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蘭之光
目前位置:首頁>>透視真象>>對伊斯蘭之曲解
伊斯蘭如何看待耶穌(瑪利亞之子)
2002.1.18  12:03:55      閱讀39808次
 
    

人類歷史上最為大家所爭論的問題之一

  在人類歷史上最為大家所爭論的問題之一就是耶穌 (JESUS,爾撤)的問題。 他究竟是「神」還是「人」, 或者是個同時既為神又為人的「半神半人」?他究竟是真實的還是假冒的?他是否跟其他的任何一個人一樣地由一位母親和一位父親以普通、正常的方式誕生的?他是出生在冬天還是在夏季?有許多像這類的問題過去曾一再地, 而且到如今仍還繼續地被基督教徒和非基督徒們提出。 有關對此類問題的爭辯和議論, 從耶穌那個時代一直不斷地進行到今天。 在基督教的信徒當中, 由於對此等問題之某些細節方面的解釋上稍有出入, 而已導致許多不同宗派會所的成立。 這是不論基督徒或非基督徒們都曉得的。 不過我們要問的是伊斯蘭教的立場如何?伊斯蘭教是否能提出什麼用以解決此等令人困惑之問題的解釋?

伊斯蘭教的立場

  在正式談到主題之前, 首先必須澄清三點。

第一, 一位穆斯林, 就伊斯蘭教對有關耶穌的態度而言, 是泰然自若的; 他的思慮很穩定, 他的心緒很開朗, 他的信仰很堅實。

第二, 一位穆斯林對安拉、宗教、聖人身份、啟示(天啟)、以及人道的概念, 使他不但接受耶穌乃是一歷史的事實, 而且也承認耶穌是安拉所差遣的最傑出的使者之一。 吾人在此應當記住, 穆斯林之承認與接納耶穌, 乃是伊斯蘭教信仰的一項基本條目, 同時, 一位穆斯林絕不能以任何詆毀誹謗的辭語去設想耶穌。 一位穆斯林自然亦沒有去誹謗耶穌或安拉所差遣之其他任何一位聖人的自由。

第三, 我們這裡所要提及的, 全都是古蘭經上載有明文的教諭。 雖然在基督教徒之間不太為人所熟知, 但事實上, 伊斯蘭教對耶穌的看法, 並無絲毫藐視他的地位、低估他的品性、或貶損他的偉大人格的意思。 相反的, 伊斯蘭教的此等信念,是以一種最崇敬的態度來描述耶穌, 並且將他罝於有如安拉親自賜予他的那樣高的地位。 事實上, 穆斯林對耶穌崇敬的程度甚至還超過許多基督徒對他的崇敬。 煞而伊斯蘭教的態度不應受到誤解;絕不可被解釋為一種姑息安撫、奉承諂媚、甚或妥協討好的態度。 而應當被看作是身為穆斯林者所相信而且將繼續相信的一項真理。 它是昨天的真理、是今天的真理, 也是明天的真理。

耶穌的誕生

耶穌所出生並且成長的環境, 實應受到一些關注。 他被派往的那個民族, 具有若干特殊而怪異的癖性, 其中包括:(1)他們無論在意義上以及在文字上都竄改並且誤譯了「上帝的經典」(SCRIPTURES OF GOD);(2)他們拒斥了包括耶穌在內的若干位聖人, 並且將之殺害; 以及(3)他們對於他們的財富都直言無諱而且不負責任。古蘭經上說:

  「每有一位使者把你們心所不欲的示給你們, 你們就倔強起來?有的你們不信, 有的被你們殺死了呀!」(2章87節)

  「安拉確聽到那般人說「安拉是窮的, 我們富有。」我(安拉)將記載他們所說的, 及他們背義而殺害諸聖的行為, 我說:「你們嘗火刑吧!」(3章181節)

  「安拉取得了以色列人的子孫們的約……只因他們破壞了約, 我(安拉)斥責他們, 並使他們心硬:他們竄改字句, 忘掉了所規勸他們的一部份。」(5章13-14節)

