯坦領導人的以色列人。

作者與阿拉法特

我在這裡寫下這些文字——

我叫尤里•亞弗納瑞,生於1923年9月10日,我曾是一名以色列國防軍士兵、指揮官,編號44410。

在這裡,我宣佈,從此刻起,我與那些在加沙地帶濫殺無辜民眾的殘暴軍隊毫無關聯。我們不屬於同一支部隊,或許,我們也不屬於同一個國家——我們不一樣。

我的政府是否真的犯了“戰爭罪”?

我不知道,我不是法官,我無話可說。

然而,國際刑事法庭好像已經認定,我的戰友們在奉命開展軍事行動時,確實犯了戰爭罪。他們還要求我國允許國際組織進入巴勒斯坦地帶進行獨立調查。

為了阻止國際組織的介入,我軍司令官提議,以色列軍方應當進行這一調查。

很好笑,不是嗎?這樣一支殘暴的軍隊,竟然揚言要去調查自己的種種惡行。

為了“震懾”巴勒斯坦民眾,阻止巴勒斯坦人發起任何性質的示威遊行活動,以色列國防軍在隔離牆或邊境鐵絲網處安排狙擊手,射殺任何可能對以色列造成“威脅”的巴勒斯坦人,毋須請命。此前,巴勒斯坦領導人已經宣佈,巴勒斯坦人民將不斷進行示威遊行活動,抗議以軍及以色列政府的種種暴行。

這就意味著,這樣的活靶射擊,依舊會延續。

僅在示威活動開始的前兩周內,以色列狙擊手已經射殺29名手無寸鐵的平民,另有近千人被射傷。

以色列國防軍的誕生之初,我就參軍入伍。可是,以色列軍隊的種種作為卻讓我作嘔,一切,都充滿了罪惡。

此前,一則短視頻曾瞬間刷爆網路。視頻出自一名以色列士兵之手,視頻中,我們能清楚地看到遠處有幾個巴勒斯坦人在來回走動,他興奮地慫恿身旁的狙擊手選一名巴勒斯坦人射殺,罵罵咧咧中,他終於扣動扳機,一名巴勒斯坦人應身倒地。隨後,我們聽到一陣陣歡呼,還有人高喊:“殺死那個婊子養的!”

幾乎所有以色列人都看到了這段視頻,因為,這種視頻首次在以色列電視臺得到了播映。

這件事並沒有發生在遙遠蠻荒之地,它就發生在我們眼前,距離我家45分鐘車程的地方。兇手也不是唯利是圖、不分青紅皂白的雇傭兵,他和他身旁振臂高呼的戰友,都是我們以色列國防軍的士兵,極其普通。

如果你去質問他們為何這麼做,他們肯定會告訴你,自己只不過是奉命行事。畢竟,作為士兵,服從命令就是他的天職。

兩周前,我還對我們的參謀總長加迪•艾齊科特(Gadi Eizenkot)滿懷敬意。曾幾何時,與一群軍人共事的他,似乎也非常看重軍隊的尊嚴。可如今,我對他的敬意早已遠去。那些狙擊手肆意屠殺巴勒斯坦民眾的命令,就來自他。

我只想問問他,到底為什麼要這麼做?

如殖民印度的英國人一般,我們的政府似乎不知道如何應對和平示威遊行活動。

巧合的是,上周,我剛看了一部關於聖雄甘地的電影。英國人為了迫使甘地就範,用盡了各種伎倆,他們毆打他,殘忍殺害無數民眾。可是,聖雄甘地及其追隨者們卻以巨大的堅忍與毅力忍受著一切磨難,最終,英國人不知所措,只能認輸,離開了印度。

馬丁路德金也採取了這種非暴力不抵抗的策略,一位巴勒斯坦人受到了啟發,隨即回到巴勒斯坦,試圖說服國人也採取這種措施反對以色列侵略。然而,以色列軍隊集結兵力大肆開火,巴勒斯坦人隨即奮起反擊,非暴力不抵抗策略隨即宣告失敗。

然而,幾經挫敗之後,巴勒斯坦人似乎終於意識到自己根本無法與強大的以色列軍隊抗衡。於是,哈馬斯開始大力宣傳非暴力不抵抗政策,越來越多的巴勒斯坦人走上街頭,不帶任何武器,不帶一塊石頭,昂首直面殘暴的國防軍。雖然該策略貌似還看不到成功的希望,更像是飛蛾撲火,可是,這的確給以色列軍方及政壇帶來極大的麻煩,他們甚至開始公開下令狙擊手肆意射殺手無寸鐵的平民,只為製造恐慌。

當我公開表示我對此感到羞愧時,有人直言我很虛偽。的確,我在此前的著作中講述屬1948年“獨立戰爭”時,確實提到了我所親眼目睹的種種暴行。實施暴行的,是我們的士兵,彼時的軍方領導人其實也譴責了士兵們種種違反作戰原則的暴行。這些來自不同族群、不同社會階層,可是,絕大多數士兵都很中正,他們確實在奉命行事。

可如今,一切都不復如初。我們不僅看到士兵肆意射殺手無寸鐵的平民,問題在於,我們似乎不願發出、也容不下任何譴責的聲音。我們的政客們及軍方領導人空前的團結,我們自詡發達國家,自稱民主社會,可是,我們的民眾卻對此類屠殺熟視無睹。

那麼,以色列媒體有何反應呢?很顯然,媒體未作任何反應,媒體根本不願報導真相,不願讓民眾“發現”自己的政府與軍隊施展暴行。

這些施暴者很“幸運”,他們的暴行並沒有引起過多關注,因為很顯然,敘利亞總統巴沙爾•阿薩德向自己的人民“投放了化學武器”,我們的媒體鋪天蓋地的報導這一事件,只為渲染阿拉伯人的“殘暴”。

此外,媒體還要去報導3.6萬餘名生活在以色列境內的“非法”非洲勞工,政府想要趕走所有非洲人,而我們高貴的以色列人則想阻止政府這麼做,畢竟,非洲勞工都在從事正經工作。

簡言之,我們根本沒時間去管加沙地帶的爛攤子。

令人感到心痛的是,我們的媒體早已背離了初衷,如今的它們,早已淪為政府的工具,至少,絕大多數媒體都做到了與政府精誠合作。

誰也不願也不敢去討論屠殺巴勒斯坦平民的事件,所有人都是如此地麻木不仁,只有我這種“虛偽”的賣國賊在喃喃自語。

我們是無數屠殺的見證者,我們每個人都沾染了巴勒斯坦人的鮮血。

請與我一同寫下這三個字:我有罪。

-----------------

葉哈雅譯

https://www.counterpunch.org/2018/04/16/eyeless-in-gaza-4/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