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勒斯坦紀念第69個“災難日”-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國際 > 國際

巴勒斯坦紀念第69個“災難日”

 

巴勒斯坦兒童手舉象徵巴勒斯坦難民回歸權的鑰匙參加遊行。

大量巴勒斯坦人聚集在遭以色列非法佔領的約旦河西岸、加沙地區及以色列境內,以遊行及聚眾祈禱的方式抗議以色列政府對這片土地長達69年的非法佔領。

5月15日,巴勒斯坦人民在整個約旦河西岸及加沙地區發起大規模遊行示威暨紀念活動,紀念第69個“災難日”的到來。1948年5月14日,以色列宣佈建國,次日,第一次中東戰爭爆發,逾75萬巴勒斯坦人被迫逃離家園淪為難民,約500個巴勒斯坦村莊被摧毀。此後,巴勒斯坦將5月15日定為災難日。

此次紀念活動貫穿整個巴勒斯坦國大部分固有領土,其中包括被以色列侵略者佔領的約旦河西岸地區、加沙地帶以及其他地區。本週一,巴勒斯坦人以集會、遊行、祈禱及鳴笛的方式表達了他們對以色列侵略者的抗議。

近年來,以色列以各種手段阻止巴勒斯坦人進行“災難日”紀念活動,以色列政府甚至還簽署了一項“災難日法令”,該法令規定,如果任何機構不承認以色列國的“猶太政權”屬性或者將以色列“獨立日”視為巴勒斯坦人“災難日”,以色列財政部就有權凍結該機構一切資產。

此前,1500名關押在以色列監獄的巴勒斯坦政治犯發起了集體絕食抗議行動,截至“災難日”當天,絕食抗議已達29天。據悉,這些政治犯的子女在“災難日”紀念活動現場代表家人發表了講話。

巴勒斯坦民權領袖瑪律萬•巴爾古提(Marwan Barghouti)如今被關押在以色列監獄,他也是1500名絕食抗議者之一,他通過聯絡人向巴勒斯坦人民發出請求,希望他們能夠以非暴力不合作的方式抗議以色列政府的違法行徑。

據報導,自絕食起,巴爾古提體重已下降13公斤,然而他表示自己將繼續堅持,直到以色列方面滿足囚犯的基本訴求。

以色列政府非法拘捕了大量巴勒斯坦平民,這些囚徒要求以色列政府能夠滿足他們的基本醫療需求,同時為他們提供公用電話,允許他們和家人保持聯繫,同時允許親屬前來探監。

約旦河西岸拉馬拉地區(Ramallah)“災難日”紀念活動現場,馬哈茂德•載德(Mahmoud Ziadeh)告知半島新聞記者:“我兒子馬季德•載德(Majd Ziadeh)現在就在以色列監獄,他已經絕食很久了,他們絕食只不過是為了爭取一些基本人權,我們都是普普通通的人,我們每個人都有母親,都有父親,我們每個人的眼中都熠熠生輝,我們每個人都熱愛這世間的一切,但我們卻和其他人不一樣,我們生活在故土,卻沒有祖國。”

與此同時,巴勒斯坦首席和平談判代表埃雷卡特(Saeb Erekat)要求以色列政府就1948年侵佔巴勒斯坦土地及驅逐巴勒斯坦人民的暴行致歉。埃雷卡特參與了“奧斯陸協定”的談判及簽署工作。1993年,在挪威的撮合下,巴以雙方在奧斯陸經過歷時數月的14次秘密談判,此次談判史稱“奧斯陸和談”,是巴以雙方首腦的首次直接會談,就實現初步和平取得實質性重大突破,被認為是以巴和平進程中的里程碑。但在協議簽署後兩年,以色列總理拉賓遭國內猶太極端分子剌殺,奧斯陸協議的執行遭無限期擱置。

本次“災難日”當天,埃雷卡特發表聲明指出:“我們紀念第69個災難日是為了銘記我們長達69年之久的流亡史,同時也是為了銘記以色列政府剝奪我們基本人權的第69個年頭。”

自1948年起,巴勒斯坦難民及其後裔就在世界各地流亡,截至目前,依舊有數百萬巴勒斯坦難民流離失所苟活于周邊國家難民營。

以色列政府禁止巴勒斯坦人返回家鄉,而巴勒斯坦人則援引聯合國第194號決議表示自己有權返回巴勒斯坦。

那些依舊生活在巴勒斯坦地區的巴勒斯坦人並不擁有真正的生活,擺在他們面前的,只是以色列軍事統治之下的恐懼與壓迫。

巴勒斯坦記者阿麗雅•高比婭(Elyia Gorbia)在接受半島新聞記者採訪時指出:“我出生在一片被他國佔領的土地,我成長於一片被他國佔領的土地,我的每一天,都生活在他國的佔領之下……時至如今,情況越來越遭,他們進一步加大了對我們的佔領,他們的非法定居點在不斷擴建,他們在不斷吞併我們的土地,他們拘捕的巴勒斯坦人民也日益增多,每一天,他們針對巴勒斯坦人的襲擊都在持續發生。”

 

葉哈雅譯自《半島新聞》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