  這乃是耶穌被遣往的那個民族的第二項本質(天性)。 至於耶穌誕生的日子, 基督徒們迄今為止始終沒能確定出任何一個季節或年份。 美國海軍氣象台的高斯奈爾太太(MRS. SIMONE DARO GOSSNER)在一九六零年十二月廿三日出版的「艾蒙頓雜誌」(THE EDMONTON JOURNAL)上有這樣的一段敘述:「天文學家們到今天為止仍還沒有對那顆『伯利琱妞P』確定出一個科學上的解釋『耶穌誕生的年份和那顆星星出現的季節二者均迄未確知』……歷史學家們所推斷出來的最早時間是一般使用的西曆的紀元前十一年, 最晚則是西曆紀元前四年……同樣的……『誕生的日子究竟在一年當中的那個季節, 雖然亦無定論, 但是據推斷可能是在春天而不是在十二月裡……』」。

耶穌的誕生奇蹟

  不管怎麼說, 對身為穆斯林者而言, 更重要的問題是, 耶穌究竟是如何誕生的。 迄至耶穌誕生之時, 世界上已經經歷過三種被創造者(人)的出現, 在這三種人當中的在每一種本身都呈現了造物主安拉的權力、知識、和智慧。 其一, 有一個人, 在未經過任何所知是「人」的父或母的出現而被創造出來, 那個人就是阿丹(亞當)。其二, 有一個人, 在沒有任何所知是「母親」或「女性前輩」存在的情況下被創造出來, 那個人就是哈哇(夏娃);她是緊跟在那位可被認為是人類的象徵性之祖先的阿丹(亞當)之後出現的。 其三, 就是有成千上萬、百萬、千萬的人、則全都是經由父母所生出來的。 好奇與疑問的思慮可能己在那第四種被造者(人), 亦即未經過任何身為人父者之軀體的介入而生出來的人物之可能性上打轉。 這種可能性似乎已由安拉──或許是為了要完成第四種可能的造人方式, 並顯示造物主可塑造任何型體、形象的大能──在創造耶穌的這件事情上將它轉化為事實。 將耶穌交給那虔誠的瑪利亞去誕生, 乃是一項神奇而不可思議的行動, 一項安拉所意欲的行為。 在那樣一個特殊的時刻選擇如此一種造化人的方式, 可說是其理至明而且十分有趣的, 它似乎表示, 各種方式的醫術在當時的各個地區均甚普遍。 耶穌那個時代的人們全都遠離了真主的道路, 而且都很頑固倔強。 真主乃以一種新的造化人的方式向他們顯示了衪的大能。 衪向他們顯示:衪的能力是無限大的, 而他們的種種困扼處境亦唯有藉歸順衪與信仰衪始能獲得拯救。 這項事例在創造耶穌一事上顯現了活生生的明證。 這或許也是耶穌後來在真主(安拉)的相助下所表演的奇蹟, 亦即多少帶有一些醫療性質之奇蹟的一個預示。

  此處應予指出的一點是, 這種對耶穌的出生所作的臆測式的解釋, 並非憑藉古蘭天經或穆聖訓諭中的根據而作。 這四種邏輯上堪稱可能的創造方式, 以及認為耶穌的誕生是屬其第四種亦即最後一種的歸納, 乃是本書作者個人的觀點與臆斷。 此種個人的觀點對於古蘭與穆聖訓諭的權威性或真確性不具任何的意義。 不論這種所謂的四種創造(人)之方式的臆斷究竟有無根據, 它對於穆斯林相信古蘭之真理及其所提耶穌之誕生乃是安拉的神奇意欲與傑作的意念並無絲毫影響。 不管怎麼說, 這整個的問題仍是值得追探的。

  現在, 假使有某個人希望稱呼耶穌為主子甚至為主, 乃是由於想到他是在沒有一位「人身的」父親的情況下被造化出來, 並且由於主已收他為兒或是已作為他的父親; 假使說這點屬實, 那同樣的說法就應該更適合於阿丹(亞當)的情況, 因為他既無父又無母。 假使說,安拉的這項父親之身分乃是以一種比喻的意味在闡釋, 那它就應當適合於全體人類的每一份子, 尤其更適合於那些在侍奉至尊的養主方面表現出眾的人們。 人類乃是真主所造化的萬物當中最傑出者, 因此就某種意義而言, 亦就是衪的兒女。 不論以實際的或是以比喻的方式來闡釋真主的「父親身份」, 都是在非常武斷地將之限定於耶穌一人之身, 拋棄了阿丹(亞當)於前, 而排斥了其餘所有的人類於後。

