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緬甸政府眼中的“偽”羅興亞危機-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國際 > 國際

BBC:緬甸政府眼中的“偽”羅興亞危機

過去兩周內,逾30萬羅興亞穆斯林從緬甸逃難至孟加拉,這些人全都來自若開邦地區的貌奪(Maungdaw)、布帝洞(Buthidaung)、拉代當(Rathedaung)三個鎮。這三個鎮,是緬甸境內僅存的羅興亞聚居區,其餘地區都已淪為難民營。

外人很難進入羅興亞穆斯林聚居區,首先是出於交通的限制,其次是政府的禁令。緬甸政府規定,任何人出入這些地區都要取得政府許可證,然而,媒體記者幾乎不可能拿到這一許可。

因此,當緬甸政府表示它們將組織18名國內外記者對若開邦地區進行一次官方訪問時,我們BBC當然不會錯過這次機會。

誠然,參加由政府組織的訪問團,意味著我們只能看到官方想讓我們看到的東西。然而我們相信,雖然此行會有種種限制,但我們依舊有可能挖掘出一些珍貴的新聞。

緬甸政府之所以組織記者來開展此次“官方”訪問,純粹是為了讓外界收到它們想傳遞的資訊。在緬甸政府的不斷殘暴打壓下,羅興亞人終於組織武裝開始了反抗,對此,很多人都認為這是緬甸政府咎由自取。坦白講,若開邦地區的暴力“衝突”已經由來已久,對於任何政府而言,這都是一個極為難啃得骨頭。

 

在緬甸官方的監視之下,我們參觀了貌奪地區一個集市。圖為一名穆斯林男子在市場休息。

抵達若開邦地區首府實兌(Sittwe)後,官方隨即給我們下達了若干指令。它們禁止我們擅自離團獨自採訪當地民眾,下午六點後還會實行宵禁,因此,我們不可在夜間活動。官方表示,如果記者們對某些特定地區感興趣,可以提出採訪申請,然而事實證明,任何申請都會被官方拒絕,理由是“出於記者安全考慮”。

我們此次出行大多是在水路完成,主要交通工具是小船。從實兌到布帝洞一共花了我們六個小時,到達布帝洞以後,我們又乘車顛簸一個小時到達了貌奪的馬嶼山。在前往馬嶼山的途中,我們從車上看到了被焚燒殆盡的Myo Thu Gyi村,就連路邊的棕櫚樹,也被燒為灰燼。這也是我們見到的第一個廢墟中的羅興亞村落。

 

圖為貌奪地區一處羅興亞穆斯林村落遺址。

緬甸政府此次邀請我們前往若開邦地區進行訪問的目的很明確,它們想讓我們相信,羅興亞穆斯林難民所言並非事實。所有逃難至孟加拉的羅興亞難民都在哭訴自己的悲慘遭遇,都在披露緬甸對羅興亞人的清洗運動以及極端佛教徒的各類暴行,同時也披露了針對羅興亞穆斯林的種種反人權行為。

然而,在我們踏上若開邦的那一刻起,我們就明白,緬甸政府如此煞費苦心的努力皆屬徒勞。

政府工作人員首先帶我們參觀了貌奪一所小小的學校。如今的學校早已淪為當地一夥印度人的避難所,當我們採訪這夥印度人時,他們異口同聲地告訴我們,他們遭受了羅興亞穆斯林的襲擊,他們說自己是為了逃避穆斯林的迫害才躲到這所學校裡面。然而奇怪的是,從緬甸逃難至孟加拉的印度教徒都說自己受到了若開邦地區極端佛教徒的攻擊,因為印度人的長相與羅興亞人十分相近。

我們在這所學校採訪期間,緬甸政府官員及荷槍實彈的軍警都全程“陪伴”著我們,這種情況下,這群印度人是否能夠講出自己想說的真話,我們不得而知。我清楚地記得,有個人告訴我,他曾目睹緬甸士兵朝自己的村子射擊,剛說了一半,他旁邊的人就阻止了他。

最使我印象深刻的,是一名穿著橙色花邊上衣、灰紫色披肩的女子,她栩栩如生地向我們描述著羅興亞穆斯林對若開邦地區印度教徒的種種“暴行”。

 

 一名佛教僧侶告訴記者,羅興亞穆斯林放火焚毀了自己的家園並栽贓於政府。

隨後,我們又被帶去當地一所佛教寺廟,在那裡,官方安排我們採訪了一名當地僧侶。他在鏡頭前告訴我們,羅興亞穆斯林放火焚毀了自己的家園並栽贓於政府。官方向我們提供了一組照片,照片裡,一夥人正在放火焚燒一些民居。然而,這組照片卻疑點重重。

我們在照片中看到一群頭戴白帽的男子正在放火燒毀一所房子,一群披著松垮“頭巾”的女子朝拍攝者揮舞著刀劍。仔細對照之後,我驚奇地發現,其中一名女子正是在那所學校裡接受我們採訪的印度女子,照片裡的她連衣服都沒有換。很快,我又發現照片中一名男子也曾出現在那夥印度“難民”之中。

簡言之,這組照片完全源自擺拍,他們故意偽造這組照片,只為告訴世人,所有殺人放火的勾當都是羅興亞穆斯林監守自盜。

 

