敘利亞前線的西方志願軍:英雄乎?-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國際 > 國際

敘利亞前線的西方志願軍:英雄乎?

敘利亞及伊拉克境內有不少與“伊斯蘭國”作戰的西方志願戰士,雖然世人在不斷標榜他們的大無畏以及對民主自由的崇尚,但是,縱觀全域,他們的存在只能用弊大於利來形容。說直白一點,他們應該回家去。

 

加拿大人John Robert Gallagher死於和ISIS武裝戰鬥

時至如今,敘利亞境內似乎已經有不少土地掌控在境外武裝分子手中,其中包括俄羅斯、伊朗以及某些西方國家的眾多志願軍戰士,甚至於基地組織與“伊斯蘭國”也吸收了不少外國戰士。雖然這裡已經雲集了眾多外國人,可依舊有諸多境外“自由戰士”源源不斷地湧入敘利亞北部及伊拉克境內,因為他們也想抗擊“伊斯蘭國”,因為他們也想得到世人的褒獎。

雖然西方媒體對這些志願軍戰士情有獨鍾,但是我們必須要明白,前往敘利亞及伊拉克作戰的美國人、加拿大人以及歐洲人都不算英雄,他們支持的並非真正的自由,他們並不是在與帝國主義抗衡,也不是在幫助庫爾德人獲得自治,更不是在向任何人進行施捨。他們的這種個人行為,只不過是在將自己及周邊的人置於危險境地,只不過是在讓本來已經極其複雜混亂的敘利亞時局亂上加亂,況且,現在已有不少國際力量介入了對“伊斯蘭國”的打擊之中。

這些來自西方國家的所謂“自由戰士”吹噓自己的豐功偉績時總會說,他們是在幫助敘利亞和伊拉克的少數族裔爭取自由,他們認為這是一種道德義務。然而,有些人則認為這只不過是一場冒險,甚至還有些人趕赴前線只不過是出於無聊,譬如加拿大一位名叫哈拿•波曼(Hanna Bohman)的模特就曾表示:“我當時只想找點事做,我太無聊了,我感覺自己從未做過任何有意義的事情。”

倘若我們換位思考,如果我們假設現在是美國、加拿大、或者某個歐洲國家陷入內戰,如果我們假設非洲人、阿拉伯人或者庫爾德人成群結隊地前往上述國家進行志願戰爭,那我們的媒體絕對不會如此善待後者,後者甚至還會被冠以“冒失鬼”“侵略者”等罪名。

戰爭就是戰爭,它無關乎慈善與仁愛。

敘利亞及伊拉克境內的外國志願軍並非只是個人行為,除他們外,還有其他有組織、有紀律的搗亂者。據悉,這些地區存在不少專門負責接收境外志願軍戰士的組織,美國著名政策研究機構布魯金斯學會(Brookings)近日甚至用“戰地慈善機構”來形容這些組織。我們無法接受這種說法,這種說法甚至可以用噁心來形容,因為慈善本身就意味著人道主義關懷的存在,然而,這樣一場混亂的戰爭並無任何人道主義或善意可言,更不要說出於無聊或其他目的前來“搗亂”的西方人士。

這些所謂的“戰地慈善機構”有些本身就帶有宗教性質,譬如“國際自由之子”,它的基督教氛圍極其濃重,而有些則屬於政治組織,譬如崇尚社會主義的“鮑勃•克羅旅”。這些組織的宗旨各有不同,但它們歸根結底還是擁有諸多共通之處,譬如為當地民兵組織或革命分子提供免費資助。但是,它們的這種“善意”只限北部地方。

舉例而言,敘利亞的鮑勃•克羅旅自稱在抗擊“伊斯蘭國”,但它們同時也在與具有土耳其背景的起義軍作戰,而後者則正是最早起兵反抗阿薩德政權的民間組織。

參加反伊斯蘭國軍事組織的西方“自由戰士”很多都加入了由庫爾德人主導的“敘利亞民主力量”,而後者屬於美國盟友,該組織接受華盛頓政府的直接扶持與支援。另據資料顯示,同屬庫爾德武裝的“人民保衛軍”擁有大量美式精製武器,其中包括制服、武器裝備以及美軍地面特種部隊的支持。

“敘利亞民主力量”這一理念源自奧巴馬政府時的中東政策,究其本質,這種理念一點也經不起推敲,因為,這表明美國政府已經和阿薩德政權口中的恐怖組織處於統一戰線,同時,“敘利亞民主力量”與庫爾德工人党也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而後者早已被美國政府列入恐怖組織行列。

此外,西方國家對這些“自由戰士”的態度也模棱兩可甚至極其曖昧。這些西方戰士可以自由地前往敘利亞或伊拉克進行戰鬥,然後又可以輕輕鬆松地返回祖國,這就為某些想要冒險或者嘗鮮的西方人士掃清了後顧之憂。

與此同時,真正為敘利亞和平與自由作出巨大貢獻與犧牲的人道主義者卻無緣進入美國,縱然他們擁有合法的簽證及理由,美國政府依舊拒絕他們入境。這些人道主義者只不過是在敘利亞及伊拉克前線為當地百姓及傷患提供救助,他們只不過是幫助當地人修葺一些基礎設施。不知何故,在美國政府看來,一名敘利亞人道主義工作者卻遠比一名美國“自由戰士”更危險。

回家吧,回到真正需要你的地方去。

媒體總是喜歡對這些與“敘利亞民主力量”以及“人民保衛軍”一同抗擊“伊斯蘭國”的西方“自由戰士”進行大幅度正面報導與渲染,這表明,世人對西方勢力武裝介入敘利亞戰局以及西方“自由戰士” 湧入敘利亞前線的理解依舊少之又少,他們只知道這些人在抗擊“伊斯蘭國”,對於其背後的真相,我們也不得而知。

換言之,媒體的報導總是充滿了雙重標準——那些抗擊“伊斯蘭國”的西方人都是英雄,而同樣抗擊“伊斯蘭國”的阿拉伯人、敘利亞人民卻被描畫為恐怖分子,雖然這些人在為自己國家的未來而戰鬥,但他們卻被西方媒體稱為土耳其、海灣國家及美國的傀儡。

真正的慈善應該先從內部開始,如果那些西方人士真的想要幹善事,如果他們真的想要幫助別人,他們大可以在自己祖國幫助那些需要幫助的弱勢群體,不必加入極端武裝分子的行列。畢竟,這種善事不會花費他們的飛機票,也不會強迫他們端起武器與人作戰。

【葉哈雅譯自《半島新聞》】

 http://www.aljazeera.com/indepth/opinion/2017/05/westerners-joining-fight-isil-heroes-170511132159281.html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