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篇:啟示:

聖訓號正文相關聖訓注釋
 【論啟示降於穆聖之始是怎樣的?安拉說:“確實,我啟示於你的猶如啟示于努哈和他以後歷代先知使者的。”(《古蘭經》4∶163)】
1歐麥爾傳述:我曾聽安拉的使者說:“任何行為都取決於動機2。每個人都可獲得他的意圖所決定的。為現世或者為聘娶一位婦女而遷移者,則他定會達致他為之而遷移的3。”[54,2529,3898,5070,6689,6953][2],[3]
2信士之母阿伊莎傳述:哈裡斯·本·希沙姆曾問使者道:“先知啊!啟示是如何降於你的?”先知回答說:“啟示降臨的(狀態是多樣的),有時如鈴聲,對我來說,這是難度最大的。待我記住被啟示於我的後,它就中斷了。有時,天使化作人形對我講話,這樣我便牢記他所說的話。”阿伊莎說:“我曾見啟示在嚴寒之日降臨于使者,當啟示結束時,使者額頭上汗水流淌不已。”[2,3215]
3信士之母阿伊莎傳述:啟示降于使者之初是始於真夢4。使者所夢猶如晨輝。後來,使者喜歡獨靜,他到希拉山洞辦功靜悟,數個晝夜皆不回家,直到想家和需要乾糧時才返回赫蒂季(聖妻)處,為再次前往做準備。終於真理5降臨於他了。這時,先知正在希拉山洞,天使突然降臨後對使者說:“你誦念!”使者說:“我不會念 。”

使者說:“天使緊緊地摟抱著我,以至於我都感覺到快忍受不住了,然後他鬆開我說:‘你誦念!’我說:‘我不會念。’於是天使第兩次使勁地摟抱著我,以至於我都感覺到快忍受不住了,然後他又鬆開我,說:‘你誦念!’我說:‘我不會念。’這時,天使再次緊緊地摟抱著我,以至於我都感覺到快忍受不住了,然後他鬆開我說:‘奉那創生化育主6之名,你誦讀吧!他自凝血造化了人類。你誦讀吧!你的創生化育之主乃是至為高貴的7。’”

使者因驚悸而返回胡外德的女兒赫蒂季處,使者說:“快給我蓋上被子,快給我蓋上被子。”家人就給他蓋上被子,直至他心神安定。他向妻子赫蒂季敘述經過時說:“我擔心(不好的)事情在我身上發生了8!”赫蒂季寬慰他說:“不要這樣,以安拉發誓,安拉絕不棄絕你。因為你慈憫親友,幫助軟弱無力者,關心窮人,款待客人,解救人們於患難之中。”赫蒂季遂將使者帶到她叔父的兒子瓦格拉那裡。瓦格拉是蒙昧時代信奉基督教的,他通曉希伯萊文,並用希伯萊文,根據《新約》(精神)寫了一些作品。但時下他是一位雙目失明的長老。赫蒂季對瓦格拉說:“堂兄啊!聽聽你侄兒的見聞吧!”瓦格拉遂問道:“我的侄兒啊,你看見了什麼?”使者便講述了他之所見。瓦格拉聽後對使者說:“那位正是安拉曾經派給穆薩的天使(納姆斯),但願在你傳教之日我仍年青力壯,但願你的族人驅逐你背井離鄉的時候我還健在。”使者驚異地問道:“我的族人會驅逐我嗎?”瓦格拉說:“是的,你的族人會驅逐你的。象這類資訊,無論何人帶來都會遭到反對。在你為聖之時,如我還健在,我一定竭力襄助你。”但是,不久,瓦格拉去世了,啟示也中斷了些時日。”
[3392,4953-4957,6982][4],[5],[6],[7],[8]
4賈比爾傳述:他在談到啟示中斷的那段時間時提到了使者如下的話:“我在路上走著,突然聽到空中有聲音,我隨即舉目仰視,發現曾在希拉山洞裡降臨於我的那位天使坐在天地之間的一把椅子上。我驚恐萬狀地跑到家中,對家人們說:‘快給我蓋上被子!快給我蓋上被子!’安拉遂降示了‘蓋被子的人啊!你當起來,你當警告,你當頌揚你的創生化育之主,你當洗滌你的衣服,你當遠離污穢9。’自此而後,啟示川流不息地下降著,從未間斷。”[3238,4922-4926,4953,6214][9]
5塞伊德·本·朱拜爾傳述:伊本·阿拔斯就“‘你不要搖動你的舌頭,以免你倉促地誦讀它’10 這段《古蘭經》節文說道:‘主的使者接受啟示時很是困難,故他的雙唇動個不停。’”伊本·阿拔斯接著說:“我現在就為你們鼓動我的雙唇,就像使者曾鼓動他的雙唇一樣。”次傳述人賽爾德也說:“我現在鼓動著我的雙唇,正如我曾見伊本·阿鼓動搖動他的雙唇一樣。”他說著就鼓動著自己的雙唇。為此,安拉降示了以下的這段《古蘭經》:“你不要搖動你的舌頭,以便你倉促地誦讀它。集合它和誦讀它,確是我的責任。”《古蘭經》75:16伊本·阿拔斯(解釋)說:“‘集合它’,意即‘安拉要使者把啟示默記在心中,並頌讀之。’‘當我頌讀它的時候,你當靜聽我的頌讀’,意即‘你要注意靜聽。’‘然後解釋它,也是我的責任’,意即‘我有義務讓你宣讀它,這樣它的意義就會通過你的口而解明之。’此後,當吉卜利勒天使帶來啟示時,使者只是靜聽;當吉卜利勒天使要離去時,使者象吉卜利勒那樣再讀上一遍。”[5,4927-4929,5044,7524][10]
6伊本·阿拔斯傳述:先知是人們中最慷慨的人,尤其是在齋月當吉卜利勒天使來會晤他的時候更是如此。吉蔔利勒在齋月的每一個晚上都來會晤使者,並教授他《古蘭經》。使者在好事上的慷慨猶如和風11一樣。[6、3220、3554、4997][11]
7伊本·阿拔斯傳述:艾布·蘇福揚曾告訴他說:“羅馬皇帝希拉克略12派人來邀請我。當時,正值使者與我以及古萊氏族中的非信士們媾和期間。彼時,我就在去往沙姆的古萊氏的商隊中。我便隨使節去覲見在伊利亞13的希拉克略。希拉克略在他的宮廷裡召見了艾布·蘇福揚一行。在希拉克略的周圍有許多羅馬大臣,希拉克略讓他的翻譯官問他們道:‘你們中誰與那自稱是使者的人家系14最近?’艾布·蘇福揚答道:‘我最近。’翻譯官轉告希拉克略說:‘讓這人靠近一點,讓他的夥伴站在他的後邊。’接著,希拉克略對翻譯官道:‘你對他說:我要向他打聽那自稱是使者的人的情況,若他說謊,你們(蘇富揚的同伴們)可反駁他。’