古蘭經對於耶穌的誕生所作的描述:

  「(啊,穆罕默德)你當紀念經上的馬爾焉(瑪利亞)!那時候, 她離開了她的族人去到東方。 她在他們前面立一幔帳;我(安拉)於是向她遣去我的天仙, 他即顯現在她面前是一個健全的人。 她說:「我要求主保佑使你離開, 如果你是一個戒慎的。」他說:「我只是你主的一個使者, 為的是把一個純潔的童子賞給你。」她說:「從未有任何男子接近我, 我亦非失貞之身, 我怎能獲得一個童子呢?」他說:「就是如此, 你的主說:『這在我是容易的;我以此作為對世人的表徵 並為我的慈惠;且為己經決定的事。』」於是她就受了孕, 並且懷著他去到遠處。 生孩子的痛苦驅使她來到一棵棕櫚樹下。 她(在痛苦中)呻吟道:「哎呀!但願我在此以前已經死掉了, 但願我曾是一個無人記得、無人注意的人。」而這時有一個聲音從那棕櫚樹底下呼喚她:「不要憂慮!你的主在你的下面現出了一條小河;你往懷裡搖那棕櫚樹的樹幹, 它就會向你落下新鮮而成熟的棗椰果。任你吃飲, 任你愉快。 這時如果你看到任何一名男子,你就說:「我已為慈主許下齋戒了, 今日, 我決不和任何一個人交談」。」最後, 她終於帶著他(耶穌)來到她的族人面前。 他們就對她說:「啊, 瑪利亞(馬爾焉), 你確發生奇事了!亞倫(哈倫)的姊妹啊!你父不是歹人, 你母也不是失貞之身。」而她則手指著他。 他們說:「我們如何能跟這搖籃裡的小孩兒接談呢?」他(耶穌)說:「我實是安拉的一個僕人; 衪賜予我啟示並委我為聖人; 不論我住在那裡, 衪都使我有褔, 我只要活著一天, 衪就囑咐我去作禮拜、散天課;並命我孝敬我母親, 不可作一個驕橫的或卑賤的人。 我出生之日平安、去世之日平安、復活之日也平安。」這就是馬爾焉之子爾撤(瑪利亞之子耶穌)。他們所爭辯的一假實在的情形。 安拉無需立子。 榮耀盡歸於衪!衪判定一事的時候, 只對它說「有」, 它立刻就有了。安拉確是我的主, 也是你們的主, 你們當侍奉衪;這乃是正道。 (古蘭:19章16-36節;並參見3章42-64節;4章171-172節;5章17節, 72-75節;25章2節;43章57-65節)

  安拉所託付給耶穌的任務並不是要循流血犧性的痛苦贖罪之途以祈求拯救, 乃是要憑藉著正確的指引與自律自制, 以及藉著鼓舞僵化的思緒與軟化堅硬的心靈之途以拯救世人。 這是在設立真正的安拉的宗教, 並在恢復衪的那些曾被誤傳誤解乃至被濫用的啟示。 在接近那些僵化的思緒與堅硬的心腸之時, 耶穌不但宣講了造物主的道, 並且還帶來了實際的表徵, 顯現子「奇蹟」以支援他的任務之達成。 安拉以合理的與精神的, 以及「超自然的」與不平凡的證據交付耶穌之手, 以顯示那些硬心腸的人以及真正主的道路。 有關耶穌所負的使命以及他所提出之證據的「神秘性的」本質, 在古蘭經上有如下的敘述:

