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信仰,她放棄了成為全明星的機會-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國際 > 國際

為了信仰,她放棄了成為全明星的機會

拜萊蓋斯·阿卜杜爾-卡迪爾(bilqis abdul-qaadir)擁有著高產的高中和大學生涯,但最終卻因為宗教信仰沒能打上職業籃球。在國際籃聯修改那些反對球場上攜帶頭飾的過時規則前,她正尋找著將自己的精神散播到全世界的新道路。

 

隨著NCAA生涯的結束,拜萊蓋斯·阿卜杜爾-卡迪爾的職業籃球夢不得不暫停,甚至她的未來也變得迷霧重重。這位麻塞諸塞高中的隊史得分王開始質疑自己的另一個身份。

“這太矛盾了。”拜萊蓋斯說,“作為一名穆斯林球員,一位佩戴希賈布的女人,我已經走得足夠遠了。可目的地就在眼前時,我卻因為那塊面紗不得不停下腳步。”

斯普林菲爾德的人們過去總會為這個成為了第一位戴著頭巾的優秀穆斯林球員而高興,我們在2009年的校園版塊就曾介紹過拜萊蓋斯——她是NCAA賽場上首位希賈布佩戴者,她一直是一位穆斯林球員。

但國際籃聯稱她的頭巾——她身上最明顯的穆斯林物品——不合規定。直到今天,這個組織的過時規定依然使得拜萊蓋斯無法在海外聯賽打職業籃球。

兩年前,拜萊蓋斯在經紀人的郵件裡看到了令她垂頭喪氣的消息——聲名狼藉的國際籃聯官方規則4.4.2條目:球員不應攜帶可能導致其他球員受傷的裝備(物品)。後來這條規則還明確禁止了頭飾,也就是拜萊蓋斯的面紗。

“我不再是一名穆斯林球員了,”拜萊蓋斯說,“我只是一個穆斯林。”

拜萊蓋斯能傳球,能防守,還能得分。她在印第安那州大的最後一個賽季場均貢獻球隊最高的14.2分4.3助攻1.9搶斷。但當她意識到籃球可能不再是她未來生活的一部分時,她認真考慮了自己的另一個身份——穆斯林——這個身份化作頭上的那塊面紗緊貼在她身上,伴隨她度過了的整個籃球生涯。

“我覺得自己沒有成為一位優秀的穆斯林女性,我的內心沒有牢記這一點。”拜萊蓋斯說,“那個時候,我不得不審視自己。我要向這個社會屈服,順從以適應它嗎?或者,我應該繼續深信我應該自始至終都深信的安拉?”

一年來,拜萊蓋斯都在尋找著自己的內心。這樣的念頭也曾在她腦海中出現:在比賽期間拿掉頭巾。很多批評家都質疑拜萊蓋斯,他們認為如果她“真的熱愛籃球”就該這樣做。

“這個想法太糟糕了,”拜萊蓋斯說,“一切讚美歸於安拉,現在我挺過來了。很顯然,我沒有做出那樣的決定。”

拜萊蓋斯留下了面紗,在重新認識到自己的穆斯林身份後,她用一種全新的方式發出了自己反抗的聲音。她的反抗變成了一部製作中的紀錄片,《籃球之外的生活》,計畫將在2017年發行。她和美國前總統巴拉克·奧巴馬一起打球,也受到了他的讚揚。她拿到了碩士學位,順利畢業。她接受了自己的第一份工作,孟菲斯可愛視野高中體育主管,她開始了勵志演講。

拜萊蓋斯具體是如何度過她籃球生涯的重大損失和精神打擊的?首先是祈禱。另外,她接受了來自前NFL球員侯賽因·阿卜杜拉和哈姆薩·阿卜杜拉邀請,前往洛杉磯。這對兄弟為生活在聚光燈下的穆斯林們建立了一個團體,現在被稱作同伴網。

“一開始我甚至都不能闡述自己的內心感受,”拜萊蓋斯這樣談到她在洛杉磯的時光,“每個人都在傾訴自己的心聲。我開始大哭。那時,我想自己真正感受到了伊斯蘭教義。我的內心真正有了感覺。”

這也正是侯賽因建立這個“網路”的意義所在:讓有影響力的穆斯林們聚集到一起,相互幫助,這樣他們可以讓更廣大的群體受益。

“拜萊蓋斯戰勝掙扎的經歷將激勵一整代的穆斯林年輕女籃球員,”侯賽因,他現在已經從堪薩斯酋長隊退役,“她可能沒法再擁有一段漫長而顯赫的籃球生涯了,但通過她的故事和鼓舞,其他人或許能(獲得這樣的機會)。”

據拜萊蓋斯印第安那州立大學室友,田徑運動員莎爾薩·史密斯回憶,她曾在拜萊蓋斯在洛杉磯時接到她的電話。“(拜萊蓋斯的)差不多說,‘莎莎,我感覺好多了。’她得到了祈禱所希望得到的答案。她旅行回來時顯得十分愉悅,這正是她所需要的——往前看。”

“或許這是我內心的呼喚。也許我就該去發表演講,發出自己的聲音,為世界帶來變化。”拜萊蓋斯說,“這樣的感覺很好。老實說,比投中一球或是打一場比賽的感覺還要好。為人們的生命帶來積極的影響,我覺得這感覺無與倫比。”

拜萊蓋斯仍然是那個戴著面紗的穆斯林球員,如果國際籃聯修改他們的規則,她的籃球生涯仍有可能繼續。拜萊蓋斯說,今年年底前這個決定就會得到宣佈。儘管她現在的生活與當初的計畫並不一致,但她還是順從地接受了全新的生活。你知道嗎?她很開心。

一位快樂的希賈布穆斯林球員,還是一位演講者,一位老師,一位鼓舞人心的美國運動員。現在,拜萊蓋斯的身份很多很多。“我為上天賜予我的一切祈禱,感激。”拜萊蓋斯說,“不屬於我的東西我會放手。一切讚美歸於安拉。我很快樂。”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