艾布·蘇福揚說:‘以安拉起誓,如果不是怕同伴們指控我說謊,我必定以謊言欺蒙希拉克略 。’希拉克略問道:‘在你們中間,他的族系(血統)如何?’我答道:‘他是我們中有高貴族系的人15。’希拉克略問:‘在他之前,你們中間是否還曾有人宣稱是受主命傳道的?’我答:‘沒有。’希拉克略問:‘他的祖上有做皇帝的人嗎?’我答:‘沒有。’希拉克略問:‘追隨他的人是貴族逸民呢,還是貧民百姓呢?’我答:‘是貧民百姓。’希拉克略問:‘追隨他的人是在與日增加呢,還是減少呢?’我回答:‘追隨他的人確實在不斷增加著。’希拉克略問:‘那些皈依者中是否有在入教後由於厭惡而叛教的人?’我回答說:‘沒有。’希拉克略問:‘在此人傳道前,你們可曾指控他說過謊?’我回答:‘沒有。’希拉克略問:‘他曾爽過約嗎?’我回答道:‘沒有,但是現在我們和他處於休戰狀態的這段時間16,我們不知他是否會爽約。’——艾布·蘇福揚除了說這句話外,再也找不到機會誣衊使者。希拉克略繼續問:‘在你們和他之間有過戰爭嗎?’我回答說:‘有過。’希拉克略問到:‘勝敗何如?’我回答道:‘雙方互有勝敗。’希拉克略問:‘他命你們做些什麼?’我回答道:‘他說:你們當只崇拜獨一的安拉;不要舉伴安拉17;當拋棄你們的祖先所說的;18 並命令我們禮拜、誠實、貞潔和接續骨肉。’