耶穌的使命

 「彼時, 有天使呼馬爾焉(瑪利亞)說:「的確, 安拉以衪的一言給你報喜信。 他的名字是埋希哈 . 爾撤(MESSIAH JESUS 彌賽亞 . 耶穌)──馬爾焉(瑪利亞)之子, 在今世後世值得注意, 並是屬於接近主的一類的。 他在孩提時以及在成年之後, 將對人們談話, 且將屬於廉正一類的。 」馬爾焉說:「我的主啊!未曾有人接近我, 我從那裡有子呢?」主說:「雖然如此,安拉是可隨意造化人的。 當衪決定一事的時候, 只對它說『有』,它立刻就有了。」安拉將教給他(耶穌)經典、智慧、討喇忒(TORAH即舊約之首五卷)、引支勒(GOSPEL即新約之「四福音書」)。並差遣他至以斯拉衣來(以色列人)的子孫面前, 帶給他們這樣的諭示:「我已帶著出自你養主的表徵來到, 並將顯示給你們,就是我將為你們用泥塑造一個像鳥形的, 我向它吹氣, 它就以安拉的許可成為一隻鳥; 我並以安拉的許可治愈瞎子和麻瘋病人; 並使死人復活,我把你們吃的和你們家裡所貯藏的歷述給你們。 此中確含有對你們的表徵, 如果你們是歸信的。 (我來)向你們證實我以前的討喇忒(舊約之首五卷), 並為你們解除曾對你們嚴禁的一部份。 我把出自主的表徵顯現給你們, 你們當懼怕主的不悅, 並當順從我。 的確, 安拉是我(耶穌)的主, 也是你們的主;你們應當等奉衪。 這是正道。」(3 章45-51節)

  「那時侯, 安拉說:「馬爾焉(瑪利亞)之子爾撤(耶穌)啊!你要紀念我對你並對你母的恩典。 請看!我以聖靈加強你, 以使你在孩提時及成年之後對人們交談。 請看!我把經典、智慧、討喇忒(舊約之首五卷)、引支勒(新約之「四褔音書」)教給你。 並且請看:你依我的允許由泥塑造一個像鳥形的, 你向它吹氣, 它便照我的允許化為飛鳥;你依我允許治好那些瞎了眼的和患了麻瘋病的人。 請看!你依我的允許使死者復活。 請看!你現給他們各項明顯的表徵, 我阻止以斯拉衣來(以色列人)的子孫們對你(施暴);他們之中不信的人說:「這不過是顯然的魔法邪術而已。」…… 再請看!安拉將說:「馬爾焉之子耶穌啊!你曾對眾人說過『在安拉以外你們把我和我母親也當作兩個神』這樣的話嗎?」耶穌即說:「讚你清淨!我絕不能說那我無權說的。假如我說了, 你必知道;你知道我心中的, 我不知道你心中的; 你確是深知目不能見的。我只對他們說, 你所命令我的, 就是:『你們當侍奉安拉──我的主, 也是你們的主;』我是至死見證他們的;在你使我死亡以後, 你是監察他們的。 你是見證萬事萬物的。」(5 章110-117節)

  以上所引述, 只是古蘭經中許多與之類似的章節的代表性章節而己。 那許多經文全都在強調一項事實, 就是耶穌從未稱自己是一個神或者是主(安拉)的兒子, 並強調, 他只是養主所差遣來的一位僕人和傳道者而已,就像在他以前的那許多列聖一樣。 對於此項事實, 古蘭經上有這樣的描述:

  「我(安拉)在他們以後續差遣馬爾焉(瑪利亞)之子爾撒(耶穌), 以證實在他以前的討喇忒(舊約之首五卷);我(安拉)又把引支勒(新約之「四福音書」)賜給他, 內含有引導與光明, 以證實在他以前的討喇忒對於敬畏的人也含有引導與勤戒。」(5章46節)

耶穌非上帝

  『凡聲稱「上帝就是瑪利亞之子耶穌」的人們確是褻瀆神祗的。 而耶穌亦曾對以色列人的子孫們說:「你們當事奉安拉──我的主, 也是你們的主。 凡是給安拉舉匹偶的人, 安拉就不准他進天園, 他的歸所是火獄。 不義的人將得不到援助者。 凡聲稱「安拉乃是三位之一」的人們實是褻瀆神祗的。 因為宇宙間除去獨一的主之外, 再無有主。 他們若不停止所說的, 則痛苦的懲罰就定會加到他們這些褻瀆者的身上。 他們還不向安拉悔罪, 並向衪求恕嗎?安拉實是多恕的, 特慈的。 馬爾焉(瑪利亞)的兒子爾撒(耶穌)只是一名使者;在他以前的列使, 都已死去了。 他母親是一位誠摯的婦女。 他們母子二人都吃飲食物。 看哪!安拉是如何地對他們解明種種的表徵。 再看哪!他們是如何地被誘離了真理!……你(穆罕默德)說:「有經的人哪!你們對於自己的宗教不得妄自過分, 你們不要跟隨那夥人的私見, 他們先是錯誤了, 並使許多的人也錯誤, 他們遠離了正道。」(5 章72-77節, 並參見4章171-172節)