上圖為緬甸官方向我們採訪團提供的羅興亞穆斯林“作案現場實拍圖”。

 

然而,BBC卻發現出現在“縱火現場”的一名女子正是在學校接受採訪的“印度難民”。

隨後,官方安排我們採訪了若開邦地區邊境安全部長Phone Tint上校。Phone Tint上校將羅興亞救贖軍(ARSA)稱為“孟加拉恐怖分子”,他聲稱“孟加拉恐怖分子”搶佔了羅興亞村莊並強迫每家羅興亞人選出一名男子加入他們的救贖軍,如若不從,救贖軍就會燒毀他們的房屋。他還表示,羅興亞救贖軍四處埋放地雷,還炸毀了三座橋樑。

我問Phone Tint上校,所有遭焚毀的羅興亞村莊是否都出自羅興亞武裝分子之手,他說:“政府就是這麼認為的”。當我們向他問到緬甸軍方的殘暴時,他卻反問道:“證據何在?你們有證據嗎?你們也不看看那些羅興亞女人,誰願意強姦那種女人呢?”

 

Phone Tint上校堅稱,遭焚毀的羅興亞村莊全都出自羅興亞穆斯林之手。

在貌奪採訪期間,我們也見到了幾名羅興亞穆斯林,然而,他們無一例外地充滿了恐懼,不敢在鏡頭前與我們交談。然而,我們還是設法在無人看守時偷偷接近了他們,他們也小心翼翼地向我們講述了自己所經歷的磨難與苦痛。緬甸軍方禁止他們離開自己的居住地,整個若開邦地區食物極為短缺,他們經歷著外人無法想像的恐懼。

一名羅興亞男青年告訴我們,他們想逃到孟加拉,但是,他們的領頭人卻和當地政府官員簽署了一份協議,表示他們將“自願”留在家鄉。在空曠的集市,我見到了一名羅興亞人,我問他到底在怕什麼,他說,他害怕自己的政府。

 

 “大清洗”已持續數周,Alel Than Kyaw村依舊是一片廢墟。

除貌奪外,我們此次“訪問”的主要目的地是一個叫做Alel Than Kyaw的海濱小鎮。8月25日,羅興亞救贖軍就是在這裡向緬甸軍警發起了襲擊。在前往小鎮的途中,我們看到無數廢棄的空曠村莊,我們看到大量遭人遺棄的船隻與成群的牛羊,可是,我們看不到任何人類的蹤影。

Alel Than Kyaw鎮已被徹底夷為平地,縱然是由慈善組織開設的小診所,也已被徹底摧毀。在小鎮北部,我們遠遠看到四股濃煙升起,聽到烈火灼燒以及機槍掃射的聲音。我們知道,有又村子被清洗了。

 

被夷為平地的慈善小診所。

若開邦地區警局Aung Kyaw Moe中尉告訴我們,政府曾對可能到來的襲擊事件發出警報。收到警報後,警方就把當地非穆斯林人口帶回兵營,為他們提供庇護,軍警們則在外面與武裝分子交戰。此役過後,共有17名士兵及1名移民官死亡,當地穆斯林人口隨即選擇了逃離。

但是,雖然當地正值雨季,可襲擊事件兩周後有些地區依舊燃燒著熊熊大火,對此,Aung Kyaw Moe中尉閃爍其詞,沒有給出滿意的答覆。他說,或許有些穆斯林在臨走前放火燒了自己的房子吧。

然而,在我們離開Alel Than Kyaw返回貌奪的路上,發生了讓我們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事。

 

採訪團親眼看到Gaw Du Thar Ya村淹沒在烈火之中。

在返回貌奪的路上,我們看到一處稻田深處的小村子燃起大火,濃煙在高高的樹頂翻滾,最令人驚訝的是,這場大火好像才剛剛燃起。採訪團的所有記者都要求陪伴我們的員警立即停車,萬般無奈之下,他們停了車,我們隨即扔下政府官員向火災現場跑去。軍警馬上趕上了我們,聲稱此處極為危險,禁止我們靠近。我們只好跟著他們繼續返回貌奪。

到處都是烈火焚燒聲,到處都是濃煙,泥濘的路上隨處可見穆斯林女子傳統服飾。一群年輕力壯的男子手持刀劍站在路旁,不解地看著我們18名記者,極力躲避著我們的攝像頭。

 

這個村子只剩下燒焦的樹木與灰燼。

雖然現場情況較為危急,我們一名同事還是設法與路邊一名男子說了幾句話。他們是若開邦地區佛教徒,他也承認火是他們放的,然而令人震驚的是,當地警方竟然也協助了他們。

當我們走近這個村子時,我們看到一所羅興亞學校剛剛燃起火苗,所有帶有阿拉伯語的教材都被堆在學校門口,旁邊還有一個空汽油袋。

這也是個羅興亞穆斯林村子,叫做Gawdu Thar Ya。這裡已經沒有任何人類居住的痕跡,縱火的那群男子手持火炬從軍警身邊走過,有人還扛著一些未被焚毀的日用品,就這樣離開了這個村子。

我們目睹了這場大火在我們眼前燃起,親眼看到手持火炬的佛教徒大搖大擺地從軍警身旁走過,可是,誰也沒有阻止他們。

【葉哈雅譯自《BBC》】

 http://www.bbc.com/news/world-asia-41222210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