最後,希拉克略讓翻譯官告訴蘇福揚說:‘從你的答覆知道:穆罕默德在你們中是有祖系的;其實,以往被差派的任何使者都是那個民族裡有祖系的。在我問道:在他之前有無自稱受命傳道者,你答覆說:沒有;因此在我看來他絕非是一個人云亦云者。你說:他的祖上未曾有人做過皇帝,由此可知他非為了恢復祖業國權而宣教。你說:他宣教前未曾對人撒過謊;由此,可以判斷他既不欺人,焉能騙主?你說:追隨他的人大都不是貴族逸民,而是貧民百姓;其實,歷代使者們的追隨者大都是貧民百姓。你說:他的追隨者與日俱增,這正說明信仰的事業無不是如此,直到日臻完美。你說:追隨他入教的人沒有因厭惡而叛教者。信仰正是如此,一旦這種信仰的甘美滲入人的心田的時候,就再也不會有人反感之。你說他命令你們要崇拜安拉,不舉伴安拉,禁止你們崇拜偶像,並諄諄教導你們禮拜、真誠與貞潔。假如你說的都是事實,那麼在我腳下之地也將要被他所掌握。我已知道,使者將出,但沒料到會出在你們中間,如有機會,我定會去拜見他;如果我在他身邊,必為他洗腳。’”

末了,希拉克略要來了由巴士裡王轉呈的信──此信是由使者的信使底哈葉遞交于巴士裡王的。他讀道:“奉摯愛仁慈的安拉之名!由安拉的僕人及其使者穆罕默德致羅馬皇帝希拉克略陛下:安拉賜于跟隨正道的人平安。啟者,我以伊斯蘭的教導勸告您,皈依伊斯蘭吧,您會得到平安。如此,安拉將賜予您平安和加倍的報酬;您若昧主,則應負被您管轄者的罪責。‘有經的人們哪!你們來吧,讓我們共同遵守一種雙方認為公平的信條:我們大家只崇拜安拉,不以任何物配他,除安拉外,不以同類為主宰。他們若背叛時,你們對他們說:你們作證,我們是歸順的人們19。’”伊本·阿拔斯據艾布· 蘇福揚說:“在希拉克略問完話並讀完信後,引起了人們的爭論,喧嘩之聲不絕於耳,有人便讓我們離開了那裡。我對同伴們說:‘艾布·克布涉的兒子(指使者)的事業很強大呀!就連白尼·阿斯法爾(拜占庭)人的國王都怕他。’此後,我越來越堅信穆罕默德的事業會有更大成就的,直到安拉也讓我信奉了伊斯蘭。”

據薩利赫·本·凱桑、優努斯、馬邁爾引自祖赫裡的傳述:伊本·奈德爾是伊利亞的總督,而希拉克略則是沙姆地區的基督教領袖。伊本·奈德爾說:“在到訪以利亞的時候,有一天早上,希拉克略的心情有點不好。他的幕僚們對他說:‘我們發現你的心情不大好。’希拉克略是位星相家,他會看星相。有幕僚們問起他為何不悅時,他說:‘有天晚上,我在觀察星相時發現,施過割禮的一位君主已經出世了。有哪些民族實行割禮?’希拉克略的幕僚們說:‘只有猶太人施行割禮,請陛下書令您所管轄的各個城鎮(官長)讓他們殺掉猶太人中的那個人不就得了嘛。’就在此事還在討論之際,有人把加薩尼王派來的差使帶了上來,他把有關使者的資訊告訴了希拉克略。希拉克略詢問完畢後,就說:‘你們去調查一下,看他是否施過割禮。’派去驗證的人來告訴希拉克略說:‘他確實行過割禮。’希拉克略問來使道:‘是否阿拉伯人都施行割禮? ’來使回答說:‘是的,阿拉伯人也施行割禮。’希拉克略說:‘他就是這民眾的王,已經出世20了。’接著,希拉克略便寫信給在羅馬的一位非常有知識的朋友以徵求他的看法,然後希拉克略就到霍姆斯21去了。在他還未離開霍姆斯前,就接到了羅馬朋友的信,信上所說與他關於使者已出世的觀點相符,即他就是使者。希拉克略吩咐他的幕僚們一起到位於霍姆斯的一座宮殿,命人把宮門鎖上,然後他出來說:“羅馬的民眾們,你們希望成功、盼望得到正道,以及(希望)國土安定嗎?如果這樣,就請你們和那位先知使者達成協約吧。”那些人(在聽完希拉克略的話後)就象野驢一樣想奪門而逃,但他們發現門已被反鎖。希拉克略看到他們這種情景,他對他們有可能走向正道已經不抱希望了。希拉克略就對衛隊說:“把他們給我趕回來。”(等人們靜下來後)希拉克略說:“剛才我之所言只是想考驗一下你們對於自己的信仰的堅持程度,這我已經看見了。”廳上眾臣這才向希拉克略叩頭表示擁戴。這是有關希拉克略的故事的末尾。是薩利赫·本·克沙尼、優努斯、瑪爾麥爾由宰赫利傳來的。
[7,51,2681,2804 ,2936,2940,2941,2978,3174,4553,5980,6260,7196,7541][12],[13],[14],[15],[16],[17],[18],[19],[20],[21]