耶穌之死

  耶穌的誕生確已引起不少的爭論。 而他的死亡亦然。 在這期間裡, 他始終堅持著他的使命之完成, 他在安拉的經典、智慧、明顯的表徵(顯跡)、及聖靈的支撐下, 增強了力量。 然而, 真正以全心全意接納了他的人郤是少之又少。 耶穌雖然很能容忍而且心存和平之念, 但是也無法容忍以色列人的子孫們那種偽善的作為, 以及他們那種只獻身於「討喇忒」經文的表面意義而犧牲了它的精神內涵的作法。 他受到他們的拒斥與反對, 而他的死於暴力下實由一項狠毒的陰謀所致 。 去拒斥有些聖人並將之殺害乃是他們摜常的行徑。 耶穌亦未能例外, 未能倖免。 他們幾乎將他殺死在十字架上。 事實上他們認為他們已釘死了他。故事發展至此可算是到達了高潮, 並且已充滿戲劇化的氣氛; 宗教的哀悼對基督徒們而言已變為神聖, 而對猶太人則是哭泣。

耶穌被釘死了嗎 ?

  有一項陰謀確是計劃要將耶穌釘死在十字架上一項實際在十字檔上行刑的舉動亦已發生; 而且真有那麼一個人被釘死在上面。 然而那人並不是耶穌; 而是另外的一個人代替了他, 被釘死在十字架上。

  至於耶穌本人, 則由安拉來救他, 並把他從敵人的手中拯救出來。 安拉藉由他將死於暴力之中拯救出來並將他提昇至天堂之途, 結束了他在地面上的任務。 他究竟是否以優異傑出之故而被拔擢至高位, 或者, 他究竟是以靈魂與軀體都活著的情況下被提昇, 還是在自然情況下死亡之後僅有靈魂受到拔擢, 對伊斯蘭教的信仰而言, 並無多大的意義。 這不是一項信仰的條件, 因為對一位穆斯林而言, 真正重要而且應遵守的, 是安拉所頒降的啟示;而安拉曾經透露, 耶穌並未被釘死在十字架上, 而是被提昇到了衪的近旁。 對於耶穌的最終結局, 古蘭經上有這樣的敘述 :


  有經的人們求你(指穆聖)把經典從天上降給他們。 他們郤曾要求過母撤(MOSES即摩西)比這個還重大的(奇跡), 因為他們說:「你把安拉顯現給我們。」他們因為不信而遭遇雷電之擊了。 他們又在得到種種明證以後, 仍還以牛犢為神,向牠膜拜, 即令這樣, 我(安拉)還是饒恕了他們; 並給了母撤(摩西)明顯的權炳。 我(安拉)和他們定約把(西奈)山起在他們上邊; (另有一次)我告訴他們:「俯首人們」:(又有一次)我囑咐他們:「勿要在安息日越矩。」我(安拉)於是取得了他們莊嚴的約。 只因他們破壞了他們的約, 不信安拉的表徵, 無理地殺死諸聖; 並且他們說:「我們的心是被遮蓋的。」安拉就因他們的不信封閉他們的心了, 所以他們之中歸信的寥寥無幾。 他們還拒絕信仰, 和誹謗馬爾焉(瑪利亞), 並(以自誇與嘲笑的口氣)說:「我們殺死了瑪利亞的兒子耶穌基督──上帝的使者。」但事實上, 他們並未殺死他, 也未使他在十字架上死去, 只是他們看著是如此。 那些因此爭議的人, 不過是懷疑而已; 他們對此不知真情, 不過是依循揣測, 他們實在未曾殺死他。 確是安拉將他(耶穌)提昇至衪的近旁了。 安拉實是大能的, 明哲的。 (4章153-158節;並參見3章52-59節)

  伊斯蘭教不接受「耶穌被上帝的敵人釘死在十字架上」的這項基督教的說法, 也不接受這項說法的根據。 此一不接受並且要駁斥的作法乃是根據古蘭經上安拉親自賜頒的諭示,並且基於對那種以流血犧牲與替人贖罪之說法的反對。 伊斯蘭的教義告訴吾人:人祖阿丹(亞當)的「原罪」(FIRST SIN)在他親自贖罪之後即獲得了寬恕;每一個有罪的人,若是未獲得安拉的寬恕, 他就要自行對他的罪負責;還有就是,沒有人能夠替另一個人贖罪。 這就使得那種代替別人流血犧牲或贖的說辭沒有被接受的理由了。不過,在早期的基督教中有若干宗派的人士亦不相信耶穌是被釘死在十字架上的說法。巴希理丹派(BACILIDANS)的人士認為,被釘死在十字架上的是另一個人, 而不是耶穌。多賽台派(DOCETAE 亦作幻影派)則認為,耶穌根本就沒有一個實體的肉身, 而只是個看起來像軀體的幻影,他的被釘死於十字架上亦是個幻影, 而非實體。西元一三八年左右的「馬希奧尼經」(MARCIONITE GOSPEL)上, 否認耶穌是被生出來的,而只說他是以人的形像出現。 聖巴拿巴(SAINT BARNABAS)氏的經典──在維也納的奧國國家圖書館中有該經典之英文譯本,而其阿文譯本則在各阿拉伯國家都可看到──是支持有人代替在十字架上之說。

  至於耶穌最終的命運, 身為穆斯林者的態度, 就跟對他的誕生一事一樣地泰然自若。 穆斯林相信, 耶穌既不是遭人殺害, 亦不是被釘死在十字架上, 而是由安拉以至高的榮譽與恩賜, 將他提昇至衪的近旁。 就這整個的事體而言, 穆斯林的思想概念是相當清晰的。 古蘭天經終於為他解決了這項爭議。 認為耶穌是被釘死在十字架上的那種信念自會引起許多難以避免的疑問。

茲舉述其中若干有可能被提出的如下疑問 :

(一)許多基督教會所持耶穌是被釘死在十字架上的想法, 對於安拉的公正、仁慈、大能、與明智是適合的麼?

(二) 使某人為別人所犯的罪孽或錯誤去悔悟的權責只是在安拉,抑或是在任何人手中?

(三)相信耶穌是在據傳的那種方式下受屈辱乃至被謀害,這與安拉的仁慈與智慧相符合嗎?

(四) 耶穌遭人遺棄以致成為安拉之敵人手下的犧牲品, 這難道是安拉防衛盟友、保護喜愛者之諾言的履行嗎?這難道就是在履行一個人的義務或遵守一個人的承諾時所應取法的方式嗎?

(五) 認為寬大而多恕的安拉無能去寬恕阿丹(亞當)和他的子孫們的「原罪」, 而非要等到耶穌來用他自己的鮮血作為替他們贖罪的代價, 以釋除安拉對他們的疑慮, 是合理而適當的嗎?

(六) 對於釘死在十字架上以及流血犧牲二者的信仰, 在除了早期希臘、羅馬、印度、波斯等地人們的異端教派以外的任何宗教中都出現過嗎?

(七) 除了古羅馬酒神(BACCHUS)、太陽神阿波羅(APOLLO)、古希臘美男子阿多尼斯(ADONIS)古埃及太陽神霍魯斯(HORUS)以及其他一些由處女所生之神等等虛幻式的人物之外,在人類歷史上究竟有沒有任何一位與耶穌相同的或相似的人物?

(八)在將耶穌所說過的話去同古羅馬酒神BUCCHU所說過的話──他說他就是這個世界的開端與終結,並且是在以他的鮮血來贖回人性──作一比較之後,就得不到什麼新的見識了嗎?這些話語跟那些被認是屬於耶穌之話語中的相似各節, 能否在爾後的年月中激發起一股要探究整個問題真相的熱潮?

(九) 羅馬帝國的權威當局所反對耶穌的是什麼?耶穌對他們的統治沒有任何的威脅。事實上, 他還曾給他們那些領導人物和他們的家屬幫了不少忙。他曾教導他的門徒, 屬於凱撤(CAESAR)的歸凱撤,屬於安拉的歸安拉。 他是一位和平的傳道者,同時也是在羅馬國境內維持法律與秩序方面, 一支相當大的助力。既然如此, 那羅馬當局為什麼還要將他釘死在十字架上,失去這麼一位守法的公民和支持者呢?

(十) 世人對當年審判耶穌之羅馬總督比拉多(PILATE)的人格個性究竟所知多少?他是否與當時那些籲請羅馬人起來反對他的猶太人相處得很友善?他在鳩迪亞(JUDAEA,地名, 昔日羅馬帝國所轄內之南PALESTINE之一部份)的統治並未能表示出他對他們的憎惡與藐視之情嗎?他是能夠經得起賄賂之誘惑的嗎?那他為什麼會那樣地於去達成他們的願望或奉行他們的指令?那他為什麼不去接受像約瑟夫(JOSEPH)那樣一位富有的耶穌崇拜者的賄賂呢?約瑟夫這個人, 據路加褔音(LUKE)上說, 是位富豪並且對耶穌極有好感, 同時他也是那次決定要將耶穌釘死在十字架上的會議中表示反對意見的一位與會者。 他在會議廳中失敗之後難道說就不能在循其它的途徑, 包括對那位貪瀆腐化的總督行賄, 去試圖營救耶穌於釘死之慘境嗎?

(十一) 事實上, 究竟有多少位耶穌的門徒是親眼看到所謂耶穌被釘死在十字架上之實況了的? 而他們當時的反應又是如何的呢? 馬太褔音(MATTHEW)第廿六章五十六節上說, 他們所有的人全都背棄了他(耶穌)並且都逃走了, 這句話可能是真的嗎?難道這就是一位偉大師表的偉大門徒們完整人格的標準尺度嗎? 據說只有那位受人愛戴的約翰(JOHN)當時確在現場。 然而他在現場待了很久, 而那位被判了死罪的人(耶穌)被釘上去之後多久才死去了呢?根據同一可靠的史料來源(THE CHAMBERS’ ENCYCLOPAEDIA)即張伯斯氏百科全書, 一九五零年版, (「十字架」CROSS條), 通常一名罪犯在被釘上十字架後, 要好幾天才會死去。 然而, 為什麼耶穌當時竟然只有幾個鐘頭死了, 而不是幾天呢? 同時, 為什麼他「死在」十字架上而跟他一起被釘上去的另兩位同伴郤還繼續活了下去呢?在釘上十字架的那個時刻, 突然之間天地一片漆黑, 達三個小時之久(見「馬太褔音」27章45節;「馬可褔音」15章33節;「路加褔音」23章44節);如此說來, 是否有可能在這段一片黑暗再加上混亂的時間當中, 發生替換的情事呢?

(十二) 那些押解著耶穌來到十字架位置的羅馬士兵們究竟對他有多麼熟識呢?對於這名被他們押解至現場的人犯的確切身份, 他們有幾分肯定的把握呢?甚至, 當他們開始去逮捕他的時候, 是否真的沒有認錯人? 再說, 在當時正逢大家舉行飲宴狂歡作樂之際, 同時唯恐群眾暴動隨時可能發生的情況下, 他們會有什麼興緻或掁起精神來,在人群當中去辨認究竟誰是耶穌?

(十三) 一位歸信者能否想像, 作為安拉的五位最堅貞使者之一的耶穌, 會從十字架上以一種譴責或者充其量以一種急切的口吻去對安拉說話? 對於像耶穌這樣一位出眾的聖人而言, 在如此一個已被上帝遺棄的艱困時刻去跟上帝講話, 是適當的嗎? 這種情況可用以作為對安拉說話或對痛苦的經驗加以反應時的一個模式或前例嗎?

(十四) 大仁大慈、至尊至貴的安拉, 對於那些不但是無辜而且還以無比崇敬之態度侍奉祂的人們的罪過, 除了以這種殘酷而屈辱的釘死於十字架上的懲罰方式以外, 難道就不能寬恕他們、原諒他們嗎? 這究竟算是真主的仁慈與寬恕的表現, 還是祂的公正與厚愛的反映?

  對於那個時代之周遭環境的一番研究,諸如對世俗之掌權者的行為, 公眾的反應、神(安拉)的概念、人類的地位身分、宗教與生活的目的等等問題的研究, 亦可激發起與筆者上述者相類似的有趣的思想觀念。 在對諸如此類的問題尋覓出一種令人滿意的解釋之前, 一位歸信者是不會心安的, 而且也無法享受到思想上真正的和平寧靜。 因此, 無論對任何的宗教派團體而言, 以認真而嚴肅的態度去研究此等問題並且作更進一步更深一層的探索, 均屬可取之道。

  然而, 就穆斯林方面而言, 像這類的疑問絕不致發生, 而且像這類的困頓迷惑亦不致與他們有所關涉, 因為伊斯蘭教始終堅認, 耶穌並沒有被釘死在十字架上或是被殺害, 而是被安拉親自賜予榮耀並且提昇至祂的近傍。 在基督教的文獻當中有一項報導說, 耶穌在被釘死在十字架上以後,曾在他的一些門徒面前出現過。 他的出現不但極為可能, 而且與伊斯蘭教的信仰亦絕不相牴觸。 於是, 如果他當時真的是出現了, 則穆斯林就會相信,他這次的出現並不是在被釘死在十字架上之後, 而是在獲得了「庇護」(ASYLUM)之後──這項「庇護」的行動乃是根據安拉要拯救他(耶穌)並藉以對付那些敵人惡毒之陰謀的計劃, 而奉命行事的一項措施。 事實上, 耶穌非但沒有遭致如敵人之計謀中被釘死在十字架上並且受盡屈辱的下場, 相反的, 他還被擢升至更崇高的地位, 獲得了更光彩的榮耀, 一如安拉為他所設定者。

  根據穆斯林的看法, 耶穌的偉大和他的地位的高超, 並不是來自基督徒所相信的那個原因:即由於他的教諭以及替世人贖罪而被殘忍地釘死在十字架上。 假使說這項普遍流行的信念是正確的, 那很可能有人會說, 耶穌為了替人贖罪而作的犧牲是徒然白費的, 因為罪孽迄今仍未消除。 甚至還有人會說, 世界上有成千上萬的像耶穌那樣的偉大英雄, 都是為了促進他們的理想與目標的及早實現而死的。 這種事例到處可見, 在當年的納粹德國, 一次大戰時的協約國、二次大戰時的同盟國、那些共產國家、 在聯合國組織的官員中, 在那些為宗教而奮鬥的信徒、以及為爭取自由而掙扎的鬥士當中……真可說是屢見不鮮。 因此, 假使說像這類的暴死橫死的情況全都要被奉之為神明, 那麼在人類中必然有數不清的男神女神大神小神, 那麼誰要是說神只有耶穌一個, 豈不太過武斷了嗎?因為他竟然把其他那許多死於類似情況下的英雄人物全都忽視了呀!

  再說, 身為穆斯林者郤沒有面對這類似是而非的論調。 他相信, 耶穌的偉大乃是由於他是被安拉所挑選出來並且榮獲了祂的道; 由於他是受託於安拉的啟示並且奉命傳達祂的旨諭;由於他是品德以及人格上的一位聖人; 由於他無論在內心以及在外表上都極誠摯; 由於他打擊偽善者和褻瀆神祗者; 由於他在誕生之初以及在最後升天之時都有同於凡人; 還有就是由於他乃是對世人的一個表徵並顯示安拉的仁慈。 我們祈求安拉降賜安寧於他以及其他列聖。

  以上所述, 僅是略舉大端, 自無法將古蘭經中有關耶穌及其使命的所有章節全部加以討論。 本文中所提到的, 只是屬於一些基本的概念與認識。 讀者欲作進一步的探究, 欲得更一層的瞭解, 可研讀古蘭原文。 茲為求參考便捷起見, 筆者願將古蘭經中涉及此等問題的章、節列於下:


(《古蘭經》 2:87,136,253; 3:42-59,84; 4:156-159,171-172; 5:17,46,72,75,78,110-118)

[相關專題]
各種宗教不同形式的齋戒
確信獨一的真主
挪亞方舟
亞當的故事
耶穌
全能的主宰
女性的地位
什麼是「巴拿巴福音」?
誰挪開石頭?
復活或復甦?
約拿的神蹟
聖經裡有關穆罕默德的描述
祂的名字叫什麼?
聖經是上帝的語言嗎?
回教徒信仰的基礎
耶穌究竟是誰的「兒子」?

發表、查看關於該新聞的評論 將本新聞發給好友
伊斯蘭之光工作室(islam.org.hk)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